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五百零一章 裂空

第五百零一章 裂空

    “能察觉到东西在哪里吗?”杨君山低声问道。

    “嘿,当然,”穿山甲一边在丹田所化的巨峰上绕着地动山摇宝术凝聚而成的神通石转圈,一边道:“就在距离你十余丈之外。”

    十余丈之外,杨君山的目光越过猴妖修士的尸身,又越过了尸身身后的黑色石碑,这才隐约看到在蒸腾的水雾之中居然还有一根若隐若现的柱子。

    杨君山心中一动,先是走到猴妖修士的尸身跟前微微行了一礼,不管怎么说,这个妖修在山谷之中所做的一切还是令杨君山颇有敬佩的。

    越过猴妖修士的尸身,杨君山正要到石碑后的那根柱子那里查看,却看到以巴武、巴辛为首的巨猴居然一个个盘坐在了那黑色的石碑之前,目不转睛的盯着石碑上雕刻而成的妖文。

    杨君山转眼看去,他的妖文虽说不算熟练,但基本的读写却也没有问题,因此,石碑上的内容却瞒不过他。

    大裂空术!

    杨君山看着石碑上三个硕大的妖文微微一愣,听这名字的口气却是不小,而且看样子应当是一道妖修神通,只是不知道能否经过修改之后化为人族修士所能够施展的神通术法。

    这样的事情在前世也并非没有,在天地大变数十年过后,无论是域外修士还是这方修炼界的各方势力,彼此都已经开始了初步的融合,有一些域外种族的修炼功法和神通也曾被改成人族修士适宜于人族修炼,不过无论是修炼的额速度还是神通的威力,比之原本的都要降低不少。

    不管怎么说,既然有现成的妖修神通可以作为借鉴参考,杨君山自己也不会放过,就算这道神通到时候自己无法改造,也可以交给虎妞来看着能否修炼。

    这个时候杨君山自然不会客气,只管在储物戒中摸出一块空白的传承玉板,开始拓印石碑上的传承内容。

    可当他拓印道石碑最后的时候,却见末尾有一行猴妖修士留下的字迹,上面的大意是这大裂空术在传承石碑的表面只记载了上半部,而要想得到下半部,则需要巨猴妖的修为达到真妖境的同时,还要借助自身的血脉之力,才能够激发传承石碑中有关下半部的内容。

    杨君山不免有些失望,这大裂空术传承内容的下半部开启的最低要求是真妖境,那也就是说这大裂空术本身的品阶至少也相当于一道宝术神通。

    将石碑上显现的传承的上半部记载下来之后,杨君山自己慢慢走到了石碑后面,却突然发现石碑的后面同样记满了传承内容。

    杨君山向着石碑背后看去的时候,这才发现背面的传承分为上下连个部分,上半部是十二幅图形,图形是一只猴妖在上面表现出各种不同的形态,这赫然是一副猴妖一族的炼体传承。

    杨君山如今在连体秘术的专研和见识上已经不下于陈纪真人,在进阶真人境后,也曾与不少势力所传承的连体秘术进行过交流,如今主修的八副山君图已经练成了五幅,残缺的六腑锦也将胆锦和胃锦练成,可惜其他四锦却一直不曾触动。

    尽管如此,此时的他已经有足够的见识能够在一见到这幅猴妖一族传承的锻体术的时候,便可以肯定这至少也是一道中品锻体秘术,甚至有可能是一道上品锻体秘术也说不定。

    杨君山微微一愣,见得绝大多数妖猴此时还在虔诚的看着石碑正面的内容,于是他又看向了背后是被的下半部分,却见上面仍旧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妖文,为首的却是三个字“猴王诀”!

    猴王!

    正宗的妖修敢以王自称的,通常而言都是相当于道人境的高手,同时也是为整个妖修所承认的尊号,至于那太泽妖王这类野王不过是他自夸罢了,步入妖王境,没有妖修会承认他妖王的资格。

    这明显是一道修炼功法的传承,然而敢冠以“王诀”称号,那至少也证明这道修炼传承至少也曾有猴妖修炼至妖王境界,那也就是说这道修炼传承至少也相当于人族的宝阶上品传承了。

    可惜这道王诀的传承与石碑正面的大裂空术传承一般,也仅仅只有上半部,足供巨猴们修炼至灵妖境圆满,甚至突破至真妖境,但再想要修炼下去,可就需要新的传承功法了,而新的功法同样需要巨猴妖自己来石碑前以血脉继承。

    有了这样的传成功法,杨君山先前所传承给他们的普通修炼功法自然就用不上了,不过显然这群猴子现如今还没有意识到石碑后面传承的重要性,仍旧在看着石碑正面的神通传承。

    杨君山自己也摸不准那位坐化的猴妖修士到底是什么目的,从来都是先有修为再有神通,他却是将锻体秘术和修炼功法都放在了石碑背面。

    帮猴帮到底,杨君山走到石碑跟前,将一众入迷的巨猴们领到了石碑后面,而这些巨猴们显然对于同族的修炼功法有着本能的直觉,生性跳脱的他们很快便分成两拨开始演练石碑背面上下两部分的内容,一部分演练锻体术,而另一部分则盘坐在地开始重新将体内所修炼的妖气一点一点的转化为“猴王诀”。

    “喂,你还要不要找回我的本体碎片了?”

    杨君山这般又是拓印又是指导,反而一时间将寻找石锏碎片之事跑到了脑后,穿山甲自然大为不满,分明它的本体碎片就在附近,可杨君山却偏偏忙起来没个完,真是急死个“穿山甲”。

    “就来就来!”

    杨君山连忙答应着,同时问道:“现在具体在哪里可察觉到了,总不能将这山谷挖地三尺来寻找吧?”

    “哼,我当然已经感知到了,就在那根棍子下面!”

    杨君山的目光在身后一转,自然就看到了那根立在水潭中的柱子,在这样一座天然的山谷之中出现这么一根圆柱形的石柱,自然让人感到诧异,但他还是问道:“石柱下面?”

    “哈,你居然不相信本器灵!”穿山甲显然大为不满。

    杨君山走到石柱跟前,用手摸了摸石柱,道:“那接下来怎么办,把它推到?”

    “嘿嘿,”穿山甲居然发出了一声坏笑,道:“你要是能推到自然最好了,就怕你推不动!”

    杨君山自然晓得这石柱又古怪,但听得穿山甲这般说,他自己也有些不服气,以他如今的肉体强度,不敢说力举万钧,但力举万斤还是有的,这一根石柱能有多重,更何况他又不是要扛起这石柱,只是要将它推到。

    可当杨君山用力一推的时候,这石柱居然一动不动,杨君山“嗯”了一声,手下继续用力,这一次似乎感受到这根石柱似乎微微动了动,可仍旧矗立在那里。

    听得丹田之中穿山甲“嘎嘎”的笑声,杨君山自言自语道:“莫不是这石柱在地下埋了很深?”

    穿山甲立马道:“错了,它就立在地面上!”

    “这怎么可能!”

    杨君山自然不信,不过这石柱就在温泉水浅的地方,低头一看便能够看到水底,而杨君山也果真便发现这石柱就不曾埋入水下地底。

    穿山甲又是一阵嘲讽的坏笑,杨君山心中一动,道:“小甲,你的本体该不会是被这根石柱给打碎的吧?”

    “放屁,放屁,就它也能打碎我?”

    “那你的本体碎片怎么会被它镇压在下面?”

    穿山甲沉默了片刻,这才低声道:“唉,我也记不清楚了,不过跟他打过一场倒是真的,不过这根柱子的器灵已经失去了灵性,肯定是被我的本体湮灭的。”

    杨君山认为穿山甲死鸭子嘴硬,人家石柱本体看上去完好无缺,可它自己的碎片却被人家镇压在地面,居然还敢说自己湮灭了人家器灵的灵性。

    穿山甲幽幽的声音在杨君山的灵识之中响起:“我是不可能对主人说谎的。”

    杨君山怔了怔,道:“我去找这些巨猴帮忙,还真就不信了,推不倒这根石柱子!”

    这些巨猴早已经将杨君山看做是仅次于坐化的猴妖修士重要的人,听得杨君山之意,这些猴子二话不说,纷纷上前帮忙,数十只猴爪子便搭在了石柱上面,石柱顿时剧烈的震动起来。

    杨君山看得目瞪口呆,居然这么容易就推到了?

    可他很快便发现了不对,这根石柱子没有倒下去,相反是在上下不断的跳动,而且体型居然也在不断的缩小。

    “这是……”杨君山满脸疑惑。

    穿山甲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法宝自行认主!”

    “自行认主,那岂不是说这石柱子至少也是宝阶的法宝了?”杨君山心底也不免起了贪婪之意,不过他很快便意识到不对,道:“你不是说它的器灵已经被湮灭,失去灵性了吗?”

    杨君山的话还没有完,石柱已经缩小到了六尺长,鹅卵粗细,正被巴武单手抓在手中。

    而与此同时,一道闪烁的黄色光芒突然从石柱先前立着的水底飞出,直接没入了杨君山的体内。

    ————————

    女儿正是蹒跚学步的时候,妈妈一个不留手,小孩子就开了饮水机,把手烫了,尼玛幸亏是手,医生给包扎了说至少两周才能好彻底,看着女儿“哇哇”大哭心疼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