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巢穴

第五百一十二章 巢穴

    冰狐真要隐藏起来,便是真人境修士也极难发现,因此,尽管晓得极北冰原的每一只冰狐都意味着一座小型宝藏,可真正打着猎狐主意的真人境修士,却往往都是花费了大量时间后无功而返,往往得不偿失。

    宁家的这十个修士可以说是运气极坏,居然在冰原寒潮乍起不久便遭遇到了冰狐,然而又可以说他们的运气是极好的,因为在他们当中不但隐藏着杨君山这位真人境修士,而且他的神通手段又可以说是极为克制冰狐。

    若非是杨君山的灵识敏锐远超同阶修士,他也不可能发现冰狐的踪迹,并且在冰狐展开偷袭之后,每一次都能够精准的挡下冰狐的袭杀。

    而且杨君山同样还有元磁灵光这一道神通,可以在瞬间压制冰狐的速度,不过此时的杨君山还不愿意暴露自己真人境的修为,因此,元磁灵光的威能也不可能发挥到最大。

    不过这也足够了,只要能够随时掌控冰狐的踪迹,杨君山擒杀这只冰狐的手段不要太多。

    就在三人商定了要捕杀这只冰狐之后,便装作放松了警惕来引诱这只冰狐出击,而事实上杨君山早已经发现了冰狐潜伏的地点。

    杨君山抬头看了看头顶阴沉的天空,寒潮过境之后,冰原的天空便一直如同黄昏一般阴沉着,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上面堆积了厚厚的灰云,伴随着极北冰原上冷冽的寒风,仿佛随时都会有一场暴风雪来临。

    然而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纵使天空阴沉昏暗,可冰原上的积雪仍旧折射着微微的白芒,宁家的修士正全神贯注的注视着四周雪地上的动静,时间久了,眼睛难免跟着疲累,也就在一个修士被一道微不可查的白芒微微一晃的刹那,一声爆喝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小心!”

    “完了!”那宁家修士脑子顿时一片空白。

    可随即一声金铁交鸣一般的脆响,紧跟着就是一声嘶哑的鸣叫响起,直到这个时候,这位宁家修士才回过神来,自己居然没死!

    杨君山几乎在间不容发之际,以守山灵术挡住了冰狐的再次偷袭,而后在冰狐一击不中转身而退的闪啊,一片黄色的光幕已经先一步洒满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

    冰狐霎时间就如同陷入泥沼一般,虽然速度仍在,可却明显感觉慢了许多,也更吃力了许多。

    “就是现在!”杨君山大喝一声。

    宁老族长与宁寒武二人同时出手,先是一道旋风突然出现在冰狐身前,艰难突围的冰狐一脚踏入其中,整个身躯便被旋风带动的在原地打了一个旋儿,可就在那冰狐身后一根粗大蓬松的尾巴一摇,这一道旋风便顿时崩解。

    不过紧跟着地面的雪突然凝聚,将正要逃走的冰狐冻结在原地,可冰狐本身便是这极北冰原的精灵,对于冰属性的神通有着天生的抵抗力,那冰雪刚刚冻结了它的四肢,便见得那根刚刚扫灭了旋风的尾巴再次一甩,凝固的冰雪突然再次变得蓬松,冰狐轻易脱困而出。

    尽管宁族长与宁寒武二人联手仅仅困住了冰狐刹那,可这么一瞬间对于杨君山而言已经足够了。

    山君玺突然从杨君山头顶飞过,悬浮在冰狐上空,而原本笼罩了方圆三十丈范围急剧缩小,同时元磁灵光原本被分散的力量也汇聚起来,原本尚且能够在灵光之中艰难穿梭的冰狐这一下更是变得步履维艰。

    见得冰狐最令人忌惮的速度被杨君山完全压制,宁寒武与宁老族长二人顿时喜形于色,不过两人却没有看到杨君山不动神色当中掐出的一道印诀。

    尽管杨君山对于冰狐已经极为重视,可仍旧没有想到,原本应当可以压制它的元磁灵光似乎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若非杨君山反应及时,暗中结印调动了部分覆地印的神通混淆其中,直接将冰狐镇压的不能动弹,恐怕他这个隐藏修为的真人境修士就真要露丑了。

    “定住了!”

    宁寒武高叫一声,手中灵光一闪,一件法器从中飞出,直接命中了冰狐的脑袋,一蓬血水飞溅,这条不断尾巴仅有一尺长的冰狐顿时死亡。

    宁寒武不敢怠慢,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瓶,将冰狐身上的血液尽数收集起来,然后又将其分给家族中武人境中期以下的几位子弟,眼见得他们喝了冰狐血之后,原本冻得瑟瑟发抖的身躯都舒缓了过来,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杨君山则从始至终看着宁寒武处理这条冰狐的尸体,并未言声,直到宁寒武将冰狐的皮从尸体上褪了下来,正要扔给进阶武人境时日最短的一个家族后辈子弟御寒,这才被宁老族长咳嗽了一声,道:“寒武,这条冰狐皮是小杨道友的。”

    宁寒武一愣,看了看手中的冰狐皮明显极为不舍,可一旁的宁族长已经一把将冰狐皮从他手中拽了过来,笑道:“这一次能够猎杀冰狐,小杨道友乃是首功,冰狐浑身上下都是宝,可要说最有价值的还是这张皮。”

    宁寒武嘴唇动了动,虽然仍旧有些不舍,可也没有反对,毕竟杨君山在捕捉冰狐中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

    宁族长将冰狐皮交给杨君山,接着道:“小杨道友可不要小看这张冰狐皮,一条成年的冰狐皮若是上缴给风雪剑宗,至少也能够换来一件下品法衣。”

    这一次杨君山脸上倒真露出了一丝惊容,道:“法衣?就这一张冰狐皮能换一件法衣?”

    语气之中明显带着不太相信的语气,道:“这冰狐虽说难以捕捉,但若是真人修士愿意花费心思的话,想来还是能够捕捉到的吧?”

    一张冰狐皮便能够换一件法衣,若是几位真人修士每人捕捉上七八条,风雪剑宗就算再财大气粗,怕也未必能够一口气拿出几十套法衣吧。

    “冰原上的冰狐其实是极少的,再加上极难发现和捕捉,事实上每一次冰原寒潮来临的时候,涌入冰原的上百上千修士当中,能够抓住几十只冰狐都已经算得上是难得的收获了,而这几十只冰狐最终能够落入风雪剑宗手中的也不过三分之一,因此,咱们这一次能够遇到一只冰狐其实已经算是运气好到了极致了。”

    杨君山听后这才恍然点了点头,而宁族长见得他不曾因为先前冰狐皮之事而不满,于是笑道:“好了,既然冰狐已经击杀,那么下一步就是要找到它的巢穴了,每一只冰狐的巢穴可都算得上是一座小型的宝库。”

    宁寒武等人闻言也是精神一震,道:“但愿能够找到几颗极光石,不过寒冰石也不错,若是能够找到一些冰玉什么的,就更好了!””哈哈,就是就是,不过与极光石相比,我倒更希望找到几颗寒冰石,最好是百年的寒冰石,这样将来武哥进阶真人境之后,便不用再为灵器发愁了!”

    一名宁家修士闻言笑道:“寒冰石,还百年寒冰石?咱们如今其实还在冰原外围,那玩意儿即便是在冰原深处也要看人品,咱们能找到一处冰狐巢穴就已经是得天之幸了,不要奢望过多!”

    “真是,连想一想都不让啊……”

    不过想要找到冰狐的巢穴显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巢穴应当就在这一片区域附近,十一位武人境修士分开了去找,可花费了半日的功夫,仍旧一无所获。

    “以前听人说,冰狐的巢穴往往比冰狐还要难以找到,冰狐通常还有可能受惊之后被人发现,可巢穴却明明应该就在附近,可偏偏就是找不到。”

    看着宁家修士从一开始的精神振奋,到现在的垂头丧气,杨君山也不免有些嘀咕,莫不是冰狐的巢穴并没有在此地?

    杨君山无奈的叉着腰,却是无意当中摸到了腰间的寒冰石瓶,刺骨的凉意令他不由的赶紧缩手,可随即又轻“咦”一声,按理说石瓶揣在腰间,要是当真如此冰冷,他应当早有感觉才对,可自己腰间分明不曾感受到了冰冷呀!

    杨君山又将手握住了石瓶,这才感觉到并非是整个石瓶都变凉了,而是只有石瓶小范围的一点突然变冷了。

    这自然是千年冰蚕在作怪,可它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呢?

    杨君山在冰原上来回踱着步,让人看上去似乎也在为找不到巢穴而焦躁,一旁的宁老族长见状劝慰道:“小杨道友也不必失望,历来杀掉冰狐却不曾将巢穴找出来的也不少见,……”

    可杨君山却猛然一抬头,道:“裂缝,冰原上的冰崖裂缝之处找过没有?”

    “裂缝?冰狐怎么会把巢穴……”

    宁寒武的话说了一半,突然“唔”的一声,道:“似乎方圆左近也只有一道冰崖裂缝来着!”

    “哪个方向?”杨君山追问道。

    宁寒武指了指西北,杨君山神色间的惊喜一闪而没,当即向着那里走去:“走,去看看!”

    片刻之后,杨君山与宁族长、宁寒武联手终于在冰崖裂缝当中凿开了一条通道,而在冰崖底部,一个凿向冰崖内侧的冰穴出现在三人眼见,更令三人眼热的,却是冰穴之中几颗色彩不同,却晶莹剔透的有如冰块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