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决定战争的关键】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决定战争的关键】

    第五百四十一章【决定战争的关键】

    “你实在是太坏了。”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嘛。”

    两个年轻人坐在屋顶,一人手里提着一瓶子酒,迎着午夜的月光,嘻嘻哈哈的说笑着。

    “你没看见那个执政官最后的脸色么?他差点当场就要尿出来了。”

    罗斯说笑了一会儿,仰起脖子来将半瓶子酒全部吞了下去,咕嘟咕嘟的狂灌一气,酒水顺着嘴巴两侧流进了脖子里。忽然他将就瓶子一扔,远远的丢到了楼下去。

    “达令陈……这一趟我真的不想来的!”

    黑暗之中,这个家伙目光炯炯的盯着陈道临。

    陈道临点了点头:“我明白。”

    “真明白?”

    “真明白!”

    说着,陈道临仿佛笑了笑:“所有人都在逼我。帕宁,希洛,教会……甚至就连卡门院长都来逼我。卡门院长是一个高尚的人,她太高尚太无私了,所以宁可忍着对希洛的恨,却依然希望我顺着希洛的意思去做,帮他守住西北要塞。但是你不同……罗斯,你只是一个普通人的心性。你……更纯粹一些,你是一个很纯粹的朋友。

    所以,当所有人都逼我的时候,你不想当另外一个来逼我的人。”

    “我原本想半路的时候跑掉的,顺便把希洛的那份封爵的皇令一起带着跑掉,过个一年半载再跑回来。”罗斯吐了口气:“但是……妈的,卡门院长盯我盯得太死了,来到努林行省之后,卡门院长离开了,但帕宁就派了一队骑兵迎接。沿途护送……其实根本就是监督。我感觉,若是我敢跑的话,他们就算是绑也会把我绑来见你的。”

    “心意我领了。但是做法太愚蠢。”陈道临撇撇嘴。

    “呃?”

    “你完全可以在澜沧运河上跳河自杀嘛,封爵使者意外死亡。这场封爵自然就要暂停了。”

    罗斯盯着陈道临看了好久,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然后低声嘟囔了一句:“妈的,老子和你的交情还没到用性命换的地步……不,任何人都不值得我用性命去换!”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熟悉的罗斯。”陈道临安慰的笑了笑,很是开怀。

    罗斯瞪着陈道临,瞪了好一会儿,忽然一把伸手过去。夺过了陈道临手里的酒瓶,抱着喝了一大口,恨恨道:“现在你有什么办法?难道真的钉死在西北要塞?最迟开春的时候,只要冰雪一融化,兽人就会入侵!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希洛的援军也会来西北了。希洛不是正在调集军队么。我听说暴风军团也开始动了。”陈道临撇了撇嘴。

    “可等不到援军来,你就会先死掉……不,你或许不会死,但是你的人会死很多很多。而且……卡门院长那个女疯子会盯着你。说不定就算你不愿意死,她也会拖着你一起死的。这些老怪物。都是疯子!”

    “或者说……是有信仰的人。”陈道临的表情忽然严肃了起来:“罗斯,你我都是没有信仰的人,我们怎么做。无所谓,怎么说,都可以。但是,对于这些有信仰的人,还是尊重一些比较好。”

    “你就这么认了?”罗斯苦涩的笑了笑。

    “不然呢?别人都好说,但是我……的确欠卡门院长很多人情啊。”陈道临摊开手:“她唯一就求我这么一件事情,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会死人的。”

    “那就死吧……”陈道临撇撇嘴巴,忽然笑道:“你就真的这么不看好我?说不定……我大发神威,小宇宙爆发。把兽人打得屁滚尿流呢?”

    “罗瓦城那个执政官是地头蛇……虽然胆子小了些,但是见识应该不差。对这里的情况最熟悉……连他都不看好你这条破船啊!你看见没?下午的封爵仪式结束后。他第一个就没了影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队伍此刻已经离开罗瓦城三十里外了……”

    “你也不看好我?”陈道临眼神有些古怪。

    罗斯皱了皱眉,放下了手里的酒瓶,认真想了想,缓缓斟酌着,慢吞吞的说道:“你……虽然我听说你已经是圣阶了,但是……圣阶并不是无敌的存在。且不说兽人那边也有圣阶,而且都是一些老怪物……就算是面对兽人的军队。圣阶也不是无敌的。圣阶,挡不住千军万马。这一点早有公认了。”

    “所以呢?”

    “所以,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个人是绝不会坐着等死的。说不定你早就想好逃跑的法子,一旦事不可为,你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办法可以立刻逃跑掉,跑得远远的,谁都追不上你。”

    这位大脑门的比利亚伯爵斩钉截铁的说道。

    ……

    “杀!!!”

    锋利的马刀在月光之下洒过,将一颗脑袋直接劈开,鲜血混杂着白色的脑浆喷洒出来!

    穿着厚厚毛毡的草原汉子疯狂的从这条防线被打开的缺口涌了进去!

    随即如潮水一般吞没了这一片区域……

    战斗在天明之前终于结束。

    草原武士们穿着粗气,还在四周巡视检查着战场,凡是还没有断气的罗兰士兵,都被狠狠的补上了一刀。

    一颗又一颗脑袋被砍了下来,最终堆积在了一起。

    草原人终于占领了这一片防线,当第一把弯刀举起朝着天空挥舞的时候,所有的草原人都在疯狂的呐喊,欢呼!

    地面上到处都是残破的尸体,断肢,鲜血,折断的刀剑,破损的盾牌,箭杆……

    一面罗兰帝国的荆棘花旗被狠狠的丢进了火堆之中。

    草原人如狼嚎一般的吼叫声充斥在空气之中。

    他们似乎的确值得兴奋和得意,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夜的鏖战,他们终于突破了罗兰人的一条防线,更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全歼了这里的超过三百名的守军,并且残忍的将所有的人杀死……

    最重要的是,他们终于撬开了一个缺口!

    那个该死的,该被五马分尸的帕宁!他以为把自己的军队缩成一个乌龟壳子就可以了吗?!

    草原汉子的弯刀,会斩开挡在面前的一切荆棘!!

    这条缺口被打开,就意味着,那个怯懦的帕宁之前所做的所有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只要打开了这个缺口,那么摆在草原武士面前的,就是一条平坦的开阔地带!草原人引以为傲的铁蹄,可以长驱直入,甚至可以直接跑到努林行省首府木兰城的城门之下!!!

    如潮水一般,淹没这些该死的罗兰人!!

    ……

    天刚亮的时候,战场已经被打扫完毕,草原汉子甚至懒得去砍伐树木来填平壕沟,他们直接将一具一具的罗兰士兵的尸体丢进了壕沟里,填平了一条快地方,铺设出一片可以让战马从容走过去的地带。

    当天空上开始压下一片片乌云的时候,这个冬天的早晨,天气并不算太好。

    地面上,如蚂蚁一般的黑压压的骑兵队伍,开始缓缓的通过了这里,通过了这个原本属于罗兰帝*队的防线!

    左侧的这条河流旁,空出的这一片河谷,河水倒映着草原武士锋利的马刀!

    有的草原武士在走过河边的时候,也会坐在站马上,举起双手对着河水祈祷。

    伟大的草原勇士,今天就是在这里,终于凿穿了罗兰人的防线!我们的铁蹄会在这里开始,一直往东,奔驰到这片天空下的尽头去!!

    这里,就是草原人辉煌的起始吧!!

    洛顿河谷?

    这个名字太难听了!

    有的草原武士祈祷完之后,很是不忿的嘟囔,还有的草原武士,拔出自己的弯刀,狠狠的插在河畔!

    对了,这里应该叫做弯刀河谷!

    是啊!看着蜿蜒的河流,就如同勇士们手里的弯刀一样嘛!

    在这里斩杀罗兰人!然后走过这里,往东而去,我们的弯刀还会斩杀更多的罗兰人!

    ……

    中午的时候,三十里外,这片河谷小平原的另外一个尽头……

    “已经开始了么?”

    帕宁看着身边的副将伸出手臂,天空上一只僚鹰落了下来。副将从僚鹰的腿脚出抽出一条纸卷来,递给了帕宁。

    帕宁看完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那么……现在该轮到我们了吧。”

    山谷旁的半山腰上,士兵用力挥舞着一片巨大的金色荆棘花旗帜来。

    随即半山腰上,开始有一面又一面的小旗帜晃动起来。

    为了掩藏军队的踪迹,帕宁已经下令不允许吹响号角和呼哨。

    山谷的另外一片,山坡下,一片黑压压的骑兵收到了山上的旗号,一队一队的开始运动起来。

    乌云之下,地面上黑色的铠甲闪动着寒光!

    全身穿戴了沉重的锁甲和板甲的骑兵们,在身边扈从的帮助之下勉强上了战马,雄壮的战马身上都披上了锃亮的甲叶子!

    超过两米长的长矛,被扈从扛了上来……

    帕宁看着自己这支手里真正的王牌……

    “钢铁……如今这个时代,决定战争的早就不是勇气和野心了,而是钢铁!草原蛮子,我会给你们好好的上一课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