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一十八章 【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第五百一十八章 【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第五百一十八章【要我提醒你一下吗?】

    三百颗人头堆出来的京观。

    还有那句血淋淋的警告。

    然而,这并不足以能吓退草原人的铁蹄。

    一路往东,自从穿越了西北走廊之后,完全不设防和无抵抗的长驱直入,滋长了草原人心中的骄横之心,而此刻,三百名先锋的骑兵覆灭,只点燃了金狼头将军心中滔天的怒火!

    “这是一场偷袭!!”

    金狼头将军立刻自己给出了自己的判断:“那些可恶的罗兰人,那些胆小的郁金香家的混蛋,他们偷袭了我们的勇士!!”

    必须还要承认的是,除了怒火之外,金狼头将军心中居然还隐隐的生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

    是的!

    不管如何,敌人终究还是出现了!

    虽然一路长驱直入的感觉是很爽,但是两手空空毫无收获,依然还是让所有的草原人心中沉甸甸的。他们背井离乡,远赴千里之外,可不是来玩什么武装游行的。

    他们是来征服的,是来抢劫的!他们是侵略者!

    可来到郁金香家的领地已经十多天了,武士们的弯刀上却没有染上敌人的一滴鲜血!

    别说是人血了,就连牲畜的血都没有!

    尽管大家都以“郁金香家人是胆小鬼,罗兰人太过懦弱”这样的理由来解释。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傻瓜。

    总有人还是会觉得不对劲……郁金香家的表现,和传说之中的赫赫威名,也差距太大了些吧?

    是的,郁金香家是没有抵抗,他们撤离得很彻底。

    可是我们也没得到什么战果啊!

    没有财富,没有粮食,没有牲畜,没有掠夺到人口和奴隶。

    我们得到了什么?脚下的土地么?可土地带不走!

    不管如何。这三百名先锋骑兵的损失虽然叫人愤怒,但至少……郁金香家终于出现了!他们终于开始抵抗了。

    三百名骑兵,死了就死了吧!这一次来到东边的草原勇士超过十多万!

    金狼头将军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然后发出了自己的命令:渡河!!

    ……

    渡河?

    这对于草原人来说并不容易。

    虽然这只是一条并不宽阔的水渠。

    但是因为引入了楼兰湖的水源,水渠虽然不宽,却足够深。

    最深的地方超过三米以上——这是骑兵们用木棍绑着石头扔下去测量出来的。

    对于草原人来说,他们最最不擅长的或许就是制造各种工事了——这并不是草原人的传统战争方式。

    草原人的传统战争方式,是大家各自聚集自家部落里的男丁,骑上马,然后约在一个空旷的草原上。进行一场如潮水一般的冲锋,厮杀!

    弯刀对弯刀,牙齿对牙齿!

    攻城?

    守城?

    制造工事?

    渡河?制造浮桥?

    这绝对是草原人的短板。

    哪怕是这么一条并不宽阔的水渠。

    不过金狼头将军毕竟坐拥上万的兵力,很快他还是找到了办法。

    河岸旁有许多废弃的水利设施和作坊,他让武士们去把这些东西拆掉,取来木料,投进水渠里,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生生的垫出一座浮桥来。

    可就在西岸草原人忙碌的时候。水渠的东边,也出现了一些动静。

    从远处跑来了好几队郁金香家的骑兵——这顿时让草原人兴奋了起来。

    不少草原武士隔着水渠,向对岸开始挥舞弯刀,发出恐吓的吼叫声。

    还有的草原武士。拿起骑弓,朝着对岸射击。

    对岸的郁金香家的军队并不算太多,大约也只有不过千人左右。

    这些并不是传统的骑兵,准确的说。他们是骑马的弓箭手。

    郁金香家的军队装备精良,人人都穿着轻便而结实的皮甲。他们的马鞍上挂着弓,背带上配备了四个箭袋。

    道路上。还有数十辆马车在尘土之中滚滚而来。

    这些郁金香家的军队根本无视对岸草原人的挑衅,甚至对于草原人那零星的弓箭袭击也视而不见。

    他们远离岸边,站在了草原人的骑弓射程之外——骑兵携带的骑弓,小巧而便利,但最大的弱点就是射程不足。

    超过三百米之外,箭就开始变得软绵绵无力。

    郁金香家的士兵开始有条不紊的运作起来。

    他们在对岸将那几十辆马车拆卸下来。

    水渠的两岸都在忙碌,草原人明显散漫而效率地下:他们一边忙着挥舞弯刀从那些水利设施和作坊里砍伐下来木料,试图投进水渠里制造浮桥。可大部分人都心浮气躁,他们还要分心朝着对岸鬼吼鬼叫,发出漫无目的的吼叫声,还有人会忍不住朝着对岸射击。

    看似热闹,但是在对岸的郁金香家军队看来……

    “那些家伙是猴子吗?”

    一个郁金香家的士兵忍不住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是长官的一记鞭子!

    “不许废话!做你的活儿!”

    郁金香家严明的军纪,使得他们的工作沉默而迅速。

    很快,数十辆马车被拆卸掉,一点一点的变成了一排……投石器。

    马车上携带而来的是一排排黑色的罐子。

    当最后一架投石器组装完毕之后,草原人的浮桥看上去只完成的还不到三分之一。

    这个时候,郁金香家开始攻击了!

    郁金香家的军队开始列队,第一排的士兵竖起了一排高高的盾牌,组成了一片盾墙,然后士兵们躲在盾墙之后,缓缓的朝着河岸边推进!

    这个举动引起了草原人强烈的反应,越来越多正在干活儿的草原武士放下了手里的活,蜂拥冲到了岸边,拿起骑弓朝着对岸射击。

    这个举动并没有带来多少效果。

    大部分的箭击打在盾墙上,只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而已。

    郁金香家的盾牌组成了一个个类似于乌龟壳子一样的方阵。推进到了岸边——眼看达到了最大威胁的有效射程之后。

    郁金香家开始还击了!

    一声尖锐的哨子声后,郁金香家的盾牌方阵忽然就掀开了上方的盾牌,暴露出了躲藏在盾下的弓箭手!

    这些弓箭手占位密集而整齐,早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当盾牌掀起的第一个瞬间,一波密集的箭雨就呼啸而出!

    双方隔着水渠的互相对射,最终只证明了一件事情:罗兰帝**事学院的入门课程里最基本的一个常识:弓箭手只有在列队密集齐射的时候才能达到最有效的杀伤。

    草原人的骑弓射击是散漫的,毫无组织的。而郁金香家则是完成了一波标准的齐射!覆盖面积,射击的密集程度,几乎都可以列入教科书一般的标准!

    第一波齐射之后。西岸边的草原人这里就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不知道多少草原人中箭翻身坠地,战马的惨叫声,武士们凄厉的痛苦嚎叫声……

    最可怕的是,郁金香家的射击覆盖范围远远不止岸边。

    弓箭手的抛射,使得弓箭的射程的有效范围远远超过了草原人。连站在队伍后面的金狼头将军都遭受到了箭雨的洗礼!

    即便身边的护卫及时举起了盾牌抵挡,也依然有不少金狼头将军身边的护卫中箭落马!

    而大部分的草原武士则惨了——盾牌这种装备,在草原上可是稀罕货!只有金狼头将军这种首领级的人物,才会给自己的身边亲卫配备。

    至于普通的草原武士。能有一把弯刀,有一套平凑出来的皮甲,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好汉了。

    郁金香家的攻击,是冷漠而残酷的。草原人的弓箭也造成了零星的杀伤。但是郁金香家这里,即便是偶尔有人中箭,也只是发出短促的惨叫,很快就会被身边的同伴拖下去。飞快的拖出危险的区域,有专门的后勤的医官进行紧急抢救。

    郁金香家的三个方阵,很开就完成了连续三波的齐射。

    这三波齐射之后。已经再也没有草原人胆敢站在岸边和郁金香家的军队对射了。

    河边上倒下了不计其数的尸体,有人的,也有马的。

    而且,还有一个后果就是,草原人的队伍很快就松散了下来——面对郁金香家那种近乎职业军队一般的素养,那密集的弓箭覆盖射击,草原人就算是白痴,也明白了,这个时候还保持密集的队伍,那简直就是自杀行为。

    草原人开始后退,而且是一窝蜂溃散的朝着后面退却。

    而这个时候……郁金香家的投石器开始发威了!

    数十家投石器开始抛射。

    抛射出来的,就是那一个个黑色的罐子。

    这些黑色的罐子上,都有油布包扎,投射的时候,旁边有士兵有条不紊的将油布点燃,然后用投石器抛射出去……

    那一枚枚罐子,就仿佛火星落地,砸在了正在后退的草原队伍的头顶上。

    罐子落地,碎裂,里面灌满的火油到处喷洒,在火星之中,化作了一条又一条的火焰!

    投石器呼啸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将这支郁金香家军队带来的所有的火油罐子都几乎全部投放了出来。

    造成的结果是,金狼头将军带来的军队已经彻底溃散。

    让金狼头将军几乎要吐血的是,只不过是几轮弓箭的齐射,再加上那一轮劈头盖脸的投石器的攻击。

    当他的队伍溃退出几里远的时候,重新整顿,他发现,自己带来的这些草原儿郎,足足损失了有上千之多。

    而身后……那远出的水渠之上,一条火龙,正在熊熊燃烧!

    自己的人千辛万苦搭建出来的那座浮桥,被烧掉了!

    金狼头将军立刻做出了一个判断:自己搭建浮桥过河的想法已经不可能再实现了。

    郁金香家用这样的方式宣布了他们的存在!搭建浮桥?冒着郁金香家那弓箭齐射和投石器的覆盖射击,再来一次?

    除了白白送死之外,不会有任何效果。

    “该死的!!”金狼头将军愤怒的咆哮,然后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派出两个千人队!从两侧绕过去!我就不信,难道这条水渠能通到天上去!绕过这条河!我们把那些郁金香家的家伙撕成碎片!!”

    ……

    “列队!!我们准备离开这里!!弓箭手检查装备,全体上马!!”

    郁金香家开始撤离了。

    军官同过望远镜已经察觉了对面的草原骑兵分兵两翼的举动。这个举动让郁金香家的军官心中冷笑。

    迂回包抄么?笑话而已……

    这条水渠足足有十多里长,等他们绕过来的时候。至少需要两个时辰。

    郁金香家的军队开始撤离。他们原本就没有打算死守这条水渠。

    在这里给草原人一个狠狠的教训,就已经达到了上面下达的命令了。

    弓箭手上马撤离。

    至于那些投石器……

    郁金香家的工兵再一次给草原人上了一课。

    他们并没有打算把这些投石器全部带走……这些不过就是标准模板制造出来的木头配件而已,他们只需要把一些关键的组合部件的金属齿轮之类的东西带走就可以,至于那些木头架子……扔了就扔了吧!

    郁金香家有的是钱!有的是这种装备库存!

    用几堆木头,换草原人一千多条命……

    这生意,值!

    “我现在真希望那个金狼头将军别太胆小!赶紧追不过来吧。在第二道防线等待的那些家伙早已经快没耐心了,哈哈哈哈……”

    弓箭手的领军军官大笑着,带着人有条不紊的朝着楼兰城的方向撤离。

    ……

    …………

    草原王的王庭金帐的前进速度是很慢的。

    作为草原上的王者,即便是出征的时候,金帐也都是所有草原人拱卫的核心。

    所以。当王庭金帐抵达这条水渠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半夜的时候,这位草原王并没有立刻下令渡河。至少,夜晚渡河是危险的行为这种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王庭金帐之中,那位草原王正在震怒。

    金狼头将军传回来的消息让他愤怒的砸掉自己的晚餐,还狠狠的鞭打了一顿身边的骑奴。

    金狼头将军在损失了上千的人马之后,终于从两翼绕过了这条水渠,可是当他们抵达对岸的时候,却连郁金香家军队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摸到。

    金狼头将军最后传来的消息是。他已经带着军队往东去追击郁金香家的军队了。

    草原王并没有急于进军,他做出了一个选择:这里距离楼兰城已经很近了,在夜晚的时候,大部分进入敌人的核心地区。并不是明智的举动,还是等金狼头将军的消息吧。不管如何,他有上万的骑兵,追击进去。纵然不能取胜,也不会出现太大的差池……等到天亮的时候,自己可以带着大部队一路碾压过去。

    可就在这位草原王干刚刚喝下了一碗掺了蜂蜜的羊奶。内心的怒气稍稍平息的时候……

    一阵风吹进了大帐之中。

    他愤怒的转过身来,正要怒斥什么,就看见自己手下那几个精锐的护卫武士,正匍匐在帐篷门口。

    而一个身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紫色的长衣,明亮的眸子,还有那……嘴角仿佛带着淡淡嘲弄味道的笑意。

    草原王很难用准确的言语描述此刻的心情:当他看着自己手下忠诚的勇士,却对着别人匍匐朝拜的时候,看着这个人走进自己的王庭之中,却闲庭信步仿佛走如自家后院一般的神情。

    他心中有一股淡淡的恼火,只是脸上却不敢发作出来。

    因为……他不敢!

    “我一直在想,你到底有多愚蠢。但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你的愚蠢再一次超过了我的估算。”

    来人看着草原王,用不屑的口吻,轻飘飘的丢来这么一句。

    草原王的额头青筋暴了起来!

    他原本还打算微微欠身行礼了,可此刻,心中的怒火促使他挺直了腰板,咬着牙齿,恨恨道:“就算你是白王,也不可以如此侮辱我!侮辱一位尊贵的草原之王!”

    “王?”

    紫衣人笑了,他双手负在身后,缓缓走到的草原王的面前,当两人的距离不足两步的时候,他才停下了脚步,仿佛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王者”。然后,他才开口说了下一句话:

    “或许你忘记了?还是当手握兵权之后,让你开始滋生了自大的心思?看来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在别人的面前,你是王。可在我面前,你只是一条狗而已……永远都是。”

    说完,他忽然飞起一脚,就踹在了草原王的心口!将这位“王者”踹翻在了地上!

    草原王倒在地上,咆哮一声,他跳起来,伸手就去拔腰间的弯刀,可是他的弯刀还没有出窍,一根手指就已经点中了他的眉心。

    随即,一股无力的感觉充斥了全身,他手里的弯刀连刀带鞘落在了地上,整个人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提了起来,就这么挂在了半空之中。

    草原王悲愤的看了看自己的帐篷门口,那些忠诚的部下护卫,却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

    一双眼睛,已经盯住了草原王,眸子里,是一丝近乎残忍的笑意。

    “还需要我再提醒你一下吗?我亲爱的……猎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