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56

    下午,六点钟。

    青春纯血社的活动室,几个难得一见的成员全部到齐。

    领头者马尔修斯.索亚森坐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安安静静的扫视了一眼活动室,发现其中还有一个人没有到来。

    禁忌魔女。

    “蕾垭呢?”他开口问道。

    “谁知道。”基摩.帕帕拉齐不爽的啧了一声,“明明是她要求我们全部在六点钟到来,结果自己却迟到,那种女人,越看越不爽,可恶。”

    “没办法,对方是鼎鼎大名的禁忌魔女,学院内著名的人士,和我们比期间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啊。”欧尔梅斯.巴雷特酸溜溜的说道。

    这让戴斯.格朗恩忍不住低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欧尔梅斯如同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咪,一瞬间头发都炸了出来。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笑而已,你有意见吗?”

    “住口吧,蕾垭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才会迟到,你们就不能安静一点吗?”安东尼.伯吉斯,纯血社的成员,不悦的扫过了活动室所有人一眼,不满的说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闭嘴吧,你这个混蛋。”

    “被女人迷的七晕八素,你这样的人简直糟透了。”

    结果找到了基摩,欧尔梅斯,戴斯的一致声讨,不禁狼狈的的缩了缩脖子,随后感觉自己有些怯弱了。不禁怒视着他们,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就在此时,活动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禁忌的魔女,蕾垭.拉朵因.特莱克瓦兹从外面走了进来,其美丽与风情一瞬间捕获了在场的所有人,即使是心机阴沉的马尔修斯也不例外,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低下头咳嗽了一声。

    其他人听到这声咳嗽顿时反应过来,只有安东尼.伯吉斯依旧愣愣的盯着她。并且上前嘘寒问暖,又是拉椅子,又是送红茶,殷勤的如同一条衷心的狗。

    “谢谢。”

    “不用客气,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其他几个人或多或少的鄙视了对方一眼,对于成为禁忌魔女又添加了几分忌惮,仅仅是单独相处了一天就当对方变成了自己的俘虏。她的魅力简直太可怕了。

    纵然是在刚才如何嘀咕对方,但当着禁忌魔女的面,他们都不敢说些什么。

    直到马尔修斯开口。

    “蕾垭哟,你把我们召集起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禁忌魔女微微一笑,倾国倾城。其他的人低头闭眼,只有安东尼.伯吉斯一个人痴迷的望着对方,似乎感觉到对方的微笑为自己绽放,心都快要跳了出来。

    “我今天在医疗室遇到了学生会长。”她开口说道,顿时令所有人微微一愣。

    原本就有些沉重的气氛顿时沉默了下去。越发沉重,好像这个名字有着其他的魔力,令所有人的心头都压制一座山,压的他们无法开口。

    禁忌魔女微微皱眉,“你们已经忘记了吗,我们是为什么要组建这座纯血社。”

    戴斯.格朗恩苦笑着说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们应该成熟了,今天趁着这个机会就直说了吧,纯血社也只不过是一个笑话,散了吧。”

    马尔修斯阴沉着脸没有说话,似乎等待着禁忌魔女的看法。

    “这么说,你打算做缩头乌龟了。”

    戴斯.格朗恩并没有被禁忌魔女轻蔑的话激怒,冷漠的说道:“那你告诉我,我们是他的对手吗。未来的白骨之王,一只手就可以让我们纯血社覆灭的强大敌人,我们是什么,以卵击石的小丑,不自量力的笨蛋,就算是身为禁忌魔女的你,以及你身后的家族,可以承受他的怒火吗?”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是的,他们曾经的敌人以一种无可抵挡的姿态崛起,而企图对付这个敌人的自己,如同跳梁小丑一样可笑。

    禁忌魔女淡淡的说道:“他只不过是未来的白骨之王,没有成长起来,什么都不是。”

    “说得轻巧,别忘了他身后有四位王!”

    “这么说你还是没有信心。”

    “你叫我如何有信心,连魔法界最大的监狱不落之门都可以逃回来的家伙你叫我如何相信你!”戴斯大声的说道。

    马尔修斯阻止了他们继续吵下去,盯着禁忌魔女说道:“蕾垭.拉朵因.特莱克瓦兹,敌人已经强大到我们无法匹敌的层次,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理由来劝说我们,我们就会放弃,解散纯血社也许是最好的办法。”

    “既然你们要信心,我就给你们信心。”

    禁忌魔女眼中闪过一丝智慧的光芒,她的外貌虽然绝艳无双,但许多人因此忽略了他的智慧,同样深不可测。

    “我今天在医疗室碰到了学生会长……”

    “这个你已经说过了。”

    “听我把话说话!”禁忌魔女不悦的瞪了一眼插嘴的欧尔梅斯.巴雷特,继续说道:“除了这位学生会长外,我还看到了一个男子。”

    “谁?”

    “是一个一年级的新生,叫做维托.哈里森,一个内向的小男生,经常被人欺负,我调查过,这个小男生平均一星期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高年级的纯血统,或者同年级生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欺负三到四次,简直就是一个灾难的原点。”

    “这又如何?”欧尔梅斯还在怨恨她刚才瞪自己,故意添堵说道。

    禁忌魔女轻蔑的看着她,“用你那比胸部还要贫乏的大脑想一下,如果你经常被人欺负,会不会因此感到愤怒,怨恨,甚至是……杀意。”

    “我会反击。”欧尔梅斯被对方激怒了,恶狠狠的盯着她,一语双关的说道:“如果有人敢欺负我,我会反击,不死不休!”

    “正是如此。”禁忌魔女完全没有在乎对方的愤怒,“一个被经常欺负的小男生,心里一定很压抑,如果我们在此刻刻意的伸出援手,然后在加以引导,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

    马尔修斯一瞬间想了很多,他是在尔虞我诈的环境中长大的,论人心的掌握和黑暗,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比不上他,即使禁忌魔女也不行。

    他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开始思考事情的可能性。

    “诸位,我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点子,也许我们不需要露面,就可以击溃我们停职的学生会长,甚至让他陷入沼泽之中。”

    众人纷纷将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禁忌魔女也不例外。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应该……”

    花费了一些时间将自己的点子讲诉了一边,其他人纷纷露出了惊叹和兴奋地表情,禁忌魔女深深的看了马尔修斯一眼,点了点头。

    “我同意。”

    “我也同意。”

    “是的,我们都应该同意,这件事情简直棒极了。”

    ……

    又是一天晚上,混血社的活动结束后,和其他人道别,庄明歌和西昂,威廉姆,以及诺亚一起返回宿舍。

    路上,庄明歌简单的说了一下维托的事情。

    “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助他,身为我们社团的一员,我们理所当然的帮助自己的后辈。”

    “偶像,我们当然会帮助他的。”诺亚说道:“不过你知道,如果维托不坚硬起来,这种事情会接二连三的发生,一切问题的源头都是因为他本人太过于内心,怯弱。”

    庄明歌若有所思的说道:“也许我们应该改变这位内向的同伴。”

    “怎么改变。”威廉姆出声说道。

    西昂微微一笑,令其他三个人都呆滞了一下,“这个很容易,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可以用魔法,不过那有后遗症,我不介意,不过还有其他的办法,比如……战斗!”

    庄明歌觉得这是不错的办法,拍了拍手,“胆量是锻炼出来的,也许从每天开始,我们要一步步用战斗来改变我们这位后辈的性格。”

    “我觉得不错。”

    “我也是。”

    “问题是谁来做他的对手?我们几个都不适合。”

    西昂目光看向遥远的星空,繁星闪烁,夜晚璀璨,“这个问题我已经想好了,对手有许多,比如学院的不良,喜欢欺负后辈生的学生,以及那些欺软怕硬的人。”

    月光如水,几个人兴奋的讨论着明天的事情,完全没有想到令他们措手不及的事情在其他的地方发生了。

    一年级学区,返回宿舍的方向。

    正在往回赶的维托.哈里森被四个高年级的学生给拦住了。

    “晚上好啊,低年级生。”

    一个脸色狰狞的男子死死的盯着维托,“还记得我吗,一年级生,我们找的你好辛苦啊!”

    维托害怕的后退几步,转身想要逃跑,却被其他几个人围了起来。

    “哈哈,我们的小羔羊居然想要跑,把他带走。”

    为了避免意外发生,几个人蜂拥而上,将维托抓起来,捂住他的嘴巴,然后钻进附近的丛林里,消失不见。

    几秒钟后,一个男子出现在原地,目光注视着几人消失的方向,吹了一声口哨。

    “和计划的一模一样,可爱的小绵羊,不需要担心,我马上就来救你,然后和我一起堕落吧,可爱的小家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