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580

    “复仇……吗?”

    庄明歌茫然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楚青丝,手脚开始颤抖,他扶着机舱的大门慢慢的爬起来,然后走下去,来到了这一片墓地。

    楚青丝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是一座树立了大约十年左右的墓碑,上面清晰的写着“菲丽莎.利亚恩”这个名字,墓志铭上刻下了一句话。

    “她的一生,都在战斗。”

    庄明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墓碑,缓缓走过去。

    第二个墓碑出现了。

    安博.凯尔莱。墓志铭上面写着“他从未放弃过。”

    麦考利.伦纳德,墓志铭上面写着“亲爱的,请原谅我我吧,我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特瑞娜.博得斯的墓志铭上面写着“我原谅你。”

    麦克阿瑟.杰拉德的墓志铭上写着“他是一位伟大的魔法师,如果没有他,我们已经没有了未来。”

    伊凡.詹姆斯的墓志铭上写着“他是一个娱乐的小丑,即使在最坏的时代,也可以疯狂的愉快大家的小丑魔法师,我祝愿他,在死亡中也可以带着微笑。”

    查尔斯.查理.贝克,一位难得的魔法师,庄明歌听说过他的名字,最著名的白银法师之一,因为他发明了一个非常著名的魔法。

    空间定位。

    他的墓志铭上清楚的写着“他是这个时代无可代替的魔法师,也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将会永远的祝福他。”

    忽然间。庄明歌停下来脚步,一个墓碑树立在他的面前。上面有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莉似蒂.谢尔菲。

    学院长的女仆,喜欢吃甜品的小吃货。庄明歌一直都很喜欢她,但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看到她的墓地。

    “我将会在这里,看着你们的毁灭。”

    她的墓志铭上充满了可怕的怒气和不甘,庄明歌似乎看到她绝望的倒在了敌人的面前,满心愤怒的喊出了这句话。

    好疼,好疼,我的心好疼。

    庄明歌捂着自己的胸口,明明没有受到任何的攻击。心脏却仿佛被撕裂了一样,漫无边际的痛楚席卷了他的身体。

    他强忍着痛楚,紧咬着牙齿,手臂上青筋暴露,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步步向前走,一个又一个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出现在这里的墓碑上。

    当凯因谢尔.克法这个名字从庄明歌的眼底划过,庄明歌停下了脚步。这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副院长的名字,但今天却出现在了这里。

    墓志铭上写着一句令人想哭的话。

    “我们一直都不知道,他是如此的伟大,时代的背影已经浓缩在他的身上。他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副院长,白银的魔法师,他是顶天立地的男人。”

    庄明歌扑通一声跪在了墓碑前。放声大哭,他就好像一个孩子一样。大声的哭泣着。

    恍惚间,这位和蔼的老人似乎又一次出现在了庄明歌的面前。抚摸着他的脑袋,轻轻的说了一声“孩子,别哭!”

    不知道哭了多久,庄明歌哭的累了,再也流不出泪水,缓缓的站起来,继续向前走,在这里,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熟悉的名字。

    克莉亚.库鲁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创建者的后人,庄明歌的老师之一,她的墓碑就静静的树立在副院长的背后。

    墓志铭上写着一句短话,“我的人生,从不后悔。”

    修.帕瓦西尔,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狮心会的会长,白银之王,他的墓志铭和众人决然不同,充满了无与伦比的霸气。

    “我将赴死,为了魔法界的未来。”

    贝尔多莉斯,王冠家族的后裔,白银魔法师,鬼魅妖姬,她的墓志铭是“请不要对我说谢谢,因为这是我的选择。”

    赫尔姆特.达尔伯格,圣罗兰科学魔法社的社长,有名的魔法狂人。

    “他将科学和魔法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无与伦比的时代,是光辉的象征,我们的希望之一,他的陨落,是给予我们最沉重的打击。”

    艾拉.伊玛塔,曾经是圣罗兰文学社的社长,后来成为了魔法界畅销书的作者,她记录了魔法界发生的怪异,是时代的启明者。

    “如果没有她,我们的反抗在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夏绿蒂.叶格,新闻社的社长,后来成为了魔法界最大的新闻人,墓志铭上有着至高无上的荣誉。

    “请原谅我们对她的不公,即使如此,她依旧为了我们而牺牲,我们是愧疚的,同时也是愚蠢的,她才是目光最长远的人。”

    沙夏.苏,曾经和庄明歌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学生,墓志铭上的有着一句简短的话。

    “我会永远怀念着她。”

    落款人是西莉儿.巴雷特。

    庄明歌踉跄着前进,一直一直的前进,许许多多的的名字从他的眼睛里划过,墓志铭上也刻画着不同的话语,表示着她们的实力和努力。

    西昂.夜魅!

    当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庄明歌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不,准确来说是抽空了所有的力量,连站也站不稳,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这是何等熟悉的名字,这是他的挚友,他人生道路上的引路人。

    他们之间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感情。

    讽刺的是前半个小时,庄明歌还在思考着自己和他见面时应该采用什么样的姿势,现在却只能对着他的墓碑沉默。

    墓志铭上的一番话,刺痛了庄明歌的眼睛。

    “挚友,回来吧,拯救这个残酷的时代,我们已经有了太多的牺牲,一个又一个的人在我们的面前逝去,所以,回来吧,我已经无法再等待着你,但我相信,你依旧是拯救我们的人,我在地狱,看望着你!”

    庄明歌看着这番话,仿佛要将它凝固在自己的脑海里,站起身子,继续前进。

    后面的墓碑都是最近几年树立的,这说明这些生命都在一年年的失去,庄明歌穿过墓碑林,走到了后面,熟悉的名字已经也来越少,陌生的名字越来越多。

    他挣扎着,前进着,害怕继续看到熟悉的名字,伤痕累累的心,已经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然后,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就在他不停的祈祷时,一个令庄明歌心跳的名字还是出现了。

    密丝法.巴雷特,他这个身体的母亲。

    她并没有墓志铭,这个坟墓也不知道是谁为她树立的,但看到这个名字,庄明歌的心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站在墓碑前,花费了巨大的力气,才迈开脚步。

    他走的很吃力,仿佛身上有着无数人在拉扯着他,想要停下脚步,但庄明歌还是走着,挣扎着,继续前进着。

    墓碑林的最后一座墓碑,是一座超越了无数人的高大墓碑。

    它是如此的巨大,如此的鲜艳,如此的触目惊心,以至于庄明歌完全无法逃避,只能傻傻的盯着那块墓碑,以及墓碑上的名字。

    索菲亚.夏尔斯提亚!

    墓志铭写的很乱,很疯狂。

    “王死了,王死了,我们还有什么希望,还有什么希望,不,我们再也没有希望,这是绝望,是彻彻底底的绝望,我们已经没有了路,王啊,我们改如何做。”

    庄明歌是身体仿佛被一记重拳狠狠的击中,再一次倒下了。

    楚青丝相信他会站起来,继续行走。

    但是,她失望了。

    庄明歌再也没有站起来,他倒在地上,就好像一个无助的孩子,将身体缩成一团,仿佛逃避现实一样,逃避着这一切。

    索菲亚的死亡,给予了他巨大的打击,让伤痕累累的他彻底崩溃。

    啊,这是何等残酷的世界。

    为什么我要回到这个世界。

    “站起来。”楚青丝大声咆哮起来,如果他不愿意站起来,那么她就让他站起来吧。

    “你为什么要回到这里,易.巴雷特,难道不是想要见到自己的朋友,恋人,老师,亲人,学姐,学弟,学院长,不是想要见到他们才回来的吗?”

    “但是他们已经死了,再也见不到了,但你就这样放弃了吗?不想要为他们报仇,想要静静的躺在这里做一个缩头乌龟吗?”

    “回答我,易.巴雷特,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第199届学生会长,你还有骨气吗,你还有勇气吗,那就把它拿出来,和我一起战斗,并肩战斗!”

    ……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站起来,易.巴雷特,你这个懦夫,你这个胆小鬼,你这个不知廉耻只能苟活于这个世界上的混蛋,你所认识的人都因为组织失去了生命,你却躲在这里不为他们报仇,只知道哭泣,你这个没种的男人。”

    ……

    楚青丝一次又一次的刺激着庄明歌,辱骂,鼓励,不论她做什么,说什么,庄明歌仿佛失去灵魂的木偶一样,一动不动。

    但是,楚青丝并没有放弃,她和庄明歌在这里住了下来。

    一天又一天的刺激着庄明歌,庄明歌却没有听到她的话,封闭了自己的心灵,仿佛腐朽的老人,开始打扫着墓碑。

    一个月后,楚青丝终于失望了。

    “易.巴雷特已经死了。”她看着庄明歌说道:“你只不过是一个活着的人偶而已,在这里和他们一起化作灰尘吧。”

    然后,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