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二十章 【战!】

第五百二十章 【战!】

    我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正式回归。对所有的读者说一声抱歉。

    今天先更一万字。

    对不起大家了~

    第五百二十章【战!】(一万字!)

    “去北边的人回来了?”

    杜微微站在围栏前,看着墙壁上的那副巨大的油画,怔怔发呆。

    油画上,那个红发的年轻人,正带着优雅的笑容,俯视着这个世界。

    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杜微微没有转身,就轻轻的问出了这么一句。

    身后,那个中年贵人微微欠身:“已经回来了……兽人那儿,消息已经散出去了一些,我根据您的嘱咐,散出去的消息,故意说的似是而非……只是我实在不明白您的用意,直接把西北要塞虚空的真实消息散步出去,岂不是更直接?”

    杜微微淡淡一笑:“我自然有我的理由的。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

    中年贵人看了看那副油画,忽然心中一动,低声道:“您……又在瞻仰先祖的尊荣?”

    杜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毕竟是有些不忍的。这么大一盘棋,中间会死多少人,我心中想起来,终究是有些……”

    中年贵人淡淡道:“您忘记了您曾经和我说的那句话么?郁金香家的家训是:我们的第一目标是顾及自己人的死活……至于旁人,与我们何干!当年先祖就是这么做的,如今……我想您这样的做法,只会得到他老人家的赞同的。”

    “一战……而定百年太平。”杜微微握紧了拳头:“也好,这个恶人,就让我来做吧!”

    (达令陈!但愿你跑得及时!兽人南下之前,赶紧跑吧!那个西北要塞,原本就只是一个过场罢了。)

    ……

    听见那骑兵的呐喊,陈道临身子就是一震!一张脸顿时阴沉到了极点!

    眼看那一队骑兵冲到了城关之下。从城门之中狂奔而入。陈道临强行压抑住心中的焦躁,缓缓推开身边的人,从城楼上走了下来。

    他当然恨不得能直接从城关上跳下去,可此刻身边还有别的军兵,尤其是还有那些刚刚接受过训练的军事组的成员,这些人之中有一大半都是未曾经历过真正战争的新兵,若是自己展现出慌乱的样子的话,只怕就更会引发下面人的惊慌了。

    陈道临缓缓走下城关来,脚步居然沉稳得很,跟在他身后的。是蒙托亚。蒙托亚看着陈道临的背影,眼神就有些不一般了对于这位神圣骑士而言,什么兽人之类的,倒是不用太过于在意,甚至说远一点,什么西北要塞,也不是一定非要死守的地方,放着这么一位“天选之人”的大人在眼前,这点小小的基业算得了什么?

    让蒙托亚真正心中笃定的。是陈道临展现出来的沉稳。

    陈道临走下城关的时候,城门已经缓缓的关闭上了。

    一群守军已经蜂拥上来,围着那一队跑回来的骑兵。

    为首的那个汉子,是一个草原人。正是这一队骑兵的首领根据蒙托亚的方阵,抽调了这些草原人来担任骑兵队伍的骨干,倒是效果好得很,有这些弓马娴熟的草原人作为骨干。军事组的骑兵队,这半年来成长得倒是很快。

    为首的这个草原汉子,罗兰语倒是说的还有些别别扭扭。但是总算大体通顺,从马上下来,虽然大冷的天已经汗流浃背,却依然站直了腰板,而且还把手里的马缰绳递给了身边接应的军兵,低声嘱咐了几句。

    倒是其他的军事组的成员,尤其是后来招入的几个人,已经累得几乎站都站不稳了,下马都要靠别人的搀扶,到了地上,恨不能就直接坐在地上。

    陈道临看在眼里,心中不免微微一叹毕竟训练骑兵这种高技术含量的军队,不是短期的半年几个月时间就能成型的。虽然这些军事组的骑兵队伍已经练得像模像样了,平日里出巡,队列都还很像那么回事,可一旦真遇到事情,就露出了生瓜蛋子的本质来。

    “慌什么慌!”

    陈道临背负着双手走过来,分开人群,先不理会这几个骑兵,凌厉的眼神先狠狠的扫过全场,冷冷道:“都慌慌张张的围在这里像什么样子!你们的军事操典呢?你们的条例呢!!遇到意外情况,先关闭城门,哪一组人上城巡视,哪一组人负责清理城下,哪一组人负责军械……都忘记了么?都围在这里看什么看!都散开了,去做自己的事情!”

    这些军事组的人,有一多半都是从那些工匠民夫之中招收出来的,这些人都加入了无双武圣教,视这位大祭司简直就如同神灵一般,此刻被陈道临这么恶狠狠的训斥了几句,大家非但不生气,却反而心中却踏实了下来。

    只觉得,有这位威严深重的大祭司在这里,天倒也塌不下来。

    几个军官也记起了自己的职责,面红耳赤的散开,呵斥自己手下的军兵忙碌去了。

    陈道临看了一眼那几个坐在地上的骑兵,面沉入水,冷冷道:“什么时候都不要忘记了你们自己的身份!你们是骑兵组!无碌练还是待遇都是军事组其他人的三倍以上!现在一个个坐在烂泥地上,像什么样子!连自己的马都不管了吗?当骑兵的,若是不爱护自己的马匹,还有什么好样子!都给我起来站好了!”

    这几个骑兵纷纷连滚带爬的站起来,也不敢让旁人搀扶,蹒跚着去牵自己的马,然后纷纷退开。

    那个领头的草原人似乎想说什么,陈道临扫了他一眼,这个草原人倒也有几分明悟,看了一眼周围,赶紧闭上了嘴巴。

    “回去再说!”

    陈道临吐了口气。

    走过去,轻轻在这草原人的肩膀上拍了一记,顿时这草原人就感觉到一道热力注入自己的身体,原本已经枯竭的体力,顿时就鼓荡了起来。

    他心中一震。敬畏的看了一眼陈道临,赶紧垂下头去,跟在了陈道临的身后。

    “大人,您先回去,我在这里看一下。”

    蒙托亚在身后低声道。

    陈道临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有蒙托亚坐镇在这里,想来局面就没什么可担忧的这神圣骑士,倒也有几分急变的能力了。

    身后,蒙托亚已经高声的喝令起来,几组人上城关警戒。几组人加固城门,几组人去调集军械之类的事情。

    而陈道临则飞快的朝着统帅府而去。

    直到回到了统帅府的大厅里,陈道临才让人将身后的这几个骑兵搀扶住了坐下。

    “说吧,怎么回事。”

    领头的草原人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自己这么一路狂奔回来,还高呼兽人来了的话,只怕会惊扰了军心。他心中一凛,赶紧起来行礼:“主人……”

    “说了多少次,这里不是草原,没有部落没有头人。更没有主人。”陈道临摇头:“你就和他们一样喊我大人,或者叫我大祭司吧。”

    “是,大人!”

    草原骑兵站直了身子,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酝酿了一下,才将自己的这次出巡的遭遇说了一遍。

    ……

    根据这个草原骑兵的叙述,他们这一队人,今天沿着西北要塞往北的主干道一路北巡。主要是完成两个既定的军事任务。

    一是巡查大雪之后,道路是否被堵塞,以及沿途的通行状况。

    第二。则是看一看北边的几个军事堡垒的情况这几个军事堡垒在西北要塞的北边道路沿线,已经“拍卖”给了几个商会,但是那几个商会的驻军还没有来得及入驻原本大雪一下,陈道临心中倒也不那么着急了,也想着可以等到开春的时候,再让商会的护卫队入驻也不迟。所以那几个堡垒目前还空着,只是按期会派出骑兵巡逻队去走一趟,看看情况。

    尤其是现在下了大雪,虽然大雪之天,不用担心兽人那里的情况,不过也要防止大雪把有些堡垒的建筑压垮,过去巡视一下,也是很有必要的。

    可没想到,就出了事情!

    那些军事堡垒倒是没有被大雪压坏郁金香家族主持建造的军事堡垒,质量还是很过硬的,尤其是那些地堡,建造的很是兼顾。而且建造之初就已经考虑到了各种气候的可能性。

    可没想到,原以为不会出问题的兽人那儿,却偏偏出了意外!

    根据这个草原骑兵的说法,他们在要塞以北,大约十五里的地方,也就是这次巡查的路线之中最北边的一座堡垒,发现了兽人的踪迹。

    当这些巡逻骑兵赶到的时候,一伙兽人战士已经占据了那座堡垒堡垒的大门已经被打烂,而那些兽人则似乎还有些惊异,只是乱哄哄的围在堡垒的外面。

    大约是这些兽人也诧异,为什么这座堡垒居然是空的。里面不但没有罗兰帝国的驻军,就连军械和所有物资都已经搬空了。

    兽人在那儿还生了火,在堡垒的外面弄了火堆,看样子似乎是准备弄吃的。

    而这个时候,这一队骑兵的到来,就惊动了兽人的战士。

    一开始的场面有些可笑大约是这一百年来,兽人被罗兰军队,尤其是郁金香家的西北**师压得太狠了,被打得也太惨了,所以刚一看到跑来一队人类骑兵的时候,这些兽人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逃跑!!

    于是就出现了一幕很可笑的场面,近百名兽人的战士,看到不过十几个人类骑兵,就纷纷跳起来,抛下的火堆上已经烤着的食物,叫嚷着掉头往北逃窜。

    还有的兽人,在周围负责砍伐树木来生火的,看见人类骑兵,当场就把手里的木柴一丢,掉头撒腿就跑!

    一百多兽人战士乱哄哄的往北逃窜,却把这一队人类骑兵也惊呆了。

    原本,这一队人类的骑兵也没想到,这寒冬大雪天,会在自己家的防区里看见有兽人战士的踪迹,而且还是一百多兽人,可以算是一支小股的军队了。

    这些人类骑兵,其实自己心中也在打鼓。

    所以。第一个反应,大家都是停下了马,在远处瞪大了眼睛看着,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要冲上去拼杀么……自己这十几骑,根本不够人家一百多兽人战士杀的。可若是回头逃跑的话……似乎也有那么点不对头。

    没想到,犹豫的时候,兽人倒是先掉头逃跑了。

    这一下,人类的骑兵就反应过来:妈的!原来它们怕我们!

    这时候,领队的那个草原武士,做出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本身而言。并不能说是错误的。

    他选择的是:佯装追击一阵,把这些兽人吓唬跑,驱赶得远一点。

    这个决定本身是没错的,但是执行起来就出了岔子。

    要知道,这是一支刚刚建立起来没多久的骑兵,根本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

    这一追,就坏了!

    用力过猛!

    小伙子们第一次上阵杀敌,而且敌人还是一见面就掉头鼠窜的那种,结果这一追。追得太猛了。

    结果没刹住,十几个骑兵追逐着一百多兽人战士,追出去有两三里地。

    骑兵的队伍也散了,有的骑兵冲得太猛。直接就陷进了兽人堆了,而有的骑兵太慢,落在了后面。

    兽人也不是吃素的!这些家伙虽然被西北**师压制了这么多年,但骨子里还是彪悍的。眼看这些骑兵穷追不舍,就有个别胆子大的兽人,心中怒气起来。干脆就停下脚步,反过头来和人类骑兵拼命了!

    这一拼,就把人类骑兵的虚实给拼出来了!

    两三个冲得太猛,陷在了兽人堆里的骑兵,当场就被直接埋在人堆里,被砍得四分五裂!

    而且,这是大雪的天气,越往北,这雪下得越厚,马也跑不开。

    兽人爆发出了拼死的战斗决心的时候,人类的骑兵队伍顿时就打不动了。

    兽人干掉了几个骑兵之后,渐渐的反应了过来这些人类骑兵,似乎也没有想象之中厉害嘛?

    而且……看上去人数也不多,就这么十来个人啊!

    这兽人一旦反应了过来,人类的骑兵顿时就吃了大亏了!

    接下来的场面,就顿时反转了过来,越来越多的兽人停下了逃跑的步伐,转过身来,列队朝着人类骑兵反击过来。

    而这个时候,领队的草原武士立刻做出了反应:跑!

    再不跑的话,这十几个人全部都得交待在这里了!

    场面逆转,变成一百多兽人,追着十多个骑兵的屁股打。

    幸好他们遇到的兽人,并不是狼骑兵,而是一些步行的兽人战士,否则的话,这队巡逻骑兵只怕真的一个都回不来了!

    骑兵一路逃窜,甩掉了后面的追兵,冲回了西北要塞来。

    这大概就是发生的全部的经过了。

    ……

    陈道临坐在那儿,静静的听完了叙述,一言不发,似乎陷入了沉思之中。

    过了会儿,他点点头:“好,我知道了,你们辛苦,先下去洗洗吧……这次战死的人,都按照军中的规矩抚恤。”

    几个骑兵退下,陈道临立刻走到了桌前,拿出了一张地形图来,仔细的观看了一下。

    很快就找到了这些骑兵叙述之中,遭遇到兽人的那个地点。

    这是一个北边主干道上,位于最北沿线的堡垒,距离西北主要塞的城防,大约有十五里远这个距离已经很近了!

    按照正常的情况,兽人是绝不会有胆子跑到这里来,这么进入西北要塞的防区的。

    可这次的事情却有些诡异了!

    这么大雪的天气,而且,还是一百多兽人战士。

    兽人战士的出动,一百多人,应该是一个小股的试探的队伍了。

    这种天气,出动这么多兽人战士,跑到自己的防区里来,兽人这是要做什么?!

    片刻之后,蒙托亚已经回来了,而且马丁等人也回到了统帅府里。

    蒙托亚已经把城防的事情分派好了任务,回来告诉陈道临,目前没有看到有兽人军队侵犯的迹象,至少目测城关以北,没有兽人的踪迹出现。

    也就是说。那一百多兽人,并没有一路追到这里来。

    可这个消息,并没有让陈道临紧锁的眉头有丝毫的舒展!

    “马丁,你有什么看法?”

    陈道临第一个将目光投向了马丁。

    他自己手下这些人里,唯一有真正的罗兰帝国中军队作战经验的,就是马丁了。

    这位独臂骑士,可是正经的暴风军团的骑兵军官出身,早年在帝国的东部要塞戍边,可是和兽人打过很多交道的,论对兽人的了解。也是他最熟悉。

    马丁想了想,他的脸色也有些严肃:“按照正常来说,这个天气,兽人是不应该南下的……这种每年的冬天,兽人都会偃旗息鼓就算是出来劫掠,一般也都会在秋天进行。这个天气……兽人都躲在窝里,尽量争取少动弹,少耗费,多保存粮食。大规模的出动兽人战士。而且还是一百多兽人战士组成的队伍……我判断,这应该是一股巡逻队,而且……我认为,一般来说。兽人出动巡逻队,绝不会只出动这么一股,应该是同时派出了好几股队伍,而恰好这一股。被我们的人碰上了。”

    这个判断,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陈道临的眼神有些阴沉,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蒙托亚。

    蒙托亚想了想:“当务之急,我们要弄清楚北边的动静。只是……我个人认为,不宜再派出小股巡逻队了,派出去……只怕反而会暴露我们的虚实。”

    陈道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忽然开口道:“我有一个问题:假如在座的各位,你们是兽人的话,你们跑到这里来,忽然发现,看到的这些要塞堡垒全部都空了……你们会怎么想?”

    这个问题,立刻就切中了所有人心中最最担忧的地方!

    马丁欲言又止,倒是蒙托亚,没那么多顾及,直接就道:“兽人不会想太多……看到堡垒空了,他们要不就占下来,要不就捣毁掉呗。不过……这一定会引发他们的疑心。而且,很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行动,进一步来窥探我们的虚实。”

    “是的。”陈道临苦笑道:“问题是……我们的虚实,经不起窥探!”

    经不起窥探!

    这才是大家最大的弱点!

    毕竟,己方的力量还太过薄弱了!

    虽然几十个堡垒都被“拍卖”掉了,但是毕竟将自家的护卫队调集过来也是需要时间了,而且不少商会也都想着,反正都已经冬天了,等过完了冬,开春之前再把人马派来也不迟。

    所以,到今天为止,真正把护卫队调集而来的,人数还不足四成。

    就这四成人马,也都还没有按照各家的分派真正的入驻到北边的堡垒里去。

    原因么,恰好就是因为下雪!!

    这么大的雪,北边冰天雪地的,谁也不会愿意自己跑去北边,入驻那些冷冰冰的堡垒里,喝雪水,吃干粮吧?

    总要等开春了,天气暖和了,商路恢复了,再入驻,那个时候,补给线也跟上了,才好正式入驻。

    所以,现在为止,西北要塞的主要塞以北,几乎所有的堡垒,都是空的!!

    倒是各家商会陆续调集而来的人马,聚集了有三千多人,都驻扎在了西北要塞主要塞的南边小镇子周围。

    可以想象,如果当兽人的这些巡逻队,发现北边的那些堡垒是空的……

    一个是空的,两个是空格,三个五个,七个八个……

    发现得多了,兽人就算头脑再简单也难免会想明白!

    到那个时候……

    “各位,现在不是藏拙的时候,大家各抒己见吧。”陈道临面色似乎很平静:“群策群力,说不定能多一些想法。”

    说着,陈道临的眼神看向了坐在角落里的皮埃尔男爵父子。

    皮埃尔男爵已经官复原职了,就连爵位也恢复了帝都的官方文书已经送了回来,原本的罪名全部被取消,男爵的爵位也没有任何变化。

    皮埃尔男爵想了想,缓缓道:“我认为……兽人未必就会打过来吧,毕竟现在是冬天,又下这么大的雪……”

    “可现在它们已经出现了。”蒙托亚皱眉。

    “只有一百多个兽人而已。”皮埃尔男爵的儿子,波罗密尔犹豫了一下:“也许。只是一群跑出来劫掠,碰碰运气的兽人强盗……”

    “我们不能把事情寄托在运气上。”蒙托亚摇头:“有一百人出现,就有可能出现一千人,一万人……而且,我听了那些巡逻骑兵的描述,这些兽人不像是那些散兵游勇的强盗,战斗力还是很不错的。临战的反应也很有点底子!不像是野强盗。”

    “我同意蒙托亚大人的判断。”马丁立刻道:“骑兵组是我参与训练的,小伙子们虽然还嫩了些,但也不是脓包,能击败他们的。绝不是什么野强盗。而且,带队的都是骨干。”

    陈道临摆摆手:“事情先做最坏的打算。”

    他是大老板,一句话就定下了基调。皮埃尔男爵听了陈道临的话,就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缓缓道:“如果要做最坏的打算……那么我认为,假定这些兽人,是正规军派出来的探路队,那么我们就危险了!现在的事实是,北边的堡垒是空的。我们没法凭空变出来士兵塞满那些堡垒,就算现在把城南的那些商队的护卫队派出去入驻堡垒,也晚了。况且数量也不足。所以……一旦出现兽人南下的情况,凭借我们现在的力量。抵挡不住!我的意见是……要么我们撤退,放弃西北要塞吧!这地方原本就不是我们该待的,我们回到达令大人的领地去,就等于躲进了努林行省的防区。到时候……这就是帕宁将军头疼的事情了。”

    说到这里,皮埃尔看了一眼陈道临,却发现这位大老板的脸色并没有变化似乎自己在说到撤退的时候。陈道临并没有任何赞同的意思。

    老男爵心中一叹,就继续道:“如果不选择撤离的话,就只能……求援!”

    “求援,向谁求?”

    说话的是马丁。

    “郁金香家,或者是帕宁,随便哪一方都可以,我想任何一方,都不会愿意看到西北要塞被兽人打破的。”皮埃尔男爵的话很坚决。

    陈道临听了,心中暗暗苦笑。

    他很清楚,皮埃尔男爵说的是老成持重的建议,并不能说是错……可是……

    郁金香家真的不愿意看到西北要塞被兽人打破?

    这一点,陈道临却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从杜微微的一系列的作为看来,她似乎真的不在乎西北要塞的死活!

    否则的话,她怎么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举动,把整个西北**师撤出去,丢出西北要塞来,塞给自己?

    至于帕宁……

    陈道临更是皱眉。

    他在路上的时候,曾经和费欧娜聊过,也试探过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话里话外,似乎对帕宁很是不太看得起,认为帕宁不会接管西北要塞。

    这位郁金香家的女总管,虽然智商未必高,但是知道的却绝不会少。

    连她都这么说的话……那么,陈道临猜测,郁金香家可能和帕宁已经达成了某种那种的协议或者约定。

    这一点,从帕宁至今都没有派兵北上,接管西北要塞,就可以看得出了!

    按理说,郁金香家的军队撤离,最最该接管西北要塞的就是帕宁这位西北军务总长!

    可他却始终按兵不动?!

    指望他?多半靠不住!

    至于撤离……陈道临不是没考虑过。

    可是……如今的努林行省已经不是从前的努林行省了!

    两个雷神之鞭的师团已经在这里,还有帕宁来到之后,整顿的地方守备军,整顿军务,努林行省已经完完全全的被帝国中央彻底接管。

    这个时候,自己撤回罗瓦城的领地……等于就是投入了帕宁的怀抱,自己还想继续发展?

    不受控制?

    想想都不太可能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大厅的门被用力推开!

    洛黛尔大步走了进来!

    这个李斯特家的小姐,一身雪白的狐裘,毛绒绒的领子,遮挡住了一半的小脸蛋,越发显得玉雪可爱。

    只是洛黛尔的手里,却提着一把短剑!

    “为什么不试探着进攻呢!”

    洛黛尔大步走进来。第一句话就让众人一愣!

    洛黛尔进门后,关上了房门,抖了抖身上的雪。

    “外面又下雪了。”洛黛尔看了陈道临一眼:“我已经听说了,那些守城的军兵嘴巴不言,消息已经在军营之中流传。”

    陈道临皱眉……这就是新军的毛病了,军纪毕竟没有真正的精锐那么严谨。

    尤其是今天进城的时候,那个草原骑兵队长喊的那一嗓子,只怕今天已经传遍了整个军营了。

    陈道临看着洛黛尔,眼神有些古怪。

    洛黛尔此刻,却居然流露出了几分杀伐决断的味道来不得不说。李斯特家族的精英培养方式,倒是真的很有一套!

    这年纪轻轻的女孩,此刻展现出来的气质,居然比皮埃尔男爵这样的人都要强大几分。

    “兽人肯定还不真正的知道我们的虚实!如果它们已经知道的话,那么现在来的就不是一百多的小队伍,而是铺天盖地的兽人大军了!所以……我认定,它们肯定还在疑惑,在犹豫,还不明白我们真正的虚实!”洛黛尔咬牙:“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陈道临微微一笑:“哦?那么你的建议呢?”

    洛黛尔将手里的短剑狠狠的插在了桌上。那张俏丽的脸蛋上,居然露出了几分煞气来。

    “聚集我们所有的军队!大举出击!动静有多大闹多大!一路往北,正面碾压过去!遇到兽人,和它们狠狠打一场!把它们打得头破血流!”

    “能打赢么?”陈道临故意笑道。

    洛黛尔瞟了陈道临一眼:“怎么打不赢?若是兽人已经做好了战争准备被。集结了大军,倾国之力南下,我们自然就立刻逃跑,又多远跑多远!除非是杜维重生。恶魔骑士团在世,否则的话,面对数十万兽人大军。凭我们手里这点人,塞牙缝都不够。可现在,兽人还没有真正的动起来!

    我认为,肯定是哪里走漏了什么消息,兽人那里听见了什么风声,怀疑又不敢确定,就派出了一些小股的队伍来试探!

    最多也就是来个几股小部队而已,绝不会是大军!

    所以,我们迎面而上,狠狠的把它们这点小队伍击溃,狠狠碾压!摆出强大和强硬的姿态来!

    以兽人这一百多年来被咱们罗兰人打压的势头,它们只要吃了一个苦头,就肯定会再次缩回去!”

    皮埃尔男爵皱眉,脸上的皱纹一道一道:“可……那些空的堡垒,怎能解释?”

    “解释什么?不用解释!”洛黛尔大声道:“我们管兽人怎么去想!只要正面击溃它们的那点试探过来的爪牙,狠狠的斩了!它们碰的头破血流,就随它们去想!到时候,只要用血的事实摆在眼前,兽人根本就不会再考虑哪些堡垒为什么是空的了……它们说不定还会以为这是我们的诡计呢!

    不管如何,先打一场!把它们的先头部队打垮,打退!叫它们心中有忌惮,不敢乱伸爪子!

    不可以再犹豫了!再犹豫,等它们真的窥探清楚了我们的虚实,到时候等待我们的就不是这些小股的队伍,而真的是铺天盖地的兽人大军了!”

    啪!

    陈道临拍案而起!

    此刻,陈道临双目圆睁!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位大老板是做出决断了!

    “很好!”陈道临看着洛黛尔:“倒是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胆量。”

    “大人,您的意思?”蒙托亚动了动身子,深深吸了口气。

    “我的意思很简单,打!”

    陈道临也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费了这么多功夫,花了这么多心血,更是苦心积虑的招来这么多商会,又是组建军事组……可不是为了当敌人来临,就把西北要塞拱手相让的!若是准备让出去的话,我何必做这么多功夫!

    打!打一场!趁着兽人还没有真正窥探到我们的虚实,把它们打跑,打怕!!”

    陈道临冷冷笑道:“蒙托亚!”

    “在!”蒙托亚立刻站了出来,微微欠身。

    “传令,军事组全军动员!骑兵队全体集结,做好出击准备!步兵组全体集结。做好全军出击准备我只给你两天时间!明天中午的时候,骑兵队为先锋往北扫荡!你带队!至于……步兵组……我亲自带领!随后出发作为你的中军后盾!”

    蒙托亚也是一个狠角色,既然下令要打了,也就不做任何顾虑了,直接就领命。

    马丁看了一眼陈道临:“大人,我呢?”

    “你守城。”陈道临淡淡道:“但是军队我全部带走!马丁,你负责……配合皮埃尔男爵,把这里的非军事人员,做好随时撤离的准。若是我们打赢了,那自然是好的。可事情总要做好两手准备。若是我们打属了,马丁,你就配合皮埃尔男爵,把这里所有的人,立刻南撤,进入帕宁的军事防御圈!”

    顿了顿,陈道临又看了皮埃尔男爵一眼:“准备撤离的事情,你全权负责!嗯……此外,你再做两件事情。”

    “是……大人请吩咐!”皮埃尔男爵沉声道。

    “写两封信。分别发去郁金香家和帕宁那儿,告诉他们我们这里要和兽人开打了!我们打归打,该求援还得求援,能做的努力。全部都要做!至于他们怎么做,那是他们的事情。”

    陈道临摇头:“这一战,必须分出胜负!蒙托亚为先锋,我做中军。往北扫荡!明日骑兵出城北上!不得延误!”

    陈道临很清楚,那些商队带来的护卫队,三千多人。这些都是乌合之众,还没有混编在一起训练过,这种军队,只能打打顺风仗,打硬仗的话还是摇头比较快。

    不过这些人陈道临打算全部都带上在中军,到时候,若是打赢了,追击的时候,捞便宜的时候,也是一大助力。

    至于真正的全部的精锐,陈道临都交给了蒙托亚!

    骑兵组目前一共有近五百名骑兵,野战的话,五百名骑兵也算是一支不小的力量了。

    “西尔维斯特的那支亲卫营,也全部交给蒙托亚!给他们发放战马,武器,铠甲装备!”

    陈道临盯着蒙托亚:“我手里最能打的八百人都给你!蒙托亚,你知道我的期望!”

    蒙托亚深深的弯腰下去,抬起头来的时候,目光如刀!

    “大人,我就是您手里的铁锤!前面就算是一枚钉子,我也会把它砸得稀烂!”

    陈道临点头:“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记住了,也不要过于蛮干,若是敌人势力太强大,不要送死,记住,我带着大部队,就在你的身后!”

    ……

    “他疯了!!这个家伙彻底疯了!!!”

    费欧娜狠狠的砸烂了手里的杯子,跳了起来!

    “他居然下令全军动员,北上进击??!!他想送死吗??!!”

    洛维看着费欧娜,这个郁金香家的军人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一丝赞赏,缓缓道:“费欧娜小姐,直到现在,我才真正的算是对这位达令陈先生服气了。他之前虽然展现出了诸多智慧……但是这世界上有智之人何其之多!有智而有勇的人,却太少!我们公爵大人自己挑选中的这位夫婿,我心服口服!”

    “服个屁!!”费欧娜气急之下说了一句粗话:“他这是送死!!而且……也是坏了公爵大人的大事!这西北要塞原本就是胡乱丢出来的!丢给他,也只是做一个幌子而已!谁让他真的死守这里了!!兽人一来,撤回努林去不是很好吗!!!”

    费欧娜一把抓住了洛维的衣服,喝道:“走!我们一起去见这个混蛋!!我们把是事情告诉他!!让他改变主意!!”

    洛维冷冷的看着费欧娜:“告诉他什么?告诉他,公爵大人原本就是故意希望兽人南下,希望兽人越过西北要塞?希望在西北这一地,一次性把草原人和兽人,这两大心腹大患,彻底解决?为此不惜将整个西北都打烂?你觉得,把这样的事情告诉达令陈?若是流传出去,家族如何自处!费欧娜小姐!你若真的敢这么说,我就杀了你!”.

    (又要写到战争戏了,战争戏历来是我比较喜欢写的戏份啊~~

    再次通告一下,现在加我的威信:tw8182,或者直接搜索“跳舞”。

    有重大惊喜!!

    一是我的一本老书(从来没有在网络上连载过),在薇信上免费放送。

    二,是《猎国》的手机游戏即将上市,现在加我的薇信,我会放送一些游戏大礼包和vip装备哦!

    赶紧加我的薇信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