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一十六章 冰熊

第五百一十六章 冰熊

    极光的出现并未令杨君山赶到兴奋,反而此时他的脸色看上去极为难看!

    那韩师兄虽非真人境修士,但作为进阶真人境已经板上钉钉的真传弟子,他对于风雪剑宗内部机密之事了解的不少,其中便包括一些风雪剑宗在极北冰原上谋划之事的细节。

    这韩师兄虽不知风雪剑宗这一次针对冰原深处元磁原罡爆发的整体的布局,但仅凭这些细节当中所窥,杨君山便心惊这一次风雪剑宗图谋不小。

    此地已经不可久留,又没有了宁家修士的拖累,杨君山只管架起了飞梭一路向着冰原深处而去,同时还不忘检查一下三位大圆满境界的风雪剑宗真传弟子的身家。

    之前杨君山充大方将这一队风雪剑宗十二名修士中九个人的储物袋尽数交予宁家修士带走,原本还有些心疼,可在见到这三个真传弟子储物袋中的东西之后,不由的大笑了三声,不由道:“不愧为是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就算是武人境修士,这身家也令我这真人境之人眼热不已。”

    说罢,将三只储物袋中要紧的物件尽数收入储物戒当中,看不上的则拿出了一只新的储物袋尽数装了,而这三只出自风雪剑宗的制式袋子却被他径直扯碎了,扔到冰原之上。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这三位大圆满修士原本人手一件上品法器,在被杨君山击杀之后,这三件上品法器却是没有一件能够留下来。

    这冰原广阔无垠,在与宁家修士辞别之后,杨君山一路向北已经走了两日,期间虽也数次遇到寒潮、雪暴,天地灰茫茫雾蒙蒙一片,饶是以杨君山真人境修士也不愿损耗真元强行飞遁,不得不停下来凿开冰坑雪洞暂时躲避,可如此两日下来向北行进怕也不止两千里。

    可这两日来,一路上除了灰白还是灰白,别说不曾遇到其他修士踪迹,便是冰原上的活物也不曾遇到一两只,整个天地只他一人孤寂前行,饶是杨君山心志坚毅,此时也颇有些心头烦躁。

    唯一的好处便是日夜受着寒潮雪暴的侵袭,杨君山又刻意不用真元罡气护身,单以肉身相抗,却是果如从那韩师兄口中所说一般,对于肉身的锻炼着实有着极为显著的效果,着实不亚于一套上品锻体秘术的修炼。

    可惜这冰原寒潮通常三年才有这么一次,而每一次寒潮肆虐也仅仅只有三月的时间。

    这一日,杨君山正在一座冰坑之前迎着再次肆虐的寒潮修炼山君图,如今山君图第六幅即将被他修炼至圆满境界,便是虎妞这只正儿八经的虎妖也不过修炼至第五幅,还差了他一筹。

    便是在这个时候,呼啸的寒潮之中却隐隐传来了一声惨呼,紧跟着似乎还有几声沉沉的爆鸣之声传来,随即便又淹没在寒风呼号之中,仿佛是听错了一般。

    若是平时,杨君山怕也懒得理会,可这几日在冰原之上孤行,他也着实闷得慌,虽听得不真切,可还是二话不说循着声音大致的方向,在漫天刀割一般的风暴之中向前摸去。

    走得近了,却突然有一声咆哮在雪暴之中炸响,这一次却是连呼啸的寒潮也遮掩不住了,而后原本随着风暴吹拂的方向席卷而至的雪花突然爆开,而后一头庞然大物突然从中撞出,却是连杨君山一时间也所料不及,灵识也更是一无察觉,整个人一下子被撞飞到了十余丈之外,落入数尺厚的雪中斜斜的撞出一个人形雪印。

    杨君山身子一挺,人便已经从雪中飞窜而起,而身前除了满眼的雪花片子而耳边呼啸的狂风,哪里还有什么巨吼和庞然大物的影子,若非杨君山隐隐作痛的胸腹,恐怕还只当之前做了噩梦一般。

    “冰原巨熊!”

    杨君山神色之间显得极为诧异,之前将自己撞飞的庞然大物虽然已经不见,但杨君山还是看得仔细,那庞然大物也只可能是极北冰原仅有的两种庞然荒兽之一的冰原巨熊。

    冰原上的蛮兽,杨君山已经见识过了,特别是那冰狐,在冰原之上端的是机敏狡诈,若非碰上杨君山这个异类,便是寻常真人境修士也极难将其抓住。

    而荒兽,那可是有着与真人境修士一较长短的巨兽,尽管荒兽本身不曾开启灵智,只凭借着本能行事,可越是如此,才越是显得此物的厉害,而冰原巨熊便是在荒兽之中那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更何况此地还是极北冰原,冰原巨熊在此站着地利之便,实力凭空还要再加三分!

    便在这个时候,猛然间又是一声熊吼撕裂了韩潮风暴的呼号,传入了杨君山的耳中,四周的寒潮雪暴似乎变得越发的猛烈,与此同时,一连窜凌乱的灵气波动也透过了雪暴的遮掩而传了过来。

    要知道此时冰原的寒潮雪暴极为猛烈,原本就是受着天地之间冰寒本源驱使,使得雪暴之中的天地灵气变得无比混乱,连修士的灵识都难以极远,可此时却有清晰的灵力波动传来,那只能说明在被雪暴遮掩的前方正在进行的至少是一场令杨君山都心生忌惮的大战。

    去还是不去?

    杨君山左手一抛,山君玺顿时悬在头顶上空,一片灵光垂下,将呼号的风雪挡在身外,随即便抬脚向着前方走去。

    一股狂澜迎面而来,原本席卷在其中的暴雪却是消散一空,使得多日来目光从未极远十丈的杨君山突然有一种天地为之一空的感觉。

    可这种感觉随即便化为浓浓的危机,一具庞然大物人立而起,张开之后足有数尺方圆的巨掌在杨君山的头顶上空形成一片巨大的阴影,向着他的脑袋便拍了下来。

    “小心!”

    远处传来一声被风声削弱到了极致的声音。

    杨君山顾不得思索其他,只管疯狂的运转体内的真元,九仞真罡随着双手指诀的演化,而后化作两只庞大的元气巨掌随着他的双掌上举而撑起。

    番天印,急切之间,杨君山只能以这道神通强行硬接这冰原巨熊的悍然一击!

    轰隆,仿佛天空之中响起一声炸雷,漫天的风雪以杨君山为中心向着四周远远的排开,整个天地都为之失声。

    杨君山便感觉脚下一软,脚下不知道被冰冻了几千几万年的寒冰,在“喀啦啦”的响声当中形成了一座丈许深的冰坑,而杨君山此时便双手举天,站立在冰坑的中央,四周的碎冰块淹没到了他的腰间。

    半空之中,一双元气巨手死死的拖住了冰原巨熊的巨掌,那巨熊人立半空,两只巨掌不得下落。

    可杨君山此举也无异于在向巨熊挑衅,被激怒的巨熊庞大的身躯突然向后退了半步,两只前掌顿时脱离了元气巨手撑起的范围,然后再将巨掌狠狠的砸落在了地面的冰层之上。

    以巨熊熊掌落下之处为中心,四周的冰层顿时开裂塌陷,原本被按在冰坑之中的杨君山便感觉脚下冰层摇晃,紧跟着便开始塌陷,同时四周的冰原上的积雪冰块也如同波浪一般层层涌起,向着杨君山的头顶上盖来,这是要活埋他的节奏。

    巨熊这一道手段倒是与杨君山家传的裂地灵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一处是在陆地之上,而一处则是在冰层之中。

    杨君山双手翻转,番天印的神通改变自如,瞬间掌心向下却又化作了覆地印!

    要想练成宝术神通番天覆地印,那么首先就是要将番天印与覆地印这两道根基灵术做到灵活自如的转圜,而杨君山此时显然已经游刃有余。

    覆地印落下,尽管这是冰层而非土地,可这道神通仍旧镇压了冰熊的天赋神通,至少为杨君山从容脱身赢得了时间。

    直到这个时候杨君山才有时间向着周围望了一眼,这才看到现场居然并非只有一头冰原巨熊,在距离此地三四十丈远的地方还有一处战团,一头比自己眼前这头还要雄壮三分的巨熊正在与两位真人境修士大战。

    而在这一处战团与杨君山所在之地的中央,却又一头“幼小”的冰熊倒伏在地上,看样子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这头死去的冰熊虽说“幼小”,可也有两丈大小,只不过相比于这两只暴怒的巨熊来说,却如同小不点一般,看样子应当是这两头冰熊的子嗣。

    如此,杨君山便也对发生之事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想来是那两名真人修士想要图谋这头小熊,不料却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这两人看样子被两头巨熊修理的不轻,若非自己闯入战团,吸引了一头巨熊的注意,也不晓得那二人还能坚持多久。

    眼见得杨君山手段了得,一出手便扛下了一头冰原巨熊的攻击,那两名正在与另外一头巨熊纠缠的修士顿时大喜道:“这位道友,还请助我等一臂之力,这冰熊巢穴之中发现了寒冰本源元气石,到时你我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