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94

    “放过我吧。”基摩.帕帕拉齐说道。

    他哭丧着一张脸似乎很害怕被人杀掉,现在还年轻的他今年只有二十岁左右,人生才走过了五分之一,如果算是懵懵懂懂的十几年时光,真正有自我意识,自我价值,自我提醒,人生的性格完成,才不过及几年的时间而已。

    所以,在这里死掉的话,一切都都完了。

    当庄明歌问到他为什么会在今夜出现在【化妆舞会】时,对方是这么回答的。

    “我来接受命令。”

    “什么命令。”

    “天骄给我发布的命令,我会依照他们的命令行事。”

    “谁给你发布命令。”

    庄明歌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抓住天骄的成员,但实际上他想的太轻松了,天骄如此严密的组织怎么可能会暴露在普通人的视界内。

    “我也不知道是谁给我发布命令。”基摩说道:“我参加化妆舞会时,会有人跟我接触,因为对方同样化妆,所以我不认识那个人。”

    “他说了什么?”庄明歌问。

    “不知道,他还没有跟我接触,你就突然出现了。看到你突然闯进来的瞬间,我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所以拼命的想要逃跑。”

    庄明歌皱起了眉头,看来想要从对方的嘴里得到天骄的存在,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自己冒然闯进化妆舞会,已经打草惊蛇。想要抓到他们可能会更加的困难,而且令庄明歌无奈的是,既然天骄的人可以入侵基摩的房间找他谈话,为什么这一次会采用【化妆舞会】这么麻烦的接触手段。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听命行事而已。”

    基摩生怕庄明歌干掉自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前几天钻石女皇突然找到了我,要我参加这一次的化妆舞会,到时候会有人跟我接触,给我下达命令。”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

    庄明歌心想。只不过线索太少,天骄藏匿的太隐秘,所以自己没有找到其中的奥秘。

    “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可不可以放过我,学生会长。”基摩眼睛不敢离开庄明歌分毫,一点点挪动着身体。而他藏在身后的手不停地动着。“我不想死,我还有明天,我今年才二十岁。我还年轻,我只是一时犯下了愚蠢的错误,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基摩的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庄明歌,嘴唇不停的蠕动,说出了一大堆求饶的话。他真心不想死,不想要死在这里啊。

    庄明歌没有想过要杀掉他,因为庄明歌感觉基摩似乎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基摩似乎隐藏了什么,庄明歌的直觉告诉自己。

    “我觉得很奇怪啊。你为什么要跑。你带着面具,我不一定认出你,而且你们做的事情如此隐秘,为什么看到我就跑。心虚?不是,绝对不是。”

    庄明歌猜测着说道。

    基摩一瞬显得有些搞不明白。不过与其说没有头绪,反而更像是头绪太多无法判断庄明歌在说些什么。

    “你、你说什么事?”

    “你究竟在隐藏什么?”

    庄明歌低下头。虽然闭着眼睛,但却给基摩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是的,我可以感觉到,你在努力的隐瞒着什么,你有什么事情不想要让我知道,所以你挑选了一些完全没有价值的东西告诉我。”

    “我……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基摩低声说道。

    “不,你没有。”

    基摩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咬住了唇。他的眼睛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眨过。那睁得像铜铃一样的双眼。已经布满了血丝。

    “说出来,你究竟在隐藏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隐藏啊,我只是想要活命,我只是想要活命啊!”

    刹那,基摩的声音爆发了出来。他满脸刻满愤怒地瞪着庄明歌,将背后沙沙弄着什么的右手伸到了前面。那手中,握着一颗红色的八卦镜。

    是的,是非常具有东方风格的八卦镜,上面刻有八卦的图案,隐隐有金光流转,散发出古怪的波动。不是魔力,不是众神的力量,而是另一种非常奇特的力量。

    庄明歌所不知道的是,这种力量,在东方被称之为“气”

    “这就是你最后的依仗?”

    庄明歌轻笑起来,他根本没想激怒基摩,只是单纯的提出了疑问。完全没有一丁点儿指责的意思。只不过对方的在自己的步步紧逼下,崩溃了。

    “滚!立刻滚开,否则我们就同归于尽。”

    基摩剩下的手握紧了八卦门,输入魔力,八卦镜的表面亮了起来,镜子的表面似乎有无数的妖魔鬼怪闪烁,活灵活现。

    有魅惑天下的狐妖,有吃尽天下的饕餮,杀戮众生的老虎,负山而行的乌龟,一怒淹没了城市的蛟龙,吸血而生的僵尸,吃人阳气的女鬼……

    庄明歌清晰的感觉到八卦镜的内部似乎有什么要打开了,种种只在传说中的妖魔鬼怪越来越清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蹦出来,在人间掀起滔天巨浪。

    庄明歌不禁退后了几步,他感觉到了可怕的压力向自己袭来。

    “那是什么?”

    庄明歌一瞬间想到了许多,八卦镜似乎是一座门,而门内关着无数恐怖的妖魔鬼怪,大概就是壶中日月,袖里乾坤之类的仙术。

    很明显,这完全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滚开!立刻从我面前消失!”

    看到庄明歌后退,基摩的底气似乎足了起来,朝着庄明歌挥舞着手中的八卦镜,“也许你不太清楚这究竟是什么,我来告诉你。”

    听到这话,庄明歌后退的动作停住了。

    “不许动!”

    基摩手中的八卦镜,几乎顶在了庄明歌鼻尖上。那八卦镜仿佛就要打开,将里面的妖魔鬼怪放出来,画面中的影像越来越清晰,庄明歌甚至看到妖狐对自己媚笑,女鬼对自己献媚,僵尸垂涎自己的鲜血,蛟龙长鸣不停……

    “这个是天骄交给我的,是非常厉害的魔器,如果按照东方的话来说,应该是法宝!”最后两个字,基摩是用非常古怪的中文说出来的。

    “原来如此,是什么样的法宝。”庄明歌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实际上他比基摩更加清楚法宝的含义。

    “天骄的钻石女皇告诉我,这个法宝在东方也非常的罕见,是非常厉害的法宝,这个法宝连接着一个奇怪的世界,里面有许许多多的恶魔,如果你在逼迫我,我就把里面的恶魔全部放出来。”

    在这只能听到粗重喘息声的空间中,基摩的声音响了起来。庄明歌的脸上明显浮现出了犹豫的神色。

    “你如果把这些恶魔放出来,圣罗兰也许会毁掉。”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所以我只能这么做,放过我,要不然大家一起死。”呼吸依然粗重凌乱的基摩,注视着庄明歌的脸。

    “好吧,好吧,我不杀你,我不杀你!”

    庄明歌看到基摩依旧没有切断魔力的输入,画面上的妖魔鬼怪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挣脱镜面,从镜子里蹦出来。

    令庄明歌感觉坑爹的是,东方的法宝居然可以用西方的魔力来催动。

    这种法宝未免太先进了吧,来者不拒啊。

    他不停的安慰着基摩,要求他切断魔力的输入,生怕有什么妖魔鬼怪从里面跑出来,祸害圣罗兰,在这同时,杀意也从她脸上消失了。

    但是……

    意外发生了。

    “啊咧?”

    基摩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错愕,庄明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突然发出了尖锐的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放不开,我的魔力,我的魔力……”

    八卦镜周围的八卦图案突然放射出刺眼的光华,一股澎湃的力量将庄明歌推飞了出去,它开始主动吞噬基摩的魔力,并且连同基摩的血肉一同吞噬。

    庄明歌通过巫师眼看的清清楚楚,基摩一边惨叫着,一边被八卦镜吞噬,脸上青筋暴露,血液和魔力混着在一起,被八卦镜吞噬,一点点的吞进了八卦镜

    他的身体开始变小,最终连骨头带人被八卦镜吸食了。

    这种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法宝。

    吞噬人类的血肉,灵魂,骨头,生命,魔力,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里面的那些妖魔鬼怪,说不定是哪一个妖魔巨擎遗留下来的超级魔道法宝。

    庄明歌被推飞出去后,八卦镜就吞噬了基摩,只有巴掌大的精致镜面突然放大,周围浮现出一道道八卦图案,镜面似乎有门打开,一个声音突然从里面传了出来。

    “一别两千年,生死两重天,今日我归来,血雨染青天。”

    紧接着,一个穿着黑色衣袍,打扮的如同古人,梳着古代的发髻,带着头巾的美男子从镜中走了出来。

    “张道陵,我又回来了。”

    庄明歌没有想到从镜子中出现的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一个古代美男子,只不过他开口也太吓人了一点。

    一别两千年,生死两重天,今日我归来,血雨染青天。

    我擦,这种口气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吧,尤其是他的最后一句,几乎让庄明歌的眼珠子都吐出来。

    “张道陵,我又回来了。”

    庄明歌很想指着他的鼻子问道,“你丫的是谁啊!”(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