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61

    世界从来都没有公平过,强壮的人欺负弱小的人,强权的人支配弱势的人,强者可以轻松的吃掉弱者,并且用愉悦或者糟糕的心情来评论弱者的味道。

    弱者只能够被支配。

    弱者只能够被吃掉。

    弱者只能够被欺负。

    要问为什么的话,答案应该非常的显而易见吧,因为他们是……弱者啊。

    金成炫作为奥克斯集团住韩国分部的一个经理,在韩国而言,确实属于上流社会的人物,在普通的魔法师眼睛里,毫无疑问是强大的魔法师。

    也就是强者。

    所以他能够毫不犹豫的让对方说出道歉的话,即使是他怀有卑劣的心情,但世界就是这样,强权才是公理,弱者无正义。

    即使是在东方的国家也流传着【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名言。

    勇者,就是强者。

    庄明歌虽然因为地铁内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破坏了他的心情,但完全没有阻止的打算,在这地铁这条狭窄的车厢内,他闭着眼睛假寐,听着富有节奏的车轮过滚轨道的声音。

    在这条狭路之上,他们才是勇者。

    金成炫是弱者。

    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奥克斯集团在魔法界大名鼎鼎,威名赫赫,势力遍及全球,甚至在妖魔界也可以看到他们的分部,为集团效命的魔法师成千上万。实力强横。

    即使如此,在王的面前,必须保持着卑微的姿态。

    整个集团都如此,区区一个经理连让艾莉拉认真的资格都没有,她只需要弹出一根手指落下,就可以讲十个,百万,千个,万个这样的人压死。

    不费吹灰之力。

    所以对于金成炫的叫嚣,艾莉拉完全没有理会。她打着哈欠,将自己的身体靠在庄明歌的身上,感受到对方的气息,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似乎在她的眼睛里除了庄明歌之外,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任何事情。

    “我要你马上道歉!”

    似乎因为自己被无视了,金成炫的脸色徒然变得通红无比。身体因为愤怒轻微的颤抖起来,心里转动着无数恶毒的念头,身为奥克斯集团住韩国分部的一名经理,他有理由和实力教训一下这两个家伙。

    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礼貌以及尊卑。

    炽热的气浪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空气因为被这股灼热的气浪。变得扭曲,金成炫呼出了白色的烟雾,眼瞳变得狭长,内部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钻出来,身体表面的皮肤开始龟裂。想要化身成另外一个样子。

    庄明歌惊讶的扫视了对方一眼,艾莉拉不屑的低声解释道:“是最低贱的炎魔变。”

    声音虽轻,但清楚的落在了车厢内乘客的耳朵里,所有的乘客顿时惊恐的后退,一些机灵的开始向其他的车厢狂奔。

    炎魔是地狱内的种族之一,成年的炎魔身高百丈。以岩浆为食,可驾驭炽热的火焰,吹一口气可以蒸发一片湖泊,替表皮温度高达三千摄氏度。

    幼年的炎魔一出身就有十米高,表皮的温度高达五百摄氏度,对于普通的魔法师而言,是灾难的化身,每一头幼年的炎魔都可以轻松的虐杀黑铁阶位的魔法师。元素系火焰魔法免疫,其他的魔法抗性极高。

    炎魔变是一种将死掉的幼年炎魔的魂魄抽取出来,然后以特殊的方式和人类的身躯融合在一起,是一种非常残酷的魔法,融合的过程中,人类的魂魄会受到剧烈的灼烧感,甚至因此变成白痴,死亡的魔法师不计其数。

    危险系数虽然很高,但如果成功的话,获得的回报更加的可怕。

    成年的炎魔媲美地狱领主,堪比人间的王,一旦炎魔变魔法成功,将来进化到成年炎魔的可能性会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换句话说,炎魔变魔法是一种直通王的道路的捷径。

    唯一让人望而生畏的是融合过程中,近乎百分之百的死亡率。

    十万魔法师之中,成功的只有半个。

    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当场死亡,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人侥幸活下来,变成白痴或者终生残废。

    后来经过了数次改造之后,炎魔变这种残酷的魔法也变得和平了许多。

    融合的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

    遗憾的是改造过的炎魔变魔法再也没有可能踏入王的领域,甚至连白银的阶梯都不可能达到,最高的成就,只有青铜巅峰了。

    对于艾莉拉而言,这样的炎魔变,就是最低贱的炎魔变。

    扼杀了炎魔的成长性,换取魔法融合的成功率,简直就是在侮辱炎魔的威名。

    “去死吧,贱人!”

    地铁的车厢虽然高大,但不足三米,炎魔变之后,足以将整个车厢撑爆,大概是有着这样的顾虑,金成炫并没有施展完整的炎魔变,仅仅是将体内的火焰引发了出来,操控着几乎将空气点燃的火焰,甩向面前的女人。

    艾莉拉冷哼一声,吐出一口冷气。

    仿佛从北极吹拂而来的冰雪,冷气瞬间冻结了地铁的整个车厢,化作冰冷晶莹的世界,车座和地面都结出了厚厚的冰层,车壁享受着同样的待遇,一根根冰锥倒立悬浮在车厢的顶部,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

    如同万年不化的冰窟,呼吸来的气息化作白雾,在车厢内迅速被冻结,化作冰渣,掉落在地面厚厚的冰层上,发出轻微的声音。

    金成炫保持着甩出火焰的姿态,化成一座美轮美奂的冰雕,栩栩如生,脸色狰狞的表情和暴起的青筋清晰可见。

    更加神奇的是,车厢内的其他人并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虽然车厢内冰冷的寒气让他们饱受折磨,但身体毫无疑问非常的健康。

    刚才的攻击,仅仅是针对车厢和金成炫,并么有伤害到其他人,庄明歌并不奇怪艾莉拉有这样的实力。

    叮!

    就在所有人都用惊恐的目光盯着艾莉拉,不知所措的时候,地铁的车厢终于发出了叮的脆响,预示着地铁终于到站了。

    日本,东京。

    从地铁站离开后,庄明歌再一次来到了繁华的东京,并没有故地重游的感觉,距离上一次已经有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庄明歌这一次来到目的就是带走桐谷结衣。

    作为桐谷神社的唯一继承人,妖狐玉藻的巫女,桐谷结衣拥有着强大的力量潜伏在自己的体内,并且随时都有可能出来。

    如果没有合适的引导,这种不稳定的力量很有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悲剧。

    庄明歌曾经答应过妖狐玉藻,会接引桐谷结衣进入圣罗兰就学,从那里学习到魔法,来正确的使用其体内庞大的力量,相信五年的时间足以让她成为一个合格的魔法师。

    比起其他和恶魔签订契约并且苦逼的每一天都要积攒魔力的普通魔法师而言,拥有妖狐玉藻力量的桐谷结衣就像是开着外挂的人生赢家。

    之要掌控了体内的力量,她就可以快速的成熟,并且达到普通人一辈子也未必可以达到的地步。

    庄明歌估计她体内的力量可以轻轻松松的将她推入青铜阶位巅峰,并且只要肯努力,即使跨入白银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这样的结果对于普通的魔法师而言,毫无疑问是不公平的。

    遗憾的是,世界从来都没有公平。

    付出就有回报,只是绝大多数人的至理名言,并不适合用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上一次离开东京的时候,庄明歌消除了桐谷结衣的朋友们的记忆,并没有消除她本人的记忆,因为拥有妖狐玉藻力量的她,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对魔力有一定的免疫。

    外加那个时候的庄明歌并没有现在这样强势,所以就没有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来到桐谷神社附近的家庭餐厅,庄明歌拨通了桐谷结衣的电话。

    这一段时间,他虽然没有十分关注桐谷结衣的生活,但也会定期观察一下她的动态,手机号码自然也存储在庄明歌的手机里。

    “那个,请问是谁?”

    手机大约响了一会,才被对方接通,大概是看到陌生号码,正在犹豫要不要接吧。庄明歌甚至可以想象对方纠结时的神情,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笑意。

    “恭喜你,拿到了东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结衣。”

    庄明歌出声之后,对方就立即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就在庄明歌好奇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时,桐谷结衣干脆利落的声音从手里连珠炮般发射了出来。

    “你在哪里,不要走开,我马上就过去,千万不要走开,我马上就过去,你在什么地方,告诉我,你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在神社附近的一家餐厅。”

    庄明歌刚说完,对方立即挂掉了电话。

    大约几分钟后,一个穿着白色外衣,牛仔短裙的少女气喘吁吁的推开了餐厅的大门,一头黑色的长发绑成了马尾辫,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少女的青春和活力在一瞬间吸引了餐厅内所有人的目光。

    在环视了餐厅一圈,发现了庄明歌后,少女无视了服务员“小姐请问几位”的问候,笔直的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轻轻的咬着嘴唇,神色复杂的盯着庄明歌,就连坐在庄明歌身边的艾莉拉都没有落在对方的眼睛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