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99

    恶趣味的魔王。

    根据先前的表现,庄明歌还以为这是一位和身份十分相符,拥有着强大的威严和作态,君临于天下,站在云端俯视着三界的魔王。

    没有想到会有如此的恶趣味。

    “什么骗你的啊,你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庄明歌还没有来得及吐槽,索菲娅就已经率先开炮了。这货似乎完全不打算把眼前这个家伙当做魔王来看待了。

    “人类,你是在说我吗?”

    貌似魔王完全没有自觉性,或者说他压根就是逗着对方玩的,大概是因为千百万年的身居高位,让他有了一些变态吧。嗯,庄明歌是这么认为的,至于魔王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这就是脑补的胜利啊。

    感觉到愚弄的索菲娅开始前进冲锋,如同一辆急速行驶而来的坦克,碾压一切,破坏一切,相信即使是世界上最坚硬的钻石,在她的面前也不算什么,会被轻而易举的打成粉碎。

    但对手是魔王。

    人类不可能战胜的敌人。

    所以她的冲锋被遏制了,魔王挥舞着巨剑,轻易的切开了她的身体,索菲娅被拦腰斩成了两半,鲜血飞溅,洒落长空。

    但她本人却没有当即死亡,甚至连死亡的恐惧都没有,反而大声的笑了起来,从高高在上的王坠落凡尘,成为了地上的蝼蚁,反而笑的越发畅快。

    飞溅的鲜血洒落在了血肉之柱周围的魔法阵的上面,沉寂已久的魔法阵顿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

    索菲娅独创的魔法……千年沉睡的幻想梦境,终于被发动了。

    庄明歌目眦尽裂,无助的如同一个小孩子,被庞大的力量死死的压制在某个角落。嘶哑的大叫着,狂吼着,咆哮着,无力而又无助的如同被抛弃的孩子。

    “学院长,学院长……索菲娅,我的王,王……”

    魔法阵的光芒越发刺眼了,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在天空中凝结起来。化作了一个巨大的环形倒置三角魔法阵。和地面的魔法阵遥遥呼应。

    魔王有些愕然的盯着身体已经断裂成两截,但依旧在大笑的索菲娅,最终叹了口气,虚无缥缈的身体在一瞬间被魔法阵散发出来的光芒所覆盖,一道道奇妙的锁链从魔法阵内部射了出来。将他死死的拉住,慢慢的拉进了魔法阵内部。

    索菲娅还在大笑,仿佛在嘲笑着魔王,但笑声越来越微弱。

    可怕的力量终于逐渐消退,庄明歌感觉手脚又恢复了知觉,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索菲娅的身边。捡回了她的身体,企图把她的身体拼凑起来。

    穿着古代汉服的的少女来到索菲娅的身边,治疗者她的伤口。

    但这是魔王造成的伤势,就算是处女座的力量,也没有办法治疗好她的伤势,庄明歌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害怕,身体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化作冰冷的血水。渐渐凝固,嘴唇不停的哆嗦着。却说不出一句话。

    “呀咧呀咧,这一次真的完全玩脱了呢。”

    经过处女座的治疗,索菲娅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但庄明歌知道,这不过是杯水车薪,她的身体被魔王斩成了两半,除了魔王之外,没有人可以救的了她。

    “为什么不躲,为什么不躲开啊!”

    庄明歌愤怒的问道,刚才的一剑,明明可以躲开的,她却无视了这一剑,让锋利的剑锋斩断了自己的身体。

    索菲娅微笑着说道:“要是躲开的话,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发动魔法了。”

    “但你会死的啊,你会死的啊。”

    “无所谓,反正活了这么长时间了,既然是人类,总会要死的。”索菲娅是七位王里面最年轻的一位,即使如此,也活过了半个世纪。

    岁月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直到死的时候,也能够保持最迷人时期的身材和面孔。

    庄明歌哽咽说不出话来,泪水如同断线的珍珠不停的往下掉。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死啊!”

    “怎么可能……”

    索菲娅轻笑了起来,脸色却越来越苍白,看得出,她正在逐步走向死亡。

    处女座的力量维持着她的生机,没有人让她在立即死去死亡。

    魔王的分身无影无踪,似乎被拖入了天空中的巨大魔法阵内,魔法阵缓缓转动着,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

    但异变发生了。

    虚空中突然传来锁链被拖动时发生的声音,魔王挣扎着从魔法阵内冲了出来,他虚无缥缈的身体上缠满了锁链,但一步步坚定的从魔法阵内走了出来。

    庄明歌近乎绝望,连索菲娅付出自己的生命,都不能封印他吗?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与之前相比,黑影似乎淡了一点,身高也矮了不少。

    看样子,似乎在刚才的战斗中,受到了一丝丝伤害,但并不严重,相反,索菲娅已经快要死了,现在还能够活着,仅仅是一个可怕的信念支撑着她罢了。

    “人类真是有趣的存在啊。”

    魔王低头看着快要死亡的索菲娅,发出和以往完全不同的感叹,“明明是我们的食物,却拥有着反抗我们的勇气。”

    他说出了不知道是在嘲笑,还是赞叹的话,欣赏的看着索菲娅,“勇者,英雄,圣人,贤者,你们人类愚蠢而又固执的反抗我们的统治,一次次的在绝望之中奋战,即使杀到最后也绝不投降,血流成河,天崩地裂,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无尽的岁月里,魔王见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多的他已经忘记了。

    但今天通过索菲娅,那些已经不知道消失什么地方的记忆重新被翻了出来,他带着一身的锁链,缓缓从天空中落下,走到了索菲娅的面前。

    “将你的名字告诉我,人间王!”

    魔王凝视着这位眼前的女子,她的实力不值一提,自己一个眼神就可以杀掉她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但她那种无敌的信念,却令自己也为之动容。

    即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要封印自己的信念,为了守护一群蝼蚁而放弃长死不死的诱惑,这样的人类中,即使在魔王漫长的生命中,也没有见到过多少个。

    索菲娅睁开了快要闭上的眼睛,嘴唇蠕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索菲娅!”

    庄明歌突然说道,强忍着快要流出来的泪水,郑重的说道:“她叫索菲娅.夏尔斯提亚,我的学院长,我的王!”

    “你是她的臣子?”魔王第一次正视庄明歌,这个在他刚刚出现就跪下来的男子似乎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蜕变,不管是心灵还是信念,都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只有她才是我的王!”庄明歌骄傲的如此宣告。

    魔王看着满身缠绕的锁链,身体再一次被缓缓拉入了魔法阵中心,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庄明歌,说出了一个条件。

    “那么,少年,我们来做一个游戏吧,这个魔法阵只能够困住我半天的时间,半天之后,我会再一次出现在这里,到时候我就会大开杀戒,你如同能够成功的阻止我,我就亲自去一趟冥界,从哈迪斯的手里要回你的王,如果你失败了,就与这个地方一同化作成为我的食物吧,如何,少年!”

    “我答应你!”

    庄明歌抱着已经失去了温度的索菲娅的身体,抬头看着缓缓被拖入了魔法阵中心的魔王,眼瞳内除了认真,决然,还有不惜一切也要阻止魔王的信念。

    “很好的眼神,如同你的王一样。”

    魔王说完这句话,就被锁链拖入了魔法阵内,只留下他的话在虚空中回荡。

    “游戏,要让我尽兴啊,少年!”

    ……

    与此同时,地狱深处,暴食魔王的宫殿,突然响起了一阵震动地狱的大笑。

    欢乐,畅快,以及许久未见的愉悦。

    仿佛找到了有趣的事情,发自内心的愉悦。

    下一秒钟,一个可怕的魔影笼罩了地狱,比人间不知道广阔几十万倍的地狱,数以亿万的生灵全部被恐怖的力量压倒。

    一个漆黑,长着魔角的俊美男子出现在了暴食魔王的宫殿。

    他优雅,美丽,可怕,是世界一切恐怖的源头,是无数人类闻之胆寒的象征,是天堂的不世大敌,是地狱的王者,是游离于地狱七君主之外,甚至隐隐还要高出一头的存在。

    他的名字叫做……撒旦。

    “贝鲁赛巴布,你在笑什么?我的午休都被你打扰了。”

    撒旦走进华丽到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宫殿大厅,一位同样俊美的男子坐在如同山峰般巨大的王座之上,放肆的大笑着。

    见到撒旦走进来,男子,暴食魔王停止了笑声。

    “哟,撒旦,你怎么来了。”

    “因为你那恶心的笑声打扰了我的午休啊。”

    “抱歉,抱歉,因为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所以一时间有些失态。”

    撒旦露出了一丝好奇的神情,“开心吗,你遇到了什么好事吗?”

    “有人启动了我的餐具。”贝鲁赛巴布说道。

    “这种事情每隔上百年就会有一次吧。”撒旦不悦的说道:“值得你大惊小怪吗?”

    “但这一次不一样,我遇到一位勇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