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224

    庄明歌走在半路上,突然叹了口气,“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

    “你在说什么傻话,当然是带着你去受审了。”

    “哦,那么受审的地点呢?”

    “巴别塔第一层。”

    有人快速简单的回答了庄明歌的话,但不知道为什么,语气似乎有着惊慌,如果不是刻意捕捉的话,大概是不会察觉他语调里一闪而逝的颤音吧。

    于是庄明歌又一次叹了口气,摘下了蒙着自己眼睛的布条。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座荒芜的野外,虽然感觉中一直再往下走,但实际上庄明歌却发现这里依旧是第四十一层,从一开始就没有改变过。

    发现这一点,也仅仅是在几分钟前。

    他们以为禁魔锁封印了庄明歌体内的魔力,就把他当做普通人看待。

    完全没有想到庄明歌居然还有其他的力量可以使用,利用太阳神的力量,庄明歌清晰的感觉到他们其实一直带着自己在四十一层兜圈子。

    看到庄明歌摘下了蒙着眼睛的布条,六个男子的脸色不由变得难看起来,尤其是红发的魔法师,上吊着眼睛,凶狠的盯着他,眼瞳内的杀气毫不犹豫的释放了出来。

    “我一直以为你们不敢杀我!”

    庄明歌发现对方眼睛里的杀气是货真价实的,搞不好真的会出手杀掉自己,刚才和怪物战斗的情况也大概是他们模拟出来的吧。

    “你们就不怕我身后的人吗?”

    红发的魔法师凶狠的笑了起来。“平时的话当然会惧怕,不过你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恨不得你死的人也太多了。”

    他没有立即下杀手,反而和庄明歌聊了起来,大概是认为庄明歌已经没有了和他叫板反抗的力量了吧。

    “我来的时候已经接到了一位王的命令,务必要在这里杀掉你,所以……”

    “所以我今天必须死在这里不可?”

    “是的。”

    “你们也一样吗?”庄明歌看向其他几个人,突然间发现了微妙的违和感,其他的五个魔法师如同一根石柱站在庄明歌的周围,防止他逃跑。对于他的质问仿佛没有听到一样,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庄明歌变了脸色,“傀儡。”

    “没错,真是聪明,王已经把他们变成了傀儡,待会我们就会遇到可怕的怪物,然后不管是你还是他们,都会死在这里。而我则会趁机脱身,在王的帮助下隐姓埋名,过着和现在截然不同的生活。”

    他说道得意的地方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

    “你废话太多就不怕阴沟里翻船吗?”庄明歌嘲讽。

    红发的魔法师轻蔑的扫了庄明歌手里的锁链一眼,“戴上了禁魔锁的你还有什么资格做我的对手,你没有翻船的资格。”

    “万事都有例外。”

    “王的计划是周详,就算是有例外也可以重新把你抓回来。赐予你一个不错的死法。”

    “说了这么多,你嘴里的王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

    “王在这里吗?”

    “如果王不在这里,我还敢动你吗?”红发的魔法师之所以肯和庄明歌说这么多的废话,无非是有王作为靠山,不论庄明歌做什么都没有办法逃开必死的结局。所以尽情的嘲讽他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任何例外在王的面前,都是毫无意义的。

    而庄明歌也抱着同样的目的和这个脑残的魔法师说了这么多废话,就是为了确定巴别塔内到底有没有王。他只是想要知道杀自己的王到底是什么人。他并不惧怕王。

    有十三张契约在手的庄明歌在魔法界横着走没有任何的问题,就算是王出现了,被这么多地狱领主级别的恶魔,魔物围攻。也得饮恨。死的不能再死。

    但假如一个王抱着敌意阴自己一次,庄明歌就可以陷入非常被动的局面。

    “说了这么多,也应该送你上路了。”

    红发的魔法师露出冷笑,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蓝色的药水,摔碎在地面,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庄明歌不太清楚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它的作用大概是用来吸引怪物的吧。

    不一会,地面轻微的晃动起来。

    就好像是群马奔腾。大地发出了轰隆隆的闷响,庄明歌抬起头眺望着远方,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条黑线。那是有数百只不同的怪物组成黑线,疯狂的向这里奔跑。假如被如此多的怪物踏溅,剩下的大概就是一滩烂泥了吧。

    “你就在这里等死吧,巴雷特。”

    他不管杀掉庄明歌,甚至连动手都没有勇气,他害怕自己的行为被占星师占卜出来,所以才去了这种借刀杀人的方式。

    “现在才跑不觉得太晚了吗,给我下来!!!”

    庄明歌突然发出一声大吼,声音如同冲击波向四面八方飙射出去,大地瞬间崩溃,空气泛起一层层的环形涟漪,所过之处,满目疮痍。

    刚刚飞上天空准备逃走的红发魔法师如同被几十吨的重锤狠狠砸中了胸口,瞬间从天空笔直的掉在大地上。

    “你……你……”

    红发的魔法师惊恐的长大了嘴巴,吐不出完整的句子,刚才的冲击波让他的胸骨断裂,似乎倒插进入心脏,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嘴巴里喷涌而出。

    糟了!

    庄明歌刚想要转身逃跑,刺目的鲜血瞬间如同汪洋大海将他席卷了进来,理智霎时间就被吞噬,剩下的只有疯狂的战斗意识。

    他缓缓将目光落在了奔跑而来的怪物们身上,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双手带着的锁链被太阳的圣炎烧成铁水滑落,庄明歌一步一步的走向令大地震动的源头,死亡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蒸腾而起,铺天盖地的散发了出来。

    他再一次从人类变成了行走于人间的死神,收割生命的死神。

    “我行走于人间,洒落死亡,我行走于人间,收割生命,我行走于人间,收集罪恶的灵魂,召唤来自于冥府的大门。”

    他以人类无法听到的语言念出了奇妙的咒文,那是神言,是神在行驶自己权能时才会吟唱出的咒文。

    轰隆!

    一座白骨铸成的大门突然从天空降落,砸在了地面上。

    高耸入云的大门散发着镇压死亡的威能,是死者的故乡,死者的国度,灵魂最终回归的地方,这并不是真正的冥府之门,仅仅是一个投影,但高达数百米的投影所带来的压力令所有的怪物都不安起来。

    它们停止了奔跑,似乎害怕那突然出现的白骨大门,停滞不前,犹豫要不要立即退回去。

    白骨铸成的冥府大门突然抖动了起来,森然的白骨不停的从上面掉落下来,无穷无尽的白骨如同倾泻而下的银河,如同奔流的洪水,冲破了堤坝的大水,席卷了整个大地。

    一件件白骨组成的骷髅站了起来,形成了一支可怕的骷髅大军。

    白骨如海的大军将庄明歌重重的围在中间,一支巨大的白骨王座在无尽的白骨骷髅海中缓缓的游了过来。

    数之不尽的白骨骷髅跪伏在地面,形成了一节节的台阶,恭敬的让它们的王踩着白骨台阶,一步步走上去,坐在了白骨王座之上。

    普天之下,能够让无尽白骨献出忠诚的除了冥王之外,在其他神。

    庄明歌盗取了冥王的力量,承受了冥王的诅咒,行使冥王的权能,指挥着骷髅海席卷了整个巴别塔。

    于是,灾难就此开始了。

    如同他本人说的一样,他洒落死亡,收集生命。

    这一刻,数不清的生命在凋零,数不清的人们步入了死亡。

    庄明歌曾经要极力避免的情况最终还是出现了,被杀戮席卷了大脑的他失去了理智,指挥着白骨大军收割生命。

    从四十一层内所有的生命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被他全部杀掉了。

    不论是原本就在这里的怪物,还是在这里闲逛的魔法师,无一例外,全部被白骨大军杀戮,死的不能再死。

    随后,庄明歌更是振臂一挥,无尽白骨大军踏上了第四十二层,开始征战。

    等他渐渐恢复理智的时候,死在白骨大军手里的生命已经过万。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死在他手里的大部分都是怪物,人类少的可怜。

    尤其是庄明歌认识的,关心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这让他无形之中狠狠的松了口气。

    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却堆积如山,庄明歌浩浩荡荡的指挥着无尽白骨大军杀戮,端坐于白骨王座之上,洒落死亡,收割生命,这一点已经被传遍了整个巴别塔。

    因为他的疯狂杀戮,魔法交流赛已经停止了。

    现在每一个人都知道重点已经不是所谓的交流赛,而是庄明歌本人了,他所召唤出来的白骨大军死在太过于逆天了。

    这让许多魔法师都想到了曾经放出黑死病,导致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死亡的王。

    那位修炼死灵魔法而成名于世界的王,被无数人围攻到死的王。

    从那个时候开始,死灵之王就是一个禁忌,不允许提起的存在,被无数的魔法师畏惧,直到今天还凶名赫赫的存在。

    而庄明歌的招摇过市,无疑让人们想起了那位禁忌的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