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二章 惊变

第五百三十二章 惊变

    杨君山的元磁宝光大成之后,甚至能够轻易的操纵元磁原罡,而有了他的帮助,嘉惠僧的护体佛光神通也很快便修炼至圆满境界。

    此时天空之中的极光已经大为收缩,杨君山原本还想着继续收集元磁原罡,不过却被嘉惠给阻止了。

    “杨施主,你我如今快要成了众矢之的,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嘉惠说话的时候,目光却如有实质一般向着四周打量,仿佛能够透过四周的极光看到周围的动静。

    杨君山同样警惕心十足,闻言没有丝毫犹豫,立马中断了元磁原罡的提纯和收集,与嘉惠一前一后分别架起遁光离开了此地。

    就在杨君山二人离开后不久,从东边方向有数道遁光飞来,同时又有两道遁光从天边的极光之中冲出,迎向了飞来的三道遁光。

    “人呢?”齐敏睥睨着目光看向了飞来的两人。

    “刚刚离开。”瘦脸的范老怪有些心虚的说道。

    齐敏身边的一个化罡境修士闪出身来,厉声问道:“既然你们有两个人,为何不跟上去?”

    樊老怪则低声解释道:“他们两个刚刚离开,还不到一盏茶的功夫。”

    那位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还待发作,与齐敏一同而来的另外一位真传弟子则笑嘻嘻的说道:“马师兄,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么,他们两个绝对是在那杨君山的手中吃了大亏,所以压根儿就不敢跟上前去,嘿嘿,不愧为是与齐师兄都能周旋之人。”

    齐敏微微皱了皱眉头,将一枚信物扔到了范老怪的手中,道:“好了,如果你们提供的消息属实的话,可凭此信物到风雪剑宗领取奖赏,马师弟、乔师弟,我们走!”

    三人按照指示的方向离开之后,那范、樊两个修士“嘿嘿”一笑,范老怪抛了抛手中的信物,道:“我们要不要也跟上去?”

    樊老怪眼珠子一转,道:“我看可以,那杨君山当初可是能够与那齐敏斗了一路,与那杨君山同行的修士,修为似乎也并未在那杨君山之下,齐敏虽然一行三人,其他两个虽也是真传弟子,可修为却只是化罡境,双方这一战却是有的打。”

    范老怪被樊老怪一番分析,说的心头痒痒,但到底是活了不知几百年的老怪,很快便收敛了心头的贪念,道:“还是不要跟得太紧,反正一旦双方开战,那动静方圆百里之内大概都能感受得到。”

    齐敏三人离开之后,按照范老怪所指的方向一路向着北面而去。

    乔师弟则有些不放心道:“师兄,我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马师兄性格要激烈一些,闻言马上怒道:“怎么,难道那两个老头还敢骗你我不成?”

    乔师弟摇头道:“不是他们两个,也不是那杨君山,而是咱们这一路追来,似乎并未遇上多少同门师兄弟,哪怕是北三郡的下属势力的真人,遇上的也很少。”

    马师兄愣愣的问道:“那又怎么样?”

    乔师弟无奈道:“寻常冰原寒潮一起,进入冰原的本派以及所属势力的修士数量极多,可我等着一路行来,特别是在进入冰原深处之后,遇上的所属本派势力的修士却是少之又少。”

    乔师弟所言之事便是马师兄这时也感到有些不妥,于是向齐敏问道:“师兄,你可曾收到过宗门的秘法传讯?”

    齐敏摇了摇头,道:“不曾,待得我等斩杀那杨君山之后,便马上退出冰原,那杨君山一身土属性的修为,在这冰原之上,却是我们占据了地利。”

    乔师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杨君山如今已经成了齐师兄的一块心病,只是为了些许名声,当真值得如此吗?

    此时在冰原外围与冰郡的边界地带,几位风雪剑宗的修士将这一次宗门修士在冰原之中的收获清点之后,上缴到了天罡境修士鲁光达真人的手中。

    张墨风走来的时候,一位宗门修士正在向鲁真人禀告道:“……,正因为这一次宗门修士从冰原之中撤离的早,所以各种资源收集的却是并不太尽如人意,甚至可以说是历年以来最差的一次,……”

    鲁真人伸手打断了这位宗门修士的汇报,转身问道:“墨风师侄,宗门秘术传讯可给齐师侄等尚未回返的六人发出去了?”

    张墨风始终极为恭敬的微微低着头,道:“回禀师伯,已经发出去了,齐师兄等人接到传讯之后,定然会及时回返。”

    鲁真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刚刚上缴到他手中的几只储物袋随手交给了张墨风,道:“这些东西你拿去归入宗门宝库,也省的老夫再多跑一趟。”

    张墨风接过了几只储物袋,随即便向鲁真人告辞,得到他的首肯之后,张墨风转身便出了这一处风雪剑宗的据点,不过看上去却显得有些急切。

    就在张墨风离开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突然有门下子弟禀报,说有宗门修士从冰原深处返回。

    鲁真人精神一振,道:“叫他进来。”

    一名身材中等,面貌普通却神有悲色的修士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见得鲁真人便哽咽道:“师兄,王师弟他,我与王师弟在冰原深处收集元磁原罡之时,遭遇了望春门的人围攻,王师弟为了救我,被,被,还请师兄援手,将那几个望春门的人尽数斩杀。”

    这名风雪剑宗的真人修士说完,这才发现周围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当他面露不解之色抬起头来时,却正看到鲁真人如有实质的目光盯在他的身上,只听鲁真人问道:“宗门早已经启用秘法传讯,要你等尽快从冰原撤离,为何还要收集原罡,迟滞不归?”

    “秘法传讯?”

    这位风雪剑宗的修士满脸的惊讶之色,从腰间储物袋中摸出一块符石,道:“没有啊,我根本没有收到过什么传讯。”

    鲁真人面色一变,一旁刚刚向他禀报收获的那位真人道:“不应该啊,宗门的秘法传讯很少有失效的时候,更何况冰原深处距离此地也并不太远,除非……”

    说到这里,鲁真人与这位真人不由的对望了一眼,鲁真人马上大声喝道:“来人,马上去查看据点秘法传讯的符阵。”

    片刻之后,一名弟子几乎是飞奔而入,满脸的震惊之色,道:“回,回禀师伯,传讯符阵被,被毁掉了。”

    鲁真人旁边的那位修士马上问道:“其他人呢?”

    那名弟子舔了舔干涩的嘴唇,道:“死,死了,三名看护符阵的武人境弟子都被杀了。”

    “张墨风,一定是他,师兄,下令追捕此子,他离开尚不到半个时辰,哼,这小子临走之际居然还带走了这一次宗门子弟在冰原之中收集的一些宝物,当真可恶!”

    他说完之后,这才发现鲁真人此时居然满脸的复杂之色,不由小声问道:“师兄,鲁师兄?”

    “唉,来不及了!”

    鲁真人突然一声长叹,面色看上去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只听他喃喃低语道:“没想到,没想到叶华师叔终究还是走了这一步!”

    站在鲁真人身边的邱真人听得鲁真人口中之言,似乎想到了什么宗门秘辛,神色也随之大变,只有那位刚刚返回的真人并不晓得鲁真人之言,见得他神色恍惚,连忙几声催促道:“师兄,这张墨风疯了吗,这无异于叛门,还请师兄下令擒拿此子接受宗门制裁。”

    邱真人摆了摆手,平定了脸上的神色,道:“赵师弟不必多言,此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说罢,邱真人又转向了正在低头沉思的鲁真人,沉声道:“师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当务之急却是要先行向宗门禀告,尽快让叶淑师伯知晓,此事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鲁真人摇头道:“你不知道,叶华师叔筹谋多年,既然他要踏出这一步,那就不会再有回头的可能,更何况此事若没有其他宗门参与,单凭他一人又如何敢如此行事。”

    邱真人沉默了片刻,道:“还是先报知宗门再说吧!”

    赵真人在听得两位师兄言谈,哪里还不晓得此时宗门已经生了大变,可见得二人同时要离开,不由急切问道:“那冰原深处尚未回返的宗门修士怎么办?”

    邱真人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我与鲁师兄必须尽快返回宗门,此处便劳烦赵师弟暂时看顾,传讯符阵尽快恢复,然后再尽可能的召集其他修士回返。”

    而此时在冰原深处,杨君山与嘉惠二人一路疾行,来到了一片沟壑纵横的冰川之地。

    嘉惠有些不太相信的问道:“你当真能够找到万载玄冰?”

    杨君山头也不回道:“当然,若是不能找到万载玄冰,又怎么可能找到广寒泪,若是找不到广寒泪,又如何能够修炼广寒灵目?”

    “那么施主将贫僧叫来是何目的?”

    杨君山理所当然的说道:“为我护法呀!广寒灵目可是要在找到广寒泪的同时立马着手修炼的,到时候一旦着手修炼,我就会变成一个瞎子,这个时候就必须要有人在一旁护法,防备修炼的途中被人打扰,否则可就真变成瞎子了。”

    ————————

    惨,误认为六月还有一天,明天才是七月一号,怎一个无脑了得!

    大伙儿手中有保底儿月票的,还请投给睡秋,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