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79

    事情到了今天这种地步,天骄和庄明歌之间已经完全没有了和解的可能。

    双方之间完全就死你死我活的局面,要不然就是庄明歌死,要不然就是天骄灰飞烟灭,这种深仇大恨,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刷。

    “所以,我要做的事情只有一样。”

    马尔修斯冷静的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帮助天骄,将巴雷特彻底的打压下去。”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和巴雷特对着干。”

    其他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不论巴雷特还是天骄,都是庞然大物,他们之间的征伐足以碾死纯血社,让纯血社在一瞬间灰飞烟灭。

    “不不不,我们只是扮演一个绊脚石的角色而已。”马尔修斯说道:“对于绊脚石,人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踢开,你觉得会有人花费一些力气,将绊脚石打成粉碎吗?”

    “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我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享受,我会因为这种原因将自己美好的未来葬送吗?”

    众人微微点头。

    禁忌魔女蕾垭抚摸着自己的长发,说道:“无论是天骄,还是巴雷特,如果真心想要摧毁我们只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小心,再小心。”

    “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做?”戴斯问道,他指了指自己微微颤抖的双腿,“说实话,我现在已经想要退出了,只不过你们不会同意吧。”

    “我们今后的行动必须要隐秘。不能随意暴露。”

    “我们至今都没有暴露过。”

    “所以我们已经有所大意了,今后必须更加的谨慎才行。”

    “我提议这几天老老实实的什么都不要做。”

    “我同意。”

    “附议。”

    ……

    十二月七日,星期一。

    距离学生会给出的日期,还有五天的时间,庄明歌的努力无疑有了非常显著的效果,比起最开始的前两天,人们的注意力显然从威廉姆的身上转移到了天骄的身上。

    虽然截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说出天骄到底是什么样的非法社团,甚至一大部分的人都怀疑圣罗兰真的有天骄这样的社团吗?

    不论如何,这几天混血社总算是清净了许多。

    庄明歌一大早就来到了治疗室。推开门走进去,看到了正准备起床的维托,和洗脸的威廉姆。

    维托在昨天就醒了过来。不过如同威廉姆一样,他也没有被袭击的记忆。

    只是说自己当时巡逻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袭击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昏了过去。

    这让混血社的调查越发困难了。

    “早上好,维托,威廉姆。”将买来的早点放在房间的桌子上,庄明歌关切的问道:“你们感觉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好多了副社长,我感觉自己随时都可以出院。”威廉姆洗了一把脸回答道。

    “我也是。”维托点了点头。

    庄明歌摇了摇头。“多休息几天把,就当是放假,剩下的交给我和西昂他们吧。”

    “这样很有压力吧,因为我的过错。”

    威廉姆脸色一暗,有些自责的说道。

    “别太自责了。不是你的错,敌人的狡猾出乎我们的意料,没有想到居然被他反利用了而已。”庄明歌安慰道。

    “哟,你也来了啊,明歌。”

    正说着,西昂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同样拎着两份早点。

    “早安,西昂。”

    “早安,明歌,你不去休息吗?”

    昨夜刚刚巡逻完毕,庄明歌就跑过来看望维托和威廉姆,西昂有些担心的说道:“这样下去,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

    “没事,一点点小事。”

    庄明歌不以为然,他的身体他还不清楚,自从盗取了众神的力量后,他的身体就有了神奇的变化。几天几夜不睡觉也不会有一点的困意。平日里的睡觉只不过是身体的记忆罢了,如果想要的话,就算是一星期不合眼照样精神满满。

    西昂看了他几眼,发现庄明歌的眼睛里确实没有血丝,精神也没有疲惫,萎靡之类的,不禁放心点了点头。

    “嘛啊,既然你坚持的话,随你喜欢吧。”

    庄明歌接着说道:“我打算让维托和威廉姆多休息几天,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由我们多忙碌一点,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啊,我正有这个打算。”西昂决定庄明歌和自己想到了一块,不由笑了起来。

    “社长,我觉得我能行。”威廉姆抗议道。

    “休息就是休息,不要多说其他,就这样决定吧!”西昂强硬的以命令的语气说道:“你们两个必须好好的给我休息,这是社长命令!“

    维托和威廉姆对视一眼,满怀不愿的答应下来。

    ……

    从治疗室内出来后,庄明歌和西昂并肩而行,走在樱花开满的樱花大道上,轻风吹来,沁人心脾的花香围绕着两人不停的打转。

    原本应该开满就会凋谢的樱花树在魔法的作用下,保持着永开不败的趋势。

    “我听说,在日本,樱花树下埋着无数的尸体,尸体的养料越充足,樱花开得越璀璨。”

    “怎么了,你这么突然文艺起来了,这可不像你啊。”

    庄明歌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打笑道。

    西昂看了他一眼,“我最近在看戈尔泰的诗。”

    “戈尔泰是谁啊?”庄明歌不明所以。

    “法国的著名诗人,著有《晨歌》《心中的向往》《飞鸟集》《暮歌》等等著名的诗集,是一位非常出名的诗人。”

    “所以说,你什么时候变成文艺青年了。”

    “没什么,只是在感叹而已。”

    “越来越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些什么了。”庄明歌摇了摇头,说道:“我打算去图书馆查阅有关天骄的资料,你呢。”

    “回去睡觉,我有些累了。”

    “哦,祝你有个好觉。”

    “嗯。”

    和文艺青年西昂分开后,庄明歌就来到了图书馆,在记载着圣罗兰历史的书柜内,庄明歌查阅了一上午的时间,也没有找到有关天骄的记载。

    任何一件小事,任何一本书籍,庄明歌都没有放过,但收获甚微。

    查阅了许久没有结果后,庄明歌不甘的吐了口气,打算离开图书馆去吃一顿午餐,回来继续查阅。

    走到门口时,庄明歌突然停下脚步,转身往回走,遇到一位图书管理员,和蔼的问道:“请问,戈尔泰的诗集放在什么地方。”

    管理员认得庄明歌,颤抖的回答道:“往……往前走,第三层,左拐,二十八个书柜,那是一个诗集文库,里面有戈尔泰的诗集。”

    说了一声谢谢后,庄明歌转身就走。

    按照管理员的指引,庄明歌登上图书馆的第三层,走到了第二十八个书柜,上面写着诗集文库一行英文,在书柜最上层的第三排,庄明歌找到了戈尔泰的诗集。

    他取出了一本名为《晨歌》的诗集,翻开看了几眼,外国的诗文并不讲究押韵,也没有七言五言之类的规格,看的庄明歌眼花缭乱。

    不过这些不是重点,这名《晨歌》一些出色的句子被人用红线划了出来,似乎供人欣赏,但庄明歌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今天西昂一反常态的成为了文艺青年,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他轻轻的敲打了一下诗集,并且小心翼翼的输入魔力,虽然他的魔力被千幻之王封印,但在千幻之王死后,已经解开了。

    这本诗集接受到庄明歌的魔力,霎时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所有的字母如同蝌蚪一样快速游动,重新排列,被红线画出来的出色诗句组成在一起,形成了一封信。

    “首先,请原谅我用这种复杂的方式来联系你,我被人监视了,虽然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人,不过我确实被监视了。”

    “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几乎都在那些人的监视中,所以我必须用这种方法才能联系你,而且我发现不光是自己,其他人也同样被监视了,社团内还没有被监视的人,大概只有你了吧!”

    “他们虽然隐秘,但我还是察觉到了,他们很强大,现在的我们完全无法抵抗,能够和他们抵抗的只有你一个。”

    “帮助威廉姆洗脱协议的人,只能拜托你了,一定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庄明歌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将魔力回收,书籍重新变回诗集,庄明歌把这本诗集放回原样,然后又拿出另一本诗集《心中的向往》翻开看了起来。

    和上一本一样,这本书籍同样被西昂做了手脚,输入魔力之后,文字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首先,请原谅我用这种复杂的方式来联系你,我被人监视了……”

    一模一样的开头,一模一样的语句。

    庄明歌把这本书放回去,随后又以此拿出了《飞鸟集》《暮歌》两部戈尔泰的诗集,发现上面写着相同的句子。

    大概是西昂害怕自己的手段被人看穿,所以特意的选出了四本诗集,写着同样的语句来提醒庄明歌。

    希望庄明歌可以帮助他们,找出陷害威廉姆的凶手,而敌人很可能就是天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