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61

    “易.巴雷特,我们以无辜伤人罪,正式将你逮捕!”

    “游离子,你这是要闹哪样啊。”

    “我怎么知道,跟着来就是了。”

    “额……好吧!”

    隔天的下午,维托.哈里森还没有被放回来,游离子突然带着一群人闯进了混血社的活动室,二话不说将庄明歌抓了起来。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吧。

    而且这一次庄明歌连卡琳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关到了禁闭室,一直过了整整一夜,才会游离子放出来。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好吧,庄明歌叹了口气,从禁闭室走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突然抓到我,突然放了我,我都被你们弄糊涂了。”

    游离子也很无奈,捂着额头说道:“昨天又有人被袭击了,被袭击的人一口咬定伤害他们的人是学生会长,为了给大众一个交代,卡琳代会长觉得还是把你关押一夜比较好,经过一晚上的时间,我们已经查清楚,事情和你无关,所以你可以走了。”

    “犯人查出来了吗?”

    “没有!”

    游离子火大的说道。

    庄明歌觉得这件事情说不定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不过他并没有说些什么,他相信卡琳,估计很快就会把捣乱的家伙统统抓起来。

    “对了,维托.哈里森你们要关到什么时候。”

    “这个……还没有确定。”

    “我可以看望他一下吗。”庄明歌恳求道。

    “抱歉。”游离子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卡琳代会长有过死命令,任何人不允许探望包括维托.哈里森在内的三个嫌疑人。”

    庄明歌叹了口气,不再追问。

    “祝你们好运,早一点抓到捣乱的人。”

    回到宿舍狠狠的睡了一觉,一直到晚上的时候才起床,庄明歌吃过晚餐就离开了宿舍,他打算利用一晚上的时间在外面逛一逛,看看能不能碰到袭击学生的凶手。

    理所当然的,一晚上没有任何的收获。

    圣罗兰如此巨大。阴暗的小角落上演着无数的故事,怎么可能一晚上就碰到。

    到了早上,庄明歌返回宿舍补觉。

    还没有睡熟,再一次被人从被窝里拉了出来。

    “你干什么啊,你这个垃圾大叔。”

    “哟,易,有女性来找你,还是上次那位美人。”麦亚大叔指了指外面。庄明歌透过窗户看到在宿舍的大门口,游离子带着一群男子气势汹汹的盯着每一个从宿舍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吓得他们走路的时候都绕着圈子。

    穿好衣服,庄明歌在此来到了门口,打了个哈欠说道:“又有什么事情吗,游离子!”

    “易.巴雷特。你昨天晚上并不在宿舍吧。”游离子神色严肃的问道。

    “嗯。”庄明歌点了点头。

    “你在哪里?”游离子追问。

    “外面闲逛。”庄明歌说道:“我这几天估计都会在外面闲逛,顺便看看能不能碰到那些家伙,不过忙活了一晚上的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现,圣罗兰果然太大了。简直太大了。”

    “这种事情我也知道,不过十分抱歉,易.巴雷特,我们以故意伤人罪将你逮捕,希望你可以跟我们合作。”游离子满脸歉意的说道。

    “又来了吗?这一次又有人看到我伤人了吗?”

    “是的。”

    “而且更加糟糕的是,我昨夜恰好不在宿舍。而是在外面闲逛,时间也很符合。”

    “是的。”

    “比这个还要糟糕的是,我似乎没有能够证明我没有袭击他们的证据,对吗?”

    “是的。”

    “糟糕,真是糟糕,简直糟透了,那群家伙在时刻监视着我吗,我很生气了。我真的很生气,不过游离子啊,这一次又是卡琳的命令吗?”

    “是的,所以请不要反抗,易.巴雷特。”

    “要叫我学生会长,嗯,停职的。”庄明歌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跟着风纪委员们一起离开了,一路上不停的抱怨,“虽说仅仅是因为一点点的原因被迫停职,居然敢如此算计我,那群跳梁小丑真的以为可以扳倒我吗?”

    他们在做梦吗?

    ……

    “想要凭借这只莫须有的罪名来扳倒学生会长,无疑是在做梦。”

    青春纯血社的活动室,禁忌的魔女一边喝着美味的红茶,一边说道:“所以我们必须要用其他的办法,正大光明的办法。”

    “什么办法?”欧尔梅斯.巴雷特问道。

    虽然说是巴雷特家族的人,但她似乎对巴雷特家族有着太多的不满,嗯,准确来说是对现在的巴雷特家族有着太多的不满。

    毕竟在西莉尔没有成为王之前,她拥有着巴雷特家族的继承权,而且还是排名前十的继承权,只要努力的话,将来足以成为巴雷特家族的高层,获得更大的利益。

    不过现在已经全部毁掉了。

    自从西莉尔成为王之后,她的继承权就失去了作用,虽然没有被剥夺,但每一个人都明白巴雷特家族已经没有她的份了。

    她就好像一个外人看着巴雷特家族兴起,高朋满座,附庸如潮,所有人都围绕着那位新的王,她就好像一个已经被遗忘的人,除了巴雷特这个姓氏之外,已经一无所有,曾经有无数对她仰望讨好的人,现在却不停的落井下石,嘲讽讥笑……

    如果庄明歌倒霉的话,她应该是最高兴的一个吧。

    “当然是舆论,压力,以及不信任了。”禁忌的魔女想得很透彻,这一点连纯血社的社长马尔修斯都非常的赞同。

    “到现在为止,这件事情仅仅是在小范围内流传,因为学生会的介入,这件事情并没有扩大到全院都关注的地步,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件事情扩大,扩大,不停的扩大,直到吸引全院所有人的注意为止。”

    “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基摩.帕帕拉齐不解的问道。

    “舆论,这就是好处。”马尔修斯说道。

    “就算是一国的总统,也会因为舆论带来的压力辞职,舆论才是主导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器,比起子弹,魔法更加具有杀伤力,它可以轻易的毁掉一个人的坚持,以及内心。”

    禁忌的魔女露出了一抹妖媚的笑容,除了安东尼之外,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生怕成为她笑容下的俘虏。

    “当全院都关注这件事情的时候,如果学生会不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件事情,拖得时间越长,学生们就会对学生会产生不信任,尤其是受害者的人数日益增加,很多人都会惶恐不安,所以他们就会抗议,制造压力给学生会,让他们尽快破案。”

    活动室内所有人都被禁忌魔女的诉说打动了,眼睛亮了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无敌的学生会长突然被牵扯了进来,暴露了好几次因为嫌疑犯被关到了禁闭室内部,学院的学生会怎么想?”

    “不管事情的真相如果,他们都会对学生会长产生不信任,这件事情拖得越久,这种不信任就会持续增大,到时候只要有人稍微带一下头,也许这位学生会长就会立即下台。”

    ……

    “下台?”

    学生会的办公室,游离子一惊一乍的叫了起来。

    卡琳一边批阅着文件,一边说道:“舆论,压力,不信任,隐藏在暗处的那些人无非就是想要利用这几点,迫使会长下台而已,让学生会重组,纯血统再一次掌控这个学院。”

    “那群家伙太卑劣了吧。”

    “没有什么卑劣不卑劣的,博弈而已,政治这种东西本来就是这样。”

    卡琳不以为然的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游离子很不得立即把隐藏在暗处的那些破坏学院稳定的份子全部抓出来,狠狠的教训一顿。

    “现在的话,静观其变吧。”卡琳说出了令游离子吃惊的答案。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道。

    “我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游离子你这几天密切注意一下,他们可能会随时散播流言,将这件事情扩大,如果可以找到他们,你直接把他们抓起来,不过不太可能吧。”卡琳也不禁叹了口气。

    “我会的。”

    “对了,那三个人可以放走了。”

    “哎,可以吗?”

    “这三个人应该是敌人丢出来迷惑我们的替死鬼,关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用,所以还是放了吧。”

    “好的。”游离子点了点头说道。

    顿了顿,卡琳还是嘱咐了一翻,“游离子,你最好派人跟踪这三个人几天,我觉得他们三个人之中有人不对劲。”

    “不是说他们是棋子吗?”

    “也许是我多心了,不过还是谨慎一点吧。”

    游离子当即拍着自己的胸部保证,“安心的交给我吧,我会把这件事情办好的,那会长怎么办,还要继续关着吗?”

    “放了吧。”卡琳忍着笑意说道。

    游离子饶了饶头说道:“我实在不明白代会长你明知道这件事情不是会长做的,为什么还要不停的找他麻烦。”

    “这是惩罚?”

    “哈啊?”

    “看了我的身体居然连一点表示都没有,这就是惩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