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九章 逃生

第五百三十九章 逃生

    此时杨君山的情况绝对称不上多好,嘴角尚有溢出的血沫,胸前衣襟上也有洒下的血迹,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剧烈的喘息声中带着“赫拉赫拉”的异响,这是内腑遭受重创的表现。

    “你怎么样?”嘉惠看得出来,此时的杨君山十成实力能够发挥出五成就不错了。

    “先能逃出去再说!”

    杨君山鼓动周身真元,脚下一步踏出便是数十丈的距离,嘉惠见状也不敢怠慢,脚下遁光之中一朵朵炼化凋谢,速度丝毫不满于杨君山,两人并驾齐驱一同向东南方向逃窜。

    而就在两人身后以及左右方向,之前嘉惠所在的那座冰山之后又有七八只冰蛙跳了上来;先前乔、赵二人所在的冰丘后面也出现了五六只身躯庞大的冰熊,至于天空那一片黑云更是有数十上百只冰原寒鹰袭来。

    杨君山与嘉惠转身便走,那乔师弟却是略微犹豫了片刻,之前赵师兄被三只冰熊扑倒八成是没命在了,可齐师兄呢,那可是宗门排名前三的真传弟子,聚罡境的修为,怎么可能轻易败在那杨君山的手中,既然那杨君山没死,齐师兄或许也没有死,只是困在了崩塌的冰山当中而已。

    便只是这犹豫的片刻,一声声清脆悠扬的鹰鸣将他惊醒的同时,也宣告了他接下来的结局。

    尽管反应过来的乔师弟已经想要竭力逃窜,可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鹰群的围杀迫使他不得不降低了飞纵的高度,可很快便有冰蛙的长舌卷来,乔师弟身化轻羽脱身而出,迎面却看到一头巨熊将一块巨大的寒冰掷来。

    乔师弟身形陡然一纵,避开了冰块的投掷,却又见得三只寒鹰从不同的方向向他俯冲下来,几乎封堵了他所有逃窜的方位。

    眼见得他就要命丧鹰爪,却不料“蓬”的一声,三双鹰爪从乔师弟的身上撕下了无数的羽毛,而他的人却已经在飞舞的翎羽之中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数十丈之外,眼见得就要追在了杨君山与嘉惠二人的身后。

    事实上,杨君山一开始拉着嘉惠头也不回的逃跑,心中未尝没有趁着乔师弟尚未反应回来,留下他对付追上来的冰原荒兽,好为他们逃生争取时间的想法,反正双方也是不死不休的敌手,杨君山这般算计自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不过乔师弟在深陷重围,面对数十只荒兽级别的禽兽联合围杀的情况下,所表现出来的逃命手段还是令他们二人叹为观止。

    直到最后乔师弟身化翎羽,一举从重围之中脱身而出,嘉惠突然“唔”的一声,似乎明白了先前在阵中交手的时候,为何乔师弟会在被他的破罡指击中的情况下会安然无恙。

    就在杨君山思索着是否要反手一击,再阻那乔师弟一阻的时候,他似乎感到目光之中有一道微弱的光芒闪了一闪。

    就在杨君山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的时候,刚刚突围的乔师弟突然发出一声惨呼,身旁的嘉惠也冷哼了一声,杨君山望去的时候,却发现一柄冰枪已经从背后洞穿了乔师弟的身躯,鲜艳的热血冒着腾腾的白汽沿着冰枪流淌,这一次再没有什么替身之类的秘术能够使用了。

    而杨君山的目光却顺着那柄冰墙所指的方向望去,却正看到一只巨大的寒鹰向左侧一避,将身子隐藏在了同伴的后面。

    不过杨君山新晋练成的广寒灵目却似乎看到了那只寒鹰的背上似乎隐约间有一个人影在闪动。

    眼见得乔师弟的身躯就要从半空掉落,被下方飞奔而来的冰原荒兽吞噬,杨君山眼疾手快,一根五十丈长的冰蚕丝被他甩出,轻巧的缚住了数十丈外乔师弟腰间的储物袋,随着他用力一扯,储物袋瞬间倒飞回杨君山的手中。

    “走!”

    这一次杨君山与嘉惠再不敢回头,只管将各自的飞遁手段施展到极致。

    而杨君山的耳边却传来嘉惠的提醒:“小心,那枚投枪,是冰蛮族的手段!”

    那只寒鹰的背上果然有人,而且看样子这一次冰川之中突发的兽潮与这冰蛮族脱离不了关系了,这种域外种族居然能够驾驭冰原蛮、荒兽,只是不知这冰蛮族与蛮族是何关系,莫不是蛮族的一个分支?

    现在显然不是寻根究底的时候,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缩地成寸”这个时候快要赶不上嘉惠的“步步生莲”了。

    噌!

    致命的气机锁定了杨君山的后心,在那一道微不可查的声音传到耳中的时候,杀机早已经触动了杨君山敏感的灵识。

    猛然间回身,刀身上已经锈迹斑斑的劈山刀再次斩出,一根半丈长短的冰矛顿时碎成了漫天冰屑,可那一股巨大的力量仍旧从劈山刀上传来,杨君山闷哼一声,整个人借着这一股巨力倒飞,瞬间追上了嘉惠。

    而这一次杨君山也看清了那用冰矛偷袭自己之人,一个身材矮而壮,可双臂却奇长,脸上涂满了各种纹路的修士,站在鹰背之上,见得自己一击不中,手腕一抬,一团寒冰元气在掌心凝聚、拉长,很快便再次重聚成了一根半丈长短的冰矛,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已经脱离了他冰矛的投掷射程之外。

    “不好!”嘉惠的目光直盯向杨君山的身后,神色间居然也多了一丝阴沉。

    杨君山连忙转过身来,却见他们此时正在逃跑的方向上突然有几只冰蛙跳了出来,而且这几只冰蛙显然已经注意到了两人的处境,居然迎面堵了上来。

    这个时候两人再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想要逃生就只能从正面突出重围,嘉惠与杨君山几乎同时便明白了各自的决定。

    嘉惠脑后金轮再显,甚至延伸的光芒还照顾到了杨君山这里,在此生死存亡的关头,这和尚居然还晓得杨君山先前一番大战有伤在身,不得不说他交的这个朋友足够厚道。

    嘉惠脚下的金莲急速的幻灭,人已经走到了杨君山前面,降魔杵化作一道金光,当先向一只冰蛙头上打去。

    杨君山自然不会任由嘉惠在前面冲杀,自己跟在后面安享其成,那样只会将两人都陷进去,他的劈山刀接连遭创不敢再用,干脆将山君玺祭起,照着一只伸出长舌试图将嘉惠的降魔杵卷住的冰蛙头上便落了下去。

    那冰蛙机警得很,见得一面巨玺落下,纵身一跳便是数丈的距离,躲开了山君玺的偷袭。

    不过杨君山每次驾驭山君玺可并不只是为了砸到人,在巨玺落地的刹那,方圆数十丈范围内的地面冰层顿时开裂、摇晃、迸溅,拦路的数只冰蛙有两只仰面跌倒,露出了下面雪白的肚皮,有两只趴在冰面上却也无法再用长舌伤人,而剩下的两三只则径直掉在了冰层之下,被碎裂翻涌的碎冰淹没。

    杨君山与嘉惠见状趁机越过了几只冰蛙的阻拦,正要再次逃遁,杨君山却突然瞥到嘉惠猛然转身,脑后的金轮大涨,将一根袭来的冰矛挡下,可他的脑袋也猛然一晃,仿佛被人打了闷棍一般,身形在飞遁之中居然摇晃了起来,瞬间便落在了数十丈之后,而追在两人身后的数十只寒鹰见得猎物在望,纷纷一头扎下,向着嘉惠俯冲而至。

    杨君山见势不妙,伸手一甩,灵器蛇绞的一端已经缠在了嘉惠的腰间,而后就见得他大力向前一甩,嘉惠整个魁梧的身躯顿时在半空之中翻翻滚滚向着远处飞去,这一下怕不是将他抛飞了上百丈远的距离。

    杨君山刚刚救人的动作几乎是在电光石火之间下意识而为,可在将嘉惠甩飞的那刹那,他顿时就后悔了!

    这一甩倒是救了那和尚的命,可却将杨君山自己一下子置于了险境!

    甩飞嘉惠那巨大的力量不可避免的迟滞了杨君山的飞遁速度,一根冰矛再次从背后袭来,这一次杨君山不敢再驾驭劈山刀硬接,而是将身子向着冰原地面上一沉,避过了冰矛的投掷,可从他脸庞飞掠而过时带起的凌厉气流,却在他脸上划开了一道三寸长的血口子,汩汩的鲜血顿时染红了他整张脸。

    杨君山这一坠令追上来的鹰群有了可趁之机,而他脸上的鲜血更是激发了这些荒兽的凶性,一瞬间便有七八只寒鹰在杨君山的头顶俯冲而下,甚至有两只寒鹰为了争夺眼前的血食而相互厮杀起来。

    杨君山抖手抛出一张封印了宝术神通的符箓,一片火海在他的头顶上空铺开,将从半空俯冲而下的鹰群挡了一挡,不过鹰群却并未在火海之上盘旋,而是在那冰蛮族修士的指挥之下,迂回绕过这一片火海,这样就算是杨君山想要趁着火海的遮挡逃窜也不可能了。

    而事实上杨君山也并没有逃跑,反而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甚至他好像还在故意加快了速度,看上去不像是下坠,倒像是砸落!

    轰隆,已经被山君玺震裂的冰原冰层再次迎来了一次更为彻底的粉碎,而杨君山也瞬间被流淌的冰屑淹没在了数丈深的冰层之下。

    百余丈之外,只是不小心暂时被冰蛮族神通击晕的嘉惠在被杨君山抛飞的时候,便依靠着释族神通清醒了过来,不过当他在百余丈之外稳住身形之后,看到的却是杨君山先前下落的冰原之上盘旋了数十只相互争抢的寒鹰,紧跟着数只巨熊也从后面轰隆隆的赶到,那里已经彻底成了冰原荒兽肆虐的乐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