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再遇

第五百二十三章 再遇

    此时虽然是冰原极光爆发的密集时期,可偌大的冰原,极光带的每一次出现蔓延不过数十里,尽管是在高空,想要及时发现也并不容易,而且即便是发现了,想要及时赶到也不容易。

    先前杨君山利用先到的优势,在那一片极光带之中融合元磁原罡,差不多将元磁宝光神通练成了大约五分之一。

    而事实上若是修炼其他神通的话,这么多的元磁原罡已经足够修士用来提升神通的威力了,更何况杨君山在炼罡的途中精益求精,因为将原罡过度提纯而使得大量极光遭到浪费,甚至惹恼了一同收集原罡的其他修士。

    不过自从前日遇险之后,整整两日的时间,杨君山在冰原深处游荡,却始终没有能够再次遭遇极光爆发的情境。

    好在杨君山有冰蚕在手,虽然不曾遇到极光,但这两日来却是再次找到了一只冰狐的巢穴和一头冰熊的窝,也算是小有收获。

    特别是在发现了一头冰熊的窝时,在经过一番大战赶跑了那头冰熊之后,杨君山再次收获了一块寒冰元气石。

    因为不想错过可能在冰原深处爆发的极光,杨君山并未炼化寒冰元气石,而是在冰原之上一路搜寻着,然而极光带没有寻找,却被杨君山碰到了一个被寒鹰抓在双爪之中的熟人。

    原本杨君山只是有些好奇那只抓着一个人在半空之中分离飞行的寒鹰,从冰原之上突然暴起偷袭,将那失去了灵活又大耗了气力的寒鹰击杀之后,杨君山这才发现,那个被寒鹰抓在爪中已经奄奄一息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与杨君山曾经联手的净元真人。

    将一颗培元灵丹塞进他的口中,护住他丹田中的一口本源精气,杨君山以自身真人助他驱逐了在高空之中昏迷后浸染入体内的寒气,净元真人这才悠悠清醒了过来。

    在见到救他之人是杨君山之后,净元真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愧色,连忙躬身拜谢。

    杨君山向他询问这几日的经过,这才晓得当日他被偷袭脱离战团之后发生的一切。

    说来杨君山却是因祸得福,那人他虽然受人暗算,被逼出众位真人修士组成的战团不说,还被七只寒鹰追杀,这样一来鹰群数量一下子减少了一小半,其余修士的压力大大减轻。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剩下的修士联手轻易挡住不到十只寒鹰的突袭,并着手准备反攻的时候,又有一队鹰群被激光带吸引而来,而且这一队鹰群比之前的数量还要多。

    原本还想着联手剿灭鹰群的七八名真人见势不妙,立马且战且退,试图让出早已经一片混乱的极光带,摆脱鹰群的追杀。

    然而正所谓屋漏偏风连阴雨,从众人退走的方向上居然又有一支鹰群赶到,三支鹰群的数量加起来达到了恐怖的四十只,而剩下的这七名真人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着杨君山以一敌七的本事,战团瞬间被冲垮,众人陷入了各自为战的境地,刘秋真人在斩杀一只寒鹰之后,被四只寒鹰轮番围杀,最后拖着两只寒鹰同归于尽。

    净元真人运气较好,靠着师门赐下的一件秘宝突出了重围,可却不曾甩脱寒鹰在背后的追杀,而那件师门秘宝也消耗了他大量元气,奔逃了两日终究还是不曾摆脱两只寒鹰。

    此时净元真人早已精疲力竭,待得被两只寒鹰追上,净元真人奋力搏杀其中一只之后,最终脱力昏迷,被另外一只寒鹰所擒,若非他命不该绝,中土被杨君山救下,此时恐怕已经成了寒鹰用来喂食幼鹰的食物。

    听了净元真人讲述的经过,别的也就算了,然而有一件事却始终令杨君山耿耿于怀,于是他问道:“还要请教道友,当日那个背后偷袭在下之人到底是何身份,此人为何要偷袭在下,莫不是此人乃是风雪剑宗之人?”

    净元真人此番元气大伤,不过人看上去也只不过是脸色苍白一些,听得杨君山询问,只听他苦笑道:“虽不是风雪剑宗修士但也相差不远,此人乃是冰郡一家豪强家族的族长,本身便隶属于风雪剑宗下辖家族势力,想来是从风雪剑宗那里了解到了道友与齐敏等真传修士的恩怨,因此借机偷袭,想要在风雪剑宗那里邀功请赏吧。”

    净元真人说了这么多似乎有些疲累,他穿了一口气又道:“不过道友倒是不用再去找此人报仇了,在下亲眼所见,那人被七八只寒鹰围住连番扑杀,尸体在半空便被肢解了。”

    杨君山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现在凉州至少有一半真人修士在见到我的时候,可能随时都会出手了?”

    风雪剑宗的势力范围遍及凉州北三郡,而整个凉州也不过才只有六郡而已,杨君山得罪了风雪剑宗,就意味着得罪了凉州一半的修士。

    净元真人苦笑一声,道:“此时冰原深处有许多外州修士前来,甚至有消息说域外修士也有许多人潜入了冰原当中,此时冰原深处的局势错综复杂,风雪剑宗想来也不会单单为了道友一人而有所动作,只要道友不在风雪剑宗一方的修士面前显露身份,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杨君山点了点头,又问道:“道友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以道友如此伤势,这冰原恐怕已经不宜多呆了。”

    净元真人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其实在下已经向师门发出了求救秘符,本派这一次进入冰原深处也有不少真人,此时应当已经有人接到了消息赶来了。”

    杨君山点了点头,这却是人之常情,若是换成他自己,恐怕也会在暗中留一手,此时净元真人向他说明也算得上是坦荡了。

    杨君山将净元真人安置在一处冰穴之中,而他自己则在冰穴之外守候,片刻之后又遁光划破天际,直向他所在的方位坠落,两名包含敌意的修士出现在杨君山面前,其中一人居然又是熟人。

    净尘真人见到杨君山的刹那心中便是一紧,冷声道:“是你?”

    净尘真人的态度直接影响了随他而来的那位真人修士,此人当即便祭起法宝要向杨君山出手。

    “助手,净森师弟,咳咳……”

    净尘真人二人到来的时候净元真人便已经知晓,此时他手扶着冰穴墙壁从冰洞之中踉跄而出,道:“是杨道友救了我!”

    见得净元真人尚在,两人先是松了一口气,待得听他大致讲述了事情经过之后,那位一开始试图向杨君山出手的净森真人惭愧道:“险些误会了道友,实在对不住的很,还要多谢道友救我师兄,这个人情我玄垢派却是记下了。”

    杨君山笑了笑,道:“无妨,既然两位已经到来,那么净元道友就交给两位了,在下还要在冰原之中蹉跎一段时间,却是不能多做停留了。”

    三人闻言都极为郑重的向着杨君山拱手称谢,净森真人同时还道:“听闻杨道友与风雪剑宗交恶,如今冰原各方势力出没,风雪剑宗的注意力还不会放在道友身上,不过一旦道友离开冰原,道友记得最后从凝郡南下。”

    杨君山闻言不解道:“凝郡,为何?”

    净森真人尚要解释,却见一旁的净尘真人使了一个眼色,净森真人“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道:“杨道友记得从凝郡离开危险会小一些就是了,至于原因嘛,到时候道友自然会知晓。”

    杨君山看得出来三人似有难言之隐,心中虽然好奇,但还是撇开了话题笑问道:“在下记下了,不过还要请问二位,这几日在冰原深处可曾看到有极光爆发,在下因为修炼一道神通而急需元磁原罡。”

    净尘真人闻言摇了摇头,道:“昨日倒是遇到一次极光小规模迸发,光带蔓延只有十余里,现在早就被赶至的修士争抢一空了。”

    净森真人却是“唔”了一声,道:“我来之时,曾看到东北方向距离此地数十里之外隐隐有红光映射,不过当时因为心忧净元师兄之事,却是不曾前往确认,因为不晓得是否为极光迸发。”

    净元真人闻言感激的忘了净森真人一眼,而杨君山则精神一振,道:“事不宜迟,在下却要先走一步了。”

    净尘真人笑道:“道友且先行,那元磁原罡每一次迸发可都要引得众修争抢,如今冰原深处聚集的真人境修士远超以往,道友还请小心!”

    眼见得杨君山身影消失在风雪之中,净尘真人脸色一肃,道:“净森师弟,虽说如今那事大事已成,但难保中途因为消息泄露而造成额外的损失,这一次师弟却是不该!”

    净森真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道:“我这不是因为他救了净元师兄而心存感激嘛,又想到此人与风雪剑宗的过节,头脑一热就提醒了他此事,这不是消息并未泄露嘛!”

    净尘真人双目一瞪,一旁的净元真人见状连忙道:“算了,就当卖他一个人情,不管怎么说此事是因我而起,净森师弟这老好人的性子师兄又不是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