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421

    “是吗,没事就好。”

    接到分身传回来的报告,说因为卡琳和转生恶魔战斗时被误伤的风纪委员,已经脱离了危险,经过治疗后恢复健康,庄明歌不由深深的松了口气。

    如果因为这件事情留下什么遗憾的话,不光是庄明歌,卡琳也不会原谅自己吧。

    时间是学园祭第一天的中午,十二点十二分。

    地点是学生会的一间实验室内。

    平日里这件实验室根本没有人,属于公共设施,是学生会成员在练习的时候使用的,像这样的实验室学生会还有很多。

    这也算是学生会的福利吧。

    庄明歌特意选了一个偏僻的实验室,挂上了请勿打扰的标志,甚至开启了实验室附带的结界,禁止其他人打扰。

    实验室是一件洁白的房间,虽然没有多少人使用,但会有学生会的人定时打扫,所有的设备都干净的闪闪发光,没有一丝污迹和灰尘。

    庄明歌看向躺在洁白的床上的卡琳,刚才他已经替卡琳检查了身体,顺便把她身上的血污擦的干干净净,卡琳已经恢复了自己原本青春靓丽的摸样。

    实在是太糟糕了。

    这种半吊子的血脉进化太过于粗暴,将卡琳的身体摧毁的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虽然获得了强大的力量,但好像冲垮了卡琳的理智,大脑都受到了伤害。

    一想到这里,庄明歌不禁愤怒的扫了实验室的另一个人。坐在轮椅上的妮维雅.奥尔托斯一眼,如果不是这个人的任意妄为,卡琳绝对不会落入这种窘境。

    妮维雅早已经不在意这样的目光,事实上被人用愤怒,怨恨,杀意充盈的眼神瞪了十几年的她,怎么可能会在意这种目光。

    “你打算怎么做?”她是因为好奇。才跟着学生会长来到这里。

    “当然是把你没有做完的继续做完。”庄明歌没好气的说道,妮维雅对卡琳做的事情,其根本就是想要让卡琳的血脉进化。

    不过人类在这方面的炼金术实在是太肤浅了。就算是天才一样的妮维雅,也只不过是发现了这条路的先驱者而已。

    如果她愿意和所有的炼金师分享这样的成果,也许几百年后。血脉进化会被完全的研究出来,但现在的她似乎完全没有这样的自觉。

    仅仅走出了第一步,就认为自己成功了,结果让卡琳遭受到了这种罪。

    “把我没有做的事情做完……吗?”妮维雅好奇的看着庄明歌,究竟是大放厥词,还是有真凭实据,她一时间也不禁迟疑起来。

    自己的实验出现了差错,看到卡琳的实验失败后,她已经知道了,不过现在的她甚至不知道到底在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

    只能够慢慢的研究。继续改良。

    但一个学生会长,真的有办法吗?

    按道理而言,自己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室,这个学生会长还刚刚学会吃奶,现在却可以纠正自己的错误。进行完整的实验?

    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如同天方夜谭一样令人无法置信,但心头这种悸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妮维雅按着自己的心口,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仿佛要从心口跳出来一样,眼前这个学生会长……真的可以做到吗?

    “你在哪里发什么愣,还不过来帮忙!”庄明歌没好气的说道。

    他虽然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知道了血脉进化的完整实验,但本身对炼金术的理解也仅仅是入门而已,这也是他知道了血脉进化的实验,回来后却没有立即进行实验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他知道自己完全无法独立完成这样的实验。

    他也曾经关注过一些享有盛誉的炼金师,但却发现这些炼金师的研究方向和血脉进化完全不搭边,即使找过来也未必有什么用。

    所以血脉进化就一直搁浅到了现在。

    直到今天妮维雅.奥尔托斯突然跳了出来,对卡琳进行了粗暴的血脉进化实验,虽然结果毫无疑问失败了,但她在这方面的研究确实可以说是炼金领域的第一人。

    这也是庄明歌让她进入实验室的主要原因。

    有她的帮助,相信实验很快就会完全。

    地狱在炼金术方面的成果,超越了人类不知道多少年,原本复杂的血脉进化,在已经简化到了不能在简化的地方。

    用最短的时间,最简略的方法,让一个人的血脉进化到非常可怕的地步。

    当庄明歌将这方面的公式写出来的时候,妮维雅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些公式就好像是她在大雾中行走时,突然出现的宽阔大道,让她直达终点,比什么都要重要,比什么都要让她沉迷。

    如同大旱时期的及时雨,在及时不过了。

    在庄明歌的催促下,妮维雅开始制作完全的血脉进化实验,血脉进化需要的材料庄明歌早已经收集完毕,虽然只是区区三等进化的材料。

    在妮维雅调配这些材料时,庄明歌走到了卡琳的身边,开始在她的身上刻画魔法阵。

    这是为了血脉进化时保护她的身体,必须加入的东西,否则卡琳的身体会承受不了血脉进化时带来的狂暴力量,而摧毁她的身体。

    这个魔法阵十分复杂,几乎遍布了整个身体。

    头部,耳朵,双臂,胸部,小腹,双腿,脚心,指甲,甚至下体都必须庄明歌亲自动手,一个小时过后,当庄明歌刻画完魔法阵时,对于卡琳的身体比卡琳还要熟悉了。

    胸部的手感,肌肤的柔软程度,身体的高度,头发的柔顺,手心的温暖,双腿的修长……在心底早已经有了一个十分准确的数字。

    一个繁琐的魔法阵出现在了卡琳的身上,如同原始部落的描绘在自己身上的图纹一样,甚至更加的复杂,神秘。

    画完魔法阵后,庄明歌转身看向妮维雅,想要确认她的实验是否顺利,发现对方早已经完成了实验,饶有兴趣的盯着自己。

    “你看什么?”庄明歌被她看到浑身不自在。

    “我可爱的小徒弟的身体如何?”妮维雅打趣的问道。

    庄明歌冷哼一声,反问道:“你的工作完成了吗?”

    妮维雅不以为意的笑着移开轮椅,露出了背后的一管红色的针剂,鲜红如血的液体静静的躺在在针剂内。

    庄明歌走过去将针剂拿起,返回卡琳的身边,深吸了一口气,将针头扎入卡琳的心脏部位,一口气将针剂全部打了进去。

    随后,拔针,后退,静静的等待。

    妮维雅也不禁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卡琳的身体,想要看看奇迹的出现。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卡琳静静的躺在洁白的床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庄明歌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妮维雅不确定的问道:“这就成功了吗?”

    庄明歌不解释,走到实验桌前开始收拾剩余的材料。

    “喂,我问你话呢,学生会长。”妮维雅皱眉说道。

    庄明歌悠然的说道:“既然什么排斥反应都没有发生,就代表成功了,你还想怎么样,妮维雅.奥尔托斯,你最好给我安静一点,别忘了卡琳是托谁的福,才白白遭受了这么大的的罪,我可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原谅你!”

    “过河拆桥吗,不愧有二分之一东方的血统。”妮维雅冷笑。

    庄明歌收拾好材料,走到了妮维雅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女人,“这是惩罚哟,妮维雅.奥尔托斯小姐。”

    “我还轮不到你来惩罚。”妮维雅说道。

    庄明歌冷笑着说道:“圣罗兰虽然很和平,但魔法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世界,现在我比你强大,我就可以惩罚你。”

    庄明歌一言道出了魔法界的本质,握紧自己的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妮维雅的体内,深沉的魔力缓缓升起,一股无形的压迫力散发出来,“你以为我受伤了,真的就可以任你凌辱吗?别太小看我啊,不过是区区学生会长。”

    庄明歌无奈的笑了起来,一股恐怖的神威轰然降临,震动大气,整个实验室内一些玻璃制作的试管等工具碰碰炸裂。

    “所以说,被小看的是我吧,妮维雅.奥尔托斯。”

    庄明歌嘴角泛起一丝森然的笑容,讲魔力转化为威压的小技巧同样可以用在神力的身上,简直如同神威一样浩大。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

    即使是魔法师,也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神威,所以妮维雅.奥尔托斯几乎在一瞬间就被这股神威压制在轮椅上,一根小指头都无法动弹。

    庄明歌伸出手,轻易的握住了妮维雅.奥尔托斯的脖子,“如果不是你的生死关乎着十万个儿童的生命,我现在就可以捏断你的脖子,你明白吗,妮维雅.奥尔托斯小姐。”

    妮维雅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庄明歌,发现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感情,冷漠如冰,随时都有可能捏死自己。

    短暂的惊恐过后,妮维雅立即露出了一丝微笑。

    那是将生死置之度外,完全不担心自己生命的笑容,拥有这种笑容的人,绝对不会拍死,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是威胁。

    “捏死我吧。”妮维雅艰难的说道。(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