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九十五章 血石

第四百九十五章 血石

    “阁下在拖延时间施展血潮,可在下又何尝不是在拖延时间准备破掉你的血煞幻境!”杨君山冷冷的声音之中丝毫不隐藏其中的讥诮之意。

    山君玺高悬而起,沟通早已经在虚空之中布置的元磁灵光阵,一层层的元磁灵光刷来,血煞幻境在杨君山内外结合之下正在缓缓的崩溃。

    原本元磁灵光与血煞幻境之间彼此品阶也部分高低,不过杨君山事先在半空之中布下了阵法,此时又以山君玺作为核心沟通阵法,内外夹攻之下,修罗血族修士的血煞幻境再难保持完整,不过即便如此,杨君山想要彻底破掉这幻境却也并不容易。

    不过杨君山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却是一举重创了对手,可杨君山仍旧不敢有丝毫大意,修罗血族的大名他在前世自然也是如雷贯耳的,其残忍凶横着实不亚于魔族,乃是修炼界闻之色变的一方势力。

    “好好好,阁下倒是好手段,本修罗降临这方世界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看样子阁下倒是对我修罗血族颇有了解,不过阁下以为这样便赢定了吗?”

    话音刚落,原本在残破的幻境之中仅剩的一团血潮突然收缩凝聚,片刻之后便化作了一具人形。

    杨君山见状,劈山刀在身前一斩,一抹刀芒瞬间便斩落在血潮所化身躯之上,然而那具身躯却如同液体一般,径直将刀芒透了过去,果真如同传说中的那般,修罗血族有着不死之躯。

    “没用的,我修罗血族不死不灭,不伤不残,你的一切挣扎都是徒劳!”

    那血色身躯已经凝聚为人形,表面的血色渐渐退去,一个面目苍白年纪约在二十余岁的青年男子看向杨君山的目光充满了邪气:“本修罗能够察觉得到,你满身的精元血气充沛的令人发狂,只要能够斩杀于你,本修罗的修为必将更进一步!”

    杨君山冷笑一声,身前垂下一层元磁灵光,道:“阁下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难道忘记了刚刚在下是如何泯灭了你那一段本源精血?”

    那修罗血族修士脸色一变,随即便又冷笑道:“阁下手段确然出乎本修罗预料之外,不过那是本修罗中了你算计的情况下,此时你已然大大得罪本修罗,你我自然不死不休,不觉得是本修罗先冲破了你这层灵光,还是你这一层灵光来得及刷灭了本修罗的本源精血?”

    说罢,那修罗满脸邪笑着居然就张开了手臂向着杨君山直扑了过来,完全不做丝毫的防御。

    然而原本满脸凝重的杨君山却在这个时候脸上再次显露了一丝讥讽之色。

    却见那修罗身化一丝血线瞬间冲破了元磁灵光光幕,只在那层灵光幕前留下了一蓬嗤嗤作响的血雾,眼看就要扑落在杨君山身上,却见杨君山只是一步踏出,人便已经到了数十丈之外,躲开了修罗的这一次扑击。

    “你能躲到哪里去!”

    那条血线在半空之中转了一道弯,便以更快的速度追了上来。

    却见杨君山双掌虚抬,八道黄色的光芒突然从云雾之中不同的方向向着他头顶的山君玺汇聚,而后在四周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由元磁灵光构成的光幕,将那修罗血族修士暂时困在了阵中。

    然而杨君山的手段可不仅仅此而已,他知道这阵法只能困那修罗血族修士一时,在阵法成型的刹那,只见他双手再次掐出一道繁复的印诀,而后向着山君玺一按:“覆地印!”

    整座元磁灵光阵连同山君玺猛然间向着地面砸落,轰隆一声地动山摇一般的巨响,地面的一座小山丘瞬间被抹平,重新化为人形的修罗血族一下子便被摔成了一滩鲜血。

    这一滩鲜血好似有生命一般在地面上左冲右突,元磁灵光阵所布下的牢笼根本无法困住,但覆地印的镇压之力却令这一摊鲜血的流动举步维艰。

    杨君山不敢怠慢,元磁灵光一道接着一道刷下,每一道刷在那一滩鲜血之上都能够发出“嗤嗤”的响起,随即冒起一滩滩血雾,同时还响起的还有那名修罗血族修士的惨叫。

    “就凭这些手段便想杀我吗,我修罗一族是杀不死的!”

    回应他的却是杨君山刷的更急的元磁灵光,甚至在覆地印借助山君玺的镇压之下,那一滩鲜血的面积已经缩小了三分之一。

    这修罗血族许多手段看似同魔修一般,可论及精明显然不及魔修,之前杨君山分明已经湮灭了他一小段本命精元所化的血线,说明杨君山很清楚斩杀修罗血族的方法所在,可现在仍旧在叫嚣着自身不死不灭,这不就是在激杨君山下斩杀他的决心吗?

    这修罗血族修士虽然不曾被斩杀,甚至一再叫嚣自己是不死之身,可无论是他还是杨君山都知道,当他的本命血元耗尽的时候,所谓的不死之身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修罗血族所谓的不死不灭不伤不残,只不过是“本命血元不灭,修罗血族不死”,因为想要灭杀太过艰难,过程也太过漫长,而且一不留神便可能被他逃走,这才给人一种不死不灭的假象。

    “咕嘟嘟嘟”,原本一再叫嚣的修罗血族修士突然闭口不言,而地面上那一滩被杨君山反复刷来刷去的鲜血突然如同沸腾了一般冒起了一团团血雾。

    原本杨君山的元磁灵光每一次刷下去的时候便从本源精血之中带走一律血雾,可这一次那修罗血族却是自行令本源精血沸腾起来,如此无异于自残。

    然而杨君山见状却是脸色一变,伸手一指,原本旋转着甩下一层层元磁灵光的山君玺旋转的更快,而刷下的元磁灵光也越来越密集。

    可就在这个时候,随着地面上那一滩血迹沸腾的越发的厉害,蒸腾起来的血雾将山君玺顶的不断地颤抖,虽然杨君山竭力镇压,可山君玺仍旧仿佛下一刻就要被蓄积起来的血雾冲飞一般。

    那修罗血族修士挣扎的越发的厉害,杨君山甚至渐渐的已经有镇压不住的趋势,他晓得那修罗血族修士在他一再的打压之下已经起了拼命的心思,心中一时间也起了犹疑。

    如果此时杨君山同样全力以赴,或许也有可能将修罗血族灭杀,可在对手全力相拼之下,他自己也未必就能讨得了好去,一旦受伤,恐怕接下来的凉州之行就要推后了,再往后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去凉州,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勃然的气息突然从北方出现,而后急速的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而来。

    显然杨君山与修罗血族修士之间这么长时间的厮杀已经引起了玉剑门真人修士的注意,此时正在急速向着他们这边飞遁而来。

    这一道气息的出现反而令他下定了决心,杨君山此时不愿其他人知晓他的行踪,他大小在玉州修炼界也算得上一个名人,一旦他的行踪被传开,那么少了一个真人境修士的杨家难免会被人暗中算计。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巨力突然将山君玺顶的向上飞起三尺高,虽然在杨君山极力掌控之下重新稳定下来,可被镇压的那一滩血液却在此时趁机散出一片血雾,四周残存的元磁灵光阵顿时彻底崩溃。

    杨君山见状知道已经困不住这修罗血族修士,但此番已然给予了他重创,甚至已经伤到了他的本源,恐怕没有数年的时间别想再回复,于是便顺势将山君玺向上一抬。

    那修罗血族修士马上察觉到山君玺的镇压之力减弱,立马向着冲起,全力冲击山君玺,眼看着就要将其顶飞。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杨君山猛然伸手向着天空一招,一颗流星带着长长的尾焰瞬间砸落,恰巧就在血雾将山君玺顶飞的刹那,火流星迎着刚刚从覆地印的镇压下挣脱开来的修罗血族砸了下来。

    “啊——,你等着,你我不死不休!”

    这一刻火流星砸落,原本就被杨君山泯灭了三分之一的本命血元再遭重创,瞬间再有三分之一化成血雾挥发,余下的本命血元瞬间化作数条血蛇向着不同的方向逃走,一边逃还一边不忘向着杨君山放狠话。

    杨君山望着瞬间消失的血蛇,不由暗骂了一声:“妈的,这修罗血族果真难杀,这一次又留下了一个隐患,好在这一次他受创不轻,三五年内不虞会来报复。”

    玉剑门修士的气息越发的临近,甚至灵识已经向着这边扫了过来,想要锁定他的气息。

    杨君山晓得事不宜迟,正要打算离开,却见脚下那一座被飞石灵术砸开的大坑中央居然有血红色的光芒闪烁。

    大坑之中因为残留着两人斗法所引动的混乱灵力,杨君山的灵识一时间也难以察觉到到底是什么物件,于是便直接伸手一摄,将其纳入储物戒当中,而后为了防止被那玉剑门修士追赶,杨君山干脆向着大坑之中一跳,随即整个人的气息便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一道剑光从天边急速而来,一位玉剑门的真人落下了遁光,然而此时除了斗法产生的一片狼藉之外,现场早已空无一人。

    ————————

    感谢诸位五月份的鼎力支持,感谢诸位六月份的继续支持,拜谢!第三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