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49

    人鱼的丰收祭以纯银骑士和最后武士的决战作为落幕的点缀。

    时间是丰收祭还剩下一个小时就要结束的时候,最后武士和纯银骑士已经享受到了丰收祭所带来的欢乐,所以毫不犹豫的踏上了战场。

    舞台是海底广场。

    因为人鱼一族并不是爱好和平的种族,反而在过去的每天都会和不同的海底生物厮杀,战斗,维持自身的地位和获取食物,所以海底广场除了各种各样的建筑之外,还有一座堪称巨大的武斗台。

    是人鱼一族彼此切磋和战斗的地方。

    今天却被纯银骑士和最后武士占据了。

    越来越多的人鱼们闻讯赶来,想要看一看被人鱼皇族邀请的客人们,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实力,也许是一场令她们大开眼界,甚至惊叹万分的比赛也说不定。

    抱着各种各样的念头,人鱼们将武斗台围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庄明歌也想要见识一下魔法界负有盛名的纯银骑士的战斗,所以占据了一个不错的位置,当然这也和他是大祭司邀请的客人这个身份有关。

    在他的左边,是大祭司的侍从,银发少女克蕾尔。

    在他的右边,是自己认识到人鱼少女,柯蕾特.李歇尔。

    至于为什么会变成左拥右抱的姿态,庄明歌表示一定是伱看错了,他才没有左拥右抱,简单来说,人鱼的丰收祭过后。庄明歌正在独自一个人逛街的时候,意外的遇到了银发少女,于是两个人就一同逛街,然后又意外的遇到柯蕾特。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才不是左拥右抱。

    事实上银发少女克蕾尔对柯蕾特充满了厌恶和鄙视。

    柯蕾特也对银发少女不屑的轻蔑。

    两个人有着什么过节,所以一直看对方不顺眼。

    庄明歌猜想这大概和柯蕾特曾经犯下过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有关吧,不过这并不影响庄明歌对她们的看法。好像双方并没有爆发出剧烈的冲突,仅仅是鄙视和轻蔑着对方,然后视对方如无物而已。

    听说了纯银骑士和最后武士要比斗的消息,庄明歌就带着两个人来了。

    武斗台山,纯银骑士一手持盾,一手持剑。英姿勃发,战意搅动空气,毫无破绽的站在原地,仔细观察着对方的破绽。

    极阴神刀流的传承者。最后武士慎重的拔出了太刀,双手持刀,平举在胸前,刀刃向上,刀尖对准了纯银骑士。从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挥斥八方,刀气纵横。

    双方都在寻找着对方的破绽,彼此僵持了起来。

    人鱼一族津津有味的观看着比赛。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突然间,庄明歌意外地发现了极阴神刀流的某人距离纯银骑士似乎近了不少。但大多素的观众都没有发现他悄悄的移动了。

    随后,他挥出了一刀。

    纯银骑士惊讶的举起盾牌挡住了这一击。但身体却被砍退了好几步,重新拉开了距离。

    最后武士再次挥刀,再一次击退了纯银骑士。

    第三刀挥出,纯银骑士不得不用手中的骑士剑挡开了这一击,不过身体依旧后退,没有反击的机会,他惊讶自己居然被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却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此只能不停的格挡。

    “不对,不对……”银发少女克蕾尔突然摇起了头,她察觉到了比赛中非常微妙的地方,有种淡淡的违和感。

    “伱也发现了。”

    银发少女克蕾尔点了点头,“很奇妙的感觉,明明纯银骑士每次格挡之后都会重新拉开距离,为什么无论如何也躲不开武士的攻击。”

    武士和骑士每次交击,都会拉开七八步的距离,但武士挥刀斩下的时候,这些距离就会被神奇的磨平了。

    这种微妙的违和感,令克蕾尔和柯蕾特不解。

    众人并没有看到武士走路,更没有看到他前进,按理说七八步的距离,武士纵然挥刀,也绝对无法砍中纯银骑士才对。

    他好像站在原地,一刀接一刀的砍下去,纯银骑士就不停的后退。

    庄明歌指着武士的五根脚趾头,“看那里!”

    银发少女克蕾尔和柯蕾特同时看了过去。

    “最后武士并非没有移动,他看起来站在原地,没有迈开脚步,但实际上却利用五根脚趾的伸缩,如同蚯蚓一样移动着自己的身体。”

    “所以才会在每一次挥刀的时候,抹掉纯银骑士倒退的距离,将纯银骑士逼迫的连连后退,极阴神刀流,果然很阴呢。”

    银发少女顿时露出了不满的表情,“这算什么,这种小动作太无耻了吧。”

    柯蕾特深以为然。

    庄明歌倒是觉得这种小技巧非常的实用,身体不动,肩膀不抖,利用五根脚趾移动身体,抹除彼此之间的距离,看起来阴险,但却很可怕。

    估计有不少的人倒在了这种阴险的小招式里,甚至连怎么败的都不知道。

    明明计算着对方站在打不中自己的位置,但对方挥拳的时候却击中了身体,这种错愕令人抓狂。

    但身经百战的纯银骑士很快就看透了他的小招式。

    举起手中的盾牌,魔力吐出,在最后武士手中的太刀砍在盾牌上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的瞬间,魔力变吐为吸,顿时将太刀死死的吸附在盾牌上。

    趁着这个机会,纯银骑士斩出了手中的骑士剑。

    最后武士放弃了手中的太刀,快速后退,避开了对方的斩击,对于武士来说,明明武器就是生命,但他却毫不犹豫的放弃了。

    “伱果然很强呢,骑士大人,已经很久没有人逼我放弃太刀了,作为一个武士,颜面无存呢。”他呵呵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羞耻的感觉。

    纯银骑士并没有幸灾乐祸,严肃的说道:“从刚才的战斗,我感觉到伱似乎并不擅长太刀,究竟是怎么回事?”

    “已经看出来了呢,对伱刮目相看了,骑士大人,伱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啊。”

    最后武士惊讶的说道。

    接着他饶了饶头,说出了原因,“实际上我确实不太擅长使用武器,之所以挂着太刀,也只是吓唬人,虽然我也想要苦练一翻,但无奈的是,本人毫无天赋,所以半途中放弃了,只是学会了简单的几招而已。”

    纯银骑士皱眉道:“但伱是极阴神刀流的传人对吧。”

    “没错,我确实是极阴神刀流的传人。”

    很爽快的承认了,不过他的脸上浮现出来一丝神秘的笑容,“但是骑士大人啊,谁告诉伱,极阴神刀流是使用太刀作为武器的流派了?”

    纯银骑士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但很快脸色突然急速变换。

    因为最后武士鬼魅般出现在他的面前,脸上还带着嗜血的笑容,右手如刀,轻轻的划向他的咽喉,杀气纵横,杀机四溢。

    纯银骑士完美的挡开了这一击,就这样,骑士和武士开始了白兵战。

    极阴神刀流并不是使用武器作为攻击方式的流派,恰恰相反,他们是将自己的身体打造成可怕的武器,然后攻击敌人。

    百炼成钢,他们的身体堪比钢铁,他们的意志坚不可摧。

    最后武士将自己的双手当做刀剑,然后发起了凶猛的攻击。

    那是普通人绝对无法防御,甚至会被撕成粉碎,犹如世界上最凶猛的野兽的攻击,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足以让普通人崩溃。

    骑士开始奔跑。并非全速疾驰。只是轻松慢跑左右的程度。

    所奔向的前方,是极阴神刀流的最后武士。然后发出了可怕的攻击。

    一击,两击,三击为止,庄明歌还可以看得十分清楚,但是,从这里开始人鱼们的眼睛就已经再也追不上两者的动作了。

    犹如将地面斩成破碎的豪雨般,怒涛的连续攻击者最后武士。

    最后武士发出刺耳的笑声,并没有躲闪,任由对方的骑士剑劈斩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身体千锤百炼,犹如钢铁,一边承受着对方的攻击,一边反击。

    可是,他的反击全部都被挡住了。

    骑士的武艺比他想象的还要精深,一剑一盾驱使的非常敏捷。若见到刀刃迫近自己,骑士就会立刻向后跳避。或是举起手中的盾牌挡开他的攻击,只是稍微地横向或向后移动,巧妙地转移防守的放置。

    再者,纯银骑士的铠甲也非常坚固。

    白色的铁甲差不多包裹了他全身上下。若是武士向他的手臂和脚,护臂和护腿,或是胸甲所发出的攻击都被其弹返了。

    毫无疑问的是,双方都是武艺高超之辈,即使这场比赛仅仅是切磋,依旧打的热火朝天,令所有观看这场比赛的人大呼过瘾、

    “骑士大人哟,让我尝尝极阴神刀流的不传之秘,小心了。”

    最后武士在享受着这场比赛,嘴角流露出开心的笑容,为了向自己的对手示以敬意,他大声说了出来。

    “看招,极阴神刀流奥义.蜻蜓切。”

    最后武士突然如同蜻蜓一样飞舞了起来,在半空中划过一个转折,以带着残影的速度切过纯银骑士的身体。

    叮的一声脆响,伴随着纯银骑士打过无数次战斗的骑士剑断裂了。

    与此同时,最后武士的右手突然迸溅出一米高的血液。

    “真不愧是纯银骑士,是伱的胜利。”

    说完这句话,最后武士立即昏迷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