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幸福的冬天】

第五百一十四章 【幸福的冬天】

    艾妮塞轻轻扬起鞭子,驱赶着面前的几头小羊。

    她手里的鞭子看似扬起,却哪里舍得真的落在羊儿的身上。看着面前这些欢快吃草的羊儿,艾妮塞的那双眸子里,映照出亮晶晶的光芒来。

    羊儿比从草原上来的时候,已经又肥硕了一圈。这里的水草很好,虽然草场的面积并不大,但是好在牧羊人却很少,不像在草原上,有诸多部落来争抢,更不用时时刻刻的提防着其他部落的强盗。

    看着面前这条蜿蜒的河流,艾妮塞干脆坐了下来,坐在草地上。拖着腮,看着羊儿,也不知道怔怔的出神在想着些什么。

    “吃吧吃吧,快些吃吧。吃得再肥硕一些。”艾妮塞口中喃喃低语。

    已经是深秋了,再过些日子,冬天就要来临。在冬天的第一场雪到来之前,这是牛羊牲畜最后的长膘,储备过冬能量的机会了。

    在这里,艾妮塞感觉到是从来没有过的幸福。

    再也不用担心冬日的粮食不够,再也不用担心要把虚弱的牛羊宰杀掉,再也看不见那些为了解约粮食,而洒泪将老弱之人驱赶出部落的场面。

    只可惜……哥哥和父亲都看不见了。

    只可惜,弟弟和阿妈也都看不见了。

    这里也没有那个总是笑得很爽朗的瘸腿大叔,也没有那些部族里彪悍的年轻小子们围着自己来追赶,揪自己的辫子。

    草地上有些冰凉,但是艾妮塞并不在意这些。草原上的儿女,从来就没有那么娇弱。

    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打开,一团香啧啧的面团子,黄橙橙的。这是那种被这里的人叫做“玉米”的东西,磨成的面。

    口感比艾妮塞从前吃的那些青稞要细腻得多,也更香甜。

    艾妮塞觉得,这样好吃的东西,自己就算是吃上一辈子也不会腻。

    让她有些羞愧的是,自己刚来到这里的几天,晚上连做梦的时候,都梦见自己躺在玉米堆里。

    那玉米田艾妮塞已经见过了,牧民们看着那大片大片的农田,都把那地方当成宝贝,严厉的警告了自家的孩子,不许去那里玩耍,若是弄坏了一颗庄家,只怕连神灵都会发怒的。

    可艾妮塞却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这里的人都知道她是那位“大祭司”带回来的,也是那位大祭司收下的徒弟。

    艾妮塞拥有特权,她可以进入那座正在建造的城寨,可以进入那座看上去宏伟得叫人忍不住想膜拜的神庙——虽然草原上的人,并不信奉这个,但是那建筑的宏伟雄奇,却也叫人难免会生出几分敬畏来。

    当然,玉米田,艾妮塞也可以进去。但是小姑娘并没有这么做,她嘴都只是赶着羊群的时候,靠近玉米田周围看看——看着那么多粮食,小姑娘心中就有一种难以描述的安全感。

    是的,看着看着,仿佛饥渴的感觉就已经远离了自己吧。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唯一让艾妮塞有些心中郁闷的,是已经很多很多日子没有再见到先生了。

    先生似乎走出远门了一段时间,而回来之后,先生似乎都一直很忙碌。

    这样也对,先生是那么伟大那么神奇的神人呢。

    这里的部落,那座建造的雄城,还有那么大的一片庄家,那些成天冒着烟的烟囱,那些砖窑,全部都是属于先生的。

    这里的人口有上万呢!

    就算是在草原里,一个人口上万的部落,也是难得的大部落了。

    而先生的富足,恐怕连草原王都比不上吧。

    艾妮塞就亲眼看见,先生的手下的人们,在农田里采摘玉米,然后把那些玉米杆子碾压碎了,拿来喂牲畜。

    这可真是浪费哟!

    艾妮塞曾经瞧瞧的捡回过玉米杆的渣子,拿回去碾岁了煮熟了品尝,味道都比青稞要好吃!

    若是在草原上,这样的东西就是很好的粮食了。

    可是在先生这里,却居然只是用来喂马的。

    也难怪,先生这里的牛羊马匹,一个个都是那么的雄壮。

    河上远远的还有船过来了。船上的工人神奇的站在船头,偶尔会对着岸边的牧民挥舞帽子,发出豪爽而得意的笑声。

    这些人都是那位叫做蒙托亚大人的手下,据说他们在远远的深山里挖矿,挖出来一些黑色的石头,用来生火用,一旦点燃了,那火就很难熄灭,比烧木头要节省得多,一块黑石头就能烧好久好久。

    深山里的矿洞,每天都会运出来一船一船这样的黑石头,这些船就沿着这条小河,慢慢的行驶到聚居地。

    那些船工,一个个全很漆黑漆黑的,笑起来的时候,全身上下只有牙齿是白色的。

    艾妮塞抬起头来,看着蓝蓝的天空。

    再过几天,再过几天……就会下雪了吧?

    听这里人说,今年冬天的粮食早已经储备得够够的了。大家都在讨论这,这个新年会怎么样渡过。

    艾妮塞知道,先生的这个部落,这个领地,才成立了不到一年时间。今年的冬天也是这个新生的部落的第一个冬天呢。

    可是这里的冬天,却似乎也是这么的轻松,欢快,甚至是……

    就在艾妮塞看着天空发呆的时候,她并没有发现,在她的头顶上,一片阴影罩住了她。

    抬起头来,艾妮塞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虽然在阴影之中,但是那张脸庞上的笑容,顿时就让艾妮塞开心了起来。

    “先生!”

    艾妮塞跳了起来,似乎想去抱先生的腰,可随后心中的一丝忐忑却阻止了她这么做——自从在领地里,看见神庙里那么多人对着先生跪拜的虔诚模样,艾妮塞就深深的明白了,先生在这里拥有何等的权威。

    陈道临笑了。

    他看着小女孩似乎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艾妮塞的头发,柔声道:“天气这么冷,怎么还坐在这里吹风?”

    艾妮塞红着脸,只是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师。

    “好些日子没见到你了,过得好吗?”

    “好。”艾妮塞用力点头:“吃的饱,穿得暖。而且,而且……那位洛黛尔姐姐,送来了好多好多东西给我。”

    陈道临笑了笑:“她知道你是我的徒弟,自然对你另眼相看的。我听她说原来是让你去城里居住的,你却不肯,只想留在这里的牧民部落里?”

    艾妮塞的小脸红红的,有些畏惧:“先生,我,我不敢。”

    一是不敢,二是忐忑。

    因为先生不在,艾妮塞本能的对那城里的许许多多陌生人感到几分畏惧。虽然那些人,那位叫巴罗莎的姐姐,那位叫洛黛尔的姐姐,都对自己很和善很客气,可老师不在家,艾妮塞本能的就有些畏惧她们。

    陈道临叹了口气,手指轻轻的在艾妮塞的额头上抚了抚,温言道:“好了,前些日子我太忙,顾不上你。如今快过冬了,大家也该松口气了。今天开始,你就跟我回城里吧。你既然是我的弟子,我总不好只让你挂个名字,总要教你些东西,才算是个合格的老师。”

    艾妮塞的眼神里有些雀跃。

    其实她并不是不愿意去城里居住——事实上,她只是想跟着自己的这位老师。老师不在城里,她自然就不想去。可如今老师回来了,那么艾妮塞心中就想着,总要跟在老师身边才好的。

    而且,部落里虽然好,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了自己是老师的弟子,那位洛黛尔姐姐和巴罗莎姐姐又派人送来很多很多好东西,所以那些牧民看自己的眼神,都总有些奇怪。

    虽然依旧很客气,但却隐隐的多了几分敬畏和疏远。

    “先说好了,城里不许养羊,我家里也没地方养羊。”陈道临笑道:“羊就先交寄养在部落里吧。”

    艾妮塞点点头,小声说:“我听先生的。”

    陈道临看了看小女孩,退后了两步仔细打量了一下,笑道:“这才一个多月没见吧,你好像又长高了。”

    艾妮塞的确长高了一些。原本的营养不良,经过了从草原一路出来的时候,路上陈道临的近乎残酷的调养,加上在这里一个多月的富足的生活,小女孩的脸上多了很多红润的血色,身段也高了几分。

    只是唯一有些让她窘迫的是,衣服却又有些短了。艾妮塞曾经晚上在帐篷里悄悄的把衣服修改了一下,只是鞋子依然有些挤脚,走多了路,就会疼。

    当然,这些都是小问题,相比于在草原上,这里已经很兴奋很幸福了。所以艾妮塞从来不曾对任何人抱怨。

    “走吧,跟我回城里。”

    陈道临伸出大手。

    艾妮塞犹豫了一下,眨巴的眼睛,缓缓将自己的小手送进陈道临的掌心。

    陈道临拉着这个小女孩的手,两人一起朝着那片新生的城寨走去。

    烟囱的烟已经少了许多。砖窑的规模在陈道临的授意之下已经开始有意的控制。

    目前来说,陈道临并不急于扩大砖窑的产量。他并不打算真的靠卖砖头来赚钱,产量足够自己建造新城就可以了。

    人手不足的问题依然困扰着他,他可不想把自己的领地所有的人都变成烧砖工。

    今年的产量和库存的砖头已经足够用到开春了。冬天的时候陈道临也不打算强行继续修建城寨。毕竟一旦下雪之后,西北的气候也很可怕,土都会冻住,比铁还硬,一榔头砸下去连个坑都没有。

    目前来说,过冬用的取暖的碳足够,粮食足够,陈道临就已经大体放心了。

    在西北,过冬的时候能不饿死人,不冻死人,那就已经是天堂一样的日子。

    至于草原人的入侵……陈道临倒是并不太担心。

    如果草原人真打过来,先有郁金香家的军队顶着吧?

    就算真打到这里还,还有帕宁的雷神之鞭顶着。

    最后实在还不行的话,大不了陈道临把人都扯到西北要塞去,到时候城门一关,其他的这些聚集地,就丢给草原人去折腾好了。

    庄家都收割了,这些破砖窑随他们去闹,就算都砸了也不心疼。

    至于房子建筑……丢在那儿,草原人也搬不走。

    其实,相比于别人,陈道临几乎每天都在祈祷。

    祈祷老天。快下雪吧,快下雪吧!

    只要第一场雪下下来,就预示着冬天来临了!!

    冬天意味着什么呢?

    “冬天就意味着和平。”

    在自己的家里,陈道临的所有班底都聚集在了大厅。

    陈道临看着大家,笑道:“草原人我不管,他们或许会不顾一切的东侵,但那是郁金香家和帕宁要头疼的事情,有他们两边挡着,轮不到我们担心。

    我担心的是兽人那边。

    可只要一旦冬天真的来临,雪下下来,一场大雪封路的话,那么兽人至少一个冬天的时间都不可能大规模南下了。冬天的时候,兽人也只能躲在屋子里。

    冰天雪地的时候,大军出征,那除非兽人的国王脑子坏掉了。

    所以……老天保佑,快下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