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汇聚

第五百三十五章 汇聚

    出手破掉人家的匿形阵法,再摆出一副商量的口气要等价交换阵中之人可能持有的广寒泪。

    这算什么,立威吗?那为什么不干脆将里面的两道阵法一同出手破掉?

    如果没有本事破掉,那你现在摆出这么一副倨傲的神态是给谁来看的?

    又是一个出身良好,资质出众,宠溺娇惯,不谙世事,却又喜欢以自我为中心的傲娇修士。

    如果是杨君山此时主持阵法的话,他可能还会好奇这到底是哪一家宗门的雏儿,居然身边没有跟着大人就出来了,甚至到了现在都还没有挂掉,这得有多么逆天的运气,然后就会想着怎么借此机会坑上一笔。

    甚至若是碰上比杨君山还要腹黑的修士,恐怕现在都已经谋算着怎么将此人骗到阵法之中谋财害命了。

    可不得不说这家伙就是好运气,此时主持阵法的是嘉惠这个慈悲一脉的释族修士显然没有主动出手害人的心思。

    “并无极寒之液,速速退去!”

    嘉惠言语中的警告意味已经足够明确,可听在这个傲娇修士的耳中却仿佛自己受了多大的侮辱一般,而事实上也的确从未有人如此跟他说过话。

    “藏头露尾的鼠辈,连面都不敢露,又能说几分真话,难道还当本少会强取豪夺不成?”

    傲娇修士的突然变脸反而令嘉惠有些莫名其妙,这家伙是生的哪门子气,他实在无法揣摩阵外这年轻修士的心理,倒仿佛自己避而不见反而成了罪过一般。

    那傲娇修士看上去似乎极为激动,话音刚落,半空之中便炸开数道光华,从不同的方向向着显露出来的五行雷光灵阵落下,在阵法护罩上溅起一片片涟漪。

    傲娇修士的神通虽不曾对阵法造成实质性的损伤,不过却是令坐镇阵法的嘉惠神色一震,这道神通威力算不得多厉害,可那是因为这修士并未将神通的威能全部发挥出来的缘故,而事实上这道神通本身却是颇为不凡。

    可见得自己的神通对于阵法的损伤微乎其妙,这修士却越发的恼羞成怒起来,干脆祭起一件如意径直向着雷光阵打来,这件如意法宝居然还是一件中品灵器。

    轰隆,雷光阵的护罩猛然一阵摇晃,不过那轰然而像的声音却并非是灵器如意带来,而是在如意灵器落在阵中的时候,引发阵法的电光聚拢,爆发了一声如同惊雷一般的声音。

    一件中品灵器,在一位真人修士的御使之下,甚至不曾杀入阵中便被顶了回来,这修士不惊反怒,居然重新驾驭了如意灵器,纵身跳入了阵中。

    此时嘉惠甚至都已经看得麻木,见得那修士闯入雷光灵阵之后如同没头苍蝇一般在阵中乱窜,一路触发阵中的陷阱,无数的雷光从四面八方落下。

    若是换成其他修士,恐怕早已经被层出不群的雷光给劈得狼狈不堪,可这小子的身上却是有宝物护身,不等雷光落下,便有一圈灵光从体内迸发出来,将所有劈向他的雷光尽数挡在了外围,根本伤不得他分毫。

    可即便如此,这小子仍旧被困在阵法当中没有丝毫头绪,若换成其他修士就算是强闯也能闯出阵去了,可这小子却是白瞎了身上的护身宝物。

    最后却是连嘉惠都已经看不下去,径直从阵中穿过,来到他的背后,在他的后脑勺上轻轻一抚,这小子至始至终都不曾有丝毫察觉,俩眼一白便昏了过去,随即便被嘉惠封了丹田,禁锢了周身真元灵力,扔到了阵法的一处角落中去了。

    而就在这傲娇修士被擒之后不到两个时辰,便有一名修士的遁光在路过这片山坡的时候,将遁光落了下来。

    一名修为达到了聚罡境的修士从遁光之中走了出来,神色间明显残留着焦急之色,站在冰坡上的阵法之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才和声道:“阵中的道友请了,在下习州紫风派侯风裕,可否能与道友一见?”

    五行雷光灵阵灵光流转,内中却是悄无声息。

    侯风裕脸上闪过一丝怒色,若是往常,无论何时但凡他报出紫风派的名号,修连接没有人不礼让三分,在他看来,阵中之人对于他的询问置之不理,分明就是不将紫风派放在眼里。

    不过此人倒也沉得住气,此番他与另外一名宗门修士奉命暗中保护一位身份颇为贵重的宗门修士外出游历,可在进入极北冰川之后却是不小心失去了此人的踪迹,万一要是他们保护之人当真被阵中之人擒下,那自己一个应对不妥,就有可能激怒对方,若所保护之人有个闪失,他们二人也要跟着驰挂落。

    “还请阵中道友现身一见,侯某感激不尽!”

    侯风裕一边再次向着阵中喊道,一边还以秘术联络另外一位在他处寻找的同伴,这座阵法中之人越是沉默,便越是岭侯风裕感到怀疑。

    更何况他们也不是没有暗中在保护之人的身上动过手脚,只是因为当时受命暗中保护,因为不敢过于接近,所以布下的追踪标记却并不太精确,不过被保护的修士的确是在这一带冰川当中消失却是无疑。

    “何事?”

    一道声音突然从阵中传出,侯风裕问声望去,却隐约见到一名看上去颇为魁梧的身影在阵中若隐若现,他的灵识竭力想要借此机会深入阵中,却发现这阵法对于灵识的扭曲甚至还在冰原的极光之上。

    因为摸不准对方的虚实,侯风裕定了定神,道:“敢问道友,可曾遇到一位年纪甚轻,且有些,那个,不谙世事的真人修士。”

    “无聊!”那声音听得很冷,而且说罢之后便即转身,身影很快便隐入了阵法之中。

    侯风裕克制了自己想要动手的欲望,高声道:“还请道友告知到底是否见过,这位修士乃是我紫风派一位前辈老祖的后辈血裔,道友若有消息还请详细告知,我紫风派必有重谢。”

    紫风派一位老祖的后辈血裔,侯风裕语气之中虽仍旧是一副恳求的语气,可话里话外却是满满的威胁之意。

    修炼界,能够被称之为老祖的,通常指的都是道人境的修士!

    阵中仍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这反而令侯风裕更加摸不到虚实,自然也就不敢轻举妄动,好在就在这个时候,与他一同暗中保护那位宗门修士的同伴终于从其他地方赶了过来。

    “什么情况,可是有了……,他的踪迹?”

    侯风裕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将先前发生的事情同同伴讲了,同伴随即冷笑道:“能不能确认师弟的踪迹,只要闯入一两人一探究竟便足够了,又何必那么麻烦。

    侯风裕闻言连忙劝道:“这阵法看上去有些不同凡响,虽只是灵阶大阵,可布阵的手段极为高明,看样子应当有一位大师级的阵法师就在现场。

    “那又怎样?”

    侯风裕又道:“于师兄,之前师弟我曾经与阵法之道的修士打过一次照面,敢在这里布阵修炼的,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阵中有人正在修炼广寒灵目,而之前师弟我所见的那到身影虽看不真切,但决然不可能是修炼广寒灵目之人,也就是说阵中至少有着两位真人修士,又有大阵辅助,你我联手怕也未必能够破掉这一片阵法笼罩的区域。”

    尽管知道侯风裕说的极有道理,但于师兄明显对于自己更有自信。

    而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在距离此地并不远的冰川之中,齐敏等三人一路行来数日,始终不曾找到想要找之人,不过此时他们三个却是越来越接近此时杨君山所闭关的方位了。

    与此同时,就在冰川边缘处的冰原地带,地表的冰面却是突然剧烈的晃动起来,甚至还伴随着杂乱的兽吼之声。

    透过肆虐的风雪,隐约间便看到一个庞大的身躯突然出现,在冰原之上能够有如此庞大身躯的荒兽便只有冰原巨熊。

    而就在这头巨熊出现之后,从它身后、两侧也渐渐有庞大的身影显露了出来,粗略的估算了出现的冰熊数量,最起码也超过了百头,而如此庞大的冰熊群,行进之间颇有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

    除了走在最前方的冰原巨熊之外,冰霜雪地之中仍旧肆虐,紧跟着便有一批冰蛙显露了出来,这一批冰蛙的数量远远超出冰熊的数量,而有细心之人还发现在冰熊的脚下,不时的还有拖着长长的尾巴的冰狐在窜来窜去。

    一片杂乱而高亢的鸣叫之声从天空响起,怕不是有近千只冰原寒鹰遮天蔽日一般飞到了冰川的入口上空徘徊,使得原本就不太光亮的冰原变得越发的阴沉。

    除了极北冰原的这四大兽类,其他还有冰狼群,寒鹿群等生存在冰原上的兽类族群,此时也纷纷汇聚到了冰川的入口之处,而平日里这些一旦相见就会厮杀一团的兽类族群,此时却仿佛被约束了一般,有条不紊的汇聚冰川附近,却是一片和平共处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