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仙路至尊 > 第四百九十四章 迷离

第四百九十四章 迷离

    当日在元磁山上参加天罡大宴的玉州各派修士当中,修为达到真人境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人,除了隶属于撼天宗一方的几位之外,剩下的不过就是潭玺派的颜大智、玉剑门的赢泪殇、玉霄派的东方珠,景阳宗的魏武阳,诸葛家的诸葛玄楼,以及天狼门的冰狼真人和开灵派的方栋真人七人罢了。

    然而在天罡大宴结束,撼天宗借助玉州内外各宗门弟子一举重创了隐藏在曲武山中的域外妖修之后,这七位玉州各派的精英弟子便先后有五人被人事先得知行踪之后遭到埋伏,魏武阳甚至因此而陨落,冰狼真人与方栋真人也各自身受重伤,诸葛玄楼虽然安然逃脱,可至今也不曾公开谈论他逃脱的经过,而颜大智则据称是当日得到了路过的一位真人修士的援手,而他本人也刻印隐藏了自身聚罡境的修为,这才顺利突围。

    抛开颜大智修为进阶聚罡境在玉州修炼界引发的骚动不提,众多精英子弟行踪泄露遭遇围攻的背后便有些耐人寻味了。

    很快,返回玉剑门的赢泪殇便声称自己返程当中的确曾经被人跟踪,幸亏他机警,迅速摆脱跟踪之后,一路驾驭飞剑施展剑遁术返回了宗门;而另外一位玉霄派的真传弟子东方珠便没有那么幸运了。

    因为在接连因为亲传弟子遭袭之事,很快便引起了玉州各大宗门的重视,玉霄派在接到消息之后,很快便派出宗门真人修士来接应,可是数日过去却不见东方珠返回宗门,以玉霄派的秘术也始终联络不上,这位玉霄派的第一真传赫然悄无声息的失踪了!

    能够让一位真人境修士悄无声息的消失,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是天罡真人亲自出手,也不敢说能够将一位化罡境的修士一击毙杀,错非用的是偷袭,可只要不是被一击毙杀,那么在争斗的过程当中就应该留下蛛丝马迹才是。

    更何况作为玉霄派的第一真传,东方珠身上的保命手段应当很多才对,即便对手实力太强最终保不得性命,那么也应当以玉霄派的秘术手段留下有关凶手的线索之类。

    可偏偏这些东西都没有,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越发的诡异了!

    很快,整个玉州修炼界因为一系列事件的酝酿而变得暗流涌动,事情的关键仍旧在于各派修士的行踪究竟是如何被如此轻易的掌控,而这一次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撼天宗,因为这些弟子都是去元磁山参加青树真人的天罡大宴,事了之后,也只有撼天宗知晓这些人离开的确切时间,也因此才有机会把握所有人的大致行踪。

    而就在整个玉州修炼界都失陷在一团迷雾当中的时候,杨君山在离开琅郡进入璧郡不久,便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

    鬼族?

    杨君山的灵识感知到暗中跟踪之人已经在慢慢的接近,可却始终发现不了来人的踪迹,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鬼族修士,而且恐怕还应当是因为修为达到判官境界的鬼修。

    杨君山心中暗凜,可表面上仍旧做出一副一无所知的神色,一路驾驭着飞梭在半空之中飞遁。

    碰巧迎面有一片云雾涌来,杨君山心中一动,身形瞬间消失在了云中,与此同时,杨君山双臂一甩,七八面小旗向着四周不同的方向飞去,瞬间便在这云中布下了一道阵法。

    虚空布阵,这是修为达到真人境,而阵法造诣也接近大师级才能够拥有的手段,借助云雾的遮掩,杨君山以阵旗瞬间便身周布下了元磁灵光大阵。

    对付鬼族这类善于隐匿行迹的修士,最重要的便是要捕捉到他们的踪迹,在这一点上,元磁灵光阵的作用还要在五行阵之上,更何况杨君山有元磁灵光神通作为本命灵术神通,能够将元磁灵光阵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而涌来的云雾此时对于跟踪在他身后且能隐匿行迹的修士而言,无异于多了一层保护,因此,杨君山料定若此人当真要对自己不利的话,此时便是最好的出手时机,杨君山于虚空布阵,就是想要诱使对手出手而显露踪迹。

    果然,就在杨君山堪堪布下阵法的刹那,一道劲风便直袭脑后,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血腥味突然爆发,杨君山的双目之中瞬间一面血红,瞬间仿佛有无数的妖魔鬼怪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

    血煞幻境,来人不是鬼族,是修罗血族!

    杨君山瞬间心思电转,他的心神此时已经被影响到,颇有些恍惚的感觉,可心底仍旧保持着一丝清明,知道自己料敌有误,此时已经陷入险境,尽管此时受血煞幻境的影响,他已经无法确认对手的具体位置,杨君山只管祭出劈山刀,瞬间向着前后左右各自横斩一刀,无数涌上来的妖魔鬼怪顿时被斩灭无数,同时也退避躲闪开无数。

    瞬间四道断山灵术的爆发,饶是杨君山体内真元雄浑,此时也颇有力竭之感,然而这种在失去对手行迹情况下的两败俱伤一般的手段,同样使得隐藏在暗中的对手投鼠忌器。

    “咦”,云雾之中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一道带着惊讶的声音。

    杨君山持刀而立,然而他却仍旧不曾将早已经埋伏下的元磁灵光阵开启,反而做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而事实上此时他的体内因为之前四道灵术神通的爆发而一时接济不上,同时他还在极力收敛灵识,保持心神清明。

    杨君山的灵识因为经过秘术的锻冶而变得极为感敏,寻常幻境之类的神通根本无法偏过他的感知,然而这血煞幻境却不一般,这是修罗血族修士经过尸山血海一般的生死之战后才能够形成的一种本命神通。

    这种神通能够修炼成功不在于修罗血族的修士修为的高低,而在于是否有过尸山血海一般的经历,只有于生死之间磨砺,才能将这种神通的威能发挥到极致,而在这种神通的加持之下,修罗血族修士自身的实力也能凭空增加三分,对敌之时端的无往不利。

    因此,这种幻境神通也最是显得血腥真实,想要破掉这种幻境极难,除了一些特定的神通手段之外,只能凭借修士自身强大而坚定的意志来紧守清明,如果修士没有坚定的意志抵挡,那往往不等双方交战,就要未战先怯了。

    杨君山的灵识回收,紧守灵台清明,冷静的观察着四周已经血流成河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他的灵识虽然无法看穿眼前的幻境,可这血煞幻境想要侵染他的心神也是不能。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随便碰到的一个修士,没想到居然比这方世界的宗门子弟还要厉害,居然在我的血煞幻境之下表现的如此平静,看来阁下也是见惯了生死之人呐!”

    “修罗血族?阁下提到宗门子弟,莫不是那景阳宗的魏武阳便是死于阁下之手?”

    杨君山的灵识极力想要从幻境之中找到说话之人的所在,可显然这一切都显得徒劳,劈山刀虽然紧守身前,可杨君山的目光却仍旧在四处游弋。

    那道声音再次传来:“你想要找到我的位置?呵呵,没用的,纵然阁下心志坚定,能够不受血煞幻境影响心神便相当不错了,可幻境的本身你却仍旧无法破解。”

    “至于你说的什么景阳宗,我却是不知道的,不过前两日的确是探得了两个与你修为一般之人的行踪,那两个人比起阁下来却要差得远了,血煞幻境一开,两人差一点就要崩溃,若非其中一个把另外一个抓在身前做了挡箭牌,而且身上还带了一件保命的宝物,最后时刻逃走,这两个人都会化作我这血煞幻境中的一尊高级幻象!”

    这声音如同与他聊天一般说了这般多,杨君山的心中越发的警惕,同时听得这声音所言,心中顿时一动,张口便问道:“那么阁下又是如何探得那两人的行踪?”

    那声音突然怪笑一声,道:“想要从我口中套话?嘿嘿,你难道没有察觉到我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吗?”

    那声音话音刚落,四周的血煞幻境突然变幻,原本蜂拥而至的妖魔鬼怪瞬间从头到脚开始消融,化作一滩滩血水,而后结成一片一望无际的血潮,从四面八方朝着杨君山涌来。

    然而与此同时,杨君山的头顶突然升起一颗三寸玉玺,玉玺在半空滴溜溜一转,原本一片血色的幻境瞬间被染上了一层金黄色,波涛汹涌的血潮瞬间便在金色的光芒下被刷灭了一半。

    而后在那道不知躲藏在哪里的声音的惊呼声当中,杨君山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面铜镜,一片青光从镜中刷出,凡是被青光刷到的血光幻境尽数崩塌,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血线在青光之中一闪而没。

    “找到你了!”

    杨君山劈山刀瞬间斩出,一抹刀芒直追血线,在一声惨叫声中,一小段血线被斩落,而大半的血线则仍旧没入了被破掉了大半的血煞幻境的血潮之中。

    而斩落的那一小截血线,杨君山却没有任由它掉落血潮之中,而是伸手一摄,那血线瞬间被镇压在山君玺之下,而后一层层的元磁灵光刷下,那一缕细细的血线之上居然爆发出一团团的血雾,而后又被元磁灵光湮灭,紧跟着的便是再次不知道藏身于幻境何处的那位修罗血族修士的惨嚎。

    ————————

    第二更来了,月初第一天,打滚儿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