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零二章 【虎落平阳】(中)

第五百零二章 【虎落平阳】(中)

    第五百零二章【虎落平阳】(中)

    一个人立刻迎了上来,而另外一个转身就跑进去报信,一面跑一面还在大喊。

    片刻之后,宅门大开,一群人簇拥着就跑了出来,被簇拥在中间的一个老者,正是弗里茨总督。

    陈道临只看了一眼这位前任东海总督,心中就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当初的这位东海总督何等的意气风发,何等的权倾天下!

    记忆之中的这位弗里茨总督,身材健壮而强悍,毕竟是军事学院出身,一身的威武之气,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的话,一定会把他当做是一位军中的武将。

    那个时候的弗里茨总督,满脸红光,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双目如电。

    虽然他年轻的时候摔断了腿,落下一些残疾,但是走路的时候却依然很稳当,说不上步履如飞,却也颇有一番气势。

    可如今……

    这个被左右两个侍卫搀扶着,步履蹒跚,枯瘦如柴,满头花白的头发,目光浑浊的老头子,真的是自己认识的那位弗里茨总督吗?

    卢修斯一看到自己的父亲,顿时流下了热泪,扑了上去噗通一声跪在了弗里茨总督的面前,抱着父亲的双腿就放声痛哭起来。

    弗里茨总督浑浊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泪光来,伸手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发。

    然后才目光落在了陈道临等人的身上,看了看陈道临,弗里茨总督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感激。

    他轻轻推开自己的儿子,甚至也推开了身边的两个护卫,勉强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陈道临的面前,深深的吸了口气:“达令法师……我……谢谢你!谢谢你将我的儿子带了回来!”

    说着,老头子就要鞠躬行礼,陈道临赶紧一把扶住了老头子。

    弗里茨总督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正常的红色,忽然就捂着自己的胸口猛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了一阵子。才勉强压着,对陈道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诸位进家里休息吧。”

    看着弗里茨被卢修斯搀扶着,勉勉强强的往里走的样子,陈道临的眉头紧紧蹙了起来。

    曾经雄霸海外的那位东海总督,不过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落魄如斯?!

    看着弗里茨总督的背影。就连他的脊背都已经有了几分伛偻。这哪里像是一个刚刚年满五十岁的帝国重臣?

    若是只看外貌的话,说他六七十岁都有人信!

    ……

    当晚,弗里茨总督自然是在家中设宴招待陈道临一行人的。在得知了陈道临是特意将自己的儿子从帝都送回来,而陈道临带来的几个年轻人都是他的弟子,弗里茨总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感慨,他在饭桌上。看着陈道临,苦笑道:“我这个老头子是已经不行了。如今我回想起来,自己做得最得意的一件事情,便是让卢修斯拜在了您的门下。有您这样名满天下的老师,我这儿子将来总不会落得像他老子一样的境地。”

    陈道临听出了这位弗里茨总督话语里隐隐的有托付的意思,心中更是一沉,皱眉道:“总督大人……”

    “我已经不是总督了。”

    “好吧。罗曼。”陈道临干脆直呼了这位总督大人的名字——若是以他的年纪,喊对方一声罗曼叔叔也无不可,但是毕竟自己是卢修斯的老师,这一声“叔叔”就喊不出来了。

    陈道临沉吟了一下,笑道:“卢修斯既然是我的弟子,我当然会尽心的教导他。只是你也不必如此的消沉……”

    “消沉不消沉的,倒也不必再说了。”弗里茨总督淡淡一笑,又咳嗽了几声。缓缓道:“我这些日子以来,倒也想清楚了,我若是继续强硬下去,却反而害了一家子人,唉……大势当前,非人力能挽回的。”

    陈道临皱眉,却干脆岔开了话题:“听说您最近身体不太好?”

    弗里茨总督摇头。又咳嗽了几声,喘着气苦笑道:“只是有些老毛病,这天气冷了之后,就一直咳嗽不停。找了医师看了。也在吃了一些药。”

    陈道临笑了笑:“我在药剂学上也还算有些造诣,这次送卢修斯会来,还有一个事情,便是为您瞧瞧这病,您若是不嫌弃我年轻医术浅薄的话……”

    “我自然是信得过你的,达令法师。”弗里茨总督笑了笑:“瞧病也不急在一时,你们先休息一晚,明天再瞧也不迟,我这把老骨头,就交到你达令法师手里了。”

    陈道临听他说话,虽然愿意让自己看病,但是这位弗里茨总督话里话外,都是一副“老骨头”这样的口吻,已经以老朽而自居。

    要知道,他的年纪才刚刚五十岁出头!在政坛之上,这个年纪正是最最黄金最当年的时光!

    这明显就是已经没有了雄心了。

    当一个权势之人,没有了任何的雄心,灰心丧气到了这样的地步……身上的病已经不重要的,若是没有了信念,只怕就算没什么大病,身体也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垮下去的。

    当晚陈道临干脆也不说什么了,直接就沉下心来,吃了这顿晚餐。

    晚饭结束,这位弗里茨总督毕竟身体不止,就在仆人的搀扶之下回去休息了,而卢修斯也跟着自己的父亲进去侍奉。

    陈道临等人被安排在了庄园的客房之中休息。

    弗里茨总督对沉到了的等人格外的款待,派了家族之中的管家陪同,表示客人有任何的要求都会极力满足,而且庄园之中,陈道临等人可以随意走动参观,不用有任何的顾忌。

    这已经是摆明了把陈道临当成绝对的自己人看待了。

    晚上的时候,在回房间休息之前,迪克森忍不住悄悄的问陈道临:“老师,您看弗里茨总督的身体……”

    迪克森的眼神有些关切,毕竟他算是比较早就跟随陈道临了,和卢修斯入门的时间差不太多,两人的关系也很不错,自然也关心自己好朋友的父亲身体。

    陈道临想了想,淡淡笑道:“既然我来了,那么生病什么的倒不是大问题,纵然是什么疑难病症,我也有几分把握能给他治好。只是……我看弗里茨总督的气色不太对,这毛病只怕不在身体上。”

    迪克森也是摇头叹气:“当初在帝都的时候,这位弗里茨总督是何等的气派,唉,现在却变得几乎就是一个衰弱的小老头子了,这也才短短一年都不到的时间啊。”

    陈道临笑了笑:“先休息吧,明天一早再说。”

    ……

    第二天一早,陈道临早早的走出了房门,已经有弗里茨家的仆人在外面等待伺候了,在仆从的伺候之下,陈道临梳洗更衣,然后又吃了早餐。

    弗里茨总督却并没有再路面,听说是昨晚和卢修斯在一起,父子两人聊得晚了些,总督耗费了精神,今天一早似乎病情又有些加重,正在卧床休息了。

    陈道临听了,就要让家里的管家去安排,让自己尽快去给老总督看病。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忽然就听见了外面传来的嘈杂的声音。

    虽然弗里茨家的庄园不小,但是陈道临耳目何等灵敏,纵然是百米之外的动静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他听了会儿,就辨认了出来是外面传来了叫骂的声音。

    笑了笑,就叫了胡克过来,两人一起去了庄园的门口。

    走到大门口,就看见大门紧闭,十多个护卫站在那儿,脸色警惕,眼神里闪动着怒火。

    “怎么回事?”陈道临随意问了其中一个护卫。

    这护卫咬了咬牙,欲言又止。

    胡克却哈哈一笑:“老板,不用问了,肯定是昨天那些混蛋跑来报仇了。”

    果然,外面就听见那些叫嚷叫骂的声音,其中不乏“交出凶手”之类的话。

    “打开门我出去瞧瞧吧。”陈道临淡淡一笑。

    一个护卫首领模样的人赶紧过来,低声道:“贵客不知道……外面这些地痞……我们已经忍了许久了,只是总督大人下令了,不许我们教训这些家伙,否则的话……就凭兄弟们手里的刀剑,哪里会容得他们在外面放肆!”

    陈道临点点头,淡淡道:“总督大人自然有总督大人的考虑,他顾虑到家乡人的情面,顾虑到族人之间不想撕破了脸。但是……这昨天的事情是我们惹下来的,自然是我们自己来处理,这事情和你们没关系,若是总督问起来,你也就这么回答。总督大人,总不好意思管客人的私事吧。”

    说着,陈道临对这个护卫首领故意眨了眨眼睛。

    这护卫首领毕竟不傻,顿时就明白了陈道临的意思。

    犹豫了一下,他就笑着退开了,喝道:“开门,客人要出门去逛逛。”

    说着,他还低声道:“客人小心,这些家伙无赖得很……”

    `

    【我的微-信号:tw8182.或者直接搜索“跳舞”这两个字就能找到。

    近期放送了不少福利在微-信里,有兴趣拿福利的,就请加我的微-信吧!

    只要加了就有哦~~~~~】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