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零六章 【念他是条好汉?】

第五百零六章 【念他是条好汉?】

    第五百零六章【念他是条好汉?】

    陈道临觉得自己做事情已经很客气了。

    若不是顾念着弗里茨父子两人的情分,他早就直接把这位总督大人弄晕了往马车上一扔,直接带回西北去了。

    想拉人入伙还不简单?

    梁山一百零八好汉都是怎么上山的?除了什么林冲雪夜上梁山和武松血溅狮子楼之外,什么河北玉麒麟之类的,可都是被宋江加吴用这俩黑心大哥给蒙骗上山的。

    动不动就“念他是条好汉”,然后就想个绝户计把人后路断了直接托上山落草为寇了。

    那大名鼎鼎的“霹雳火”秦明是怎么上山的?人家本来朝廷将军当得好好的,宋江派人假扮他的样貌去带兵攻打朝廷城池,守城的官员一怒之下把秦明一家老小都宰了!事情做得这么绝,霹雳火不上山也得上山了。

    陈道临可是把水浒传读过好几遍的人,你真以为那一百零八条好汉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然后就风风火火闯就州了?

    狗屁!

    其中一多半都是被各种绝户计弄上山的,说是被朝廷逼反,其实都是被山上的好汉们弄了绝户计逼得只能去落草了。

    可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呢?

    结果就是,宋江一说要招安,哗啦啦一半人都跟着要归顺朝廷了。原本就是被逼无奈才落草了,有机会重新回归体系去当公务员,谁不肯啊?

    陈道临当然不想让弗里茨总督跟了自己之后。还来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既然要收服这位总督,那就要彻底把他的心拉拢过来。

    玩绝户计。得到他的人,也得不到他的心啊。将来保不齐来一个什么机会了,人家就跑掉了。

    不然的话,他堂堂一个圣阶高手站在这里,要想掳走个把人,谁能挡得住他?

    他只所以没有一上来就杀人留尸再扔一地刀剑,就是因为这种绝户计太过狠辣,用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旋了余地了。

    那个时候。弗里茨总督不跟自己走也没退路了——可必定会心存芥蒂和怨念,未必就能真的得到他的真心辅佐。

    可现在就不同了。

    陈道临先施恩情,带回了卢修斯,让他们父子团聚,然后再治好弗里茨的病,再帮他们处理掉家族里的那些旁系人员的纠纷——不管弗里茨总督认不认可,这人情他是欠下了。而且越欠越多。

    最后再故意告诉他:你看啊,我原本有这么一个狠辣的绝户计可以用的,但是我没用你在你身上,你说这叫什么吧?

    这就叫仁义!

    把一个阴谋狠辣的计策摆在明处,让你看着,心里发寒。但是我却没有用。

    对你够意思了吧?

    你欠了我这么多人情,我对你又这么够意思,这么仁义。

    你好意思不跟我走吗

    恐怕是个人,就会不好意思吧!

    所以……

    ……

    所以,弗里茨总督跟陈道临走了。

    卢修斯带着两个师兄弟一起。把弗里茨家族那些旁系人马吓得够呛,然后再抛出橄榄枝。

    弗里茨家的那些店铺。产业,生意……都给了他们!不要了!

    陈道临还缺这点钱么?当然不缺。

    弗里茨家的老宅庄园,却说好了,任何人不得染指!

    陈道临在内,师徒加在一起几个魔法师站在这儿,谁敢乱伸爪子?

    就算是当地的地方官员看见了,也只能卑躬屈膝的赔笑。

    最后,迪克森在陈道临的授意之下,再抛出一点好处。

    西北的生意你们想不想做?达令法师麾下的生意,什么黄土砖啊,什么西北的特产啊,你们想不想沾这个生意?

    再不济……西北的边关重镇西北要塞可是握在咱们手里呢!

    边关的贸易这块肥肉,你们想不想吃?

    想吃?那就乖乖的,老老实实的继续奉弗里茨总督父子两人为族长!

    别看弗里茨总督已经不是总督了,别看这位老头子失去了皇帝这个大后台……可是人家现在有魔法学院当后台了!这个后台,虽然没有皇帝强势,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阿猫阿狗可以有资格来招惹的。

    ……

    弗里茨总督当然是一个聪明人。

    陈道临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了,人情恩情面子仁义,人家都做到了。若是这个时候,自己还推三阻四的话,那么……那狠辣的绝户计手段已经摆在台面上了……

    有敬酒可吃,干嘛非要选择吃罚酒呢?

    弗里茨总督一声令下,全家开始忙碌起来。

    既然决定了跟着陈道临去西北,那么自然是把家中的班底全部带走。只留下一些老仆人和管家留守老宅,看管庄园和一下留下的家族私产。

    而罗曼?弗里茨在纽霍芬当官十多年,宦海三十年时间,自然也有一批自己的心腹班底,幕僚,副手,忠心的护卫,这些都是可以带走用的人才。即便是去了陈道临的麾下,也不至于变成一个光杆司令。

    而这样带着班底投靠,也可以显现出自己的诚意。

    弗里茨总督这样的老狐狸,很清楚人情世故,做事情要么就不做,既然要做,就要做到位。蛇鼠两端,不但害了别人也会害了自己。

    这位老头子既然表明了态度,家族之中的数十名精锐的护卫,立刻就忙碌了起来。

    弗里茨总督多年执政东海,自然也有一圈属于自己的人脉关系,东海的地方官员,帝都各地的地方官员,贸易上的,生意上的往来等等。

    足足用了两天时间。将家中的东西都整理好了,一些货物。行礼,还有一些文书之类的东西,装载了四十多个箱子。

    让陈道临意外的是,这位总督果然不愧是军事学院出身,尚武的本质还在,庄园之中居然还储存了一批军械,这些军械可都是精品,就连弩炮都有两门。

    陈道临刚看到的时候。差点以为这位总督大人准备起兵谋反。

    然后才知道,这位总督大人闲暇无事,最大的爱好就是整顿家中的护卫,以军法治军。他虽然归属文官,但是也以此来聊以寄慰自己那颗武将的心。

    弗里茨总督的行礼,自然不用再装载什么马车了,全部丢进了储物戒指里。

    这储物戒指。陈道临倒是手里好几个,有些是他当初在魔法学院当老师的时候,闲着无聊,在实验室里练习炼金术,自己制作出来的——反正当魔法学院教授的一大好处就是,学院之中储备了无数魔法材料。想做什么实验,材料都可以免费领取,虽然说不上是中饱私囊,但是给自己弄几件免费的装备还是没问题的。

    两天时间全部准备好了,大家就起程上路。离开弗里茨总督的老家,踏上了回归的路程。

    乘坐马车离开家乡。到了澜沧江边的一座城镇,雇佣了船只,逆流而上,往西而去。

    只不过上船之前,陈道临却对迪克森和胡克两人单独交待了一番。

    这两人还有单独的任务要去做,陈道临对两人另有安排。

    只是胡克船长似乎脸色有些无奈……大概是因为又要和身边这个号称“学院之耻”的闯祸精为伍,心中有些不安。

    “这次如果他再闯祸,你就把他捆着吊起来打。”陈道临直接给了胡克船长这么一个授权。

    船长听了之后,顿时大喜,摩拳擦掌看向了迪克森。

    迪克森哭丧着脸:“老师,我也没有那么不堪吧。”

    “你还说!若不是你非要凑热闹,我们现在还在帝都里喝酒呢。”胡克瞪了他一眼。

    “罢了,错有错着。”陈道临笑道:“若不是阴差阳错,你们也救不下费欧娜小姐。”

    胡克这才没再说什么,只是眼光不停的在迪克森身上瞄来瞄去。

    迪克森恨恨道:“别看了,我不会给你吊打我的机会的。”

    胡克哈哈一笑:“我现在倒是希望你能闯些祸了。”

    两人和陈道临告别,又和麦昆莎莎等人告辞之后,就在码头上离开。

    至于他们去了哪来,陈道临不说,他的弟子也不会多嘴去问。

    只是费欧娜看见两人没有上船离开,心中就不免有些疑惑,站在船头看了好一会儿。

    ……

    这条船逆流而上,往西而去。

    沿着澜沧江运河往西行驶,这一路就没有再发生什么事端。

    沿途经过帝都的时候,也没有停泊,只是在卫城码头停下补充了给养,然后就过帝都而不停,一路往西。

    二十多天后,已经抵达了帝国的西部,这里是澜沧江的上游。

    这里一处码头,可以算是澜沧江水运枢纽的西边终点了。过了这个地方,虽然澜沧江的水域依然可以往西,但是河道却变得崎岖蜿蜒,不再适合大船行驶了。

    在这里弃船登岸,雇佣了马车继续赶路。

    等过了冷泉关,就算是正式进入了努林行省的地界了。

    `

    【对各位说一声抱歉。

    我最近几天更新会稍要少一些,也许会出现一些不稳定,先提前和大家打一个招呼。

    关注我微博的兄弟们可能都看过我的微博,事情是这样的,我家老爷子身体不太好,已经住院了一个礼拜。所以……还请大家能理解一下吧。

    更新我只能尽量的保证,尽量能维持每天更新吧,但是数量上只怕真的很难满足大家了。

    能理解的,我鞠躬感谢。不能理解的……我也只能苦笑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