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零三章 冰泉

第五百零三章 冰泉

    四位真人的灵识瞬间降临,或带着警告,或带着冷漠,或带着敌意的意味儿便被杨君山所感知,而杨君山却表现出一副泰然自若的神色,向着山后的一片低谷俯瞰,在与四位真人的目光相遇之后,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

    山谷之中的冰晶玉泉总共有五处泉眼,在地面上凝聚出五个水潭,其中四个已经被四位真人占据,而这四位真人除却最靠山谷里面的那位年纪看上去最大的真人修为达到了聚罡境之外,其余三位则同杨君山一般化罡境的修为。

    看来自己来的还不算晚!

    杨君山压抑住心中的喜悦,身形在山顶缓缓的降下,施施然走到了最后一处五人的泉眼处,然后径直落入了水潭之中。

    冰寒刺骨的泉水在瞬间便浸透了杨君山附着在肉体表面的元气,寒气直浸皮肉,透入骨髓当中,几乎要将整个人都冻成冰雕。

    浸骨的寒意令杨君山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口中不禁“哈”的一声露出一丝意外的神色,微微皱起的眉头显然在忍受着冰寒刺骨的冷意。

    尽管如此,杨君山仍旧不曾停下了向泉眼伸出走的脚步,冰晶玉泉泛起一层层冰渣,先是淹没了小腿,紧跟着大腿、腰部、胸部、肩部,知道颌下。

    这个时候杨君山露出来的脸色早已经被冻得发白,可他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因为此时他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体内真元受到冰晶玉泉的刺激,正在加快运转的速度,九仞真元在不断的抵御着冰寒之意的入侵,却又将冰寒之气中蕴藏的神秘本源带走,而后体内原本未曾完成的罡气转化一下子便以往常十倍的速度开始进行。

    与此同时,杨君山的灵识还能清晰的感受到肉身在抵御如冰寒之气的冻结之后,便开始被这一股冰寒元气源源不断的锤炼着肉身,他原本已经打熬的极为强横的肉身在此以极快的速度增强着。

    不过杨君山没有注意到的是,当他踏入冰晶玉泉的时候,其他四处冰泉中修炼的真人则都带着一副看好戏的神色,彼此的目光交流着,人人都带着戏谑的神色,看向杨君山的目光甚至已经带上了赤裸裸的贪欲。

    然而当杨君山直接落入冰泉水潭之中,而后还一步步的向着水潭深处行去的时候,这四位真人马上便将目光中的贪念收敛了起来,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便多了一丝郑重之色,但彼此间戏谑的神色仍旧不曾化去。

    可当杨君山直接在水潭中只露出了一个脑袋,苍白的脸色上甚至显露出了欣喜的享受之色的时候,那四位真人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已经不止是郑重,而是完完全全的震惊了。

    直到这个时候,杨君山体内的元气在冰寒本源的刺激之下源源不断的在体内转化罡气的速度已经趋于稳定,而冰晶玉泉内的寒意也慢慢的适应下来,他这才回过神来向着四周打量,这才发现其他四个泉眼水潭中的四位真人不但都在打量着他,而且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一丝奇异的神色。

    杨君山不明所以,但心中却暗自戒备,这个时候在山谷最深处的那位聚罡境的修士笑了笑,开口问道:“道友却是眼生的很,看样子不太像是我净郡之人,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杨君山听到了刚刚的几人的对话,虽然他不晓得这四人当中哪一个是风雪剑宗的修士,但这位聚罡境修士一开口,他便晓得是刚刚那位被称作净尘真人的玄垢派修士,连忙笑道:“晚辈见过净尘真人,在下杨西山,也见过诸位道友,晚辈此前多在修炼,修炼界少有行走,刚刚进阶真人境不久,诸位不识得也是自然。”

    杨君山自然不会将自己的底细说出来,众人也不会一下子就相信杨君山所言,众人言谈不过是为了找一个因头彼此交流试探罢了。

    净尘真人左侧的一位面白无须的修士也笑道:“原来是杨道友,在下净元,与净尘师兄同为玄垢派修士,净尘师兄右侧那位是冯郡望春门的刘秋道友,在道友右侧的那位则是凉州第一大派风雪剑宗的真传弟子张墨风张道友。”

    刘秋真人与张墨风真人也都与杨君山略略见礼,不过看得出来张墨风真人明显为人极为倨傲,但与杨君山见礼的时候神色间却是收敛起了倨傲之色,虽然动作略显生硬,但原本周身上下咄咄逼人的气势却是没有刻意的针对杨君山。

    或许是因为净尘、净元两位真人的缘故吧,这里毕竟还算是净郡,玄垢派的势力范围,而且净尘真人还是为聚罡境高手,杨君山不由暗自揣度。

    众人都相互认得之后,净元真人这才问道:“杨道友的肉身修为极为了得啊,这冰晶玉泉中的本源寒气极为可怕,稍有不慎就会被本源寒气反噬,肉身稍差了,进来便会冻成冰雕,便是净尘师兄浸泡冰泉的时候,也要小心翼翼才敢将全身浸入泉水之中,道友却是径直落入冰泉之中,这肉身的修为却是令我等望尘莫及啊”

    杨君山这个时候才晓得自己先前浸泡冰泉的时候表现的太过张扬了,其他四位真人,除了净尘真人是同他一般,脖子以下完全进入了冰泉中之外,风雪剑宗的张墨风只有胸部以下的身躯浸入冰泉之中,而净元真人与刘秋真人一般,都只是让冰泉浸到了腰部的位置。

    杨君山一开始还以为是其他三人的冰泉水潭比较浅,只能浸没到腰部或者胸部,一开始还奇怪他们为何不蹲下或者盘坐在水潭之中,要知道只有将肉身更多的部位浸入到水潭之中,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吸纳炼化冰泉之中的本源寒气。

    现在他才明白,不是人家不晓得这个道理,而是那种浸入骨髓的寒气若是没有强横的肉身以及雄浑的真元联合抵御,便会对修士体内的本源造成损伤,而杨君山自己却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向众人暴露了他的实力。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又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这些人明明晓得寒潭不能随意浸泡,而自己这般鲁莽的进入寒潭却也不曾被提醒,好在自己肉身强横,九仞真罡品阶极高,这才安然无恙,反而歪打正着,让其他四人以为自己这是在借以展现实力,震慑他人,否则若是一个不小心没有抵挡住寒气入侵,那接下来恐怕这四位真人也不介意出手再推自己一把……

    想到这里,杨君山不由的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但他却也不曾将这些表现出来,反而在脸上谦虚道:“净元真人谬赞了,在下不过是有幸在年幼的时候吃到过一颗不知名的果子,这才使得肉身对于严寒有了极强的抗性,本身的肉身却并未有道友想象的那般强横。”

    这话说的其实连杨君山自己都不信,不过内里的寒意大家也都明白,见得杨君山不愿多谈,净元真人自然也不会去得罪一个不知深浅的同阶真人,于是转而道:“相传冰晶玉泉每一次出现的时候,泉眼所形成的寒潭都是三五个不等,但每一个寒潭前后最多只能有两名真人境的修士浸泡,要是换成武人境修士的话,那至少也能承受五人来吸纳冰寒元气,之后泉眼就会消失。”

    “而且每一个泉眼消失,这附近因为泉眼而生成的冰霜雪域也会跟着收缩,直到所有的冰晶玉泉尽数缩回地底之后,冰霜雪域便也会在随后一个时辰内消失,就是不知道在我等五人到来之前,是否已经有人在里面泡过一次了。”

    刘秋真人闻言笑了笑,道:“这就要问净尘真人了,在下寻找冰晶玉泉的时候,净尘真人便已经占据一个寒潭了,再之前的情况,在下也就不知了。”

    净尘真人微微一笑,道:“的确有人提前来过,不过却是两位武人境修士,占据了张道友和杨道友的寒潭,见得老夫到来之后,这两个修士便吓得离开了,事实上老夫可也不曾有意赶走他们,毕竟当时五个寒潭,老夫最多也就占据一个罢了。”

    刘秋真人笑道:“这两个人倒是好机缘,还碰到了净尘真人,若是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一剑斩杀了!”

    张墨风真人闻言冷哼一声,人在寒潭之中泡着,却是猛然一个转身,朝着山谷口处一指,一道剑光从指间闪过。

    远处山谷口处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大喝:“快跑……,啊……”

    那剑光在谷口转了一圈,三个人头飞起,随即谷口便沉寂了下来。

    净尘真人皱了皱眉头,刘秋真人面无表情,杨君山也跟着不动声色,事实上在这三位武人境修士接近谷口的时候他便已经发现了,不过终究不过几个武人境修士,他也不曾放在心上,毕竟这三个武人境修士胆子再大也不敢从真人修士手中抢夺寒潭。

    净元真人看了看自家师兄,略有些不满道:“张道友又何必如此,几个武人境小修,难不成还敢从咱们手中抢夺寒潭不成?”

    张墨风真人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他们是不会,可其他真人却有可能从他们口中得到寒潭的位置来抢夺。”

    净元真人干笑一声,道:“这五个寒潭即便是有两个曾经被武人境修士捷足先登过,可毕竟咱们五个一次也不可能将里面的冰寒元气吸纳殆尽,其他人来等一等就是了!”

    张墨风好笑道:“你觉得其他真人会相信,又或者愿意等?”

    净元真人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言语,其他人见状也各自专心吸纳炼化冰寒元气,借以纯净体内真罡,夯实丹田根基,很快便是半个时辰过去。

    净元真人这个时候笑了笑,道:“看来其他真人修士反应并不快嘛,再有小半个时辰差不多就要饱和了。”

    净元真人话音刚落,一道光芒从谷口闪过,目标居然直冲杨君山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