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冲突

第五百一十八章 冲突

    居然会是灵溢宗的人!

    杨君山神色微微一愣,却听刘秋真人已经冷笑道:“管你是‘灵一宗’还是‘灵二宗’,须知这里是凉州,而非桑州,阁下要借宗门之势却是将名号亮错了地方!”

    “大胆!”

    其中一名头戴红巾的灵溢宗修士听得刘秋真人口中言语辱及自家宗门,顿时暴怒,道:“竖子安敢如此,以为多出一人便能吃定我们吗,今日便让尔等晓得我灵溢宗真传弟子的厉害!”

    “怕你不成!”

    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都是各家宗门的佼佼者,自也有各自的傲气,他灵溢宗虽说在修炼界好大的名号,几欲与风雪剑宗比肩,可哪怕是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他们也不是没有交过手,何曾怕过谁来?

    却见那灵溢宗的红巾修士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木剑,而后便将木剑向着天空一抛,随后脚下踏出几步玄奥的步法,双手指诀一掐,口中又念念有词,好似凡人之中装神弄鬼之人一般。

    刘秋真人见了几欲发笑,却听净元真人急切到:“刘兄,小心!”

    便在刘秋真人神色一怔之际,便听得头顶突然一声炸雷,一道手臂粗的电光霹雳已然落下。

    “雷电神通!”

    这却吧刘秋真人吓了一跳,几乎本能的将手中一根断枝抛出,霎时间在他头顶形成一颗枝干虬结的梅树出来。

    噼啪,一声脆响,那梅树的枝干纷纷断裂,裂口一片焦黑,甚至还有雷火试图在梅树之上燃起,只将刘秋心疼的宛若心头滴血。

    “刘兄莫慌,净元来也!”

    净元真人眼见得刘秋真人一上来便吃了一个闷亏,也顾不得看顾另外一人,祭起了手中法宝直奔那红巾修士而来,意图围魏救赵。

    “哈哈,这便是凉州修士的实力么!”

    那红巾修士怡然不惧,语带嘲讽与刘秋真人和净元真人二人战作一团,罡气四溢,生生在暴风雪之中撑开了一个巨大的圆球,而在圆球之外则被漫天的风雪包裹,远远看去,就如同天地间又一个巨大的圆球在半空之中滚来滚去,间或还有雷光在圆球表面闪烁。

    这突发的变故便是连杨君山一时间也有些错愕,万万没有想到这名灵溢宗的真传弟子居然能够修成雷电神通,而那一条接引雷光降落的木剑,若是杨君山没有猜错的话,极有可能的雷击之木所制,这样的法宝至少也是灵器级别。

    当然,不同的雷击木品质也各有不同,而杨君山自己所知道的,最好的雷击木当属雷击桃木了,传说灵溢宗便有一柄千年雷击桃木剑,乃是灵溢宗的镇宗之宝,即便是灵溢宗的历任宗主也不是都有资格佩戴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原本三打二的局面,因为那名灵溢宗修士修成雷电神通而将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拖住,却只剩下了杨君山要与灵溢宗另外的这名身披大氅的修士一对一。

    这名身披大氅的真人望向杨君山的目光满是冷笑,他与身边那位师兄联手行走修炼界多时,彼此之间早有默契,在被三人堵在半途的时候,便认定了杨君山是三人之中最弱的一环,因此,红巾修士才会在一开始便将最强的手段施展出来,一举将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二人裹挟,剩下一个杨君山交由大氅修士对付,一旦将杨君山击败或者击伤,那么剩下的便是二对二,两人便能够从容进退了。

    至于为何二人一眼便认定了杨君山乃是三人中的薄弱环节,这却考验的就是二人休走修炼界所练就的眼力了。

    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二人无从是从气质神态,又或者是言语动作之中,无不有着宗门子弟的神态流露,这些东西两位灵溢宗修士一看便知,只是这些东西却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至于杨君山,一看便是草根修士,想来跟着这两名宗门修士也不过是为了巴结讨好。

    身为灵溢宗真传修士,他们平日里接触的那些个小势力、小宗门的修士何曾少了,这样的修士即便能够进阶真人境,又能有宗门修士几成修士?

    这两人的谋划原本也没错,十个大宗门之外的修士怕有九个都比不得同阶的宗门子弟,可杨君山偏偏就是那剩下的一个,而且还是极为特殊的一个,以至于那大氅修士轻敌之下,一上手便险些吃了一个大亏!

    事实上,除了以上所有原因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位身披大氅的灵溢宗修士的实力在这寒潮肆虐的冰原之上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因为他所修炼的却是一身的火属性神通!

    火属性神通原本就以霸道爆裂闻名,修炼火属性神通的修士在同阶修士当中往往都令人忌惮三分,可偏偏在这极北冰原之上,寒潮之中有着混乱的寒冰元气夹杂其中,凭白令他的一身火属性神通的威力减了三分。

    不过即便如此,当这名灵溢宗修士向着杨君山出手的时候,杨君山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而这名灵溢宗修士也的确有着极强的实力,一出手便是漫天的火海向着杨君山包围而去。

    若是换做往常,杨君山怕也要拿出十分的认真对待,不过现如今嘛……

    只见杨君山不着痕迹的朝着腰间的石瓶拍了一拍,而后一片寒气在他脚下迸发,任他灵溢宗真传弟子的神通如何猛烈,那火海却始终无法接近杨君山三尺之地。

    如果极北冰原的冰寒环境能够克制一名火属性神通修士的三分实力,那么再加上一条千年冰蚕,便能让他的实力去了五分。

    试想一个人的神通秘术根本无法威胁到对手分毫,这斗法还怎么进行下去?

    双手一开,眼前的火海顿时如同布帛一般被撕开,杨君山从容从火海之中脱身而出。

    裂地灵术,如今的杨君山已经将这一道家传灵术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境界,施展出来也不用每一次都是在脚下,撕裂的也不用每一次都是大地!

    见得杨君山如此轻而易举的便破掉了自己的神通,灵溢宗的大氅修士神色顿时一变,口中骂骂咧咧,似乎是因为此地不利于他神通施展,且人人所修神通都对他形成克制而不忿。

    杨君山可不管那许多,一招破了他的先手,劈山刀得势不饶人,冷冽的刀芒竖斩而下,刀芒尚未临身,爆裂的气势已经先一步破开了脚下的冰面。

    大氅修士惊呼一声,抽身想要急退,可杨君山这一刀斩下,早已经锁定了他的气息,任凭他如何躲闪,这一道刀芒却始终不离他头顶上空。

    大氅修士眼见得躲不过,身前也升起一杆火焰枪,化作一条巨大的火蛇向着刀芒挑去。

    “嘡啷”一声巨响,刀芒虽然被挡住,可火焰枪上凝聚而成的火焰却四处乱飞,那条活灵活现的火蛇也被劈山刀震散了身躯,只留下火焰枪的本体发出一声哀鸣,退回到修士身前。

    杨君山断山灵术占得上风,自然不会给对手喘息之机,那劈山刀在他手中速度虽然不快,可每一道刀芒斩下却是势大力沉,虽无花巧却总是令人无从躲避,无奈之下只得驾驭火焰枪硬接,一时间好不狼狈,那一声声的金铁交鸣之声震得脚下的冰原如同蛛网一般裂开。

    “且住!”

    杨君山与大氅修士的对决自然不曾离开其他人的关注,眼见得己方谋算失误,原本以为最弱的环节却是却根本就是一头猛虎的屁股,那正在与刘秋真人二人鏖战的红巾修士再也拿捏不住,连忙再次强行施展雷电神通,暂时炸退了眼前二人的纠缠,从雪球之中跳将出来大喊一声。

    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二人对视了一眼,默契的不曾出手,而杨君山一刀将大氅修士劈退了十余丈远,随即便也收刀不战,只是此时他所站立的位置却仍旧与净元、刘秋二人一般,互为犄角将灵溢宗二人堵在中央。

    红巾修士忘了身边大汗淋漓的师弟一眼,脸色异常难看,沉声道:“三位,今日当真要与我师兄弟二人分个你死我活吗?”

    杨君山静默不言,只是站稳了自己的方位,刘秋与净元二人对视了一眼,两人之前虽强势,可见得此时这二人明显语气要软,便也不欲同那灵溢宗结仇,净元真人轻咳了一声,道:“之前我等也说了,那冰熊巢穴之中的寒冰元气石却是你二人趁我等与冰熊大战之时盗走之物,只要两位留下元气石,我等便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嘿嘿,这一次我师兄弟二人认栽!”

    那红巾修士冷笑一声,便从储物袋中掏出三块拳头大小的如同水晶一般的透明石块,抛在地上之后,向着三人拱了拱手,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这冰原之上我师弟一身修为发挥不得七成,他日三位有幸到了桑州,我师兄二人再行请教,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