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二十七章 败走

第五百二十七章 败走

    玄罡境修士估算失误,山君玺趁机落下,杨君山仿佛已经看到了面前的玄罡境修士一不小心被自己击伤的场景。

    然而不等杨君山憧憬着自己击伤玄罡境修士的场景,眼前发生的一幕却是令杨君山惊骇莫名。

    却见那玄罡境修士虽然不曾崩断灵器蛇绞,可却已经能够腾出一只手来,眼见得山君玺从头顶砸落,却被那玄罡修士单手所化的元气手掌硬生生的托在了半空。

    这,这是钟鼎灵术,乃是三千灵术之中排名极为靠前的神通!

    杨君山心中惊骇,双手仍旧下意识的结印,体内真元如同溃堤之水一般倾泻而出,片刻之后天边便有一道流星划破天际,直向着这玄罡修士所在之处落下。

    他却没有注意到,那玄罡境修士虽然以单手之力托住了山君玺,实则此人自己的脸色也白了白,此人虽然修为远超杨君山,可在不施展神通,不借助灵器的情况下,单纯以自身真元抗衡山君玺,也未必就见得好受。

    眼见得杨君山手段一环连着一环,玄罡境修士纵然对自己再有信心,也不愿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杨君山抢占先机,只听他爆吼一声,一柄巨大的狼牙棒从他的脑后飞出,不等天空的飞石落下,便被狼牙棒一棒砸的粉碎。

    那狼牙棒瞬间破掉飞石灵术,转而便又一棒敲在了山君玺之上,杨君山虽然在飞石灵术被破的刹那便察觉到不好,竭力驾驭山君玺躲避,可仍旧没能完全躲了过去。

    山君玺自身品质虽然极佳,可到底没能成为真正的灵器,而狼牙棒却是一柄实实在在的中品灵器,尽管没有击实,却也令杨君山心浮气躁,体内真元涌动,差一点内腑受损。

    玄罡境修士在祭出自身灵器的刹那,局面登时翻转,修士得理不饶人,周身气势涌动,绑缚在他身上的蛇绞再次绷紧,与此同时,狼牙棒上的倒刺一勾,合力之下蛇绞便是缠搅了三根千年冰蚕丝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

    杨君山见状也顾不得其他,急忙将先前已经受损的灵器劈山刀祭出,以断山灵术的神通驾驭,一刀斩向玄罡境修士的面门。

    那玄罡境修士却只是轻描淡写一般将狼牙棒一挥,劈山刀顿时发出一声哀鸣被击飞到了数十丈之外。

    尽管如此,没有了狼牙棒的相助,杨君山终于及时将蛇绞收了回来,不过劈山刀却是在狼牙棒的一击之下再次受创,原本杨君山以为只要将其纳入丹田之中孕养一段时日便能够复原,此时看着刀刃上的豁口,却是只能先去找一位炼器师进行修补了。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思索这些的时机,杨君山好不容易收回了蛇绞,而失去了最后一层掣肘的玄罡境修士同样得以将之前被限制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面对全盛的玄罡境修士,杨君山只能选择逃遁。

    而杨君山之前之所以选择冒险与玄罡境修士一战,便是因为他脚下的这一片冻土。

    这是一片在极北冰原上极少见的未被冰雪所淹没的地面,也或许是被冰原上狂暴的寒风将原本覆盖在上面的积雪吹走的缘故,总之当杨君山见到这一片裸露的地面的时候,他便起了不自量力想要同玄罡境修士过招的心思。

    而玄罡境修士所表现出来的绝对实力也令杨君山感到心悸,这还是在对方轻敌大意而杨君山自己又出其不意抢占先机的情况下,如今对方轻敌之意尽去,杨君山再不敢托大,整个人变沉入到了脚下的地面之中。

    “遁地灵术?”

    玄罡境修士微微一愣,随即便冷笑道:“这里是极北冰原,冻土层不知深达几十上百丈,纵然有此妙术,又能跑得了多远?”

    说罢,玄罡境修士双手微微一抬,整个人顿时向着高空悬浮而升,刹那间便已经达到了数百丈以上的高空。

    冰原的高空往往都被狂风、云层所充斥,修士目光所及,几十丈甚至十余丈之外便已经是白蒙蒙的一片,然而此人悬立高空却是突然间双目闪烁出两道清冷的亮光,这亮光宛若利刃一般射出三尺之远,而阻碍视线的云层、白雾在这一刻也仿佛随着他的视线转移也不断的消散,冰原之上六七里范围之内的情景居然历历在目。

    杨君山脸色苍白,一副真元大耗的模样从六里之外的一处所在破冰而出,若是寻常他施展遁地灵术,至少也能够遁至五六十里之外,而在这冰原冻土之下,其中蕴含的冰寒冻结之力大大阻碍了他的遁逃距离,而且当他准备从地下钻出来的时候,却又被地面上厚厚的冰层所阻,无奈之下只有先打破冰层才从里面跳出来,期间所耗损的真元至少也是寻常遁地灵术施展之后的两三倍。

    杨君山长吁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个距离也算暂时摆脱了玄罡境修士的追击,不管这里距离仍旧不算是脱离险境,杨君山仍然需要尽快离开,以免节外生枝,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带血的吐沫,他驾起飞梭换了一个方向,仍旧向着冰原深处而去。

    然而好景不长,杨君山飞遁了大约一个时辰,隐隐间发现自己好像又被人从身后追踪了,而且感受到的那个熟悉的气息,居然又是那位玄罡境修士,此时距离他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了三里了。

    怎么会,难不成此人当时碰巧挑中了他逃离的方向?

    杨君山可不敢心存侥幸,立马加快了飞逃的速度,而身后那道熟悉的气息也同样加快了速度,紧紧的追在他身后,双方再次形成了先前的局面,而且彼此之间的距离正在缓缓的拉近。

    终于在再次找到一处裸露地面的时候,杨君山索性停了下来在此等候那名玄罡境修士。

    杨君山突然的动作显然也令身后那道追踪的气息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此人便追了上来,出现在了远处呼啸的风雪之中。

    见得杨君山脚下裸露的地面,玄罡境修士轻蔑的冷笑一声,难不成他还会给他第二次逃跑的机会不成?

    “阁下难道为了这些髓币要与在下不死不休吗?”

    那名玄罡境修士目光一闪,似乎在沉吟着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沉声道:“留下所有的髓币,你可以离开。”

    这话杨君山只能嗤之以鼻,修炼界向来斩草不留根,若当真放下髓币就能离开,难道等着今后杨君山修炼有成再报复回去吗?

    更何况就算那玄罡境修士当真说的是真话,杨君山也不可能当真放弃手中的一百枚真髓币。

    “那就战吧!”

    杨君山已经不惜数次受创的劈山刀,遥遥指向玄罡境修士,周身气息凝聚蓄势待发。

    “就凭你?这一次你可别想再逃了!”

    玄罡境虽然诧异杨君山的决绝,可他仍旧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这一次在他有准备的情况下,哪怕杨君山再次施展遁地灵术也不可能成功。

    玄罡境修士的狼牙棒率先出手,这一次他要抢占先机,钟鼎灵术势大力沉,神通波及范围极广,甚至能够打断杨君山遁地灵术的施展。

    然而杨君山却仍旧冷静的可怕,面对即将临身的狼牙棒,他仍旧在凝聚着自身的气势。

    到了这个时候对方仍旧没有应对手段,玄罡境修士顿时反应了过来,虽然心中惊异,甚至有着一丝难以置信,但还是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向着杨君山飞纵而去。

    然而这一次他因为再次错估了杨君山的实力而又晚了一步!

    山君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砸下,握在杨君山手中的劈山刀却只是一个幌子!

    地面在摇动,冰层在断裂,整个天地似乎都要翻转,暴风雪肆意的乱吹,硕大的冰层前仆后继一般,从不同的方向向着玄罡修士砸来。

    宝术神通,这个看上去并非是各大宗门真传弟子的年轻化罡境修士居然练就了宝术神通!

    地动山摇诀,尽管因为冰层的阻挠而使得神通的威能有所下降,可宝术神通仍旧是宝术神通,哪怕是玄罡境修士,在一开始全力向前,试图打断神通施展而无果的情况下,面对宝术神通的爆发,也不得不选择先行全力守护自身。

    一层层的冰层被狼牙棒破开,玄罡修士脚下几乎堆起了一座冰山,此人居然在不施展宝术神通的情况下,居然正面将地动山摇诀的威能抵挡了下来,甚至在打碎最后一层冰面的情况下,尚有余力驾驭狼牙棒砸在了先前杨君山所站立的地面。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刚刚堆积起来的冰山顿时崩塌,狼牙棒所砸之处,尽管有着数千年甚至更长的严寒所形成的冻土层,可仍旧形成了大规模的塌陷。

    然而当一切平静下来,玄罡修士却是满脸的阴沉,先前杨君山所在之地,早已经空无一人。

    数里之外,杨君山从冰层之下爬出,面色一阵潮红,随即一口鲜血喷在了冰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