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二十五章 冰蛙

第五百二十五章 冰蛙

    电光石火之间,杨君山甚至按清楚了这条湿腻的扁平长绳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如同脓包一般的疙瘩,这些疙瘩在不断的吞吐着一丝丝粘稠的青色液体,看上去极为恶心。

    那被湿腻和粘稠包裹的长绳一击不中,立马缩了回去,而杨君山因为忙着处理沾染在光罩之上的青色毒液而无暇他顾。

    而就在杨君山自行怯毒的同时,远处的高空之中同样传来几声惊呼,有的甚至是一路大叫着,声音却越来越远越来越低,像是从高空向着冰原上坠落了下去。

    紧跟着便有人大声惊呼道:“冰蛙,是冰蛙群!”

    冰蛙,极北冰原上荒兽的一种,巨大的体型在这冰原之上可以说仅次于冰原巨熊,但冰蛙与寒鹰一般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因此,每当有冰蛙群出现的时候,便是作为极北冰原霸主的冰原巨熊也要退避三舍。

    杨君山虽然不曾见过冰蛙,但这种在冰原上名声极大的荒兽他自己有所耳闻,并且曾经向宁家和净元真人有过请教,成年的冰蛙体型大约有两到三丈,它们虽然无法飞行,但却能够跳起数十丈之高,长舌射出能够命中数十丈之外的目标。

    当冰蛙群出现的时候,在低空飞行的寒鹰都是它们狩猎的目标。

    唯一令杨君山有些不解的是,冰蛙即便是跳起之后将长舌射出,最多也不过命中百余丈高的目标,而此时杨君山等人所在的位置至少也在五百丈以上的高空,这些冰蛙又是如何达到如此高度来偷袭收集原罡的修士的?

    一大片被炼化的宝光被剥离,,而元磁宝光尚未完全练成的时候,神通本身无法做到循环流转生生不息,这片宝光被剥离了,那就是彻底废弃了,这至少浪费了杨君山一盏茶的炼罡成果。

    杨君山心中恼怒,随即猛地抬起头来,就见那条刚刚缩回去的蛙舌突然再一次向着他飞卷而来。

    杨君山戾气一生,劈山刀迎面便斩了上去。

    然而杨君山这一刀虽然奔放,可斩到那条长舌之上的时候却虚不受力,仿佛一刀斩空了一般,令他难受不已。

    而那条长舌居然在半空转了一个弯儿,继续向着杨君山的脸上射来,他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舌尖上的一片凸起的疙瘩纷纷向内收缩,大量的粘液在舌尖上聚集。

    杨君山暗道一声不好,守山神通瞬间向外撑开,那长舌舌尖上的粘液便已经被弹飞之后向着他的面门而来。

    “啪”的一声脆响,一团粘液居然粘在神通护罩之上,“嗤嗤”作响声之中,杨君山能够察觉到神通护壁之上附着的真元正在被飞速的腐蚀,若非杨君山凭借着雄浑的真元支撑,恐怕这道守护神通就要被彻底破开。

    那冰蛙似乎察觉到无机可趁,长舌倒卷而回的同时,在劈山刀的刀面之上狠狠的拍了一击,从舌面上挤出的浓稠粘液顿时粘在上面,并开始腐蚀刀面发出“嗤嗤”的响声,还有淡淡的白色雾气升起。

    在丹田之中孕养良久的灵器受损,使得杨君山大感心疼,右手猛然一扬,一根千年冰蚕丝从指尖射出,立马追上倒卷而来的冰蛙长舌,并在上面缠了一圈。

    长舌继续收回,冰蚕丝也同样回扯,双方立马绷直,不过原本滑腻的长舌却无法从冰蚕丝的缠绕之中滑脱,而且同样柔韧纤细的冰蚕丝甚至已经深深的陷入了长舌的肉中,那冰蛙越是拉得紧,冰蚕丝便越是陷得深。

    剧烈的疼痛使得杨君山甚至都没看到一眼的冰蛙发出怪异的“呱呱”叫声,而杨君山可不会手下留情,奋力将冰蚕丝回拉,那长舌顿时从冰蚕丝缠绕之处崩断。

    那冰蛙受此重创,怕是不敢再向杨君山出手,杨君山向着四周看了看,虽然目光仍旧无法极远,但因为此时极光带已经再次收缩,他能够模糊感应到的范围也在扩大,而他所感应的结果显然并不太乐观。

    有因为争夺原罡的收集而相互争斗的,有域外修士的突然出现而斗法的,还有应对冰蛙偷袭的,甚至还有趁火打劫的,总之,此时极光带之中的情形极为混乱,而极光带的急速收缩也并不单单是因为原罡被大量收集和炼化,而是因为斗法的余波使得极光带不断的消散。

    杨君山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会被卷入大战之中,因此只能抓紧时间炼化已经越发稀薄的元磁原罡。

    然而好景不长,在他将元磁宝光术所需的元磁原罡炼化至七成的时候,终于有一件灵器呼啸而至,打断了杨君山的炼罡进程。

    此时,原本美丽炫目的极光带已经被摧残的千疮百孔,再加上被大量的收集和自行散逸,这片极光带虽然仍旧覆盖着二三十里的范围,可看上去已经极为惨淡,随时都有可能笑容在云层之中。

    杨君山遗憾的叹了一口气,随手一掌将飞来的灵气凌空拍飞,随即便驾驭飞梭准备远离这片区域。

    那驾驭灵器的修士似乎觉得如此轻易的被杨君山避开而感到不忿,那件灵器在被拍飞的途中轻巧的转了一个弯,然后加速向着杨君山背后撞来。

    杨君山劈山刀被冰蛙的毒液腐蚀受损,没有心思与他斗法,径直祭起山君玺以覆地印将那灵器镇压在了半空,待得杨君山远离之后,山君玺这才被收回。

    而那驾驭灵器的修士似乎也终于明白自己碰到了铁板,不敢再多做挑衅,悻悻的将灵器收回。

    这里已经变得越发的混乱,杨君山不欲在此多做停留,脚下遁光不停,一路上避开正在争斗的战团,打算继续向北深入冰原深处,不料眼前原本混沌的云层雾气突然散开,一座座高耸的冰峰突兀的出现,他差一点收势不及就要撞在上面。

    可就在他竭力散掉缩地成寸的神通,并散掉脚下遁光,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接的时候,从冰峰的后面突然跳出来几个高大的身影,“呱呱”急声怪叫,接连三根长舌从不同的方向向他飞卷而至。

    杨君山不得不再次祭起已经受损的劈山刀,接连劈飞了两根长舌,而剩下的那一根则因为杨君山的身躯突然向下掉落而堪堪避过。

    杨君山此时总算是知道之前为什么他们会在数百丈的高空仍旧会被冰蛙偷袭了,因为厚厚的云层和极光带的遮掩,他并没有发现不远的地方居然就耸立着一座座高达数百丈的冰峰,而站在冰峰顶上的冰蛙群能够轻易的将长舌射出而击中正在极光带之中收集原罡的修士。

    杨君山刚刚避过那条长舌的缠卷,一蓬毒液便飞射而至,他只得强提真元凌空虚踏,缩地成寸神通施展,人已经到了数十丈之外。

    拉开了与冰蛙的距离,杨君山急忙将正在与两条长舌颤抖的劈山刀收回,只是这么片刻的功夫,刀身之上因为再次沾染些许毒液而受损。

    这冰蛙的难缠之处就在这里,它们出现的时候不但成群结队,而且浑身上下都是毒,一不小心粘上,法宝要受损,真元也要跟着大耗,常常是攻也不是,守也不是,只能远远避开退走。

    可即便如此,也要能够有足够的速度摆脱冰蛙的追杀才是。

    杨君山刚刚与冰峰顶上的冰蛙拉开数十丈的距离,却见那三只冰蛙突然从峰顶跳起,一掠便是数十丈,居然向着他的头顶上砸落下来。

    杨君山暗骂一声,只得再次飞退,可三只冰蛙砸落冰原上之时,附近脚下的冰原顿时摇晃了起来,冰面在“吱吱嘎嘎”的声响当中开裂,这居然与杨君山家传的裂地灵术神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杨君山见状同样脚下一跺,这里虽然多是冰面冻土,不利于裂地灵术的威力施展,可面前的三只冰蛙所施展的也只是天赋神通,并未有真正的神通秘术那般精巧奥妙。

    双方的力道瞬间相撞,无数的冰片碎渣冲天而起,而后又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身后平滑的冰封断崖被砸出了密密麻麻的深坑,甚至有巨大的冰块就此松动之后从冰峰之上脱落,翻翻滚滚砸落下来,一路上又砸踏了不少的巨大冰块,形成了小范围的冰峰垮塌。

    而那些崩塌的冰石碎块一路翻滚,居然向着杨君山与三只冰蛙此时所在的位置涌来。

    杨君山见势不妙,立马冲天而起,而三只冰蛙则因为背对冰峰而反应稍慢了一些,待得它们准备从冰原上跳起,准备逃离的时候,杨君山已然祭出山君玺,番天印神通落下,刚刚跳起的三只冰蛙被逼落,再想要蓄力跳起的时候,山君玺再次一沉,这一次却是覆地印直接将三只冰蛙镇压的一动也不能动,也就是这么刹那间耽搁的功夫,垮塌的半边冰峰已经将三只冰蛙彻底埋葬。

    杨君山略略松了一口气,正要准备离开,却见冰峰之后有更多的冰蛙跳了出来,与此同时,那半边垮塌的冰峰断层之上一片灵光点点,闪烁着令人着迷的氤氲灵光,而在他身后,数声惊呼接连传来,而后几位原本正在斗法的修士顾不得彼此的争端,驾驭着遁光争先恐后的向着那垮塌冰峰的半边断层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