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零九章 虬鳗

第五百零九章 虬鳗

    杨君山并不知道自己的底细早已经被人知晓,就连此行的目的都被人猜了出来,他在清除掉身上的追踪印记之后,很快便来到了净郡与凝郡的边境,准备跨过凝净河之后进入到凝郡境内。

    杨君山从玉州出发的时候还是炎炎夏日,在越过凉玉山脉之后,便感觉天气凉爽了许多,而在凝净河边上,感受着这条河水中散发的水汽,杨君山居然有了一种步入深秋的寒意。

    不过这个时候杨君山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他此时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了丹田之中,那一颗绕着插入山丘顶上的石锏旋转的碎片之上。

    这一块石锏成倒三角形,只有两面一角是光滑平直的石锏表面,其他地方坑坑洼洼,显然是断裂面,整个碎片有三寸长,半寸厚,在从巨猴山谷被杨君山纳入体内之后,便一直围绕着半截插入丹田所化山丘的石锏在不停的旋转。

    杨君山在注意着这块碎片,石锏的器灵穿山甲同样蹲在石锏下方,仰头望着这一小块石锏的碎片在半空中旋转。

    “我说小甲,这块碎片能有什么用吗?”

    穿山甲瞥了一眼,似乎能够看到杨君山的目光一般,道:“你又不是看不到,这块碎片是我失去的部分本体上的残片,除了能够恢复我的丁点灵性之外,对于本体并未有太大的助益,不过这块残片倒是足够坚硬,你倒是可以用来作为暗器使用。”

    “暗器?坚硬?”

    之前还在丹田之中围绕着石锏旋转的碎片顿时在杨君山手中浮现,嘲讽道:“这都被人家从本体上敲下来了,还能有多坚硬?”

    话音刚落,杨君山脚下的凝净河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颗巨大而狰狞的鱼头突然从漩涡之中出现,而后带起长蛇一般滑腻的身子,张开怪牙嶙峋的巨口,从下往上朝着杨君山吞来。

    杨君山因为先前的分神,视线并未注意到脚下的河流中有什么动静,直到这条如同放粗了几十倍的如同鳝鱼一般的巨鱼从河中窜出,他才猛然惊觉。

    蛮兽!这差不多都快要是荒兽级别的存在了吧!

    杨君山着实被吓了一跳,眼见得那巨口已经到了他脚下,杨君山瞬间便将手中的石锏碎片甩了下去。

    一道流光瞬间没入巨鱼口中,而后一路爆鸣声从巨鱼的口中向下延伸,直到从鱼尾破开飞出,那巨鱼就如同一根被筷子挑起之后又掉落的面条一般,向着河中掉落下去。

    低头看了一眼,就见得那双目已经失去神采的巨鱼口中突然涌出一股鲜血的液体,杨君山赶忙将护身罡气撑开,就见得一道血泉突然从巨鱼口中喷出,而后被他的护身罡气所阻,顿时如同一朵血色的鲜花一般铺开。

    杨君山伸手一招,那石锏碎片所化的光芒霎时间飞回,没入了他的掌心之中,而那条巨鱼却掉入了河中溅起巨大的水花。

    “不错,这蛮兽级别的巨鱼肉身还是极为强横的,这石锏碎片瞬间能够将巨鱼刺了一个通透,至少本身也不弱于一件法器了,再加上这碎片本身还是受器灵穿山甲节制,杨君山便能够将这锥子型的碎片驾驭的如臂使指。

    就在杨君山考虑是否要将这条蛮兽巨鱼肢解一下,毕竟一头蛮兽身上还是有不少值得一用的灵材之类的时候,杨君山灵识一动,远远的察觉到有数道磅礴的妖气正在从凝净河的下游溯流而上。

    他好不容易摆脱了风雪剑宗两位真传弟子的追杀,这个时候可不欲多事,见得有妖修出现,晓得他们十有七八是冲着这条蛮兽巨鱼而来,于是脚下遁光闪烁,人已经消失在了数百丈之外。

    杨君山刚刚离开,几团黑云便从凝净河下游漫卷而上,当中正有四位修士,相貌看上去皆异于常人。

    “这条虬鳗死了,白费了咱们这一段时间的功夫,要不要将刚才逃走的那个人族修士捉来做了血食?”一位狮鼻阔口的矮壮修士说话的时候还不忘伸出猩红的舌头在厚厚的嘴唇上转了一圈。

    “这虬鳗似乎有虬龙血脉,若是能够接受我们的传承,没准还能激发虬龙血脉,可惜这货见到我们就逃,一路追到了这里却被人随手杀了,真他娘的晦气,浪费时间!”

    “乌七,你怎么说?”一个身着华丽的瘦高男子问道。

    一位脖子看上去有些长的驼背男子沉吟了一下,道:“还是不要去追了,那人也有真妖境的修为,按照这方世界修炼界的说法,那就是真人境,要杀此人定然会引发不小的动静,这凉州几家人族势力颇不好惹,还是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一位身材窈窕,可浑身上下却带着阴冷气息的女子说话的时候,声音略显嘶哑,道:“没想到这方只有人族修士的世界却有着虬龙血脉的兽类,可惜这些兽类不通修炼,无法开启修炼,只能依靠本能生存,这条虬鳗仅凭体内血脉便能够拥有不弱于灵妖境的实力,一旦有了合适的修炼功法,激发了血脉,开启了灵智,恐怕便是一位妖修天才般的人物。”

    其余三位除了那个看上去像是为首之人的乌七之外,似乎都对着黑衣女子略显忌惮,不敢随意接她的言语。

    那女子也不以为意,抱怨一般,道:“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这方世界来,若当真……”

    “咳咳,”乌七打断了女子的言语,道:“佘姑娘慎言,这些都是那些个大人物之间的算计,我等既然降临这方世界,那么尽可能的做好我们自己的事儿便是了。”

    黑衣女子轻哼一声,不过却也不曾反驳乌七之言,却又听得乌七道:“我们四个当中,也就佘姑娘的修行法诀较为契合,既然走到了这里,那么佘姑娘便将基础的修行法诀传下去吧。”

    佘姑娘闻言瞅了一眼何种已经肚皮朝上泛到水面上的巨鱼一眼,却见从巨鱼尸体上溢出的鲜血早已经染红了大片的河面,吸引了大片的鱼群在大口的吞噬着巨鱼的尸体。

    “这些普通的鱼群能有什么潜力?”

    乌七道:“至少吞噬了这条虬鳝的血肉,也有可能沾染一丝虬龙血脉,佘姑娘只管将最基本的功法传授下去,到时候能出几个妖修就全看它们自己造化了。”

    佘姑娘从黑云之中款款而落,一股来源于血脉的威压瞬间笼罩了这片河面,而后便见得佘姑娘口中微动,似乎有声音在从她口中传出,可仔细一听却什么也没有,可河面上原本争先恐后涌向虬鳝尸身的鱼群却有不少停滞在了河中,鱼头仰起居然在慢慢的向着佘姑娘所在的方位靠拢,渐渐的在她脚下的鱼群形成了一大圈鱼群。

    见得佘姑娘这里进行的还算顺利,一旁那位狮鼻阔口面貌粗犷的修士问道:“乌七,这里事了之后,咱们接下来准备去哪里?”

    乌七答道:“往北,听说那里是冰原,你忘了那两天咱们从几只血食口中得到的消息了吗,听说那里有身躯达到三丈以上的冰原巨熊,还有能够吞吐极光的冰蛙,或许到时候咱们能够再次发现如同这条虬鳗一般的血脉兽类也说不定。”

    杨君山在甩脱了那几位突然出现的妖修后不久便进入了凝郡,这里是风雪剑宗掌控的势力范围,他一直隐藏了行迹在山野之中行进,城镇之中不敢有丝毫停留,生怕被风雪剑宗发现了踪迹。

    不过如此一来,杨君山这一路上却是多次遭遇隐藏于山林荒野之中的域外修士,数次与这些域外修士大战,最危险的一次闯入了一群狼妖的巢穴之中,最后被两头真妖境的狼妖带领数十只灵妖境的妖狼衔尾追杀,差一点就要丧身狼吻。

    还有一次则是依靠着敏锐的灵识感知,无意中将一位隐藏行迹的鬼族修士当成了前来袭击之人,杨君山当即先下手为强,一举破掉对方的隐藏神通之后,这才惊惧的发现对方居然是一位修为达到了判官第三重的修士,相当于人族修士玄罡境的修为。

    杨君山吓得大叫一声,一头扎进了土里遁地逃走,也多亏当时那判官第三重的鬼族修士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被一个化罡境的小修看破了行藏,一时间也有些愣神,这才给了杨君山逃跑的机会,否则被这样一位鬼族修士盯上,杨君山接下来就等着生不如死吧!

    因为沿途艰险,杨君山这一次横穿凝郡前后大约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这才来到了凝郡的北部边境地区,这里差不多也就是凉州的北部边境了。

    这两个月的时间虽说连连遇险,可连番大战下来,对于杨君山自身修为的磨砺也是极为有效的,杨君山虽有着前世百余年游走于生死边缘的经历,可那毕竟是他在武人境的经历,如今他修为进阶真人境,实力与武人境早已有着天壤之别,先前的经验教训已经无法完全适应现如今的他了。

    凝郡北部,跨过雪岭之后的抵御便算是进入极北冰原了,这里严格说来已经算不得凉州之地,不过想要进入极北冰原就必然要通过凉州,因此,凉州修士却从来都将极北之地看做是凉州的后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