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二十六章 【已经结束】

第五百二十六章 【已经结束】

    第五百二十六章【已经结束】

    坩埚架在火堆上,里面的水已经烧得咕嘟咕嘟冒泡。值得您收藏……

    不得不说,要感谢这场大雪,使得军队在取水的时候十分方便。随便用锅在周围雪地里铲上一锅雪来融了,就可以作为淡水饮用。

    陈道临的这支军队并不需要去周围劈砍木柴来生活,他的军队随军的马车里装载了一部分煤炭,这些都是从山里开采出来的。

    夜晚的时候,堡垒内外都陷入了一片沉寂。

    在严格的战争操典的规定之下,军营之中任何人不得大声喧哗,这是为了确保瞭望台上的瞭望手不会受到噪音的干扰。

    一只剥去了皮,掏空了内脏的羊,被两个战士抓着雪内外擦洗了一遍,然后用大斧剁成一块一块的分发到了每一个小队的手里,然后丢进了一只只坩埚。

    晚餐还算丰盛,有脱水的干粮,每个人还能分到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里面漂着厚厚的油花,军官的碗里还能分到一块羊肉。

    半夜的时候,蒙托亚就已经从睡梦之中醒来,他感觉到连日的疲惫已经去除了大半,走出堡垒的时候,身边的副官递来一碗羊肉汤,蒙托亚接过来,也没说话,一饮而尽,嘴巴里狠狠的咀嚼着肥嫩的羊肉,咕嘟一声吞了下去。

    “达令大人呢?”

    “大人带着人去前面巡视了。”

    蒙托亚点了点头,正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看见了陈道临的弟子,亡灵法师麦昆跑了过来。

    “怎么了?法师阁下?”

    尽管麦昆年轻,但终究是一名魔法师,而且还是让人生畏的亡灵法师。所以神圣骑士对他还是保持了尊重和客气。

    “老师有命令交给你,蒙托亚大人。”

    麦昆从怀里拿出了一枚徽章给,给蒙托亚看了一眼,蒙托亚辨认出来是陈道临的随身携带的信物,就点了点头:“是什么命令?”

    麦昆深深吸了口气,年轻魔法师的脸上有些兴奋的表情,低声在蒙托亚的耳边说了两句什么。

    “……明白了!我会执行命令的!”蒙托亚的眼睛里放出精光:“请转告达令大人,我的剑会永远追随他的命令!”

    “对于这一点,老师从不怀疑。”麦昆立刻认真的说道。

    蒙托亚匆匆的离开了,他走的很匆忙。这位神圣骑士冲到了军营的后面。很快,里面就传来了惊动的声音。

    ……

    快天亮的时候,陈道临才回到了军营之中。

    军营之中的指挥官已经换成了蒙托亚的副手。这是一个从西尔维斯特的亲卫营里挑选出来的军官,大约四十岁不到,沉默寡言,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叫做亚当斯。

    “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只是亚当斯对陈道临的汇报。

    陈道临点了点头。他很了解这个家伙,性子很谨慎。也很稳重。虽然各方面的才略都不算很出众。但不论是蒙托亚还是马丁,对他的评价都是:一个合格的军官。或许不算出色,但绝对合格。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的传令官。”陈道临看了他一眼:“当战争开始的时候,你负责具体指挥。”

    亚当斯没说话,点了点头。站到了陈道临的身边。

    兽人来得比预料的早一些。

    或许是嗅到了什么味道,这些兽人仿佛迫不及待的想南下来,夺取眼前的这一块肥肉了。

    当中午刚刚过去的时候,太阳还在当头照耀,虽然冬日的阳光并不能提供太多的温暖。

    地面上,雪线之上,兽人的影子开始出现。

    瞭望台上很快就有了动静,预警的号角被吹响。

    陈道临走出堡垒的时候,亚当斯已经很尽责的开始执行了自己的任务,他开始监督和催促所有的军队进入自己的岗位。

    矮墙,堡垒,墙垛……

    亚当斯卖力的呼喝声,让陈道临微微一笑。

    这座堡垒的主堡拥有三层的结构,准确的说是两层半。它的地下一层有一半是裸露在地面上的,还开了几个通气口。

    上面的两层,每一层都有对外的墙垛和作战平台,顶层呈现出圆形,两翼的甬道是石头堆砌的,算是一个永久性的壕沟的作用,两条甬道一直通往两侧的副堡垒。

    从形状上看,这座第七号堡垒,整体结构仿佛一个中文的“山”字。

    “从现在开始,你接管指挥权。”陈道临交待了亚当斯。

    亚当斯有些迟疑:“大人……我们怎么打?”

    “该怎么打,就怎么打。”陈道临淡淡道:“你是西北**师出身的军官,难道连打仗都不会么?这里有现成的完整的防御工事,有三千名士兵,充足的军械和粮食,我们占据了有利地形……现在,亚当斯,表现出你的能力吧!”

    亚当斯略迟疑了一下,飞快道:“堡垒并不需要我们将所有的军队同时投入到岗位里,所以在堡垒内可以留下五百名士兵作为预备队。还有,弓箭手应该全部上二层和三层,大人,我需要您的授权。”

    “你已经得到了我的授权。”陈道临将自己的佩剑拔了出来,交到了亚当斯的手里:“如果有人不听军令,你就用我的剑砍下他的头!”

    ……

    午后的阳光洒落在雪地上,大地上一片白茫茫。

    兽人的军团开始缓缓的推进,当推进到了距离堡垒大约五百米的时候,它们停住了脚步。

    陈道临站在堡垒的三层,眯着眼睛远眺,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好古老的战争方式啊……方阵么?呵呵……”

    兽人的方阵就坐落在了陈道临眼皮底下,一个简单的鹰眼术魔法,使得他根本不需要单筒望远镜。

    兽人的方阵果然如蒙托亚描述的那样,大大小小十余个,数量有多又少,大的方阵或许有两三百人。最少的只有大约三五十人。

    虽然总体来说,阵列还算整齐,但是这种排列的方式,让陈道临心中就忍不住冷笑。

    部落制的军队……果然是古老的!

    兽人战士当然是强大而凶残的——这一点,当陈道临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亲身体验过,近距离的观察过。

    但是从战争角度上来说,兽人的军队却依然保持了它们的传统:落后的部族式的架构。

    眼前的这支兽人的军队,应该是属于兽人王国之中某一个比较强大的部族。

    但是兽人王国的架构是:部族之下还有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部落。

    这些部落有大有小,大的部落或许有上千的人口甚至是数千的人口,而最小的部落。甚至可能只有百十人口。

    当兽人发动战争的时候,从兽人国王发动战争令,下达到各个部族。各个部族再下达到自己麾下的大大小小的部落。

    然后大大小小的部落,才会动员起自己部落里的战士参战。

    这样的结果就使得,兽人的军队之中并不像罗兰帝国的军队那样,拥有比较科学合理的军队架构,虽然是封建军队,但至少拥有比较合理的军队编制。

    而兽人的编制就显得比较散乱。它们以部落为单位。大的部落可能人口基数多一些。拉出来的战士或许能有数百人。而小的部落,人口基数少。拉出来的战士可能只有几十人。

    每个部落都有自己的方阵,互相之间泾渭分明。

    从陈道临的角度来看。这绝对是一种很大的弊端。

    军队之中需要严密的作战单位的数量。当出现战机的时候,你需要派上一个连,还是一个团?

    这就是一个固定的数量值。

    很难想象。当你的手下的军队,有的军队一个连是一百人,有的军队一个连是三百人,还有的军队一个连是三十人……

    这对于指挥官来说绝对是一场噩梦!

    ……

    兽人并没有急于进攻,而亚当斯在陈道临的身边观看了一会儿,低声道:“他们的数量比前几天看上去少了一些。”

    “哦?”陈道临颇有兴趣的看了亚当斯一眼。

    “最多一千两人。”亚当斯摇头:“我们之前看到的这支兽人,不会低于一千五百。”

    “难道他们分兵了?”陈道临笑了笑。

    “不会,它们是步兵,分兵没有意义,看来蒙托亚大人的策略起到了效果,少的那几百人,应该是它们沿途占据了我们的堡垒,分出了兵力来占据把守了。这些兽人,就是穷惯了,抢到一块骨头就死不撒手的性子。”

    “很不错的策略。”陈道临笑了笑:“为开战,就让兽人的兵力削弱了两成。”

    笑过了之后,陈道临缓缓道:“好了,现在开始,准备拼命吧。它们很快就要进攻了!”

    ……

    兽人的进攻比预料的要快。

    它们在距离堡垒的八百米的地方观望了一会儿之后,就立刻开始敲响了那怪异的鼓声,随着号角的吹响。

    两个方阵的兽人开始缓缓向前,它们一边大步前进,同时还在故意卖力的咆哮,吼叫,似乎这是兽人的传统,仿佛要通过这种疯狂的吼叫声,鼓舞自己的士气,同时给予敌人以威吓。

    当两个方阵的兽人进入了五百米的区域的时候,人类的守军的弓箭手开始了射击。

    超过四百名弓箭手的齐射,给了兽人迎面的一次狠狠的打击!

    兽人的两个方阵之中很快有人中箭倒地。而它们则开始了快速推进。同时队列也飞快的散开。

    兽人开始全力奔跑,试图以速度来换取伤亡,尽快的推进到地堡的防线之下。

    兽人的奔跑速度非常快,弓箭手有效覆盖的五百米的区域,兽人只用了大约两分钟的时间。

    而人类这里,弓箭手只来得及进行了三次齐射之后,指挥官就下令自由射击。

    这三次齐射,给予了兽人沉痛的打击,目测看去。倒下的兽人数量达到了冲锋队列的一小半左右。

    地面的矮墙后,士兵也拿着弓箭开始平射,而加上堡垒上的俯射,密集的箭雨,一点一点的削弱着兽人冲锋的队列。

    陈道临心中有些好奇,似乎兽人的进攻太过于被瓦解的,但是很快,亚当斯就飞快道:“这两个方阵只是先头试探的,也就是所谓的炮灰,它们的作用就是耗费我们的弓箭。同时试探我们的虚实,就算死伤大半,只要它们能冲到我们的防线之下。和我们纠缠起来,那么后续的部队就会开上来,那个时候,我们的士兵陷入了短兵相接的时候,弓箭手的数量就会大大的减少。”

    当这两个兽人的方阵付出了大约一百条生命,终于冲到了矮墙前的时候。后面的兽人大队开始了骚动!

    四个方阵的兽人忽然就开始了冲锋!发出咆哮的声音。队形散了开来,飞快的朝着堡垒冲锋!

    陈道临看见冷冷一笑:“开始吧!”

    说着。他看了一眼亚当斯。

    亚当斯飞快的冲出了垛口,拿起了号角吹响。

    随即。就看见躲在堡垒下矮墙后的最前端的士兵里,冲出了几个人来,将藏在矮墙后的某个装置狠狠的斩断!

    当绳索被斩断。发出了“嗡”的一声……

    在矮墙的外面,大约有三十多米长的区域,地面上的积雪陡然砰的扬了起来!

    地面之下,翻出了一截一截插满了尖锐木棍的栅栏!

    这些栅栏每一节都有三四米长,足足有十多截!

    原本掩埋在雪下,一旦砍断绳索蹦起来,顿时就呈现出了四十五度角,将尖锐的一端指向天空!

    冲在前面的兽人顿时被阻拦住了!有个别的兽人奔跑来不及停下,一头就撞了上去,顿时就被刺穿了身体!

    这十多截栅栏,将矮墙前言的防线几乎遮挡住了八成以上!

    兽人面对这些栅栏,困步原地。

    重重的栅栏挡住了兽人前进的方向,面对那些栅栏上尖锐的木棍,它们无法前进,只能徒劳的发出怒吼,有的兽人拿起手里的武器试图劈开栅栏。

    但是这样一来,它们的前进陷入了僵持之中。

    地堡上的守军开始尽情的使用弓箭,一波又一波的箭雨落在了兽人的头上,不停的有兽人惨叫中箭倒地。

    后续上来的四个方阵,此刻已经冲进了守军的弓箭覆盖范围——这个时候,兽人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它们的指挥官似乎并没有做出判断,也没有下令让它们撤离回去,这四个方阵超过五百名兽人,依然还在奋力的往前奔跑。

    人类的弓箭手再次进行了两波齐射,奔跑的兽人就如同割麦子一样的倒地。

    当越来越多的兽人拥挤在了矮墙外的那一排排栅栏前的时候,就仿佛是潮水遇到的大坝。

    越来越多的兽人拥挤在这里,后排的兽人试图往前推进,前排的兽人徒劳的发出吼叫。

    虽然奋力的劈砍,使得一些栅栏已经摇摇欲坠,而且也有兽人试图从栅栏之中绕行过去……

    但是毕竟速度被阻塞住了。

    这就给守军的弓箭手赢得了屠杀的时间!

    大批大批的兽人拥挤在栅栏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它们几乎就变成了活靶子!

    弓箭手甚至不需要太过瞄准,只要对着人堆射出箭去,就几乎不会落空。

    而这个时候,零星的战事也开始出现在了矮墙。

    栅栏线虽然达到了效果,但毕竟还是有缝隙的,有的兽人挤了过去,贴上了矮墙,直接对矮墙后的士兵发起了攻击。

    但是这样的攻击力度太弱了,零星的兽人冲到矮墙边,立刻就被左右的七八个人类士兵捅出了长矛刺死。

    纵然有兽人奋勇越过矮墙,但是跃进了矮墙之后,迎接它的也是四面八方同时砍过来的刀剑!

    当栅栏终于被劈开了好几个豁口之后,兽人已经付出了超过三百条性命的代价!

    最大的豁口被劈开之后,兽人发出了一阵吼叫,潮水般的冲到了矮墙边,短兵相接终于开始!

    可这个时候,兽人攻击的力量已经不足三分之一了!

    一切的一切。就如同是上一次蒙托亚带队的那场小型战斗的翻版一样。

    矮墙后迎接兽人的是一排排如树林般的枪阵!看见兽人犹如烤肉一般的被越来越多的穿在了长矛上。

    虽然偶然有一些缺口被打开,但是很快就有人类的士兵堵了上去。

    长矛手只进行了很短的抵抗,对兽人造成了很大的杀伤之后,就开始集体丢下长矛后退。

    接替他们的是后面已经做好了准备的数百名持剑的士兵!

    这些士兵大多都是商会凑出来的护卫队,这些人或许打硬仗不行,但是这种痛打落水狗的事情,还是干得像模像样的。

    能有运气冲进矮墙里的兽人不会超过一百人,而且大半带伤!而战斗也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而已……

    兽人付出了六个方阵的攻击力量,几乎达到了它们的一小半的兵力,而结果是死伤殆尽!

    后面的兽人大队似乎陷入了纠结之中。很显然。它们的首领并不具备杀伐决断的品质。

    兽人似乎纠结于是一鼓作气再冲上来厮杀,还是后退——毕竟它们已经损失了近一半的兵力。

    甚至在陈道临看来,兽人的队伍都开始分散了。有的方阵似乎在试图向前,而有的方阵则在缓缓往后蠕动……

    “该死的……如果我有一支长弓队……”

    陈道临心中暗暗的叹息。

    他当然想弄出一个英格兰长弓手那样的兵种。但是长弓并不是容易练出来的兵种——虽然长弓的射程很叫人眼红。

    如果有一支长弓队的话,八百米的距离应该也在长弓的射程之内,这个时候只要一轮齐射,就会让敌人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放讯号吧!让蒙托亚出动!”

    陈道临对站在身边的麦昆点了点头。

    麦昆立刻从怀里摸出了一根木筒来,用力的折断。

    顿时。一股红烟就笔直的冲上了天空……

    在堡垒后数百米的地方。树林之后,立刻就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在哪里。蒙托亚奉陈道临的命令,将骑兵队里最最精锐的三百骑集中在了这里……这三百骑都是原来西北**师的亲卫营!

    这是真正的精锐!

    三百骑得到了讯号。飞快的从藏身的树林之后绕了出来,带着呼啸的声音,朝着远处还呆立在那儿的兽人大队奔袭而去!

    ……

    蒙托亚左手战斧。右手狼牙棒,第一个冲进了兽人的方阵里!

    兽人的方阵似乎已经有些乱了。

    进攻部队丧失殆尽的场面,让这些兽人陷入了慌乱之中。

    当蒙托亚一马当先冲进方阵的时候,前排的兽人手里的盾牌被这位神圣骑士的斗气轻易的撞得粉碎!

    狼牙棒砸在一个兽人战士的脸上,带着一团血肉带着十多枚牙齿飞了出来。蒙托亚另外一只手里,战斧也同时将一个兽人连人带盾牌劈飞!

    方阵被狠狠的敲开了一个缺口,骑兵们疯狂的朝着这个缺口撞了进去!

    第一个方阵很快就被凿穿!

    这个时候,兽人军队的编制落后的问题暴露无遗!

    它们的每个方阵泾渭分明,使得互相之间缺乏联系,而且大大小小的方阵之间缺乏配合。

    当一个方阵被凿穿的时候,其余周围的方阵似乎陷入了混乱之中,有的方阵试图过来拼杀,有的方阵似乎在后退,还有的方阵似乎还在犹豫该怎么做。

    三百骑就如同一把尖刀狠狠的扎进了兽人的队伍之中!

    这一次冲锋,蒙托亚并没有贪功,当队伍凿穿了一个方阵之后,不等兽人反应回过神来,蒙托亚已经带着骑兵飞快的远去,朝着侧翼远远脱离了战场!

    这是陈道临告诉蒙托亚的办法,也就是所谓的……

    放风筝打法。

    蒙托亚一战即退,捡了便宜就跑。这样的做法终于激怒了兽人。

    有两个方阵同时脱离了大队,朝着蒙托亚的骑兵队伍的屁股猛追了过去。

    可是在旷野之上,两条腿的兽人哪里跑得过四条腿的战马?

    跑了一段之后,当蒙托亚发现后面的追兵队伍散乱之后,轻易的做了一个迂回,然后折转回来,又在兽人的身上狠狠的咬下了一块肉!

    其实骑兵对于兽人的杀伤并没有那么大,但是对于队伍的惊扰作用却是非常明显的。

    而堡垒这里,陈道临已经做好了反击的准备。

    亚当斯带领着五百名持剑的士兵,已经越出了堡垒,做了冲锋队列,朝着兽人的本队突袭过来!

    而这个时候,兽人的队伍已经是一盘散沙!!

    陈道临并没有亲自参与战斗……以圣阶强者的实力,即便是他一个人出手也能收拾掉这支兽人。

    但是他始终袖手旁观,他的目的,也非常明确!

    “经过这一战,这支菜鸟军队,应该算是进阶了吧?”

    他摇摇头。

    身边的麦昆似乎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老师,我们……我们就在这里看着吗?”

    “你想上去么?”陈道临摆摆手,笑了笑:“这一战,已经结束了啊。”

    (六千字大章送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