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697

    在废墟炸裂出大坑的角落,庄明歌发现了昏迷不醒的维多利亚,她脸色泛黄,看起来似乎中毒的样子,身体轻微颤抖,身上的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露出了大量的春光,可惜在场的人都不懂得欣赏。

    庄明歌现在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原生种藏獒的身上,浑身绷紧,结界展开,即使如此,刺鼻的臭味还是不停的刺激着庄明歌的鼻子,头脑微微发晕,庄明歌突然明白了,这种臭味是腐烂之后的臭味。

    是血肉之躯腐烂之后的臭味,只不过是更加的浓郁,更加的可怕而已。

    回想起自己从别人嘴里了解到的原生种藏獒,它似乎是在被人打死之后,才变异的,身上有腐烂的气息也不足为奇,现在的藏獒已经不是所谓的生灵,而是死灵了。

    它身高在五米左右,比起普通的藏獒大上十倍不止,周身缠绕着黄色气体,刺鼻难闻,带着剧烈毒性,庄明歌怀疑它的身体正在腐烂,只不过是用某种方法停止了腐烂,但气味还是传了出来。

    藏獒的巢穴被毁之后,所有的仇恨都转移到了庄明歌的身上,它的四只蹄子很锋利,轻易的在地上留下了几道爪痕,深达数厘米。

    看样子,组织那群人的身体被切割成十七八块,都是惨遭了它的毒爪。

    空气很沉默,沉默的有些压抑。

    一击不中的藏獒并没有立即攻击庄明歌,反而围绕着庄明歌开始绕圈圈,它似乎有着简单的智慧。知道该如何捕猎。

    相比较之下,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金刚就逊色了不止一筹。

    庄明歌展开一层层的结界,隔离臭味。说实话这种臭味要是闻多了,说不定自己的身体也会中毒。他从藏獒的眼瞳里看到了狡诈,对方似乎打算利用自己身体上的毒气放翻自己。

    饶了几圈之后,藏獒突然冲着庄明歌喷出了一个气。

    一股更加浓郁的黄色气体直扑而来,如同高度硫酸,最外层的结界顿时发出了嗤嗤的声音,冒着白烟,被腐烂了。

    庄明歌眼角微微抽搐了几下,右手转动。口中念念有词。

    魔法师应该在任何时候都保持冷静,既然没有办法近战的话,庄明歌就打算换一种战斗方式,这种战斗方式被誉为魔法师最经典的战斗方式,将魔法师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

    首先,庄明歌利用结界和陷阱建立了一个自我防御机制,可以叫做【城堡】

    城堡建立完毕之后,里面的魔法师暂时安全,至少在【城堡】崩溃之前。不会受到伤害,可以进行的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若是和其他人战斗,他们是绝对不会给庄明歌建立【城堡】的时间。

    但如果对手是藏獒,用它们愚蠢的大脑的猜测人类的行动。是这一次败北的最大原因,庄明歌自信满满的想到。

    城堡建立完毕之后,魔法师就可以化身成为炮台了。

    庄明歌高举起自己的右手。口中吟唱着咒文,释放出了一个个强大的魔法。

    “在遥远极寒之处蛰伏的冰雪魔神。顺从我的召唤前来。冻结一切的黑色暴风雪啊!将万物化为白雪吧!极度寒流!”

    庄明歌右手向前一指,一股恐怖的寒流从四面八方吹拂向藏獒。这股寒流至少在零下一百摄氏度,威力无匹,寒流所过之处,空气被冻结,虚空中出来一道长长的寒冰。

    藏獒身上的毒气自然被冻结,它狂吼一声,惊恐的想要逃跑,但四面八方都是吹拂而来的寒流,天上地下,东南西北,无处可逃。

    施展了一个魔法后,庄明歌看也不看效果,立即施展第二个魔法。

    “深埋於黑暗地底的红莲之炎,以吾之名召唤前来!地狱深处燃烧不息的妖火啊!以我之名,呼换你们前来!成为我的魔剑,粉碎所有阻挡我的人!”

    庄明歌举起自己的双手,左手的天空上燃烧着红莲之炎,右手的天空中燃烧着黑色妖火,两种不同的火焰,威力却一样巨大。

    藏獒在接触到极度寒流的瞬间,身体开始结冰,愤怒着,翻滚着,咆哮着,却无法改变他的结局,被冻结成冰雕。

    下一瞬间,庄明歌将两颗燃烧着的火焰甩了出去,两道不同的火焰在虚空中摇曳着长长的尾焰,碰的一声击中了冻结成冰雕的藏獒。

    冰与火之间的碰撞,发挥出了让庄明歌也无比惊讶的威力。

    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碰撞的一瞬间,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爆炸的威力如同数十颗炸弹同时爆发。

    轰的一声,大地和天空同时震动。

    脚下的大地如同发生了八级地震,剧烈摇晃,大气则嗡嗡作响,一圈圈透明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庄明歌清晰的看到,空气扭曲,折叠,然后冲向四面八方。

    当爆炸掀起的灰尘消散之后,庄明歌一眼望去,发现藏獒已经消失了,原本冰雕所在的地面多出了一个几十米的大坑。

    看样子是尸骨无存了。

    这就是魔法师经典的战斗方式,一旦解决了后顾之忧,发挥出来的力量如同连续不断的炮台,可以持续性攻击。

    尤其是是庄明歌这种人,一口气就可以轰出数十次的魔法不喘一口气。

    就算再厉害的人,也扛不住这种疯狂的攻击。

    藏獒被炸的粉身碎骨,尸骨无存,而不远处的大使馆废墟炸裂出的大口再次被掩盖,维多利亚似乎被压在了下方,庄明歌废了一番手脚,才把她从废墟中挖掘出来。

    检查了她的身体,庄明歌发现她中毒已深,心跳微弱,大脑的波动若有若无,似乎很快就会死亡。

    虽然双方的关系很复杂,庄明歌觉得她就这样死了也无所谓,不过在犹豫了一会儿后,庄明歌还是决定给她治疗。

    ……

    在亚洲区,第五门徒遗址,原上海。

    幸存的几位门徒种子在这里汇集。

    除了no.1阿贝尔.库勒,no.3露西亚,艾迪之外,还有no.11雷尼迪亚.夏尔,以及排位在三十六之后的一些人。

    上海曾经是第五门徒的地盘,自从第五门徒死后,这里就彻底的荒废了下来。

    没有人进入,也没有人把手,所以这些门徒种子轻轻松松的潜入了上海,并且在上海体育馆遗址汇合在一起。

    第一天抵达到这里的是雷尼迪亚.夏尔,no.11。

    当他抵达后不超过十个小时,阿贝尔和露西亚相继到来。

    随后,no.44,no.56,no.88,no.99……等等种子相继到来。

    之所以全部汇集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接到了通知,来自于他们主脑的通知,来这里汇集,赋予这些门徒种子更加强大的力量,所以他们毫不犹豫的来了,因为这些人都是通缉犯,只有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才能够保护好自己。

    对于主脑,自然不会怀疑。

    每一个人都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好让自己能够活下去,这些日子的捉捕,已经让他们身心俱疲,无时无刻都会冒出来的敌人,让他们寸步难行。

    逃亡的人数原本还有很多,但随着时间的流失,一个个被铺,门徒种子们变得越来越少,截止到目前为止,只有区区十几人汇集在了这里。

    作为no.1,阿贝尔.库勒维持了体育馆的秩序。

    原本寂静无人的体育馆,今天也变得热闹了起来。

    “还有谁没有到。”他问其他人。

    “还有no.36凯撒没有来。”no.11雷尼迪亚.夏尔不悦的说道,似乎对于凯撒的失约非常的不爽。“区区凯撒,居然敢迟到!”

    阿贝尔说道:“算了,主脑也没有给我下定期限,也许他有事迟到了一步也说不定。”

    雷尼迪亚.夏尔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其他的种子一个个闭口不言,对于排位在三十六以外的他们来说,这些人都是大人,不能得罪,也不可以随意的插嘴。

    “对了,你们有谁见过no.6龙雨晴。”突然间,露西亚发问。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阿贝尔好奇的问露西亚,你问这个干吗?

    露西亚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又过了一天,又有几个种子匆匆赶来,在体育馆的门徒种子总算是超过了二十,达到了二十一个人。

    令雷尼迪亚感到愤怒的是,no.36的凯撒还没有来。

    “如果让我发现了这个家伙,我一定会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居然敢对主脑不敬,不把主脑的话放在心上,凯撒,我一定要你生不如……”

    扑哧!

    就在雷尼迪亚.夏尔大放厥词的瞬间,一道璀璨的光线突然从体育馆的大门口射来,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射穿了雷尼迪亚的大脑。

    随后,雷尼迪亚的大脑碰的一声爆炸了,鲜血飞溅,洒落了所有人一身。

    其他的种子都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阿贝尔和露西亚飞快的汇集在一起,朝着门口望去。

    一个英俊如王者的男子从大门口缓缓走了进来。

    “对我不敬的人都要死!”王者般的男子说道。他尽情的藐视着所有人,说道:“你们想要如此,也必须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