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57

    一年级宿舍旁边的森林,隐秘的小角落。

    这里是常人绝对不会来的的地方,黑暗在此滋生,不幸在此上演,即使是光明正大的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也会有一些无人触及的小角落。

    “嗨,低年级生,你好啊。”

    将维托绑架过来的男子笑的十分恶劣,浑身上下散发着狂乱的气息,如同失去了理智而胡乱咬人的野兽,被人欺负后一定会复仇的人类的混合体。

    简直糟透了,是最糟糕的局面。

    不妙,太不妙了!

    维托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着,快逃,快逃,快逃,快逃,这一次不是开玩笑的,那个家伙……那个笑的如此恶劣的家伙一定会让自己好看,必须逃跑才行,必须快一点逃走才行。

    “想要逃吗?”

    恶劣的男子一眼就看穿了维托眼瞳中的想法,笑的越发开心,恶劣,“真是太遗憾了,你逃不了的,绝对逃不了。”

    其他的几个男子也恶劣的笑了起来。

    “好痛啊,真的好痛啊。”男子突然捂着自己的心口大叫起来,“我的心好疼啊,居然让风纪委员那群混蛋来欺负我们,我的心好疼啊。”

    维托被他神经质的摸样吓到了,不停的后退,结果撞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

    对方狠狠朝着维托的膝盖踹了一脚,将维托踹倒在地。

    为首的男子从自己的口袋里变戏法的掏出了棒球棒。呼呼的挥舞了几下,空气便发出了刺耳的呼啸声。

    维托身体不禁轻颤,脸上浮现出一丝丝的绝望。

    有谁?有谁来救救我,救救我,不论是谁都会来救救我吧,我不想这样,不要呀,救救我,救救我啊。

    其他的男子也从自己的口袋了取出了棒球棒,几个人将维托包围起来。高高举起手掌的球棒,带着愉快扭曲的笑容,狠狠的打了下去。

    “好了,到此为止了!”

    突然间,一个奇特的声音在黑暗的森林中响了起来,四个男子一动不动保持着挥落球棒的姿态,愉快扭曲的笑容瞬间变得恐惧。

    抱着头许久也没有感觉到痛楚降临的维托畏畏缩缩的探出头,意外的发现几个准备打自己的男子如同被人施展了定身术。一动不动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手中的球棒挥落到一半就停止了。

    他惊讶的站了起来,几个男子脸上的恐惧越发深刻了。

    觉得逃过一命的维托立即想要逃走,跑出十几步后,一个奇妙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你……想要就这么跑掉吗?”

    维托立即停下来脚步。茫然的望着四周。

    “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跑掉之后,接下来所要面对的是什么?”

    维托越发茫然。

    “果然没有想过吗,那么就然我来告诉你吧,你这一次逃跑之外。这几个人会觉得你越发软弱可欺,他们的心态已经扭曲,会时时刻刻的以欺负你为乐,会经常的来找你麻烦,也许有人可以帮你一次,两次。三次,但十次,二十次,三十次呢?”

    维托脸色发白,几乎毫无血色。

    声音继续说道:“如果你愿意今后一直生活在这种提心吊胆,水深火热,动不动就会被欺负,受伤的环境里。我也无法可说,你可以走了。”

    维托如蒙大赦,想要离开,突然发现自己的脚步沉重千斤,完全抬不起来,他跑不动,走不了,他的身心都在颤抖。

    不要,我不要,不要生活在那种水深火热的世界,我也想要普普通通的生活。

    “决定了吗,不跑了。”

    是的,我不应该跑。

    “既然决定了,我就交给你一个不错的方法,以逸待劳的方法,看到那几个人没有,他们是欺负你的人,是学院的败类,恶棍,所以你可以欺负回来,无论你对他们做什么,都可以被原谅,因为你是在正当防卫啊。”

    维托的眼睛瞬间亮了,是的,他们是欺负我的人,我可以揍回来。

    不知不觉,他迈开的脚步,走到了四个男子的身边。

    但是,我真的要动手吗?

    维托不禁迟疑了,几次举起的手又放了下去,脸色纠结。

    “要放弃了吗?”声音又说道:“放弃的话就离开吧,然后生活在提心吊胆,时刻都会被欺负的日子里吧,想想看吧,他们在受到了风纪委员的惩罚和警告,还敢来找你,报复你,如果你今天突然退缩了,他们会如何看待你。”

    声音微微一变,说道:“软弱,可欺,笨蛋,是一个解闷的工具,可以肆意欺负的对象。”

    不要,只有那样我不要。

    维托在心底大吼,咆哮,脸色变幻不定,但他没有立即动手,没有报复回来。

    声音有些失望,冰冷的说道:“既然你决定不动手,那就滚吧,立即离开这里,连你自身都如此的软弱,还奢望有人来帮助你吗,滚,立即离开这里,你这个注定被欺负的臭虫,糊不上墙的泥巴。”

    不是,我不是。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还想要被他们欺负吗,原来如此,是我多管闲事了,我现在就把他们放开,你这个胆小鬼,恶心的家伙。”

    不是,我不是胆小鬼。

    “滚滚滚,滚吧,滚的越远越好,胆小鬼,胆小鬼!”

    “我不是胆小鬼!!!”

    于是,忍不住咆哮了出来,一拳狠狠的打在了一个男子的脸上,咔嚓一声,对方高挺的鼻梁似乎都塌陷了下去。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维托此刻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身上的每一根血管都流动着奇妙的解放感,仿佛束缚了自己十几年怯弱,怒意全部都在这一拳中被解放了出来。

    “打的漂亮。”声音赞叹道:“你应该更加的用力才行,因为你有这个权利,无论做什么你都会被原谅,你这是正当防卫,你有权力向他们报复。”

    是的,我有权利这么做,我会被原谅。

    维托的目光落在了四个男子手中的球棒,并且夺了过来,狠狠的打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砰……

    他机械的挥动着手中的武器,带着愉快扭曲的笑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此刻的笑容,和刚才四个男子将要殴打自己时的笑容,是多么的相似。

    ……

    隔天早上,庄明歌是被人硬生生的从暖和的被窝里拖了出来。

    “哟,易,早上好啊。”打扰了庄明歌清梦的家伙完全没有自觉性的一如既往打着招呼,脸上还带着爽朗的笑容。

    “即使你笑的在爽朗,我也不会原谅你,垃圾大叔。”庄明歌揉着额头说道。

    “真是令人伤心,易,就算你傲娇我也不会萌你,你这个怀孕狂人!”

    “谁是怀孕狂人啊!”庄明歌咆哮,为什么自己必须带上这种扯淡的称呼,他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垃圾大叔,你突然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有什么事情吗?”

    “有人找你,易,而且还是漂亮的女孩子。”

    “为什么我从你这句话里听出了非常猥琐的意思,垃圾大叔。”

    “是你太敏感了,而且身为怀孕狂人的你居然还有漂亮的女孩子来找,你果然让对方怀孕了吗,你这个鬼畜怀孕狂人!”

    “闭嘴!”

    庄明歌咆哮。

    稍微洗漱了一翻,庄明歌便匆匆的下楼了,在二年级宿舍门口站着的,是以游离子为首的风纪委员小队,大大小小一共十五个人,除了游离子之外,全部都是男孩子。

    庄明歌走上前问道:“有什么事情吗,游离子!带着这么严肃的表情,是有什么重要的任务吗?”

    “易.巴雷特。”游离子说道。

    哈啊?庄明歌疑惑的歪着头,这是肿么回事,为什么游离子会用如此严肃的表情叫出自己的名字。

    “我现在以非法伤人罪逮捕你,希望你不要反抗,否则我会采取相对极端的措施,对于你这样的危险分子,我们不会留手。”

    “所以说你到底肿么了,游离子。”

    “束手就擒吧,易.巴雷特!”

    游离子一挥手,十几个男子瞬间将庄明歌包围起来,魔力连城一体,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建立了一个移动结界,将庄明歌囚禁了起来。

    “这个玩笑有些过分了,游离子!”庄明歌并没有立即动手破除结界,十五人的结界看起来很坚固,但完全经不起庄明歌的一次攻击。

    尤其是游离子的行为,也让庄明歌不高兴的皱起了眉头。

    “今天早上,我们风纪委员的门口出现了四位二年级生,他们全身骨折多达一百多处,受到了非常过分的对待,意识模糊不轻,身体的器官被破坏,心肝脾肺肾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裂,尤其是脑补受损尤为严重。”

    游离子面无表情的盯着庄明歌,似乎想要看穿他。

    庄明歌有些惊讶,皱着眉头说道:“真是过分,伤势如何。”

    “不容乐观,即使治疗好了,也会留下不同程度的后遗症,如果没有强力的魔法治疗,也许一辈子都无法恢复。”

    游离子顿了顿,继续说道:“即使意识模糊不清,他们的嘴里也模糊叫着学生会长,学生会长,叫个不停。”

    庄明歌微微一愣,随即苦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