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零三章 【拒绝】

第五百零三章 【拒绝】

    第五百零三章【拒绝】

    费欧娜觉得自己被无视了。

    从昨日来到弗里茨总督的老家庄园里之后,见到了那位前任东海总督的时候,费欧娜就感觉到这位帝国前重臣在刻意的无视自己。

    身为曾经在帝都叱咤风云多年的郁金香家的大总管,费欧娜自然是见过这位总督的,而且还不止一次,双方也曾经颇为熟悉。

    可偏偏,昨天无论是这位总督出门来迎接也好,或者是晚餐的时候在餐桌上也罢,都仿佛把费欧娜当做了空气——就好像他从头到尾都没看到有这么一个人出现。

    就连眼神也都根本都没飘向自己。

    这让费欧娜有些郁闷。

    所以,在今天上午的时候,费欧娜自己悄悄走出房间,谁也没去见,而是一个人走进了庄园的主宅里。

    “我要求见弗里茨总督大人。”

    费欧娜对庄园里的那位老管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位管家看了看费欧娜,态度倒是还算客气,只是微笑着摇摇头:“抱歉了,贵客。我们家老爷身体欠佳,现在不能见客了。”

    “我有重要的事情。”费欧娜正色道:“还请你务必通报一下,就说郁金香家的费欧娜,求见弗里茨总督大人,有重要事情商量。”

    管家皱眉,他静静的审视了费欧娜会儿,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费欧娜小姐,你这是何必呢?”

    “……您这是什么意思?”费欧娜神色有些紧张。

    这老迈的管家。浑浊的老眼里忽然闪现出了一丝锋芒,轻轻道:“我们家老爷的态度。其实已经很明确了的。”

    “我……我不明白。”费欧娜咬了咬嘴唇。

    老管家叹息:“我这么和您说吧,老爷昨晚已经吩咐过了。这几天谁都可以见……唯独不见郁金香家的人。”说到这里,老管家仿佛笑了笑:“而且,他让我转告您,在这个宅子里,现在只有‘老罗曼?弗里茨先生’,而没有什么‘弗里茨总督’了。我想,我这么说。您应该明白老爷的意思了。”

    费欧娜脸色一变,然后默默的离开。

    ……

    ……

    坐在卧室的大床之上,弗里茨静静的听了老管家进来的禀告,然后点点头,咳嗽了几声,挥手让管家先出去了。

    “看来大人您猜得倒也很准。”

    陈道临此刻就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他静静的看着弗里茨总督,笑道:“您也看出那个女人的来意了?”

    弗里茨总督淡淡一笑。笑容里有些疲惫。

    陈道临随即道:“我必须告诉您,我可不是故意带着她来的,她来想做什么,不代表我的意思。我只是半路上无意之中救了她一命。而她知道了我要来见您之后,就非要跟着。”

    “郁金香家有这样的臣子,也算是他们的福气。”弗里茨总督苦笑:“我并不会因此而生气。”

    顿了顿。老头子又咳嗽了几声,咳得满脸潮红,才喘着气道:“她来,无非就是想招揽我这个老家伙吧。嘿……我虽然失了势,但是好歹也算是做过十多年总督。执政一方,也算是有点手段。郁金香家么。家大业大,大概还想把我这个老家伙招揽了去为他们卖命吧。”

    陈道临立刻道:“您太客气了。总督大人,您执政东海十多年,无论是民生还是财政都是成绩斐然,若是我说的话,看当今罗兰帝国所有的行省,您堪称是天下第一总督,若不是……那么将来那宰相的位置,应该是您来坐才对。我一直认为,您是真正的宰相之才。”

    “宰相之才……”弗里茨总督惨然一笑:“好啦,我已经说过了,现在在这个家里,没有什么总督大人了,只有一个叫罗曼的老头子。达令法师,你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请叫我一声罗曼好了。若是再说什么总督,那么我可会生气的。”

    “好吧,罗曼。”陈道临干脆就改了称呼,然后凝视着他的眼睛:“那么您自己心里真正所想呢?难道就真的在这乡下老宅里这么荒废掉自己的生命了?”

    “我老头子还有多少生命。”弗里茨总督冷笑:“一条老命,苟延残喘罢了。您能把卢修斯给我带回来,让我死前能见到自己的儿子一面,能在床上握着他的手,交待完遗言然后再闭眼——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了。”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那,您生平的抱负呢?”

    “抱负?”弗里茨总督哈哈一笑,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个躺在病床上的老头子,走两步路就会喘得快死掉的家伙,谈什么抱负。况且……”

    “况且,希洛在为,以他的年纪,只怕还要当上几十年皇帝,您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再出头了,是这样吧?”陈道临故意单刀直入的说了出来。

    “……”弗里茨总督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你说的不错,就是这样。”

    “如果我说……我想请您出山呢?”

    陈道临忽然站了起来。

    弗里茨总督身子一震,抬头看着陈道临的脸,然后他的眼睛眯了起来,眯成了一线!

    “出山?”

    “出山!”陈道临郑重的说道。

    弗里茨总督的眼皮垂了下去:“我虽然在老家,消息有些闭塞,但也多少知道一些西北的情况,我听说达令法师您在西北有了一片基业,只是……”

    “只是我的土地很少,人口也才万余。这么一丁点大地方,若是就想请您出山来帮助我,未免太过贻笑大方。”陈道临笑道:“您曾经坐镇东海,偌大一个行省。麾下何止百万,数支大型舰队任凭您调遣。一纸军令下去,就有带甲数万。大笔一挥,就能调集成千上万的财富……若是跑去我那里的话,的确是太过屈才了。堂堂一个宰相之才,去跑去屈就一个不足百里之地……”

    弗里茨总督静静的看着陈道临:“达令法师,按理说……以您对我家的恩情,只说您救了我的儿子,把他从帝都带了出来。我就欠了您一个大大的恩情。您若是想请我做什么事情,我是不该拒绝的……可在我看来,您现在的基业,其实并不需要我。不是我自负……您现在只有百里之地……需要的自然也只是百里之才。若是您真的手下缺乏人手的话……我家里还有几个老部下,都交给您带走,这些人都是在东海跟了我多年的,才干都是不错。治理百里之地,也都是绰绰有余的。”

    陈道临心中苦笑:说来说去,他自己却是不肯。

    ……

    陈道临想招揽弗里茨么?

    当然想!!

    费欧娜想招揽弗里茨么?

    毫无疑问的想!!

    弗里茨是谁?天下第一总督!撇开和希洛的立场矛盾不说,论才干,他绝对是罗兰帝国目前官场上能找到的人才之中,顶尖的人物!

    十几年时间。他把一个贫困潦倒,漏洞百出如筛子一般的东海纽霍芬行省,治理成了帝国最富饶的地区之一!无论是军略,民政,理财……他几乎全部都擅长!每一个领域都很有一手!

    而且性格坚毅。有正气,立身正。也不乏智慧和变通!

    这样的人物,绝对是坐镇中枢统领全局的宰相之才!

    说到招揽的话,陈道临也不得不承认,其实弗里茨最好的出路应该是郁金香家!

    郁金香家家大业大,可以提供弗里茨总督施展才华的位置。

    可偏偏弗里茨却拒绝了费欧娜,甚至连面都不肯见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刻意的无视了这个女人。

    陈道临思索之后,就大概明白了弗里茨总督的意思。

    这位老总督不是傻瓜,他一声宦海经验,老辣的眼光已经看出了,长久以往,郁金香家必定会站到皇帝的对立面!双方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

    老弗里茨虽然被皇帝罢免,丢回了老家去。但是,其实从内心深处,弗里茨总督是忠诚于这个帝国,忠诚于国家的。

    他这种人,应该是那种典型的爱国主义者。

    他爱的不是皇帝,不是皇族,甚至不是这个政府,他只是单纯的爱这个国家。

    所以,他知道自己如果投靠了郁金香家,就会帮着郁金香家对抗帝国皇帝……那么很可能就会给这个国家带来巨大的动荡或者伤害。

    他宁愿让自己烂在家中!

    若是换另一个人……受了希洛那么大的气,此刻早就跟着费欧娜去西北郁金香家,然后摩拳擦掌的和希洛大战一场,好好的报仇雪恨了!

    可偏偏,弗里茨总督这样的“死脑筋”却反而赢得了陈道临更多的尊重。

    ……

    “好吧,就算您暂时不想出山……那么,至少要先把身体调养好吧。”陈道临苦笑道:“无论如何,能多活几年总是好的。”

    眼看弗里茨总督似乎神色淡漠,陈道临语气忽然一转:“卢修斯已经成年,而且之前的婚事也作废了?他现在可还是单身一人,难道您就不想能活到看着他结婚的那一天?甚至活着看到他结婚生子,为您生下一个弗里茨家的未来接班人吗?我说一句实话,您的这个儿子,我的这个徒弟,在其他方面的才能实在是……不提也罢。他这一辈子,也就是和魔法打打交道了。

    将来他有了儿子,以卢修斯这个样子,能教导自己的儿子什么?他除了教孩子几句魔法咒语之外,其他的……恐怕都大大的不成。难道您希望您弗里茨家的子子孙孙,都当魔法师么?我相信这绝对不是您心中的愿望吧。

    您就不想养好了身体,再多活个几十年,然后把您一生所学,文韬武略,传授给您的孙子么?卢修斯这一代是注定没指望了,振兴弗里茨家族。总要放眼到第三代吧。”

    这几句话说完,弗里茨总督的眼睛里陡然就放出了几丝光芒来。

    “第……第三代……”

    陈道临看到老弗里茨眼神的变化。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一定的效果,微笑着站了起来告辞。

    他需要给老头子一点思考的时间。

    ……

    陈道临的法子其实很简单,就是要唤起老弗里茨总督的雄心壮志。

    或者说得明白一点,老总督现在这么颓废,主要是因为觉得人生没什么指望了,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这个时候,只要能给他再竖立起来一个人生的目标,竖立一个大的事情。一个重要的任务需要去完成。

    如果能成功的话,那么他自己就会把自己的斗志激发出来!

    至于病……

    陈道临已经给老弗里茨检查过了。

    老弗里茨的病症其实并不算太难治。

    他大概是之前回乡的时候受了风寒,心灰意冷之下,也没注意保养身体,就曾经发烧过一阵子。

    然后弄出了大概是呼吸道的一些毛病,总是咳嗽,又缠绵不止。一直没有根治痊愈。

    如今渐渐的弄成了类似于慢行气管炎一样的毛病来。

    这毛病,可轻可重。

    若是在罗兰帝国的医术水准,恐怕也就是支撑个一段时间,就可以闭眼了。

    可对于陈道临这个穿越者来说……

    气管炎?

    这还不容易!

    达令哥的储物戒指里可还是储存了一些从现实世界来带的药物呢!

    别的不说,几颗抗生素下去……这个世界的人,没有用过抗生素。所以不存在耐药性,抗生素的效果会特别的好。

    什么气管炎之类的问题,还不简单?

    先用抗生素消除炎症,然后再好好的保养身体,中间再辅以一些治疗术。刺激他的生命力的恢复……

    用不了多久,一个健康的弗里茨总督就会回到大家的视线之中了。

    但前提是……这老头子自己得放弃心中的死志。

    若是他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外力再强也保不住他。

    ……

    陈道临离开了弗里茨总督的卧室,才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院子门口,就看见费欧娜那个女人站在院门外徘徊。

    陈道临走了过去:“怎么了,费欧娜小姐,您在这里是等我吗?”

    费欧娜看见陈道临回来,脸色有些复杂:“你……是去见了弗里茨总督?”

    陈道临耸耸肩膀:“你知道的,我还算是一个不错的药剂师,医术也还马马虎虎。”

    费欧娜深深吸了口气,正色道:“达令法师的手段,我当然是佩服的。吉尔小姐的眼疾,天下的医师和魔法师都束手无策,最后也被您治好的。由您在这里,想必弗里茨总督一定是会很快痊愈的。”

    “恭维的话就不必说啦。”陈道临摇头:“我喜欢直来直去,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情?”

    “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

    陈道临立刻摇头:“不帮!”

    说着,他立刻就要往院子里走。

    费欧娜急了:“你,你等等!”她追上去一把抓住陈道临的衣袖:“我还没说要你帮我做什么,你就拒绝了?”

    “好吧。”陈道临站住了:“这样似乎的确不太礼貌,你说吧,要我帮什么?”

    “我想请你帮我带几句话给弗里茨总督,最好能让我和他见一面……”

    “说完了?就是这个要求?”陈道临眨巴了眨巴眼睛。

    “是!就是这个请求。”

    “好吧,看好我的嘴型。”陈道临盯着费欧娜,然后笑道:“不!行!”

    说完,他转身就走,飞快的走进了自己的院子,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院门,差点把费欧娜的鼻子都撞扁了。

    “混,混蛋!!!”

    `

    `

    【呃,好多加了我微-信的人都反应,我说话的声音太温柔,不像你们想象之中辣么霸气……

    我去……我本来就是斯文人好不好。

    人家只想安静的做一个美男子啊~~!~~

    好吧,我的微-信号:tw8182

    或者直接搜索“跳舞”,就能找到我。

    没错,那个头像是功夫熊猫的就是我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