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47

    学生会的人手严格把关,自然导致学生会的人手不足,平时的话还勉勉强强可以维持日常的运转,但一到这种关键时刻,完全不行。

    所以庄明歌才同意招收一些临时工作人员,支付薪水,让他们一起参与进来。

    这个提议也得到了卡琳和游离子的同意。

    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环节了学生会人手不足的压力。

    时间临近上午十点。

    庄明歌终于完成了早上的工作。

    伸了一下懒腰的他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躺在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在此苏醒,已经是快要临近中午的时候。

    “睡了一个小时吗?”抬头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钟表,庄明歌揉了揉发困的眼睛,从沙发上起身,西昂外面走去。

    平时这个世界,学生会的三人都会聚集在一起聊天,休息。

    但因为最近的学生会十分忙碌,导致几个人已经没有很好的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了,大多数的时间只是打了一个照面,然后坐着自己的事情。

    估计,忙完这一阵就有时间了。

    因为临近学园祭,圣罗兰私立魔法学院已经陷入了一片欢乐的海洋,每时每刻都有学生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干的热火朝天。

    不光是学生会,每一个班级也要尽情的享受学园祭,举办一些班级活动。

    比如咖啡店,迷宫,女仆店,动漫展,以及唱歌,跳舞。鬼屋……等等具有特色的活动,表示自己在学园祭内过的十分欢乐。

    庄明歌所在的班级自然也不例外。

    他前几天已经接受到了许多班级的申请报告,报告中详细说明了班级要举办的活动,让学生会备案。大约有百分之三十的班级决定了学园祭内,将要举行什么有趣的活动,剩余的还在犹豫中。

    庄明歌不急着催促,毕竟距离学园祭,还有二十几天的时间。完全有时间。

    因为学园祭。一些班级已经停课,不过大部分都是高年级,也就是四五年级才会这样做,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许多基础的知识,对魔法的了解比起一二年要深刻的多。现在最重要的反而不是知识,而是对魔法的理解和掌握。

    实际上,四五年级的课程本来就很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自我练习,或找老师纠正自己的一些缺点,即使现在停课。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他们所学习魔法和战斗方式已经成型,接下来就是贯彻自己的道路了。

    庄明歌走在一条宽阔的街道上,火红燃烧着的太阳,投下绯红的光芒,将混凝土和柏油构建的马路映照地分外清晰。大楼把它长长的影子投射在冷冷清清的车道上,更增添了一份浓意。

    在街道的中心,有一座外壁古旧。很有特意的音乐厅。它有着精细的雕花,外观与西洋歌剧院有几分相似。可现在天花板上开了个大洞。地板被成山的瓦砾掩埋,几乎化为废墟。音乐厅被紧急施工的栅栏围了起来。看来是正在修复

    庄明歌站在栅栏的外面,好奇的盯着这座废弃的的音乐厅。

    从外表来看,这座音乐厅似乎遭到了可怕的袭击,从而化作一片废墟,但庄明歌并没有接到类似的报告。

    不管是爆炸也好,音乐厅也好,废墟也好,袭击……等等,庄明歌完全没有听到一点的风声,按理说发生了这种事情,学生会应该快速备案,通知自己这个学生会长才对。

    是学生会太忙啦?

    庄明歌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即使再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是应该放下手头的工作,立即进行报告。

    他找了一个路人了解情况。

    “什么,音乐厅,哦,你是说这个啊。”

    因为出来的时候特意用魔法脸部进行了一个小小的修正,所以路人甲并没有发现庄明歌就是学生会长。

    “发生了什么事吗?”

    “实际上我也不知道,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早上起来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是一夜之间变成这个样子啊。”

    “是的。”

    “那有没有听到爆炸声,或者打斗声之类的声音。”

    “没有。”路人摇了摇头,指着音乐厅附近的一家咖啡店,“你看,我是那个店的老板,每天都睡在自己的店里,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听到。”

    “会不会是睡的太死?”

    “也有可能。”路人甲咖啡店老板不确定的说道。

    庄明歌随即又询问了几个看热闹的人群,这些人都是围绕着音乐厅附近店面的老板,员工,一般来说都睡在自己的店里,但昨晚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

    庄明歌大概可以猜测出来,是有人设立了结界,阻挡了声音的扩散。

    昨晚的音乐厅似乎举办了一场小型的音乐会。

    只有学院内一些高雅的人士才能够接受到邀请,所谓的高雅人士,指的是有着一定名字的学生,以及教师。

    音乐会一直举办到深夜,大约是十二点左右才结束。

    随即音乐厅就熄灭了灯火,进入了休眠状态,所有参加音乐会的人都离开了音乐厅,直到今天早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庄明歌沉思了一会,跨越栅栏,走了进去。

    几个正在抢修音乐厅的男子立即停下手头的工作,对庄明歌进行了阻拦。

    “出去,这里不是普通人应该来的地方,马上出去。”

    为首的方块脸男子满脸不悦的挡在庄明歌的面前,并且伸手去推他,被庄明歌侧身躲了过去,因为用力太大,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踉跄几步,才稳住身体。

    失了脸面的男子愤怒的指责庄明歌,“你这个家伙……立即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叫人了,可恶。”

    庄明歌眉头轻皱,问道:“音乐厅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滚蛋。”

    “回答我的问题。”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啊,学生会长吗?”

    庄明歌冷笑着撤销魔法,恢复了自己的脸蛋,“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男子先是惊讶,后来变得不可思议,最终变得十分惊恐。颤抖的说道:“十分抱歉。学生会长,我也不知道音乐厅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还在早上睡觉的时间,突然接到了这份任务,匆匆赶来这里修复音乐厅。其他人也可以作证。”

    他手底下的几个人纷纷点头。

    “什么人联系你的。”

    “是一位教师。”

    “哪一位教师。”

    男子顿时犹豫了起来,不知道是否应该说出来,学生会长的权力很大,但那位老师似乎也不是可以招惹的对象,不过当他犹豫的目光触及到庄明歌冰冷的眼神,立即打了一个冷颤。连忙说道:“我说,我说,是克莉娅.库鲁斯老师。”

    庄明歌愣住了,克莉娅.库鲁斯?曾经对庄明歌有恩的老师,而且还是学院的股东之一,即使学院长也不会在这点小事上得罪她。

    这件事情居然和她有关?

    庄明歌虽然有些抗拒进入老师的别墅,不过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庄明歌犹豫了几分钟,还是决定找克莉娅老师谈一谈。

    他辞别了几个正在修复音乐厅的工作人员。一路来到了克莉娅老师的别墅。

    按响门铃后,似乎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女仆立即出现,并且打开了大门。

    “欢迎光临,学生会长。”

    “嗯。”

    “请跟我来,主人正在庭院等你。”

    庄明歌哦了一声,跟在女仆的后面,穿过美丽的花丛,喷泉,进入别墅的内部,跨越几条走廊,进入了上一次抵达的庭院。

    和上次的景色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绿茵茵的草地,奔流的河水,叮咚的喷泉,奇异的花朵,以及古代希腊式的庭院。

    中央庭院的中心还是那个几根石柱搭建而起的房间,床幔垂落,里面的景色被遮掩的朦朦胧胧,反而增加了几分美感。

    克莉娅老师依旧躺在那张巨大的水床上,似乎在睡觉。

    庄明歌站在垂落的床幔前,不好的回忆又一次用上了心头,上一次要不是自己跑的快,大概已经被克莉娅老师吃的连渣都不剩了吧。

    总之,这一次的庄明歌是抱着觉悟而来的,宁死也不会让对方占到一点便宜的觉悟。

    深吸了一口气,他掀起床幔,走了进去。

    “好久不见了,克莉娅老师!”

    躺在床上的人似乎这时才发现有人闯入了自己的房间,睁开眼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什么人后,露出了笑脸。

    “什么啊,是明歌啊,好久不见了,这一次来找老师,准备回心转意了吗。”

    “老师,你喜欢的是那个人,而不是我啊,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那我来当做代替品,这样折磨的还是老师,清醒一点吧,老师。”

    庄明歌语重心长的说道。

    “老师我很清楚,我喜欢的是那个人没错,但那个人是那个人,明歌是明歌,老师决定不会弄混。”

    庄明歌刚想要送口气,就听到克莉娅继续说道:“老师只是想要知道,如果那个人的未婚妻找了一个和他相似的人偷情,他会是什么脸色。”

    “未婚妻,偷情!!!”

    庄明歌被吓了一跳,最开始他只知道老师和那个人是师生,老师也喜欢着那个人,原本以为只是单相思的恋爱,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曲折离奇的波动,更加可怕的是,他居然扮演者奸.夫之类的角色。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克莉娅老师喜欢的那个人是……王!

    “所以说,克莉娅老师,你想要杀掉我吗?”

    一个王被自己带了NTR了,庄明歌是在难以想象对方接下来会如何报复自己,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自己绝对活不过明天。

    “没关系的,现在你好歹也是索菲娅的骑士,那个家伙奈何不了你的。”

    “我可不信。”对方是王,杀掉自己这个小小的学生会长,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会保护你的。”

    “那我只会死的更加不明不白。”

    “真是讨厌的学生,你就这么讨厌和老师在一起吗,至少老师认为自己十分具有女性的魅力,而且还是处.女。”

    “这不是……不对,我今天来不是为了和你讨论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我有事情想要问克莉娅老师你。”

    庄明歌发现自己居然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于是改换话题。

    克莉娅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换了一个比较撩人的睡姿,丝毫不介意自己春光外泄,“什么事情,老师知道的全部都会告诉你。”

    “昨晚音乐厅遭到了袭击,发生了爆炸,几乎化作一片废墟,老师知道吧。”

    “当然。”克莉娅点了点头,“因为那是我做的。”

    “……”

    “……”

    庄明歌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应该是发泄吧。”

    “发泄?”

    “没错,前几天,那个人给我发来了一张音乐会的请帖,说是邀请我去音乐厅看一场激动人心的表演,但实际上我对音乐会并没有什么要求,只是能够和他一起参加音乐会,觉得十分高兴,于是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了,但结果……”

    “结果怎么了?”

    克莉娅很不高兴的说道:“结果那个人因为有事,放了我鸽子,让我一个人参加了一场无聊的音乐会,我傻乎乎的以为他会来,一直等……等待凌晨三点,才等来他有事来不了的道歉,于是一怒之下,就把音乐厅夷为平地了。”

    庄明歌无奈的说道:“就算是再愤怒,也请不要牵连到其他人啊。”

    “这句话我不爱听,我没有牵扯到其他人。”

    “但音乐厅是无辜的。”

    “那是我自己的东西,我想摧毁重建,是我个人的意愿,应该不管其他人什么事情吧。”

    克莉娅越发不高兴了。

    庄明歌这才愣住了,“音乐厅的老板是你?”

    “准确来说,是我和那个人的产物,不过我现在想明白了,我和那个人已经完了,音乐厅摧毁重来,我准备把有关和他的记忆全部删除。”

    “这样真的可以吗?老师你不会后悔吗?”庄明歌没有谈过恋爱,不过看多许多恋爱小说,知道克莉娅老师现在应该是最不稳定的时候,任何一个举动都有可能让她将来后悔万分,于是尽量劝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