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71

    再次提醒一遍,佐亚.巴雷特是巴雷特家族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其天分让魔法界上流社会的任何魔法师都叹为观止。

    拥有着“不管是什么魔法,只要看一眼就可以学会”的超级能力。

    不管是何等困难的魔法,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并且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达到其他魔法师十年甚至是一辈子也不能达到的境界。

    他是天才,他是妖孽,他是魔法的宠儿。

    即使是王,也对他的才情大肆夸讲。

    甚至认为他是最有资格踏入王的领域的魔法师,将来成长起来的话,可以打破黄金家族的诅咒,成为巴雷特家族创始人之后的第一位黄金魔法界。

    魔法界的新王。

    在一次宴会之上,这位魔法界的天之骄子,魔法的宠儿,邂逅了当时和父亲大人一起去赴宴的卡琳.席格兰。

    也许算不上一见钟情,不过卡琳的魅力和气质却是吸引了佐亚.巴雷特。

    那是有史以来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

    心跳加速,大脑发热,就连一贯的言词都开始结巴,紧张的好像要忘记自己的呼吸,忘记自己身在何方,脚步踩在地面如同踩在了软绵绵的棉花上。

    他是天才,但可惜的是天才也是人。

    卡琳的父亲大人,席格兰家族的族长是一位野心家,他处心积虑的想要发展自己的家族。壮大自己的实力,让自己站在魔法界的顶点,获取更大的权力,更大的利益。

    于是当他看到巴雷特家族有名的天才在自己女儿面前的表现是,欣喜若狂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以极为卑微的态度讨好了这位天才。

    并且以卖掉了自己女儿为前提下,获得了进入魔法议会,成为魔法议会一名议员的资格。

    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女儿会反抗自己。

    因为他的手里有女儿的绝对把柄,于是在他的催促下,订婚仪式闪电般的完成了。卡琳.席格兰从那天之后,除了席格兰家族的女儿之外,还拥有着佐亚.巴雷特未婚妻的身份。

    “所以,想要摆脱这个身份,只有两种办法。”

    卡琳冷静的分析着自己现在所面对的困局,向庄明歌诉说道:“第一,让佐亚.巴雷特放弃这一次的婚约,第二。让父亲大人反悔。”

    庄明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边转动着大脑,一边说道:“你的父亲是一位野心家,如果我们可以给他巴雷特家族也给与不了的足够利益,也许他会毫不犹豫的毁掉这一次的婚约。”

    “并不是也许,而是肯定!”

    卡琳打断庄明歌的话,她十分了解自己的父亲。野心勃勃,而且利益至上。

    世界万物在他的眼睛里只有能够利用的,以及无法利用的。

    而且他的聪慧和城府,深不可测。

    “这样就好办多了。”

    虽然这么想有些失礼,不过卡琳的父亲是一位利益至上的野心家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事情就可以很快得到解决。

    区区巴雷特家族能够给与他的东西,庄明歌如果花费一番心思的话也可以做到。

    甚至更高。

    “安排一个时间,让我和你的父亲见一次面吧,卡琳,我会替你说服他的。”

    庄明歌信心满满。

    “那么。本周日如何?”

    “可以。”

    几天的时间眨眼即过,周日在庄明歌的等待,和卡琳的期盼中,姗姗到来。

    地点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图书馆附近商业街的一家露天餐厅,本来在圣罗兰的规定中,上学期间,严谨学生的家长没有重要的事情前来探望。

    不过庄明歌有特权将对方放进来。并且约定在这个地方见面。

    上午十点。

    一身红色礼服,留着短小的胡子。拿着黑色的法杖,如同电影中杉杉有礼的贵族,优雅的席格兰大人从街头的一边出现。

    距离近了,庄明歌才看清楚卡琳的这位父亲。

    比想象中的还要优雅,并没有阴谋人士的阴沉和阴暗,反而笑的很优雅,举止行为都非常的符合贵族的姿态,显然是受到了良好的教养,堪称贵族中的典范。

    即使在挑剔的宫廷礼仪师,也无法从对方的身上挑出一点点的毛病。

    庄明歌在对方走进后,起身迎了上去,“感谢席格兰大人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和在下见面,对此,在下深表感激。”

    “不,哪里的话,你太折煞小人了。”

    对方摆出的姿态比庄明歌还要卑微,诚惶诚恐的说道:“能够得到殿下大人的召见,本人不胜惶恐。”

    在魔法界,庄明歌不但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学生会长。

    更是王,索菲娅.夏尔斯提亚的骑士,论地位,只有区区几个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

    称呼一声殿下理所当然。

    席格兰虽然是魔法姐有名的家族的族长,但如果真要论地位而言,估计还差庄明歌一筹。

    不过对方体内磅礴,比起白银也不会逊色多少的魔力,说明了他的野心和耐心,以白银之身对庄明歌如此低下,显然拥有着可怕的心态以及获取更大利益的野心。

    两个人面对面的坐下来,立即有服务员送上食谱。

    庄明歌要了一杯红茶,而席格兰要了一杯咖啡。

    “在我看来,咖啡是成功人士的最爱,席格兰大人也是一位优雅的规贵族和成功人士呢,既然是卡琳的父亲,那么我就称呼你为伯父吧,这样显得比较亲切一点。”

    庄明歌微笑的说道。

    “感谢殿下,本人愧不敢当。”

    “不,哪里的话,我和卡琳是非常亲密的好朋友,可以将彼此的后背放心的交给对方的朋友,所以称呼伯父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在庄明歌的坚持下,席格兰接受了这种称呼。

    上方不由相视一笑、

    “老狐狸!”庄明歌暗自诽谤了一句。

    “得手了,接下来就是主题了。”席格兰暗自得意的想到,面上却诚惶诚恐。

    咖啡和红茶很快就被端了上来,放在两个人的面前,庄明歌端起红茶喝了一口,随后放下红茶说:“是这样的,伯父,我听说卡琳有了一名未婚夫,是吗?”

    席格兰面色不变的说道:“小女今天已经是圣罗兰五年级的学生了,再过一年就会毕业,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所以我想要为她找一位合适的夫婿,我今年也不小了,所以想要早一点抱孙子,所以……”

    “哪里的话,伯父真是谦虚了。”庄明歌打断他的话说道:“我看伯父今年不过四十,正值壮年,抱孙子什么的,和伯父不太相称啊,而且我也见过了卡琳的未婚夫,恕我直言,伯父,佐亚.巴雷特也许真的是巴雷特家族的天才,但其性格和行为是在太过于顽劣。”

    说道这里,庄明歌故意停顿了一下。

    “恐怕不是卡琳的良配啊。”

    拐弯抹角说了这么多话,庄明歌就是为了让对方解除订婚,放卡琳获得自由。

    席格兰花费了大量的功夫好不容易攀上了这根高枝,在没有获取足够的利益前,不可能因为庄明歌一句话放手,于是说道:“年轻人,性格有些野非常正常,不瞒殿下,我年轻的时候脾气也不是很好,不过在遇到了小女的母亲被,顿时被降服了。”

    这完全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这家伙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一点吧。

    庄明歌继续听着他满嘴跑火车。

    “小女继承了其母亲的性格,坚强自立,手段高超,驯夫有道,我相信小女一定有办法将对方收拾的服服帖帖。”

    说着,不由老怀大慰的笑了起来。

    庄明歌眯起眼睛,思索着自己要是朝着他的脸上抽一巴掌,会不会让对方勃然大怒。

    但想了想,他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伯父,我相信卡琳一定有办法矫正那位天才的性格,不过那位天才的顽劣超乎了伯父的想象,卡琳也许会弄的疲惫不堪,相信伯父大人也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日渐憔悴,如同美丽的樱花慢慢凋零吧。”

    他不等对方的反驳,就接着说道:“说起来伯父,卡琳还曾经说过,在没有帮助伯父振兴席格兰家族的时候,不太愿意就出嫁,想要留下来为伯父大人分忧,不知伯父觉得如何?”

    “我家的女儿一向听话的很,有这份心我很高兴,不过说起振兴席格兰家族,落在她一个女儿家的肩膀上未免太重了一点,我觉得女孩子家,有一个美好的归宿就足够了。”

    说实在的,这样的谈话太浪费时间,而且让庄明歌很不适应。

    说了这么多,铺垫已经足够了,他开始摊牌。

    “伯父,我觉得卡琳的报恩之心令人感动,不由想要出一把力,伯父觉得如何。”

    “殿下严重了。”

    席格兰欣喜若狂,但表面却不动声色的说道:“席格兰家族的事情,让殿下操心,在下真是不胜惶恐。”

    庄明歌无奈的笑了一下,问他“不知道振兴席格兰家族,还需要什么东西?我说不定可以帮上一些忙。当然,如果还有困难的话,我还可以找一些朋友,他们也会慷慨解囊,尽心尽力的帮助伯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