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43

    今后的一段时间,大家就在神秘的实验室住下来。

    偷袭车队的敌人至今没有查出来到底是什么人,从死掉的魔法师身上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这些人都是从来都没有出现在魔法界的隐秘魔法师,大概是某个势力培养出来的魔法师吧。

    这让庄明歌有了不祥的预感。

    不止是庄明歌,事实上楚青丝也有这样的感觉。

    敌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

    因为车队被袭击的缘故,进入实验室的专家学者受到了严密的保护,就算是纳克特抄本也受到了重重封锁,即使庄明歌同样居住在实验室,也没有机会接触到纳克特抄本。

    只是远远看到过几眼。

    现在纳克特抄本被三个人保护了起来。

    女子,青年,西装成功人士。

    第一天进入实验室见到他们的时候,三个人曾经做过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白衣如雪的女子叫做苏幽兰,不属于第三统战部,而是属于一个叫做“天宫”的实力的女子。

    大大咧咧的青年叫做张战龙,和白衣如雪的女子一样,同样不属于第三统战部,来自一个和【天宫】对立的组织……地府。

    最后是穿着西装的成功人士,大概是三个人里面对看不清楚的一个人。

    他叫离弦,似乎和所有人都可以相处的很好,每天乐呵呵的,十分欢脱的一个人。来自于【闲人委员会】

    庄明歌身为一个东方人。自然明白【天宫】和【地府】是什么意思,不过【闲人委员会】就不是很清楚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就是我们这一群不属于国家也不属于学派,闲着无聊的人形成的一个交际圈。统称闲人委员会而已,不值一提。”

    离弦乐呵呵的解释道。

    结果庄明歌被楚青丝低声警示,“闲人委员会看似闲散,但每一个人都有一张巨大的关系网,联合起来的话,即使天宫和地府都要逊色三分,是非常可怕的组织。”

    庄明歌点头表示理解。

    纳克特抄本被三个人联合保管,庄明歌也没有办法靠近纳克特抄本。无从分辨被袭击的那一天,到底是不是纳克特抄本发出的求救信号。

    于是,时间缓缓流逝。

    进入了七月份的下旬,七月二十二号这一天。庄明歌接到了来自学院长的电话。

    “听说你们被囚禁了?”学院长索菲娅开门见山的说道。

    “没有,只是进出有些不方便而已。”

    庄明歌进入这里后,就被告知严禁外出,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可以告诉外出采购的人员。他们会将自己需要的东西带回来。

    “这就是囚禁。”索菲娅很自我的下达了这样的定义,不满的说道:“为什么不打出来。”

    庄明歌苦笑。

    “问你话呢,为什么不打出来,他们拦不住你。”索菲娅很自信的说道。

    敢于和魔王战斗的勇者。不是普通人可以束缚的,庄明歌明天都会盗取庞大的神力改造自己的身体。刀枪不入,铜皮铁骨在他的眼睛里不算什么。

    如果他真的愿意。这里拦不住他。

    “我是为了保护埃斯哈尔学长。”

    “我会派遣另一个人保护他,你马上回来,圣罗兰有事情要你处理。”索菲娅终于说出了打来这个电话的真正目的。

    “什么事情?”

    “非常重要的事情,纳克特抄本什么的先放一边,把圣罗兰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庄明歌点了点头,同意了下来,“嗯,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挂掉电话后,庄明歌就找到了楚青丝,向她磁性。

    结果遭到了拒绝。

    “抱歉,在没有上面的命令时,我们不能放你走,因为这会暴露我们实验室的真正位置,十分抱歉,请你呆在这里吧。”

    脸上却没有任何抱歉的表情,冷冷的说出了外加辞令般的发言。

    庄明歌苦笑不止,“我真的有事,圣罗兰有一件麻烦的事情要我解决,拜托拜托,让我过去好不好,青丝姐!”

    楚青丝一震,厉喝道:“你叫我什么!!!”

    庄明歌心头微微一跳,暗自叫遭,青丝姐是庄明歌对楚青丝的昵称,虽然平常庄明歌十分注意这一点,但毕竟相处了十几年,情急之下就叫了出来。

    楚青丝神色恍惚,眼前陌生的男子似乎和心底的那个少年重合了。

    庄明歌赶紧说道:“我听明歌说过,叫你青丝姐的时候,你最好说话了,所以我想要试一下,拜托了,楚青丝小姐,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

    楚青丝冷酷的说道:“青丝姐是小歌对我的称呼,下一次你敢擅自这么叫我,我就杀了你!”

    庄明歌点头称是。

    楚青丝神色一缓,淡淡的说道:“这个实验室是天宫,地府,闲人委员会的三个势力的产物,想要离开必须经过他们的同意,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了,这里是禁地,进来容易出去难。”

    庄明歌只好转身去找天宫,地府,闲人委员会三个势力的代表。

    苏幽兰,张战龙,离弦。

    苏幽兰淡淡的说道:“想要离开,不行,想要离开的话,必须提前一个月提交申请。”

    张战龙大大咧咧的说道:“离开?行啊,提前一个月提交申请,现在就要离开?不行不行,这是规定,要不你打赢我,地府的规则很简单,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你赢了我,我拦不住你,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离弦笑咪咪的说道:“现在就要离开啊,不是不行,只是麻烦了一点,办手续需要一个月左右,不过实在等不及了,现在也行,毕竟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庄明歌向离弦道谢,在离弦的带领下准备离开这个实验室。

    半路上却被天宫和地府的人同时拦住了。

    苏幽兰冷漠的看了庄明歌一眼,“规定就是规定,任何人不允许破坏规定。”

    不愧是天宫,庄明歌也看过许多神话故事,故事里的天宫不讲人情,天规天条不允许被任何人,任何事破坏。

    张战龙却兴奋的笑了起来,“呐,学生会长,跟我打一场,赢了你就走,如何?”

    在地下一层的宽阔大厅,几个人相对而立,气氛紧张,一触即发。

    庄明歌在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生活了近一年的时间,已经适应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拳头就是老大的真理已经刻在了心底。

    “也好,我就打出去吧!”

    “狂妄!”

    “太好了,接招!”

    苏幽兰冷哼一声,抽身后退,张战龙大喝一声,踩着奇妙的步伐,向庄明歌走来,他的眼瞳瞬间变成了漆黑色,眼白的部分被漆黑吞噬,看上去就如同黑洞。

    “阴阳路里分阴阳,地府人间人鬼茫,此生不见忘川河,回头故里话凄凉!”

    他以悲凉的语调念着奇怪的咒文,脚步下突然分成了两条路,一条漆黑的道路直通地府,一条纯白的道路返回人间。

    “阴阳路,开!”

    空气中漂浮了地府鬼气,鬼气森然,刺骨透皮,空气凝结成霜。

    庄明歌的肌肤,骨头都要酸软,变得苍老,灵魂都要飞出躯壳,踏上黑色的地府路,从此人间地府两茫茫。

    这是送鬼入地府的阴阳路,人鬼分离的阴阳路。

    从此,人是人,鬼是鬼,再无牵连。

    庄明歌的身上碰的一声燃烧其了剧烈的火焰,那是太阳的火焰,不管是幽灵也好,鬼魂也好,最讨厌的无疑是炽热的太阳之光。

    煌煌烈烈的光芒照耀四方,明亮的太阳光洒落天下,阴阳路瞬间被焚毁,漆黑纯白条道路崩溃,张战龙吐出一口鲜血,倒退几步,满蓝骇然。

    “光明圣炎!不可能!”

    他历啸一声,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六道轮回六道开,饿鬼恶鬼,魍魉魑魅,借血显性!”

    离弦满脸凝重的喃喃道:“六道轮回,看来要拼命了。”

    张战龙吐出的漫天鲜血化作一团血雾,有厉鬼在咆哮,在哀鸣,在诅咒,血雾不停变化,化作一张张狰狞的面孔,诅咒人世间的活人活物。

    他们想要吞噬活人,想要吸食生气,强壮自己,强大自己。

    庄明歌微微眯起眼睛,黑色的连衣帽下,很少有人能够看穿他此刻的表情,盗取了冥神哈迪斯的力量,区区饿鬼恶鬼,魍魉魑魅怎么敢对他出手。

    他睁开冰冷的死亡之瞳,湛蓝的眼珠变成了吞噬一切的黑洞。

    “滚回去,滚出人间!”

    这是高高在上的冥神对这些不入流的鬼魂的训斥,也是警告。

    即使是威震一封的鬼王,见到好地府之主平等的存在,也会灰溜溜的跑回去。

    可怕的诅咒和哀鸣戈然而止,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诸多被召唤出来的冤魂恶鬼争先恐后的跑回了地府,生怕落后一步,灰飞烟灭,张战龙几乎快要把自己的眼珠子都瞪出来。

    这不科学!

    离弦抖动着自己的眼角,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地府的上等法术,六道轮回可是召唤冤魂厉鬼的上等法诀,为什么突然失灵了。

    苏幽兰平静的面孔下,掀起了不为人知的惊涛骇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