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邪恶魔法高校 > 18

    永井豪是一名非常受欢迎的学生。

    为人风趣幽默,踏实能干,团结友爱,对人也非常的温柔,在班级里非常的受欢迎,并没有因为他本人的国籍而受到任何的歧视,这是他努力后的结果。

    对于受害了永井豪的凶手,班级里的学生表示了强烈的谴责和愤慨。

    “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这个班级的班长厌恶的说道:“当时我们正在上课,老师因为有一点事情,所以我们这节课是自习,大家都在讨论有关魔法的事情,那个学长就走了进来。”

    “他的脸色很难看,眼神很凶狠,因为他的突然出现,大家都停止了说话,整个教室安静下来,目光都盯着他看。就在这时,他说话了。”

    “他说了什么吗?”游离子问道。

    班长点了点头,“他说他是来找永井豪的,要永井豪出来跟他说话,他说话的时候越发凶恶了,大家都很害怕。”

    顿了顿,班长继续说道:“永井豪为了保护大家站了起来,承认自己就是永井豪。”

    “然后他就出手了?”游离子猜测着说道。

    班长摇了摇头,说道:“他并没有立即动手,反而说了很多难听到话,他说永井豪同学是一个贱种,根本配不上蕾垭学姐,要他离蕾垭学姐远一点,否则就要让他好看。”

    “蕾垭学姐?是谁?”游离子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

    “蕾垭.拉朵因.特莱古瓦尔。”

    “禁忌魔女!!!”

    游离子狠狠吃了一惊,那个人是学院的禁忌,罪恶的根源,一年来从头到尾,光是围绕着这个女人发生的事件,多的数不胜数。

    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和这个女人有关。

    游离子已经大概猜测出来龙去脉了。她点头示意班长继续说。

    班长冷静的说道:“永井豪同学宣传自己和蕾垭学姐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偶然完成了蕾垭学姐发布的一个任务,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要学长不要激动,并且向学长道歉,因为自己的行为,让学长误会了。”

    但后来发生的事情,是谁也没有预料到的。

    本来因为永井豪的道歉,那位学长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并且接受了对方的道歉。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并且因为自己的鲁莽误会了永井豪,而感到十分抱歉。

    就在这个事情皆大欢喜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永井豪的学生证震动起来,等他掏出了学生证打开一看。是蕾垭.拉朵因.特莱古瓦尔发出的影像流言。

    “今天晚上八点,不见不散。”

    影像说完这句话后立即消散,短短的一句话瞬间刺激了那位学长,他大骂永井豪欺骗自己,愤怒的拒绝听对方的解释,一举重伤了对方。迸溅出的鲜血洒落一身,在大家惊呆的目光中,快速逃跑了。

    “因为大家当时都呆住了,没有人会想到这位学长突然重伤永井豪同学,所以当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直到这位学长逃走的时候,才一窝蜂的涌上去。给永井豪同学治疗,通告医护人员。以及风纪部。”

    大概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游离子对这个班级发生故事时,处理的方法表示了赞叹,并且保证会在第一时间抓捕伤人者,会尽管给永井豪同学,以及这个班级一个满意的交代。

    ……

    “那么,你们抓到人了。”在学生会内部,听取了游离子报告的庄明歌问出了关键的问题。

    “是的。”游离子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仿佛不堪重负的揉着自己的肩膀,撇撇嘴说道:“伤人的是四年级的一个混蛋,和禁忌魔女是同一个班级的学生,禁忌魔女的爱慕者,而且还是一名……混血儿。”

    庄明歌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居然是混血儿,真是太糟糕了。”

    “怎么,听到混血儿就头疼了,你想要包庇他?”

    “怎么可能。”

    听到游离子的取笑,庄明歌如实的回答了,“我只是在想,混血儿和纯血统之间的关系本来就不好,经过我的一番调节,总算是缓和了下来,但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鲜血事件,原本缓和的气氛大概会一下子绷紧,甚至一触即发吧。”

    一想起混血儿和纯血统之间的敌视,庄明歌就越发头痛了。

    “大概还不止这些吧。”坐在游离子对面的卡琳突然出声道:“这可是大危机啊,会长。”

    游离子疑惑的问道:“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情况比这个还要严重啊。”卡琳十指交缠在一起,放在小腹,冷静地发表出自己的看法,“这件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因为争风吃醋,一个高年级的学长误伤了一位低年级的学弟,表面上是一起普普通通的事件,但问题就出现在一个是纯血统,一个是混血儿啊。”

    “怎么回事?”游离子本身就不擅长这种脑力活动,抓了抓头发问道。

    “因为惩罚啊,会长你打算这么惩罚这位高年级的学生。”卡琳问道。

    庄明歌想了想说道:“说实话,如何惩罚这个学生,我也伤痛了脑筋。”

    “就是这个,这件事情的关键之处不是起因,而是结果,混血儿伤害了纯血统,会长你惩罚轻了,纯血统就会认为你包庇混血儿,对你产生敌视,以往的好印象会一路跌落谷底,如果你惩罚重了,混血儿就会认为你在讨好纯血统,认为你卑躬屈膝,再也不会认同你。”

    “那惩罚正好不就行了吗?”游离子问道。

    庄明歌苦笑着说道:“这就是难题所在啊,惩罚正好?什么才算是正好,开除学籍,禁闭思过,还是其他,混血儿肯定认为伤人者情有可原,应该轻判,纯血统认为伤人者下手凶狠,应该重判,双方从一开始就站在对立状态,想要踩到中心点,何等困难啊。”

    庄明歌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易的把握住这个中心点。

    卡琳说道:“不管如何,我们都必须尽快处理,这件事情拖不得,一旦拖下去,很容易激起大家的反抗情绪。”

    庄明歌想了想,问道:“呐,游离子,那个被伤者现在如何?”

    “你是说永井豪?他现在应该在医疗室吧。”

    “那你能带我去看看他吗?”

    “现在?”游离子看了看窗户外的天色,已经接近晚上,夕阳落山,星星还没有升起,夜幕很快就会降临。

    “嗯,现在。”庄明歌点了点头,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准备尝试一下。

    “好吧,跟我来!”

    “我也去。”卡琳站起来跟在两个人的身后。

    医疗室是一座独立的十八层高楼,每一个学区都会有这么一栋楼房,对外的称呼是医疗室,但实际上是圣罗兰的医院。

    练习魔法偶尔也会受伤,医疗室就是为此特意准备的。

    和普通的医院大同小异,洁白的墙壁,光滑的地板,独立的病房,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空气中没有浓浓的药味以及消毒水的问道,反而很清新,有股沁人心脾的花香。

    在医护楼三楼左侧第二零六医疗室,庄明歌见到了这位永井豪同学。

    这是一位短发,脸色苍白,但眼瞳明亮的男生,躺在病床上正在和几个看望他的同学聊天,见到有人进来后,连忙扭过头来,看到庄明歌和游离子,以及卡琳后,顿时吃惊的睁大了眼瞳。

    几个学生连忙站起来行礼,“会长好,风纪委员好,执行部长好。”

    庄明歌一把手按住想要起来的永井豪,“躺着别动,别刺激伤口,我这一次来,主要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你们也一样,不要太拘束,坐下来一起聊天,有些事情,我也想要问你们的看法。”

    几个学生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围绕着永井豪坐了下来。

    庄明歌坐在永井豪左侧第一个位置,说道:“伤害你的学分我们学生会已经逮捕,并且关入了禁闭室,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之前,我们是不会把他放出来的。”

    一个学生闻言,激动的说道:“会长,事情的真相我们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吧,那个家伙就应该直接开除啊!”

    庄明歌让他稍安勿躁,说道:“有关事情的真相,我们必须全面取材,调查出所有的证据,当然,我并不是在包庇那个伤人者,就算他是混血儿,我也会处理,因为他伤了人,触犯了圣罗兰的校规,作为学生会长,我不会拿学院的校规开玩笑。”

    他转头看向永井豪,先是慰问了几句伤势如何,随后又问道:“对于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永井豪愣了一下,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说。

    庄明歌也很光棍的把自己所遇到的难题说了出来,“处理轻了,我会被纯血统认为包庇,处理重了,我又会被混血儿认为讨好纯血统,说实话,我很头疼,于是我来找你了。”

    “找我?”

    “是的,因为你是受害者,你有权利向学生会提出你的要求,如何处理那位学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