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极光

第五百一十五章 极光

    对于风雪剑宗这类主修冰寒属性的宗门修士而言,极北冰原的地利优势实在是太大了。

    杨君山不由的感叹,若非他当时有意要生擒这位韩师兄,也不会废了这么大的劲,自己作为真人修士的脸面都快要丢尽了。

    蛇绞越缠越紧,韩师兄身周撑起的护罩如同纸糊一般被绞碎,整个人顿时如同一个粽子一般动弹不得。

    便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的灵识敏锐的察觉到韩师兄体内的灵力运转有异,似乎体内有一种潜藏的封印要被激发。

    杨君山脸色顿时一变,单掌隔空一拍,一团元磁灵光从掌心之中垂下,一张以纯灵力凝结而成的符箓尚未从体内飞出,便被元磁灵光化解消融。

    韩师兄脸上神色一变,霎时间恍然:“这是元磁灵光,你是玉州撼天宗修士,是为两极元磁原罡而来!”

    随即,韩师兄却又道:“不对不对,撼天宗如今早已不是玉州第一宗门,你也有可能只是得了撼天宗传承之人。”

    杨君山伸出手指在韩师兄身上不同的位置点了几点,每一次点出似乎都有一道微不可查的以罡气凝结而成的细针刺入他体内,而那种深入骨髓的剧痛却是令韩师兄的身躯不由的都动起来。

    只听杨君山笑道:“韩道友见识倒也广博,不愧为是凉州第一宗门的真传弟子,如此在下急欲对这极北冰原有所了解也有了着落。”

    韩师兄冷哼一声,道:“要杀要剐随便,可想要从本人口中探知消息却是妄想。”

    杨君山笑了笑,道:“韩道友倒是好骨气,可道友可知,有的时候死亡反而不是问题,真正的问题却是生不如死!”

    韩师兄脸色一变,随即又冷笑道:“那在下倒要领教道友手段,看道友倒是令在下如何生不如死。”

    杨君山不置可否,反而问道:“道友身为风雪剑宗真传,见识广博,可不晓得可曾听说过一道秘术,唤作‘截灵针’?”

    见得韩师兄神色间的不屑,杨君山不以为意道:“道友如今可还能动用体内灵力?”

    杨君山不说还罢,一说韩师兄顿时就变了脸色,他能够清晰的察觉到此时体内的灵力就如同被大坝横断的河流,而且这截断了河流的大坝还不止一处,层层叠叠将他体内用来运转灵力的经络血脉截断了个七七八八。

    此时韩师兄虽不曾被废掉了修为,可却也与普通凡人并无两样,在杨君山这样一位真人境修士眼前,可不就是想死也做不到。

    “韩道友还是识趣一些,也好过在下还要将诸般手段用在道友身上。”

    就在杨君山炮制那韩师兄,想要从那韩师兄口中得到有关风雪剑宗以及此时极北冰原的消息的时候,在冰狐巢穴附近的一场乱战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三叔,那,那小杨,杨前辈居然是一位真人境……”

    宁族长瞥了宁寒武一眼,径直打断他言语问道:“家族子弟伤亡如何?”

    宁寒武神色一苦,脸有凄色,道:“死了两个,重伤了一个,怕是修为也不成了,还有两个是轻伤,修养个一年半载便能痊愈。”

    见得宁族长只是点了点头,宁寒武忍不住又道:“三叔,咱们杀了风雪剑宗的弟子,若非……”

    “你闭嘴!”

    向来和颜悦色的宁族长满脸的凶戾之色却是将宁寒武吓得不轻,只听他道:“从风雪剑宗的人找上咱们的时候,宁家便只剩下了眼前这一条路,若非杨道友在场,咱们宁家便是连眼前这条路也要绝了,更何况先前无论是遭遇狼群,还是遭遇冰狐,若非没有杨道友相助,咱们宁家又何止只死了两个子弟?”

    宁族长顿了顿,又道:“吩咐下去,今日之事都烂在肚子里,否则咱们宁家转眼便是灭门之祸!”

    片刻之后,一道遁光落下,杨君山灵识向着四周一扫,便已经知晓这一队风雪剑宗的修士已经尽皆授首,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看样子这宁家果真有些压箱底的手段,剩下的六名煞气境修士居然无一人漏网。

    “小,杨前辈,那三位风雪剑宗真传……”

    杨君山知晓这叔侄两人心思,只是将衣袖一挥,三颗人头便落在雪地之上,可不就是先前逃走的三位风雪剑宗的大圆满修士。

    宁族长连忙道:“之前不晓得道友居然是前辈真人,我宁家上下多有怠慢之处,还请道友莫怪!”

    杨君山笑道:“前辈客气了,说来晚辈隐藏了修为,反倒是不够磊落,就算道歉也是晚辈这里该说声对不住。”

    “客气了,客气了!”

    宁族长之前的言语不无有试探之意,见得杨君山仍旧和善,顿时放心不少。

    杨君山看了看正在将几名风雪剑宗弟子毁尸灭迹的宁家修士一眼,道:“前辈接下来什么打算?”

    宁族长叹了口气,道:“如今只有尽快离开极北冰原了,但愿今日之事不会为外人所知,否则我宁家顷刻间便是滔天大祸!”

    杨君山笑道:“不会有人知道的,不过之前一场乱战,难保不会引来有心人的注意,当务之急,前辈还是带着家族子弟快快离开极北冰原才是。”

    宁族长点头道:“正该如此,老夫其实等道友返回也是要辞行的。”

    说着,宁族长向宁寒武点头示意,宁寒武将风雪剑宗那三位武人境后期修士的储物袋捧了上来,同时还有从冰狐巢穴之中发现的极光石和寒冰石、冰玉等宝物。

    杨君山看了看,只是从里面挑了一块下品极光石出来,余者却是一概不要。

    宁族长急道:“这怎么行,若非道友出手,我宁家恐怕早就在冰狐袭扰之下死伤惨重,道友就算不全拿巢穴中的宝物,可那极光石至少也该那一块中品的,而且这三个风雪剑宗的清气境修士也死在道友之手。”

    杨君山摆了摆手,道:“东西前辈尽管拿去便是,说句实话,这些东西在晚辈手上却也用不上了,更何况这几日从族长口中得知许多有关冰原的消息,这些东西对晚辈而言却是颇有用处,更何况之前看样子,宁家似乎与一家豪强家族有怨,这些资源带回来之后,想来宁家的实力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更上一层楼。”

    宁族长最终也没有推辞,谢过杨君山之后,便带着家族修士急匆匆的离开了,尽管这一队风雪剑宗修士没有逃出一个,更无人知晓是他们所为,可风雪剑宗仍旧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在宁家每一个修士的心头,使得他们再无心在冰原上停留,况且此次冰原之行,在杨君山的帮助下,他们早已经有了足够令人眼红的收获。

    杨君山抛了抛手中的这块极光石,他之所以将中品的极光石让给宁家,甚至将风雪剑宗修士身上的储物袋也交给宁家处理,除了有刻意交好宁家的心思之外,也的确是有些看不上这些修士的身家。

    虽说杨家同样根底浅薄,可他的储物戒也没有那么大的空间盛放这么多的东西,至于腰间带上七八个风雪剑宗制式的储物袋,那简直就是在向风雪剑宗自首一般。

    至于极光石,那物件好是好,可却是用来提升灵阶的飞遁法器才会用到之物,杨君山的飞梭如今不过一下品法器,用一块下品极光石便已经足够。

    眼见得宁家之人走远了,杨君山这才又回到了冰崖裂缝中的冰狐巢穴之中。

    只见他将腰间的一只石瓶拿了出来,将瓶口打开之后,一只三寸长的冰蚕从瓶中爬了出来,然后便沿着冰狐巢穴开始转着圈的爬行。

    片刻之后,杨君山突然感觉原本就寒凉的冰原此时似乎变得更加冰冷了,在杨君山的灵识感知当中,杨君山能够清晰的察觉到有丝丝缕缕的冰寒灵力从巢穴之中泛起,而后便被冰蚕纳入了体内。

    这是,寒冰本源之力?

    杨君山惊诧莫名的感受着这丝丝缕缕的寒气,尽管与杨君山在冰晶玉泉之中感受到的冰寒本源之力不可同日而语,而且这丁点的量对于杨君山几乎没有丝毫用处,但这极细微寒气的确是冰寒本源之力无疑。

    难道说那冰狐之所以将巢穴建在此处,不仅是因为这里极为隐秘,还因为这里散逸的这丁点寒冰本源?

    不过杨君山更多的兴奋却并非是因为这点寒冰本源,而是此时正如同吃饱了一般,在巢穴之中懒洋洋的打着滚的冰蚕。

    难道这肉嘟嘟的小家伙之前不是感应到了冰狐巢穴所在,而是能够感应到了这里有寒冰本源的存在?

    将冰蚕重新收入石瓶之中,杨君山一掌震塌了这片冰崖,裂缝中的冰穴也被散落的碎片淹没,看了看四周早已经被处理过的斗法痕迹,杨君山正要祭起飞遁法器离开。

    可便在这个时候,在冰原极北伸出突然有光华照亮了阴沉的夜空,一道道光华如同彩带一般从本源深处延伸而来,在夜空之中添上了一道道绚丽的色彩。

    极光,出现了!

    ————————

    因为家里的事情,更新一再拖延,对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