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69

    “……你们,在做什么。”

    赶到现场的庄明歌制止了这一场战斗,但空气里弥漫着严肃的气氛,凝重得让人几乎快喘不过气来。

    “我记得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应该禁止私斗吧。”

    佐亚.巴雷特站在几张桌子临时拼成的长桌上俯视着所有人,包括庄明歌在内。

    “你就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学生会长吗?”

    是一个十几岁的可爱男孩子。

    并没有太多复杂的心思和表情,看起来很单纯,于是庄明歌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学生会长。”

    问话佐亚.巴雷特点点头继续说道:“快一点让我入学吧,还有,从现在开始给我安排一间单人的豪华住宿,图书馆也要全面向我开放,老师就不需要了,那些肤浅的家伙没有资格成为我的老师。另外,让卡琳姐姐退出学生会吧,我不想看到你和她在一起,那是我的未婚妻,如果在继续和她纠缠的话,我就杀掉你。”

    佐亚.巴雷特边说边点头,并且往前站出一步,像是在表达心中坚定的意念一般。

    “好了,我的要求就这么多了,快一点满足我吧。”

    随后又这么说了。

    “这里可不是你的家族,最好在这里给我老实一点。”卡萝莱娜看不下去了,上前几步不善的盯着佐亚.巴雷特。

    佐亚立即愤怒的说道:“又是你吗,你这个暴力女,学生会长,我命令你,立即把这个女人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把她放出来。”

    庄明歌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到底算什么事啊,这个家伙真的就是前所未有的天才吗?

    “你在叹什么气。快一点给我做啊,你这个学生会长想要违抗我的命令吗,明明是低贱的混血儿。”

    在场的人顿时勃然大怒。

    学生会的成员仿佛被侮辱了一般,卡萝莱娜脚下的地面轰然破碎,学习力量魔法的她每一天都会有显著的提升,经过学生会的供应,这个吃货在暑假来临之前,顺利的成为了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少数几个青铜阶位的魔法师。

    现在的她,可以轻轻松松的打出十吨左右的力量。

    全力以赴的话,一拳可以打出一百吨的力量。如此磅礴的力量轰击在人体的身上。哪怕是用钢铁铸成的身体,也承受不了她的拳力。

    “我受不了了,会长!”

    她一脚用力瞪向地面,身体如同炮弹一样弹射出去,右手纤细的五指紧握成拳。然后一拳轰了出去。

    “侮辱学生会长,你已经做好了下地狱了准备了吧。”

    这一拳虽然没有全力以赴,但大约有五十吨左右的力量了吧。

    不管是汽车也好,火车也好,钢铁也好,墙壁也好,在这一拳之下,全部都会崩溃,崩坏。崩碎,崩灭!

    这是完全不讲任何道理的拳头。

    卡萝莱娜并没有杀掉对方的打算,从刚才的交手,她已经清楚的知道对方不是简单的魔法师,这一拳并不能打破对方的防御。

    碰!

    如同卡萝莱娜想象的一样,她打出去的拳头被一层透明看不见的结界挡了下来。这层透明看不见的结界曾经让她数次无功而返,不过她已经有了破解的方法。

    右脚在地面用力一踏,一股澎湃的力量顺着右脚开始传递,经过脚跟,小腿,大腿,腰部,背部,最后灌输到自己的右手臂上,顺利的一股脑进入拳头上。

    透明看不见的结界顿时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撕裂,一张金黄色的盾牌一闪而逝。

    一股可怕的反震力将卡萝莱娜震飞了出去。

    “黄金色的盾牌,原来如此,是巴雷特家族的传承秘宝……无规则秩序盾牌。”

    和自己的姐姐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也曾经谈到过巴雷特家族的秘宝,其中令庄明歌记忆深刻的有三种。

    无规则秩序盾牌,别名绝对防御盾牌,如同它的名字,在没有被破坏之前,它的防御是绝对的。

    灵能手枪,将一种特别的力量充能之后,可以一击秒杀白银的手枪。

    雷电水晶,别名雷电珠,里面记载着巴雷特家族历代所有人对雷电魔法的感悟和经验,是巴雷特家族最重要的秘宝,失去了雷电珠,巴雷特家族是否可以继续带有王冠家族这个头衔,还是一个未知数。

    这三种秘宝被巴雷特家族的人成为传承秘宝,历代传承,只要不失去,巴雷特家族就是王冠家族。

    其中雷电水晶被深藏在巴雷特家族的藏宝库之中,机关重重,至今为止,还没有人可以盗取里面的宝物。

    而灵能手枪和无规则秩序盾牌,是历代族长寸手不离的宝物。

    因为是天才,所以特意把这个盾牌交给对方使用了吗?

    有了这件宝物,普通的白银不可能伤害到佐亚.巴雷特,高枕无忧。

    庄明歌伸手制止了还打算冲上去的卡萝莱娜,她的实力虽然强大,但无规则秩序盾牌的防御力实在惊人,青铜阶位的魔法师不可能攻破它的防御。

    “算了吧,佐亚.巴雷特,既然你已经报名,就是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的学生了,不过鉴于你无故打伤自己的学长,我会扣除你大部分的学分,留下五个学分给你,请努力的赚取学分,如果学分清零的话,你就会被逐出圣罗兰,请小心。”

    作为学生会长,庄明歌也只能提醒他到这里。

    “还有,你说的豪华住宿没有,所有的新生只能在集体宿舍里就住,课程的话想不想去都可以,不过必要考核不要忘记,缺席的话会扣除学分,你的学生已经很危险了。”

    “另外。卡琳是我们圣罗兰学生会的执行部长,我重要的朋友。不可能随意的退出学生会,请不要无理取闹。”

    庄明歌懒洋洋地坐在摇摇晃晃的椅子上,手抵住额头,叹了口气,将其中的关键简单的诉说了一边。

    “为什么?不行,我不同意,卡琳姐姐必须退出学生会,否则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请不要让我为难,佐亚.巴雷特。”

    “闭嘴,区区低贱的混血儿凭什么命令我。我才是巴雷特家族下一任的族长。”

    庄明歌叹了口气。所以说血统主义者什么的,太过于讨厌,讨厌的令庄明歌都无话可说了啊。

    虽说是巴雷特家族的第一天才,但也只是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和他较真庄明歌感觉自己的人生都掉价了。

    “就是这样的了,再见。”

    已经懒得在多说一句了。

    “不准走。在没有满足我要求之前,你居然敢擅自离开,你这是在藐视我吗,我可以对你执行家法,你这个低贱的混血儿!!!”

    “家法?”

    庄明歌停下脚步,转身露出了宛如鬼神般的眼瞳,那是和魔王战斗后留下的证据,抛弃了人类的身体,盗取了众神的力量。被诅咒之后的眼瞳。

    闪电交加,雷轰电鸣,宛如鬼神般,凌驾于世界万物之上。

    那是人类无法直视,甚至无法面对的眼瞳。

    仅仅是看着,就有一种窒息。快要死掉的错觉。

    佐亚.巴雷特被震慑了,懦懦的说不出话来,他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心脏停止了跳动,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仿佛快要崩溃。

    啊,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我死了……

    没有任何的理由,脑海里被这样的念头充斥着整个大脑,全身冰凉,四肢僵硬,如同失去了灵魂的躯体,失神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等他脱离了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空空荡荡的感觉,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

    “还以为是什么样的天才少年,原来只不过是被宠坏的孩子。”震慑了佐亚.巴雷特,离开的庄明歌叹了口气说道。

    “说实话我也有些意外。”

    卡萝莱娜点了点头说道:“前几天听说这位天才的时候,还以为是一位谦逊有礼的人,结果确实现在这个样子。”

    “虽说是天才,但确实这个样子,把巴雷特家族交代他手里真的没问题吗?”

    庄明歌严重怀疑。

    “喔喔……会长也终于有了争权夺利的打算了吗,就这样一口气的打倒所谓的天才,夺取巴雷特家族,将它收入你的掌控之中吧。”

    卡萝莱娜热血沸腾的挥舞了自己的拳头,空气被打的支离破碎,气浪飙射,将路边的小草全部单方面的压倒。

    “算了吧,我没有兴趣。”

    对于巴雷特家族,庄明歌没有任何的感觉,它繁荣或是衰败,庄明歌会冷眼旁观,看它繁花似锦,看它落寞沉寂。

    抛开这位所谓的天才,庄明歌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从今夜开始,他就会解开自己身上,太阳神阿波罗的诅咒了。

    从拍卖会拍来的彼岸花以及圣泉,以及制造出来的傀儡虫都准备就绪了,地狱的彼岸花经过神域的圣泉浸泡,到了今天,终于改变了形态,庄明歌成功的培育出了魔法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新品种。

    圣彼岸花。

    夜晚,十二点,学生会办公室。

    空旷无人的办公室内只有庄明歌一个人,他压制心头的激动,缓缓的掏出了被改变了颜色,从黑色变成了白色的彼岸花,然后又掏出了傀儡虫,让它吞噬掉彼岸花。

    当傀儡虫成功的吞噬掉白色的彼岸花后,庄明歌迫不及待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

    傀儡虫不客气的张开自己的嘴巴,一口咬在庄明歌的手指上,尖锐的牙齿穿透了庄明歌手指上的皮肤,然后开始贪婪的吸食者庄明歌身上的诅咒。

    一丝丝淡金色的雾气从庄明歌的的皮肤下浮现出来,如同百川归海般的疯狂向庄明歌被傀儡虫咬到的手指汇集。

    几乎在几个眨眼间,庄明歌傀儡虫的身体就染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辉。

    生效了,生效了。

    庄明歌高兴的几乎快要跳起来,他强忍着心头的激动,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保持着伸出手指的姿态,任由傀儡虫继续吸食自己体内的金色雾气。

    那是太阳神阿波罗的力量,也是太阳神阿波罗的诅咒。

    阿波罗的力量中蕴含着可怕的诅咒,而今天傀儡虫就会将所有的诅咒吸食殆尽,从今以后,庄明歌就再也不需要穿着黑色的长袍,在大热天如同神经病一样忍受众人诧异的目光。

    吸食在继续。

    傀儡虫的身体从淡金色进化到了纯金色,如同金砖一样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彩,但变化还在持续。

    慢慢的,随着傀儡虫吸食的金色雾气越来越多,身上的金光反而开始减弱,不复刚才的璀璨,变得内敛,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傀儡虫身上的金色开始向暗金发展。

    变得更加的高贵,更加的神圣。

    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庄明歌的身体都快要僵硬了。

    体内的金色雾气快速减少,从一开始的蜂拥变成了现在的每隔一秒钟,才会有一道金色雾气从身上的某一个角落窜出来,被傀儡虫吸收。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色雾气也越来越多。

    从一开始的一秒钟,到几秒钟,到一分钟,到几分钟……

    最终,金色雾气不见了。

    庄明歌并没有收回手指,反而保持着刚才的姿态,一动不动。

    过了半个小时,一个金色的光点从庄明歌的额头出现,晃晃悠悠的从额头一路窜下,向着手指的方向移动。

    这就是诅咒的源泉了。

    庄明歌屏住呼吸,看着金色的光点慢慢的移动。

    穿过肩膀,进入手臂,游过手腕,进入指头,慢慢的被傀儡虫吸入了肚子里……

    一瞬间,庄明歌由静变动,闪电般收回自己的手指。

    金色光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返回,但庄明歌眼睛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它不甘的在傀儡虫的肚子转了几圈,慢慢的沉寂下来。

    庄明歌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

    傀儡虫吃饱喝足,躺在桌上一动不动,庄明歌拿了一个小盒子,用镊子轻轻的夹住它,把它放进盒子里,关上盒子,然后加持了一层层的封印。

    不满意的庄明歌找到了学院长,让学院长在盒子上加持了一层层封印。

    然后又找到了艾莉拉和西莉尔,让她们也加持了一层层封印。

    最后,他才放心的把盒子放在了湖之精灵布丽姬塔那里,让她守护这个盒子,如果没有人打开盒子,并且破坏掉里面的傀儡虫,庄明歌就彻底的和太阳神的诅咒拜拜了。

    于是,新的一天,到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