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68

    “那是你自作自受。”

    索菲娅对面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抱有极大的不满和恨意,那是从骨子里迸发出来的,不可磨灭的巨大恨意。简单来说,就好像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之类,即使倾尽五湖四海之水也不能熄灭的怒火。

    “真亏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奥多蕾娜,不,现在应该叫你拉亚玛.阿西尔了吧。”

    “随便,如果是索菲娅的话,什么样的称呼我都可以接受。”

    “别说的我我好像和你很亲密的样子。”

    索菲娅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的侮辱,立即反驳了。

    拉亚玛.阿西尔露出了一丝苦笑。

    “总之,为什么要回来,你当时应该发下过誓言,今生不会在踏入圣罗兰一步的。”

    面对索菲娅的质问,拉亚玛露出了一丝笑容。

    “哦,你说那个誓言啊,我记得全文好像是,我奥多蕾娜.风月在此发下誓言,今生今世都不会在踏入圣罗兰一步,违反这个誓言,我将永坠地狱,万劫不复,对吧。”

    “这是你的誓言,别问我。”

    索菲娅厌恶的说道。

    拉亚玛.阿西尔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呐,你还记得吗,索菲娅,半个世纪前,毕业的第三年,你用自己的双手贯穿我的胸口,就是这里!”

    她用力按着自己接近心口的部位。

    “掏出了我的心脏,将我杀掉了啊!”

    索菲娅冷漠的说道:“现在想起了,那应该是你的替身人偶吧,你的傀儡魔法精湛都连我都欺骗了。”

    于是,这位地狱魔女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索菲娅忍不住恼火的质问道。

    “我的傀儡魔法虽然出色,但你当时可是半步踏入了白银级别的天才啊。你觉得当时的我真的可以欺骗的了你吗?”

    “事实上我确实被你欺骗了,你能够站在我面前,就是最好的证明。”

    “大错特错哟。”笑吟吟的地狱魔女,拉亚玛.阿西尔伸出纤细洁白的手指,微微摇了摇,“当时被你杀掉的我是本人无误,心口被贯穿,心脏被打爆。我死掉了呢。”

    “不可能!”

    索菲娅根本不相信这种事情。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呐,索菲娅,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叫做地狱魔女吗。”拉亚玛缓缓注视着面前曾经的挚友,眼瞳不再是纯净的蓝色,而是一抹永远也化不开的漆黑色。

    “因为我是从地狱回来的啊!”

    她如此说道。

    “我坠落到地狱。和恶魔签订了契约,每年献祭一千人的灵魂,然后获得了重返人间的权力,所以我才是真正的地狱魔女啊,索菲娅.夏尔斯提亚!”

    “奥多蕾娜,你……”

    索菲娅听说过这种事情。而且也知道从地狱返回人间,究竟有多么的困难。

    从地狱进入人间,一共有两条道路。

    一条是通过地狱之门,抵达人间,可惜地狱之门的守护者地狱三头犬是地狱最强大的存在之一,除了七君主级别的强者,没有其他恶魔可以通过地狱之门。

    另一条道路是有名的死亡之地。那是天堂和地狱大战,因为战况太过于激烈。打穿了一条荆棘的道路,踏入这条道路可以来到人间,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恶魔都死在了这条道路上,即使是恶魔们,如果没有必要,也不会通过这条小路前往人间。

    除了这条小路本身的可怕之外,还有天堂的天使重兵把守,任何一个恶魔被发现后,只有死路一条。

    除了这两条道路之外,想要进入人间,还有最后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就是等待强大魔法师的召唤,暂时前往人间,但召唤的时间一到,空间的法则就会将恶魔遣送回去。

    而且这种召唤太过于随机性,地狱的恶魔千千万万,也许几千万年也不会碰到一次。

    “你看,既然我已经死过了一次,那么重获新生的我自然不需要遵守过去的誓言,就算是进入圣罗兰,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吧。”

    拉亚玛.阿西尔很满意的看着索菲娅震惊的脸色,笑咪咪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把你赶出去,不,我就直接把你送回地狱吧!”

    索菲娅直接出手,一道红色的光芒从她的脚下向四面八方蔓延出去,包围了方圆一公里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

    “跟我一起来吧,地狱魔女!”

    她一挥手,两个人同时消失在原地。

    与此同时,不知名的异度空间,那是漆黑不见天日的混沌,突然爆发出了一股耀眼到极点的强光,仿佛太阳突然出现,照亮了万物。

    漆黑的空间内,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出现了两个美丽的女子。

    索菲娅.夏尔斯提亚,以及拉亚玛.阿西尔。

    “异度空间么?”

    地狱魔女环视了一眼周围,赞叹道:“你的空间魔法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呢,不过把我卷入异度空间真的可以吗,一不小心迷失的话,就再也回不去了。”

    “不要你管!”

    索菲娅冷哼一声,右手在虚空中一握,一道狂风突然从她的手中出现,然后变成了一把风暴组成的长枪,指向地狱魔女。

    拉亚玛.阿西尔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我们魔法师说白了,就是利用体内的魔力,沟通外界的力量,使用出强大的魔法,但异度空间内,除了混沌再无他物,空有一身魔力,却无法使用,但王本身就是魔法,根本不需要借用外界的力量。”

    她惊叹了一声,对索菲娅的想法表示十二分敬佩。

    “半个世纪,你比以前还要可怕了呢。”

    索菲娅冷酷用长枪指着对方,“撒,轮到你选择了。是被我打的灰飞烟灭,还是老老实实的滚回地狱!”

    “啊咧,你不是要杀了我吗,为什么突然要放我一马了。”地狱魔女觉得好笑。

    索菲娅脸色一暗,没有说话。

    “你这是在自傲,还是在愧疚,我可是杀掉了你未婚夫的凶手,你不不是应该立即杀掉我才对吗?”

    “闭嘴!”

    “时过境迁。你还是这么悠游寡断啊。看似决断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如此软弱的心,索菲娅,你真该一上来就杀掉我,可惜。你再也没有机会了!”

    地狱魔女拉亚玛.阿西尔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右手被指尖划破,一滴滴漆黑色的血液滴落在虚空之中。

    吼!

    顿时,混沌的异度空间,传来了无数声奇异的咆哮。

    “撕咬吧,混沌的凶兽!”

    下一秒。漆黑的血液化作一只只可怕的凶兽,咆哮的冲向了索菲娅.夏尔斯提亚,“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大餐,索菲娅。”

    数以百计的凶兽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气息,百兽之王在他们的眼睛里只不过是食物。

    它们可怕,凶狠,仿佛经历了千万次的战斗。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变成了凶器,进化到了一个极度可怕的地步。

    它们是凶兽。能够和魔物媲美,甚至超越魔物的凶兽。

    是历经无数次杀戮,最终活下来的怪物。

    它们没有奇异的能力,有的只是纯粹的杀戮意识,以及战斗的本能。

    “滚开!”

    面对这群眼瞳散发着可怕凶光的怪物们,索菲娅挥动着自己的长枪,一道可怕的旋风吹拂出去,当先扑过来的凶兽没有丝毫抵抗力,被旋风撕成了粉碎。

    可怕的旋风如同炮弹一样,仅仅一击,就贯穿了整个凶兽群,撕裂了无数凶兽。

    拉亚玛.阿西尔张开自己的手,指尖用力一划,划开了一道可怕的伤口。

    鲜血如同扭开的水龙头,不断的向外涌出,每一滴鲜血都会化作一只凶兽,咆哮着加入凶兽大军,向索菲娅发起进攻。

    有的凶兽小巧如猫咪,有的凶手庞大如巨鲸,每一只凶兽都不一样,但却同样的可怕。

    索菲娅右脚在虚空中狠狠一踏,一道涟漪从她脚下扩散而出,方圆十公里内的凶兽突然猛一停顿,然后砰的一声,齐齐粉碎,化作浓浓的血雾。

    “这些凶兽虽然可怕,但对于我来说,仅仅是小麻烦而已,奥多蕾娜!!!”

    索菲娅清澈的声音穿过血雾,回荡在地狱魔女的耳边,最后几个字突然放大了无数倍,竟然化作可怕的音浪风暴,席卷了整个异度空间。

    所有的凶兽都被这股可怕的音浪风暴直接镇杀,化作满天的血雾。

    “你太傲慢了,索菲娅,从以前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地狱魔女右手的伤口缓缓愈合,嘴角的笑容却越发诡异,“就是因为你这种傲慢,所以我才有机可趁啊。”

    她低声念起了咒文。

    漫天的血雾仿佛活了过来,不停的涌动,然后将索菲娅重重包围,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茧,血茧的外表浮现出了一个个奇异的凶兽,仿佛在咆哮,在撕咬。

    “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真正礼物啊,索菲娅。”

    她得意的大笑了起来,“这是禁忌的魔法,凶兽的囚笼,即使你是王,脱困也需要几天才行,不过几天之后,圣罗兰应该已经不存在了吧。”

    索菲娅的声音从血茧之中传了出来,“圣罗兰是你回来的目标吗?”

    “不如说,我的目的并不是圣罗兰,而是圣罗兰的学生会长吧。”

    拉亚玛.阿西尔想起了那个看起来单纯,但才思敏捷的男孩子,“那个孩子叫做易.巴雷特对吧,确实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会长呢,比起你还要优秀呢。”

    “可惜,他招惹到了一个不能够得罪的人。”

    地狱魔女发出了叹息。

    “你想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吗,奥多蕾娜.风月。你就这么想要惹怒我吗,你就这么想要看到我悔恨呢,你就这么想要……死吗!!!”

    索菲娅.夏尔斯提亚发出了恐怖的咆哮,她仿佛化身成为了巨大而可怕的凶兽,超越了无数人的想象,纤细的身体爆发出了恐怖的魔力。

    山崩海啸般的力量轰击在囚禁自己的血茧上面,仅仅是一击,血茧就被如同气球般快速膨胀起来,转眼就超越了血茧本身可以容乃的程度,一道道裂纹从血茧外表浮现出来。

    “不愧是王,真是可怕的力量,可惜,凶兽囚笼这个禁忌魔法比拟想象的还要可怕,就让你见识一下它真正的力量吧。”

    拉亚玛.阿西尔再次念起了咒文。

    那是古老,充满了血腥气味的咒文,光是听着发音,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如果将这些古老的语言翻译成英文,那才是真正的不寒而栗。

    “我祈求,咆哮的凶兽啊,吞噬你的血肉,啃食你的灵魂,用绝望,愤怒,憎恨,焦虑,痛苦,沮丧,悲伤,铸成你最后的哀歌,你将万劫不复,你将不见天日,你将在永恒的独孤中度过余生,你的头骨就成为凶兽的酒杯,你的身体将成为……”

    禁忌的咒文被缓缓念出,血茧表面的凶兽仿佛活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吞噬索菲娅爆发出来的魔力,将这些可怕的魔力转化为自身的力量,巩固了血茧,消除了裂纹。

    凶兽们越发真实,似乎隐隐还有可怕的咆哮传来。

    索菲娅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收回了自己的魔力。

    “已经放弃挣扎了吗?”

    拉亚玛.阿西尔嘲讽的说道。

    在遥远的过去,她一直都是索菲娅的手下败将,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比不上索菲娅,不管是学习,魔力,容貌,还是其他,都输给了这个人。

    即使是自己所喜欢的那个人,也成为了她的未婚夫。

    不甘心,所以她挑战了索菲娅,离开了学院之后,因爱生恨,杀掉了那个家伙,然后被她杀掉。

    即使如此,她依旧不甘心,所以带着可怕的怨恨走过了那条荆棘的道路,返回了人间。

    经过五十多年的时间,她只不过是白银级别的魔法师,对方却是王。

    即使如此,她依旧没有失望,更没有绝望。

    只要活着,她就有机会。

    如今,这个机会终于来了。

    “我要走了,索菲娅,杀掉你的小骑士,毁掉你的圣罗兰之后,我就会乖乖的回到地狱,而你,就在绝望和孤独中过完自己的一生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