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失窃

第五百一十七章 失窃

    双方彼此之间相距不过十余丈,然而狂风暴雪肆虐之下,却是谁也不看清彼此面目,便是想要灵识查探,却也被激荡的灵力波动所破坏。

    杨君山独斗一头巨熊可谓是旗鼓相当,甚至在习惯初时巨熊的狂暴攻击之后,他反而发现这巨熊的手段来回不过就这几种,反而渐渐的开始占据了主动。

    至于另外一边,那头巨熊比杨君山面对的这头个头要大上三分,也更加狂暴难当,不过他们却是二人联手,先前被两头畜生压制的怒气便尽皆撒在了这头巨熊身上,直将这头巨熊打得惨嚎连连。

    如此三人两熊斗得片刻,人族修士一方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与杨君山对战的这头巨熊已经完全被他压制,而另外一头巨熊在两位真人联手之下也早已伤痕累累,浑身皮毛都披上了一层血红色,看着极长恐怖,可事实上这巨熊皮糙肉厚,这些伤势对于它而言却只是皮外伤而已。

    两头巨熊被打得早已胆寒,先前的戾气一去,心头恐惧便生,于是哪怕有幼熊尸体在此,也不敢再做停留,那头个头小一些的巨熊仰头呼吼两声,两头巨熊居然头也不回的扎进了寒潮风暴之中,眨眼便被暴风雪遮掩了行迹。

    那两位真人中的一个还待要追上去,却听与他联手的另一位真人到:“刘道友且住,这两头巨熊一时半刻我等收拾不下来,可此番大战动静却是不小,此时我等已经进入冰原深处,数日来多有各地真人修士出没,怕此时已经惊动了其他人,到时候若是待得我等厮杀紧要时刻,有人蹦出来捡了便宜,……”

    那人闻言果真停下了身子,甚至还朝着杨君山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道:“净元兄说的是,却是小弟孟浪了,反正这两头畜生已跑,我等去它巢穴之中收了宝物再说。”

    两人目光一交,正要向着那中途而至的修士处走去,却听得那里已经有一道声音传来,道:“前面二位可是望春门刘秋真人和玄垢派净元真人?”

    两人齐齐停步,那净元真人语带惊讶,道:“前面却是哪位道友,在下确然玄垢派净元。”

    “呵呵,两位莫不是忘了冰晶玉泉旧友?”

    两人面前风雪涌动,一道模糊的人影穿过风雪到得近前,却原来是一位看上去约莫二十余岁,身材魁梧却颇有粗犷之色的青年男子。

    两人一见顿时恍然,净元真人笑道:“却原来是杨道友,只不知我等是该称呼凉州的杨西山道友,还是玉州的杨君山道友。“

    刘秋真人也笑道:“听闻道友出得凉玉山脉之后,一路被齐敏、张墨风师兄弟联手追杀,却始终奈何不得道友分毫,最后还被道友全身而退,却是令我等好生钦佩,此番风雪剑宗真传弟子的名头却是被道友踩到地上了,只是道友今后遇到风雪剑宗之人可就要万分小心了。”

    杨君山原本被净元真人叫破了身份略觉有些尴尬,又听得刘秋真人语中提醒,于是苦笑道:“在下玉州杨君山,先前只因与风雪剑宗有些仇怨,不得已之下隐瞒了身份,还请两位见谅。”

    顿了顿,杨君山又向刘秋真人拱手道:“还要多谢刘真人提醒,在下能从那齐敏、张墨风师兄弟追杀下脱身也实属侥幸。”

    净元真人笑道:“这却是人之常情,若在下去了玉州游历,面对陌生人怕也会只说三分真话,只是道友一路穿过凉州到了这冰原,莫不是也是为着这冰原寒潮和极地原罡而来?”

    杨君山暗道既然已经到了冰原,也没了隐瞒此行目的的必要,于是大方承认道:“却是为了两极元磁原罡而来。”

    净元真人与刘秋真人二人的目光默契的一点,刘秋真人叹道:“杨兄想来也晓得净元道友与我身份,这冰原的元磁原罡向来由凉州四大宗门掌控,其他人想要收集元磁原罡也只能捡四大宗门指缝间漏下的东西,若是往常此事也算不得什么,凭借在下与净元兄的面子,好歹能从宗门里给杨兄你挤出一份来,可今次却出了意外。”

    杨君山事实上从风雪剑宗真传弟子韩师兄口中已经得到了许多隐秘,不过他却是不动声色,想要听一听此二人所言,以便与他得到的消息相互印证,于是便奇道:“哦,却是出了什么意外?”

    刘秋真人脸上也有疑惑之色,道:“不知是怎得,此番寒潮爆发之后,极北冰原出现了大量真人境修士的踪迹,这些修士显然不是凉州之人,而多是外州修士,甚至尚有许多域外修士夹杂其中,此时冰原看似平静,可实际上早已经危机四伏。”

    刘秋真人顿了顿,一旁的净元真人接着道:“以往这冰原被我凉州四大宗门把持,如今这许多真人修士涌入,这些人来自外州各家宗门势力,背/景实力都不弱于我玄垢派、望春门等,此番联合施压,除了风雪剑宗之外,其他三家宗门再难把持,便是风雪剑宗都让出了好大利益来与各方势力妥协,如今冰原深处已经乱成一团,大家也只能各凭手段,杨兄弟想要收集元磁原罡,只怕不易。”

    杨君山暗自点头,看来那韩师兄临死之际,倒也跟自己吐了不少干活出来,与这两人所言大致相同。

    刘秋真人见得杨君山兀自沉默不言,忘了净元真人一眼,笑道:“咱们这里站着说了这多,却忘了还有冰熊巢穴中的宝物,且先收了再说,以免被其他寻到捡了便宜。”

    净元真人也道:“是极是极,还有这头小熊,虽未成年,却也是荒兽后裔,一张熊皮至少也能制成一件中品法衣,这血肉熊掌也都是强身锻体的宝物,那一颗熊胆料想也是极好的炼丹灵药。”

    刘秋真人叹道:“可惜这造化奇妙,想那普通凶兽身上可能孕育仙灵,反而这蛮兽、荒兽比凶兽强横百倍,体内却不曾孕育仙灵。”

    二人都是老手,顷刻间将一头小熊扒皮抽骨,只将有用的几样东西收下,杨君山不曾杀这小熊,二人虽有意送两只熊掌,却被杨君山婉拒。

    两人之前允了杨君山那冰熊巢穴之中的寒冰元气石,三人匆匆赶往之前发现巢穴所在之地,而且就在距离三人刚刚与两只巨熊大战的七八十丈之外。

    杨君山忍不住问道:“真有寒冰元气石这等宝物,莫不是但凡冰熊巢穴之中均有此物?”

    两人闻言均笑,刘秋真人道:“自然不是,只是这一次我等运气极好,料想应当是两只巨熊为孩儿寻来之物,不想却是便宜了你我三人。”

    说话间,三人已经到了冰熊巢穴跟前,不料此时净元真人却是脸色一变,道:“不好,有人来过,被人捷足先登了!”

    刘秋真人闻言立马窜进了冰穴之中,随即里面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杨君山随在净元真人身后窜进冰穴之中,却见偌大的冰穴之中布满了冰苔,那冰苔被压得极平,不少地方还有巨大的划痕,露出下面的寒冰来,料想应当是巨熊平日里在冰穴之中打闹所致。

    不过如今这冰穴之中却是空空如也,二人口中所说的寒冰元气石却是一颗也无,甚至连刘秋真人先前所说的除却元气石之外的一些个散碎的冰玉、玄冰石之类的灵材也不见踪影,只留下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两个站在冰穴之中怒气勃发。

    “定是有人趁着我等与冰熊大战之时钻了空子,暴风雪遮掩了视线,这寒潮本就扰乱灵识,之前大战就更无暇他顾,这才让人趁机摸走了冰穴中的宝物。”

    “来人只取走了冰穴中的元气石,却不曾留下来试图趁着我等与冰熊大战之时渔翁得利,可见来人人数不多,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击败我们三人,如此可见盗宝之人最多只有一两个。”

    “而且盗宝之人是外州之人无疑。”

    “不错,也只有外州之人也不晓得凉州修士在冰原之上的手段了,嘿嘿,以为这般我等便无法找到你的踪迹了,须知在这冰原之上占据地利的可是我凉州修士。”

    杨君山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便将事情推断了一个七七八八,甚至似乎还有追踪的手段,不由道:“两位要追捕那盗宝之人?”

    刘秋真人疑惑道:“自然,难不成我等一番厮杀却凭白给别人做了嫁衣?”

    净元真人也道:“杨道友想来是不晓得那元气石的珍贵,还请道友也助我二人一臂之力,到时候道友便晓得定然不虚此行!”

    杨君山略微迟疑便点头答应,二人见状大喜,他们见识过杨君山的实力,有他加入便是一大助力,刘秋真人二话不说,便在冰穴之中施展秘术,一只白色的鸟儿被召唤出来,而后在冰穴之中绕了两圈,随即便叽叽喳喳的叫着向着冰穴之外飞去,三人连忙跟上。

    见得杨君山疑惑,净元真人解释道:“此鸟唤作雪鸥,用秘术钳制之后,可用来追踪查探,那元气石蕴含的本源之气何等浓郁,只要那人不曾走远,便定然会被雪鸥寻出来。”

    三人出得冰穴,在暴风雪之中跟在雪鸥之后追出几里,远远的便见到两名修士在冰原上疾驰。

    刘秋真人与净元真人二人大喝一声,一左一右追了上去,杨君山见状也跟了上去,三人从不同的方向将这疾驰的二人堵住。

    却听得那被围住的两名修士中的一个大喝一声,道:“你等是何人,敢阻我灵溢宗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