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310

    虽然被庄明歌的一番话给触动了,但蜜丝法夫人似乎没有办法彻底的相信庄明歌就是易.巴雷特,归根结底的原因只有一个。

    保护咒。

    虽然没有相信庄明歌的话,但她本人却把匕首收了起来。

    “保护咒是我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施加的咒语,保护咒是我的叫法,因为我要保护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会使用这种的名字,这是我和易之间的秘密。”

    庄明歌顿时恍然大悟。

    归根结底是母子之间的小秘密啊,不过庄明歌丝毫不会看轻这个小秘密。

    有时候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会因为一些细节的缘故才会失败,而这些细节往往是一句话,一件玩偶,一个手势,或者其他什么的。

    保护咒正确的叫法应该是——御神十二星咒。

    不输于巴雷特家族,只有蜜丝法夫人才知道的非常奇妙的魔法,这个咒文最奇特的能力就是在这个人临死的时候,将受保护着的心愿传达给下达保护咒的人。

    也就是说,易.巴雷特死亡时,他的最后一缕思绪就会跨越千山万水,回答母亲的身边。

    遗憾的是,不知道什么样的原因,真正的易.巴雷特灵魂消散,身体却被庄明歌接管,御神十二星咒似乎没有能够发挥出其根本的作用。

    或者说庄明歌已经习惯了死后又活了过来,导致御神十二星咒亏功一篑。

    生死逆转之下。这种神奇的咒文就会彻底的报废。

    不管怎么说,蜜丝法夫人没有办法把庄明歌当做自己的儿子,虽然相信了庄明歌的话,但对他的态度却十分的微妙。

    即使是庄明歌盯着他儿子的面孔。

    这无疑让庄明歌松了口气,觉得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最好。

    至少不需要担心被揭穿。

    于是,庄明歌称呼对方蜜丝法夫人,御姐也没有反对。“我听自己的姐姐所,夫人你似乎得了一种怪病。”虽然对方不承认庄明歌是她的儿子,但庄明歌却承认西莉尔是自己的姐姐。“请保重自己的是身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很愿意为你帮助你找出怪病的原因。”

    “谢谢你的关心,巴雷特先生。”

    礼尚往来。不承认对方是自己儿子的蜜丝法夫人用巴雷特先生这个客套的称呼来对待庄明歌,“我的病我很清楚,不需要勉强巴雷特先生。”

    就在此时,房间的双扇门突然被人推开了,换上了一身盛装的西莉尔.巴雷特,打扮的如同参加舞会的名媛,带着艳丽的首饰,如同从舞会上的焦点,一下子就吸引了庄明歌和蜜丝法夫人的目光。

    “你还好吗,蜜丝法夫人。和自己的母亲见面是什么样的感觉,弟弟。”

    “额……”

    庄明歌苦笑不止,这幅摸样落在西莉尔的目光中,令她不由皱起了眉头,“蜜丝法夫人。看样子你们之间接触的似乎不太顺利,是因为弟弟将所有的记忆都献祭给恶魔的缘故吗?”

    西莉尔并非是蜜丝法夫人的女儿,她和庄明歌之间也不过是表姐弟,蜜丝法夫人和西莉尔的关系说不上亲近,从她们之间的称呼就可以看出来,天知道为什么西莉尔如此粘易.巴雷特。

    庄明歌也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此刻他还是把这个疑问抛在了脑后,把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关系用简洁的语言说了一边。

    “原来如此,简单来说,弟弟你因为记忆的缘故,无法把蜜丝法夫人当做是母亲,而蜜丝法夫人也因为御神十二星咒的缘故,无法认定眼前这个男子是自己的孩子,我说的对吗,两位。”

    庄明歌和蜜丝法夫人同时点了点头,大概庄明歌的心底还要加上一句,这样最好不过了。但事情显然不会因为他的想法转动。

    即使幸运人偶也没有这么大的力量。

    “真是愚蠢。”

    对于两个人的纠结,西莉尔毫不犹豫的给出了自己的想法,一如既往的干脆,似乎两个人真心为愚蠢的原因而纠结。

    “你们一个因为所谓的记忆,一个却因为愚蠢的魔法,而忘记了你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在我看来,简直愚蠢到了极点,愚蠢透顶,没有比这种事情更加愚蠢的事情了,愚蠢,愚蠢,简直太愚蠢了!”

    庄明歌因为西莉尔的一番话,止不住的苦笑起来。

    西莉尔认真的说道:“你们是母子,全天下没有任何人比你们之间的关系还要亲密,蜜丝法夫人,因为一个魔法就否认了你眼前这个人是你的孩子,纵然他不记得你,但你这个母亲简直太失格了,握住他的手,抛开所有的顾虑,抛开那个愚蠢的魔法,让你的心灵,你的身体,你的感觉来告诉你,眼前这个男子是不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心肝宝贝。”

    庄明歌虽然觉得心肝宝贝什么说的太过于肉麻,但并不妨碍他伸出自己的手,和蜜丝法夫人的手握在一起。

    恍惚间,他似乎感觉到了蜜丝法夫人那可急速跳动的心脏,砰砰砰……正在努力的跳动着,如同一首美妙的音乐,期盼,奢望,惊喜……等等非常奇妙的感觉逐渐蔓延上庄明歌的心头。

    有一种很古怪的直觉在庄明歌的脑海里忽然炸开了。

    这种感觉告诉他,不用怀疑,自己的身体就是从眼前这个人的体内孕育出来的。

    庄明歌突然想起,自己在不落之门内翻阅炼金术的十二成果之一,血脉进化时,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内容。

    血脉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之一,不管是任何生命,都有血脉这种说法。

    它们可以传承,可以遗传,可以丢失,但却不能磨灭,自从他们在诞生的那一刻起,它们就在这个世界上打下了烙印,不管是如何进化,退化,血脉之间的联系,共鸣,都会发生,不会断绝。

    庄明歌现在所使用的这个身体的主人是易.巴雷特,是货真价实从眼前这个御姐的体内诞生的,是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突然间,庄明歌被人搂紧了怀里。

    美丽的御姐死死的抱住了庄明歌的身体,仿佛要把他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欢迎回来,我的易。”

    看样子对方似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了,庄明歌心底微微松了口气。

    “我回来了,母亲!”

    接下来的时间,西莉尔交给了这对母子,单独一个人退出了房间,多亏了西莉尔,至少接下来的相处,没有刚才那种微妙的气氛了。

    认定庄明歌就是自己的孩子,御姐蜜丝法变得相当热情。

    一会摸摸庄明歌的脸,一会摸摸庄明歌的头发,最终还死劲的把庄明歌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差一点成功的用自己的胸部将庄明歌谋杀一次。

    “你和自己的父亲长的很相似呢。”

    因为庄明歌献祭了自己的记忆,所以御姐蜜丝法在接下来的谈话中,总是围绕着易.巴雷特小时候的趣事进行交谈。

    比如易三岁的时候还喜欢噙着蜜丝法的胸部睡觉,五岁的时候尿床,八岁的时候又有了一个新的坏习惯,喜欢玩弄母亲的一头长发,不抓着她的长发就不会入睡。

    庄明歌只是静静的听着,有趣的时候配合笑了起来,结果突然被蜜丝法的一句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和父亲很像,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在庄明歌的印象中,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死的太早了,庄明歌一直和自己的爷爷,以及楚青丝相依为命。

    没有想到现在居然会有人说自己和这个身体的父亲相似。

    庄明歌顿时哭笑不得。

    他完全不想和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相似,即使这个陌生人是这个身体的父亲,所以闭口不言。

    “即使失去了记忆,也潜意识的不想谈起这个话题吗?”

    谁知道蜜丝法御姐的感叹,让庄明歌有了一种歪打正着的感觉。

    “你的父亲是一个好人,请不要怪他。”

    庄明歌不说话,心想我都不认识他,干嘛要怪他。

    但他这个摸样落在蜜丝法御姐的眼睛里,却以为失去记忆的庄明歌也没有原谅自己的父亲,于是再一次叹了口气。

    “易……”她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是。”庄明歌低头回答。

    “你曾经说过,长大之后要娶我,还记得吗?”

    啊咧,这个身体的曾经的主人居然还说过这么了不起的话吗?

    不过庄明歌随即就恍然了,所谓娶自己的母亲,就好像一些不懂事的小女孩说长大以后要嫁给自己父亲之类的话吧。

    “你说过,如果我答应嫁给你,就会放弃对父亲的怨恨……”

    庄明歌目瞪口呆,事情似乎突然从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蜜丝法御姐你这是要逆天么,这么大胆的话也可以说出来。

    这种发展到底是怎么回事……简直比羞耻play还要令人难以接受啊。

    “现在,母亲答应嫁给你,所以,放弃你对父亲的怨恨,好吗?”

    庄明歌最终无言了,沉默了半天,才开口问道:

    “你这是肿么了,母亲大人。”(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