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一十三章 【几人入席?】

第五百一十三章 【几人入席?】

    第五百一十三章【几人入席?】

    这些大大小小的商会,敢行商天下,哪个商会不蓄养些武士护卫什么的?

    这个世界又没有高速公路,没有火车运输。东南西北的货物运输,全靠商队的车轮和马蹄来丈量着帝国的土地。

    走上几千里路都是寻常,商队里若是没有护卫力量,那么恐怕这一路上什么车匪路霸之类的,或者是山贼马匪之类的,就能把你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下。

    在国内或许还稍微好一些,毕竟还是王道天下,有一个稳定的帝国政府存在,地方上总体来说还算是太平。

    但若把生意做到西北草原,或者是北边的兽人那儿,那么没有点防卫的武力,根本就是寸步难行了。

    所以,但凡是能闯出点不菲身家的商会,弄出百十个人的武装来,实在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一些大型的顶尖的商会,比如庞贝商会,或者是李斯特家族这样的,私下里带甲上千都是有的——虽然帝国法律并不允许商人蓄养私军。从帝国法典看来,拥有私军是少部分贵族的特权。

    但是那些大型的顶尖商会,自然会钻空子。自己雇佣或者蓄养些武士,对外只说是脚夫民夫或者是商队里的普通马夫,而实际上,谁管得着?

    久而久之,帝国也明白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禁止的,也就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说起人员的精锐程度,一些商队走南闯北,那些护卫武装,也都是见过世面的,甚至见过血,经历过一些阵仗的,比什么雷神之鞭固然是比不上的,但是要比某些地方的帝国地方守备军更精良。

    陈道临抛出来的这三十二座堡垒。名义上说是丢出来给大家入局,这三十二做堡垒,就当做是往北兽人王国的商路上的一些囤积点,补给点,甚至是货物中转站之类的地方,的确是具备了相当的价值。

    三十二座堡垒,经过了一系列的拍卖——准确的说,其实是叫做认购。

    不到一个时辰就被瓜分得干干净净——甚至是不够分的。

    陈道临并没有亏待自己人。

    他虽然拒绝了郁金香家的那位费欧娜小姐占一部分的要求,但是却允许了庞贝商会和李斯特家族占了些便宜。

    庞贝商会,一家就认购下了五座堡垒——如果不是陈道临的限制。只怕庞贝商会恨不能拿下十座堡垒来才行。

    而李斯特家族则更是气势如虹,那些红色的最大的堡垒,他们一口气就占下了三座。至于次一等的蓝色的堡垒,他们更是一下就抢到了五座。

    别家的商会虽然有些腹诽,倒也不好说什么。

    庞贝商会摆明了身份,来认购拍卖拿出的招牌是——无双坊。

    什么?你不知道无双坊是什么?滚去帝都打听打听吧!这可是达令法师老爷和庞贝商会合作成立的产业!也就是说,这无双坊原本的东家之一就是达令法师老爷本人。

    西北要塞就是人家自己的,现在他自己的产业出来要占一大份,谁能说一个不字?

    至于李斯特家族凭什么比别家多占?

    废话。你们看见李斯特家大那位洛黛尔大小姐,都住在达令法师的府里了嘛?

    难道你在帝都没听说过这位洛黛尔小姐和达令法师是什么关系吗?

    说不定再过个一年半载的,人家连小法师都生出来了!这更是一家人了,既然是一家人。达令老爷要为自己的妻族谋取些好处,谁还能说一个不字?

    ……

    除了李斯特家族和庞贝商会这两个庞然大物之外,其他的商会就再也没有出现一家独占几个堡垒的局面了。

    一番争夺之后,最后出价最高的十九个商会。分掉了剩下的十九座堡垒。

    而其余那些商会,陈道临倒也不会真的让他们空手而归。

    他又抛出了一些生意出来,表示可以外包出来给大家做。

    既然是对外的贸易。那么很明显的,这西北要塞群即将成为帝国西北面对兽人王国的最大的贸易集散地了。

    几乎就等同于一个口岸城市了。那么在这里集散的货物,财富,必定都是海量的。

    所以,在这里的财路自然也是很多的。除了直接派商队出去和兽人做贸易之外,其他自然还有一些发财的路子。

    比如……做物流?开车马行?开货站等等。就算这些不做。这么大一个口岸城市,每天要多少人进进出出,衣食住行都是生意啊,就算是开客栈,开饭馆,也能赚得盆满钵满了。

    陈道临是打定注意要建立起一个利益团地了,他把这次凡是到来的商会,全部圈进了自己的这个利益联盟,凡是没有拍到堡垒的,也都把这些周边的生意外包了给大家来。

    最后弄出来的,一共三十多家大小的商会团体,几乎就把这西北要塞群,未来的对外贸易,从上到下,从内到外的全部生意,全部包了下来!

    最后,再按照三十多家商会团体,出钱出资出人,按照比例,各家占据一部分的股,做好了利益分配。

    一个晚上下来,大家都是谈得热火朝天,那些来到这里的商会的首领或者代表,一个个都是满脸红光,想起即将的发财之路,每个人都是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般。

    而唯一的,空手而归的,就只有……郁金香家了!

    ……

    …………

    “你……居然没有出手?”

    坐在自己的院子里,费欧娜用力捏着手里的衣角,咬牙看着洛维:“你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把这么一份生意瓜分掉了?你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没有。”洛维摇头。

    “……为什么!”费欧娜怒道:“我当时敢于离场,就是因为还有你在那儿。你……你身为家族中人,总应该为家族争取些利益才对!”

    “费欧娜小姐。”洛维皱眉,然后叹了口气,缓缓道:“你难道就忽略了一个问题么?”

    “……什,什么问题。”

    洛维冷冷道:“若是家族想从这种事情里攫取利益的话,又何必把这西北要塞送给达令陈?直接从家族内部调来两三万军队。代替西北**师在这里镇守边关,一样可以坐地收钱。”

    “……”

    费欧娜忽然就愣住了。她之前被怒火充斥了心胸,此刻冷静下来,被这洛维当头棒喝,猛然就醒悟了过来!

    是啊!我们郁金香家何必和别人分享这么大的利益?若是想独吞的话,早早把西北要塞拿在手里就是了……

    “我想过了。”洛维淡淡道:“公爵大人既然把这西北要塞都丢给了这位达令法师,想来,这什么贸易的利益,公爵大人应该早就没放在心里,甚至是从头到尾。就没想要过这种利益。所以……”

    说到这里,洛维抬起眼皮来,深深的看了费欧娜一眼。

    费欧娜顿时冷静了下来。

    这个女人的目光闪了闪,立刻站了起来,肃然对着洛维弯腰行礼,郑重道:“是我利益熏心,失了方寸!洛维大人,我向你道谢,若不是你。我恐怕就犯下大错了!”

    ……

    …………

    杜微微站在镜子前,做顾盼之姿,她身上穿着一件华贵的公爵礼服。

    而就在他的面前,一个画师正站在画板前。运笔如飞,将一个栩栩如生的美丽女公爵,跃然纸上。顾盼生姿,还带着隐隐的几分威严之气。倒也算是极为不凡的功力了。

    杜微微保持着一个姿态,脸上却丝毫没有半分不耐烦的样子,随意的笑了笑。缓缓道:“这么说,那个家伙已经把兵力的问题解决掉了?”

    回答杜微微的,是站在画师的后面几步之遥,一个中年男子。

    这人一身雪白的袍子,质地很是华贵,但是看上去却颇有几分出尘的飘逸感觉。相貌虽然普通,但是那一双眸子却闪亮,颇有几分智慧的味道。

    这人却正是当初前往帝都,谋划攻进皇宫之中救人的那位贵人。也就是将费欧娜带回西北来,代替他自己职位的那个郁金香家的前任的管事。

    听见杜微微的问题,这位贵人轻轻一笑,道:“他的计策倒是很好的。我得到消息之后,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他把这‘无中生有’的本事,做得这么出神入化。一座空空的西北要塞群,就这么生生的将几十家商会全部拉进了局来。弄出来的那三十多家商会,每家每户,多则凑个三四百兵力,少则凑个百八十的兵力。而李斯特家族和庞贝商会出的更多一些,一家直接出了两千甲士。

    这么一来,那达令陈顿时就有了不少于八千的人马。

    加上他自己原来的那些人手,凑出一万人来,倒也不难。

    带甲一万,勉强将这西北要塞群的重要的地区防御起来,这防御的篱笆墙也就扎起来了。”

    杜微微轻轻叹了口气:“倒是我小瞧他了。哼,那些商会难道就没有看出他的目的么?”

    “当然看得出来。”这中年贵人抿嘴一笑,淡淡道:“那些商人又不是傻瓜,自然看出其中的关键。陈道临要人,他们要财。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陈道临开始就没有隐瞒他的目的,而是直接摆在了台面上来做,只这一点,就很有气魄。自曝其短,而且直接将这利益交换摆在台面上,不蒙不骗,不坑不抢,这是阳谋。”

    杜微微点点头,忽然笑了笑:“主意是好的,只是这七八千的乌合之众,真要打起来……”

    “有雄城在手,防御是够了。而且兽人也不会真的举国来攻,对付一般的骚扰性的侵袭,有这上万的人,也够用了。况且,熙熙攘攘,皆为名利。这达令陈以利做诱饵,钓尽了这西北三十多家商会,这些人为了利益,至少在一段时间内会包成团的。若是有人要坏他们财路的话。这三十多家商会抱成团爆发出来的力量,不可轻侮!”

    杜微微想了想,然后在画师的示意之下,换了一个姿势,旁边的仆人端来一柄长剑,她双手拄着昂然站立好了,才继续道:“可惜啊,先生,你给我推荐的那位继你位置的人,毕竟比您还差了几分火候。她在达令陈那儿。就险些上了当。洛维的来信想必你也看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年轻人,心思急切了一些,立功之心操切了一些,也是不奇怪的。她也是为了家族好。毕竟这位费欧娜小姐,在帝都的那几年,也是顺风顺水了一些,这搏杀的惨烈没有经历太多,就少了几分心志的锻炼。想来……”

    杜微微笑道:“想来她在那达令陈那儿多吃几次亏,也就锻炼出来的?你是这个意思吧?”

    “费欧娜有冲劲有热情。这都是好的,少了几分沉淀,倒也无妨。左右还有洛维在她身边,可以时时刻刻的提点她。我倒是很看好费欧娜小姐的。耐心和稳中么。慢慢的历练就有了,可那种冲劲和热情,却实在难得。譬如我,就感觉自己已经老了。现在做事情,渐渐的只想着但求无过不求有功,已经不适合您这样年轻的雄主啦。”

    杜微微听到这里。神色肃然起来,眼神一转,看着这个中年人,正色道:“您这样的话,实在是叫我惭愧。家族之中岂能缺了您这样的智者?若没有您这样的智者辅佐,只怕我会闯出许多祸事来。您这样的话,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我为家族自然是死而后已,绝不敢惜身的。只是费欧娜这个女孩子,还是可以用的。我倒是觉得,她很像一个人。”

    “像谁?”杜微微眼神一动。

    这中年人轻轻一笑:“您当初刚刚继位的时候,大小错事可没少做,那个时候,我可是成天头疼给您扫除那些首位呢。”

    杜微微怔了怔,忽然就笑道:“您是说,费欧娜像我?”

    “那冲劲和热情,还有那做事情急切的心思,倒有几分相似。”中年人笑了笑。

    杜微微仿佛思索了片刻,忽然展颜笑道:“好吧,你写封信传书给洛维,就让他和费欧娜在达令陈那儿多待些日子吧。达令陈就是一块磨刀石,我倒也很想看看,他能把费欧娜这把刀,磨成什么样子。纵然是费欧娜在达令陈那儿吃些亏,倒也无所谓,反正我家大业大,也亏得起。若是能磨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倒也是赚的。”

    中年人微微欠身:“您有这样的心胸,实在是家族之福。”

    顿了顿,他缓缓道:“那西北要塞……”

    “随他去折腾吧。”杜微微淡淡道:“原本就是一步闲棋,能有些作用固然好,暂时无用,就丢在那儿随便他去。咱们眼下的重中之重,是西边。草原上的那些家伙……”

    “他们胃口是很大的。”中年人笑了笑,只是笑容却有些淡淡的嘲弄:“只是这些家伙永远不懂,有多大碗吃多少饭。如今那草原王恨不能把十五岁以上的男子全部编入他的铁骑大军之中,声势已经嚣到极处了。我听说,王庭金帐里,已经有人喊出了,要灭掉罗兰帝国,让草原王当皇帝的口号来。”

    “哦?”杜微微愣了愣:“我听说三天前他们的口号还是打到冷泉关?”

    “是的,现在他们的口号已经变成了打到帝都,饮马澜沧江了。”中年人一本正经的说道:“任凭谁手里有了几十万骑兵,口气也会变得大一些的。”

    “好好好。”杜微微哈哈一笑,抚掌道:“我就不怕他们胃口大,胃口越大越好。我早已摆好了这一桌大餐,就是不知道,这一次,几人入席!”

    说到这里,那一双妙目之中,闪过森然的杀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