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89

    误会解除了。

    在替女生抓住了盗取女生宿舍贴身衣物的小偷之后,有关学生会长才是真正的犯人的谣言终于接触了。

    庄明歌感觉无事一身轻。

    至于受害者的女生最后的投票是驱逐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还是处以断手之刑罚,庄明歌不太在意,这件事情如果闹大,学生会就此介入,说不定会有一个圆满的解决。

    另外,幸运人偶终于发挥了出色的作用。

    比如和庄明歌握手就会怀孕,入侵两丈范围就会玷污的传言,也在其他女生之间被证实完全是谣言。

    因为在此之前,有人看到庄明歌和一些女生亲密的行为,并没有导致此类事情的发生。

    仿佛一夜之间,有关庄明歌的所有负面影响全部解除了。

    剩下的就是勇敢闯入女生浴室,窥视所有女生的卑劣行为。

    这件事情在几个谣言先后被破除之后,突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女生浴室头顶的天花板年久失修,不管是什么样的人站在上面都会崩溃,所以这件事情和学生会长无关……这样的传言突然传遍了圣罗兰。

    一时间,所有人都愕然了。

    就连庄明歌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沉冤得雪的一天。

    “这就是幸运人偶的力量?”他不可置信,难以想象,令自己头痛的谣言居然会在一天内全部破灭。

    自己仿佛一瞬间升华了一样。

    尤其是勇敢帮助女生们抓住宿舍小偷这件事情。被反复宣传,庄明歌的形象在眨眼间被正面化,勇敢化,英俊化,甚至是神圣化……

    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庄明歌就先后收到了一百多个女生的来信,邀请他一起共进午餐,或者晚餐,对自己怀疑庄明歌这件事情道歉。

    总之,事情一瞬间发展的十分戏剧化。就连庄明歌都如同梦中一样,不敢置信。

    “这种力量太可怕了。”

    只有在亲眼见识了幸运人偶真正的力量,才知道它的存在到底有多么的犯规,幸运女神的力量太离谱了。

    不愧是女神。

    “圣罗兰的王啊,幸运女神的力量还不止这些。”精灵鼠哈里站在他的肩膀上,垂涎着脸说道:“幸运女神的真正力量会一直伴随着你,如果不相信的话,上街转一圈。”

    庄明歌想了想。听从了精灵鼠的说法,从图书馆离开,来到了圣罗兰最繁华的街道。

    这条街道修建于圣罗兰最初建立时,后来经过几次扩展,变成了圣罗兰最繁华的街道,商品百货。魔导器魔杖,卡片水晶,各种各样的材料应有尽有。

    庄明歌随意推开了一家商货店的大门走了进去。

    叮铃……门口的风铃响了起来。

    啪啪……

    站在门后的几名服务员突然拿出小型礼花超庄明歌身上喷射,漫天的金星从天而降,撒落在庄明歌的身上。

    “恭喜你客人。你是我们店第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名客人,所以客人今天有资格五折购买本商店内任何一件商品。”

    庄明歌眼角微微抽搐了几次,五折吗?这家店是贩卖魔导器的商店,内部的魔导器便宜的对于庄明歌没用,有用的有太贵,即使打了五折。也不是现在被停职的庄明歌可以买到的,他身上的资金已经不够了啊。

    “啊咧啊咧,这不是学生会长吗?”

    就在庄明歌有些头疼的时候,一名穿着贵妇裙的中年美妇突然走到了庄明歌的面前,看到庄明歌肩膀上洒落的金星,亲切的替庄明歌将这些金星扫干净。

    “你是?”庄明歌有些不习惯陌生人对自己如此热情。

    “我,你叫我卡拉达尤特夫人吧。”

    “卡拉达尤特?恕我失礼,请问你和阿米娜.卡拉达尤特是什么关系?”庄明歌突然响起了自己的好友之一。戏剧部的部长,立志要成为世界当红影星的女孩子。

    “是我女儿哟。”

    庄明歌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还是吃了一惊,不敢怠慢的说道:“你好,卡拉达尤特夫人,见到你真是太荣幸了。”

    随即握着对方的纤细的右手,轻轻亲吻着对方的指尖。

    这并不是魔法师之间的礼节,而是普通社会的礼节,说明庄明歌并没有将对方当做一个刚刚认识的魔法师,而是亲切的人。

    对方轻轻的笑了起来。

    卡拉达尤特夫人大约四十岁左右,包养的很好,岁月并没有让她苍老,反而多出了一抹动人的风韵,嗯,应该就是所谓的成熟吧。

    用某个朋友的话来讲,就是熟妇吧。

    两个人交谈起来,令庄明歌意外的是这家店的主人居然就是卡拉达尤特夫人,“既然是女儿的朋友,也是我们店里的客人,那么店里的商品全部都是一折吧。”

    她做主,如此说道。

    这几乎等于白送了。

    庄明歌的脸再次抽搐起来,幸运人偶的力量居然可怕到这种程度吗?

    但接下来的发展还是让他明白,自己小看了幸运人偶的力量。

    如果一开始仅仅是处于礼貌,卡拉达尤特夫人才跟庄明歌交谈了几句,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因为年纪的差距,而变得尴尬或者无话可谈,反而有些相见恨晚的趋势。

    “我家的女儿很令人不省心呢。”

    “哪里,我倒是觉得阿米娜是一个自信的女孩,不但率直,而且对自己的未来把握的十分清楚,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不要的,演技也很好,我也看过不少的好莱坞大片,但我感觉阿米娜的演技并不逊色于任何演员。”

    “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头疼啊,我们卡拉达尤特家族后继无人,阿米娜是我精心培养的接班人,结果却迷恋演艺事业,我们在这个话题上不知道多少次不欢而散,现在我家的女儿看到我脸色就变得微妙起来了呢。”

    对方向庄明歌抱怨道。

    庄明歌说道:“我倒是觉得夫人你精力旺盛,正值女性最富有魅力的年龄,并不应该急着找接班人,不如让阿米娜继续自己所喜爱的演艺事业,凭借阿米娜的实力,我想她应该很快就会暂露头角,甚至不需要几年时间,就会登临绝巅。”

    顿了顿,庄明歌继续说道:“到时候,也许阿米娜就会厌烦,自动回来继承卡拉达尤特家族,而且演艺圈就是一个大染缸,说不定对今后的待人处事有着很大的好处。”

    夫人被庄明歌说的有些心动,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一个劲的赞叹庄明歌嘴甜,会说话。

    到了最后,更是要白送庄明歌一件魔导器最为见面礼。

    “如果让我家的女儿知道我居然收取了她朋友的学分,说不定会跟我翻脸,所以学生会长看上了什么,就当做见面礼送给你吧。”

    如果说里面没有幸运人偶的力量作祟,打死庄明歌也不会相信。

    最终庄明歌并没有接受对方的馈赠,反而两手空空的离开了这家店,精灵鼠哈里坐在他的肩膀闷闷不乐的问道:“为什么不接受?”

    “不想。”

    “算了,随你喜欢。”

    “我说啊,精灵鼠,幸运人偶的力量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太清楚。”精灵鼠歪着头想道:“幸运人偶我也是第一次见,不过有关得到了幸运人偶的主人,我倒是清楚,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得到过幸运人偶。”

    “谁?”

    “我记得并不是魔法界的人,然而是一位普通的人类,好像叫做拿破仑!”

    “你确定?”

    庄明歌怎么可能不知道拿破仑是什么人,发现新大陆的先驱,历史上有名的名人。

    拿破仑?波拿巴,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执政、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出生在法国科西嘉岛,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天才。他多次击败保王党的反扑和反法同盟的入侵,捍卫了法国大革命的成果。

    他颁布的《民法典》更是成为了后世资本主义国家的立法蓝本。他执政期间多次对外扩张,形成了庞大的帝国体系,创造了一系列军事奇迹。

    1812年兵败俄国,元气大伤;1814年被反法联军赶下台。1815年复辟,随后在滑铁卢之战中失败,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1821年病逝,1840年尸骨被迎回巴黎隆重安葬在塞纳河畔。

    他快要说是半生辉煌,半生凄凉。

    如果没有滑铁卢之战的话,法国的历史也许会改写。

    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幸运人偶的获得者。

    也就是说,他执政期间一系列的军事奇迹,都是幸运人偶的功劳吗?

    一旦失去了幸运人偶,或者幸运人偶的神奇力量消失之后,就立即失败,从而导致自己被流放。

    庄明歌突然发现了一个奇妙的变化,拿破仑的滑铁卢之战,肯定是在幸运人偶的力量消失之后,但就算是没有幸运人偶的力量,拿破仑也不应该这么惨。

    难道是反弹?

    幸运过后就是厄运?

    “不不不,不是的。”精灵鼠哈里立即反驳了庄明歌的想法,“那个叫做拿破仑的人获得幸运人偶之后,受到了许多魔法师的垂延,许多魔法师对他诅咒,结果全部都被幸运人偶破解,直到幸运人偶的力量消失,这些诅咒全部加持在了拿破仑的身上。”(未完待续。lw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