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新年夜醉】

第五百三十九章 【新年夜醉】

    第五百三十九章【新年夜醉】

    巴罗莎虽然平日里是一个柔顺温和的性子,但其实精灵女孩的心思却很是细腻,此刻听见陈道临说话的语气有些与平日微微的不同,也察觉到了他心思的一丝微微的变化。

    “……你若是不想说的话,我就不问了。”

    巴罗莎低声说着。

    “……”陈道临沉默了一下,低头看了看精灵,忽然脸上绽放出一丝笑容来。

    “其实,也没什么不想说的,之前没说过,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其实也没什么。”顿了顿,又继续道:“若是不和你说,又能和谁说呢。”

    大抵是这句话,让巴罗莎心中一甜,就干脆缩在陈道临的怀里,听着他轻轻的诉说。

    “我在家乡的时候……嗯,其实也是在学校里做事的。就像迪克森那样,在学校学了几年,毕业之后,没有去其他地方,而是留在了学校里做事。也不教什么课,嗯,是因为没那个资格,就当辅导员。嗯,所谓的辅导员,你可以理解为……就是临时工,学生学号了出成绩了,和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若是出了什么篓子,第一个就要被拎出来问责的那种。

    其实这份工作也还好,收入不多,但事情也不算多,总体来说还算清闲,也自由。相对于外面的世界,学校里大抵来说还算是单纯的。

    嗯,我能得到这份工作,其实,也算是家人留给我的最后的一笔遗产。”

    说到“遗产”这个词的时候,巴罗莎心中就是一紧。

    “很小的时候就没怎么见过父母。当时总听说他们都忙,听说是忙着工作,我和家里的老人一起住,被老人养大。

    后来略长大了一些,才知道,原来父母很早就分开了。然后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

    我的家乡那个地方……大部分家庭都只有一个孩子。父母各自有了新的家庭,也都有了新的孩子。

    养活孩子不容易,学费,生活费,都很昂贵。所以……自然就不会有太多精力放在我的身上。

    我没什么怨恨的,换做是谁,也不会愿意自己的配偶带来一个拖油瓶吧。何况,大家都活得不算容易。

    祖父对我很好,虽然家里没什么钱,但该有的疼爱都有一样不少的。

    我记得每个周末的早上,可以睡懒觉,醒来最高兴的是,祖父买菜回来,会带回来一碗香喷喷的豆花,嗯,滴了几滴麻油,还撒了些香菜,那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

    十七岁的时候,祖父走了。

    还好,没有太大的痛苦,心脏病,睡梦里走的。

    灵堂上,父母吵得很厉害,为我的归属问题。

    哦,不是争,而是推脱。

    他们各自的家,房子都很小,收入也不算高。要养活自己带孩子,我去了也没地方住——嗯,我自己其实也不想住。

    后来我和他们说好了,我住学校,那个时候,学校有宿舍,总比和他们在一起要好。大体来说,我对他们两人都很陌生,要去他们的家庭,无论是去哪一家,还要面对其他的陌生人,我并不喜欢,也不想那样。

    住宿舍很好,有同学一起聊天。

    祖父留下的一点钱,够我交学费的。

    祖父生前是在大学里做事的,是校工,不是老师。学校里还有一套很小很小的房子,我每年放假的时候就住回去,自己打扫打扫,在学校的餐厅里吃吃饭,倒也没什么。

    就这样,从中学最后一年,到大学,我都住宿舍。学费么,父母各自给一点,我自己打工挣一点。

    我会一点小技巧,弄电脑……嗯,这是我们家乡那里人人都使用的一种玩具。我会修,会摆弄。所以暑假的时候可以在一些小公司里帮人装装系统啊之类的,跑跑,挣点小钱。

    我上的大学,就是祖父生前做校工的那所大学。

    进去之后,里面一些老师也认得我,倒也算照顾。

    磕磕盼盼,在里面待了四年,然后毕业了。

    我们的家乡那里,找一份工作其实很难,学校里的很多学生,毕业了,就等于是失业。

    我祖父生前做过不少好事,学校里一个资格蛮老的老师,他欠过我祖父一份人情。那是某一年冬天,他的儿子掉进了河里,是我祖父救上来的。

    所以,我毕业的时候,那个老师使了点力气,帮我介绍了点门路,然后,我留在了学校里做事,算是捧了一个还算稳妥的饭碗。

    我这个人呢,其实挺无趣的。在家乡的时候没多少朋友,平时也不太喜欢出门。

    有了时间,都在学校里待着,在图书馆里坐着,一坐就是一天。

    倒也不是因为好学。冬天的时候,图书馆里有暖气,夏天的时候,有凉气。方便,舒服。

    就这样,倒也乱七八糟的看了一肚子有用没用的书。”

    陈道临说到这里的时候,侧头想了会儿,然后微笑道:“嗯,大概就是这样了,是不是很无趣?”

    巴罗莎没说话,却抬起头来,伸出一双小手,轻轻的捧住了陈道临的脸颊,然后在他的嘴上温柔的亲了一下。

    精灵没说话,就这么柔柔的又靠了过来,靠在陈道临的怀里。

    “你……那你的父亲母亲呢?”

    “嗯,基本上没什么来往啦。我对他们都很陌生,平日里也不走动,每次我联系他们,好像对方都很紧张,似乎生怕我是去要钱的。久而久之,心也就淡了,没了那份联系的心思,逢年过节的,问候一下也就算了。”

    “他们……是坏人。”

    巴罗莎咬了咬嘴唇。

    “也不是坏人啦。”陈道临笑了笑,脸上带着一些无谓的释然:“至少我这条命是他们给的。而且……说到底,大家啊活得都很辛苦。因为辛苦,自然也就现实了很多。”

    顿了顿,陈道临故意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况且,他们也真的是没钱。若是大富翁的话,我早就厚着脸皮贴上去啦。”

    “……你才不会呢!”巴罗莎鼓着腮帮子,皱眉看着陈道临:“你……其实我知道,你是一个心里极骄傲的人!”

    “哦?”

    “嗯!当初我们刚从冰封森林出来,那个郁金香家的女公爵,一直想让你跟着去西北,你就是不肯。在帝都的时候,希洛关了你,若是你肯为他效力的话,你现在早就……”

    “人么,心里总要有那么一点子坚持的东西的。”陈道临摇头:“其实我这人不算骄傲。若是说我自私,我肯定会点头。骄傲么……哎,无非就是一些自尊心啊,面子啊之类的。”

    巴罗莎的眼睛里泛着光,却忽然挣扎了一下,从陈道临的怀里挣扎着站了起来,面对着他,张开双臂,一张俏脸红红的,声音不大,却仿佛是在试图宣示着什么:“以,以后,我来好好的疼你!”

    刚说完,精灵女孩“哎呀”一声痛呼,身子重新跌在了陈道临的身上。

    “腿麻了……”

    精灵女孩哭丧着脸。

    陈道临坏笑了几声,伸出手抱住巴罗莎,可是一只罪恶大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滑入了精灵的衣衫里,握在了她的胸膛上……

    若是换做平日,性子羞涩的精灵早就红着脸跳起来跑掉了。

    可今日,此刻,巴罗莎却涨红了脸,用力垂着头,一声不吭,身子虽然有些僵,却不再躲闪,只是死死的用力,试图将自己的身子往陈道临的身上贴得再紧一些,再紧一些……

    ……

    两个人就在露台上偎依着,看着烟火。

    身后,走廊后,洛黛尔用力咬着嘴唇,站在墙角后,看着那偎依在一起的两个身影。

    她的手里提着一瓶子酒。

    好像……我来晚了……

    ……

    …………

    新年的这一夜,很多人都喝醉了。

    亡灵魔法师麦昆据说喝醉了之后,在莎莎的怂恿之下爬到了神庙的房顶上,高歌了一曲神曲。

    天亮的时候,麦昆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穿着一件神庙里的教徒的长袍。

    莎莎告诉他:昨晚你喝醉了,拉着一位祭司非要让他给你完成入教意识,别人拒绝,你就要把人家变成灵魂冰晶……

    所以,亡灵法师在新年的第一天,光荣的成为了一名无双武圣教的教徒……

    喝醉的人还有卢修斯。

    据说他喝醉了之后,抱着莎莎哭了好久好久,哭得丧心病狂。

    还说了好多好多好多的话。

    那些话,让旁人听了都会觉得面红耳赤。

    其中反复来回的两句就是:我要娶你,我一定要娶你,我一直想娶你……

    说完了又哭,哭完了再说。

    若不是旁人拉着,只怕卢修斯就要拽着莎莎当场去举办婚礼了。

    倒是莎莎,开始的时候也是气急败坏,可随后听卢修斯说了几遍之后,这个年轻的女炼金术师,却反而安静了下来,挥手让周围的人退去,任凭卢修斯拽着自己的衣角,却温柔的用手在他的头发轻轻抚摸。

    最令人称奇的是,平日里说半句话都结巴的卢修斯,在喝醉了之后的那一番要娶别人的告白里,话说得顺溜又通畅,一个磕巴都没有打!r1152

    varwosoadconfig={cid:"23130",aid:"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