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九十八章 跪拜

第四百九十八章 跪拜

    魂祭灵,又叫做以身祭阵!

    这是有大神通修士在临死之际以自身全部的信念意志凝聚而成的执念,化作阵法的阵灵,用以维持阵法的运转,以达成其身前的某种目的。

    这种手段常见于一些留下传承以待有缘的洞府,修士临死之际,利用阵法设下重重考验,只有通过了考验之人才能够最终得到修士生前的传承,有一些强大的阵灵甚至能够留下影像逼迫接受传承的修士立下种种誓言承诺之类,以完成修士生前遗愿,等等。

    在见到山谷小溪源头温泉水潭边上盘坐的那道身影的时候,杨君山便突然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妙,这身影在水雾之中虽然若隐若现,可杨君山还是一眼便看出这身影并非是人族之身,而且自身早已毫无声息,陨落多时。

    这身影虽说穿着人的衣衫,可却顶了一个猴子脑袋,浑身剩下长着土黄色的毛发,身后还有一根三尺长的尾巴,分明就是一个穿了衣衫的巨猴。

    这猴妖虽说陨落多时,可肉身不腐,可见生前肉身打熬到了极致,虽说周身上下一丝气息也无,可就是这么一个巨猴的尸体,居然给了杨君山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

    这是一头猴妖无疑,而且还是一位修为极为强劲的妖族修士,可令杨君山感觉诧异的是,从这具猴妖的尸体来看,这位妖修陨落的时日至少也有数十年甚至更久,而数十年之前,天地大变尚未发生,域外修士不曾降临,这方修炼界还不曾出现妖修,这猴妖是哪里来的?

    不过杨君山很快便想到了当年在百雀山上出现的妖兽,南轩沼泽中的太泽大王,当年在南部边境见到的蛮族修士,还有巫硕和九离,他们的出现同样是在天地大变之前。

    说道域外修士的降临,人们往往就想到了天地大变,域外修士如同流星一般从天外坠落,可事实上,在此之前,域外修士对于这方世界的渗透便已经开始了,只是这种渗透或者如同太泽大王那般极为隐秘,或者如同巫硕、九离这般修为地下,并不会引起这方世界的警觉。

    而这位猴妖修士很明显便是早已经潜伏在这方修炼界的域外修士,不过很显然他没能等到天地大变的时刻便已经陨落。

    杨君山想了想,朝着这具猴妖的尸体略略拱了拱手,然后便开始仔细查看这具猴妖的尸身,很快便发现了这具猴妖陨落的真正原因,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杨君山的脸上布满了错愕。

    番天印,这猴妖身上的致命伤势居然是番天印!

    杨君山第一时间便猜出这只猴妖修士是出自哪里了,定然是从藏天墟进入了这方世界,而且在进入这方世界的时候还受到了撼天宗修士的阻击,被重伤之后勉强逃到了凉玉山脉之中,临死之际在这座山谷之中布下了一座庇护这群巨猴部落的大阵,并以自身的意志执念化为阵灵,守护着这处山谷。

    想到之前老杨同他讲到的在藏天墟的经历,番天印的传承便是得自一名在藏天墟中陨落的撼天宗修士,不由联想到,难不成那撼天宗修士就是因为与这猴妖争斗,最终两败俱伤,撼天宗修士陨落在了藏天墟之中,而那猴妖虽然逃出了藏天墟,可最终却陨落在了凉玉山脉中这样一处无名山谷之地?

    杨君山想到这里不由暗自好笑,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个猜测虽不完全中,可也相差不远了,可惜的是当年发生此事的当事人早已陨落,究竟情形如何,已经成为一桩悬案了。

    撇开了这猴妖的死因,想到从落霞真人的留影传承珠中得到的有关以身祭阵的记载,杨君山的神色便凝重了许多。

    想要破掉这样的大阵,通常也只有两种方式,一种自然是依靠强横的实力强行破开,可这样也往往意味着阵法守护的隐秘也会同样跟着阵法的破灭而消失;第二种自然就是得到阵法守护之灵的认可,化解布阵之人的执念意志,这样既可以少了凶险,同时还往往能够得到布阵之人留下的传承和隐秘。

    杨君山想了想,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可一股沛然无匹的气势却如同孕育着雷霆的乌云一般,悬停在杨君山头顶的上空,仿佛在警告着他只要再踏进一步,迎接他的就会使灭顶之灾!

    作为一名准大师级阵法师,杨君山自然能够感知到这种危险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向前走得这几步也让杨君山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虽然灵识受到了阵法的压抑,视线也被水雾遮掩,可他还是隐隐约约看到了猴妖尸身后立着一尊石碑。

    杨君山几乎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肯定那尊石碑上记载的应当是猴妖一生的神通传承,可惜即便是再好的传承,也只能适用于妖族修士,对于杨君山而言却是没有半分的好处。

    不过这猴妖布下的这座阵法可不简单,这种能够在不知不觉当中遮掩修士灵识的阵法令杨君山颇感兴趣,要是能够得到这座阵法的传承阵图的话,那倒也勉强算是不虚此行。

    有些兴意阑珊的杨君山便将注意力从温泉水潭处挪开,而是看向了在水潭下方的溪流边上的一座石窖,而之前那一股浓烈的酒香便是出自此处。

    想起那群巨猴力大无穷和强横的肉身,杨君山脸上不由带了一丝期待之色,将那石窖打开。

    这是一座半天然形成,半开凿出来的石坑,石坑之中不规则的坑坑洼洼之处显然是巨猴们自行所为,石窖之中浓烈的酒香此时却并未引起杨君山的兴趣,而他的注意力却是放在了泡在酒水中的那几样瓜果和花叶之上。

    “益骨草,因为拥有极强的锻骨之能,被列为宝阶下品灵草;无根果,宝阶中品灵果,炼制疗伤圣药宝阶中品白骨丹的主药;赤渊花,宝阶上品灵草,锻体圣药炼髓丹最主要的一位灵草。”

    杨君山此时已经不能用兴奋来形容,而根本就是震惊了,这种高品阶的灵草都可算得上是天地奇珍,平日里在修炼界都是极为罕见之物,往往出现一株都能够引起小范围的轰动和争抢,真人修士为此撕破脸大打出手都不意外。

    可在这样一座山谷之中居然出现了三种,然而更令杨君山抓狂的是,这样三种天材地宝一般的珍品,居然被一群猴子用来泡酒喝!

    难怪他们一个个看上去钢筋铁骨力大无穷,别说是一群猴子,就是一群猪吃了这些东西泡的酒,也能撞翻一只老虎。

    可关键是这样的奇珍异宝,这群巨猴究竟是从哪里得来的?

    就在杨君山试图在不惊动阵法反击的情况下,准备从源头水潭之处退走的时候,远处的山梁树枝摇晃,之前那群追击杨君山的巨猴吱哇乱叫的返回了。

    这一群壮年猴群的返回顿时打破了山谷的沉寂,马上有老猴迎了上去,可却见这群巨猴中间抬着一只巨猴一路悲悲切切的回返了来。

    不过在听到老猴一通大呼小叫,得知有人居然闯进了山谷之后,猴群再次炸了窝,他们抬着那只被杨君山一石头击昏的巨猴很快闯进了山谷深处,正巧遇上了打算退走的杨君山。

    见得闯入它们聚居之地的正是之前追赶的杨君山,这群巨猴更是一个个愤怒异常,无数的石块、瓜果便朝着杨君山砸了过来。

    杨君山怒哼一声,周身气息涌动,正要给这些猴群一个教训,却突然感到身后那原本已经消失的如雷霆压顶的感觉再次出现,杨君山一怔,原本要出手的神通一转,化为守山灵术守护在他身周,那些个石块瓜果带着巨力砸来,却只能在神通四周的光幕溅起一片片涟漪。

    无端的,愤怒的猴群突然就冷静了下来,所有巨猴都将挥起的手臂缩了回去,有的巨猴脸上甚至浮现出惧怕之色,身子都在向着其他同类的身后躲藏。

    杨君山是越来越感叹这一群巨猴的智慧了,它们所展现出来的灵智甚至一些进阶灵妖境的妖修都赶不上,可偏偏这群巨猴身上确实一丝妖气也无。

    这个时候杨君山见得那只被他打得昏死过去的巨猴,它被几只最为强壮的巨猴抬着,周围的巨猴脸上居然还有悲戚之色,杨君山心中一动,伸手朝着那只昏死过去的巨猴一指,一道灵光瞬间飞了过去。

    猴群顿时一阵骚动,甚至有巨猴为了保护同类的尸体而将自己的身体挡在前面,可杨君山的手段何等迅捷,不等它们有所动作,那灵光便已经没入了昏死巨猴的体内。

    就在猴群不知所措的时候,那只昏死的巨猴突然一个激烈清醒了过来,然后从地上翻身跳起,然后一脸懵懂的看向四周的同类。

    猴群再次大哗,不过这一次它们可是知道了缘由,数十只巨猴顿时向着杨君山跪下去了一片,只留下那只刚刚清醒过来的巨猴开始不知所以,在见到杨君山的刹那,顿时又跳着脚朝着他指指画画,可随即便被身旁的一只更为强壮的巨猴一巴掌拍到在地,“嗬嗬”的吼了两声,顿时老实了下来,再看向杨君山的目光便存满了敬畏。

    眼前的情形显然出乎了杨君山的预料之外,稍稍愣神之后,杨君山又突然感觉身后先前那原本的危险感觉再次消失了,他顿时若有所悟,然后居然向着这群巨猴张口问道:“你们为何要跪拜于我?”

    巨猴群微微骚动,有的巨猴脸上也显出了迷惘之色,但之前将那只刚刚清醒的巨猴拍翻在地的强壮巨猴突然立起了上半身,先是朝着山谷伸出温泉水潭指了指,然后又朝着杨君山指了指,口中呼呼喝喝的似乎想要表达什么。

    杨君山想了想,道:“你是想说温泉水潭边上那位陨落的存在与我一样,都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