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五百零一章 【斩断心结】

第五百零一章 【斩断心结】

    第五百零一章【斩断心结】

    “我一直在奇怪一件事情。”

    站在船头,陈道临瞧着和自己并肩而立的费欧娜,苦笑道:“你们公爵大人把西北要塞这么一个烫手山芋丢给我,到底是什么用意?坑人也不是这么坑的吧。”

    费欧娜哼了一声,心说:你不明白,难道我就明白了么?

    家族之中,对于这位女公爵的做法,也不是没有非议和争论的。私底下,也有不少家臣议论,认为公爵大人这么做实在是太过小孩子气了。

    西北要塞是帝国的西北边境屏障,怎么可以就这么胡乱丢掉——心怀国事的一些家臣心中有些想不通,郁金香家为帝国戍边已经一百多年了,这是郁金香家得到帝国民众认可和崇拜的一个重要根基,怎么可以说丢就丢掉?

    而还有一些忠诚家族的,则认为,就算帝国对郁金香家的态度有了转变,希洛这个新皇帝的做法让人愤怒,那么郁金香家也完全可以揭竿而起,和皇帝打一场内战!大不了掀翻了这个希洛的皇位,到时候,无论是郁金香家改朝换代,还是从皇族远亲之中随便挑选出一个人来立为新君——那也是恢复到了一百多年前杜维时代的局面嘛,那个时代,郁金香家就是帝国至尊,生杀予夺,尽在手中!——不要惊讶,郁金香家立族一百多年了,自然有一批忠诚的家臣,心中把家族放在了国家之上。

    但是,即便是这么一群人,也认为不该放弃西北要塞,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一个战略要地,具备了重要的军事价值。

    无论是防备北边的兽人入侵趁火打劫,或者是在战略上对努林行省的帕宁形成包围和两面夹攻的优势,都有必要将西北要塞掌握在家族的手里。

    把这么一个地方胡乱丢给那个达令陈。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这不是胡闹吗?!

    无论是忠诚国家的,还是忠诚家族的,对于杜微微丢弃西北要塞的举动都多少有些不满。

    但是,因为杜微微刚刚以一己之力收服了西北独立师,灭掉了西尔维斯特这个叛将——而且平叛的过程又是这么的荡气回肠,这么的叫人拍案称绝。

    因为这件事情,杜微微这个年轻的女公爵。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和声望大大的提高,一时间威望大涨,倒是叫原本家族之中那些对她多少有些不满,或者是不服气的人,都闭上了嘴巴。有些之前对这个年轻女孩子多少有些瞧不起的老臣,也渐渐的服气了起来。

    所以。虽然都有些不满,但是在杜微微的强力压制之下,也没有人敢公开发出什么声音来。

    陈道临看了费欧娜的脸色,就知道这个女人多半也不知道自己问题的答案。他轻轻叹了口气。

    费欧娜却想了想,认认真真的看着陈道临的脸色:“那你呢?你到底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守住西北要塞?”

    “咦?”陈道临笑了:“我还以为你们郁金香家人不关心呢。”

    费欧娜摇头:“兽人一直都不安分,它们一旦发现。压在他们头上的西北独立师离开了,那么迟早就会弄出些动静来。达令陈,你难道就不担心你手下那一万多人的生死?”

    陈道临故意一笑:“逼急了我,我就拉着一万多人,跑去木兰城投靠帕宁。反正我的罪名迟早会被希洛洗清,不再是戴罪之身,这罗兰帝国之大,我哪里不能去。”

    “你!!”这个女人瞪圆了眼睛。愤怒的看着陈道临:“你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我郁金香家给了你多少好处,你,你怎么可以……”

    “给我好处,也包括把我丢到火上烤么?”陈道临皱眉:“我手下就那么一点人,丢给一个偌大的西北要塞群,一旦兽人打过来,我除了掉头逃跑。还能做什么?难道我能让那些老弱妇孺,拿着刀剑去对付兽人的战士?”

    “我……我不知道。”费欧娜眼神有些茫然,低声道:“这都是……是公爵大人的意思,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陈道临目光一闪。忽然低声笑了笑。

    “也许……她的目的就是希望这西北要塞在我手里丢失给兽人?”

    “啊!!”

    费欧娜一听这句话,脸色顿时一变!

    ……

    …………

    “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郁金香家没有放弃西北要塞的理由。

    他们是忠诚,那么就应该守着西北要塞继续为帝国充当边境屏障。

    他们若是想反叛,就更应该掌握住西北要塞,对我们形成战略包围的局势,全面压制我们才对。”

    斯潘看着地图飞快道:“所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我们没想明白的问题!”

    帕宁面无表情,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斯潘忽然神色移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草原上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帕宁回答,然后他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得到任何的情报。郁金香家已经把西边的消息都封锁住了。你离开的这断日子,连商路都断了,所有的商队商会,都被留在了郁金香家不得再往东。你知道的,草原上的情报路线一直都是郁金香在掌握,帝都控制的实在是太少了。而且……我怀疑,即便原本帝都控制的一些情报路线,也都被郁金香家斩断了。所以,这些日子来,我连一份情报都得不到,对于草原上现在的局面,我根本就是一个瞎子,聋子。”

    顿了顿,帕宁苦笑道:“我去楼兰城的那天晚上,那个女人告诉我说,这是郁金香家准备玩一次大规模的剪羊毛,把草原人彻彻底底的收割干净,一次可以平安几十年时间。我当时真的相信了。

    所以,那个时候我虽然惊怒,但至少心里还算踏实。至少,这个计划虽胆大包天,虽然恣意妄为。但至少前提是为了这个国家好。

    可后来我才渐渐的发现出一些不对来。

    若是这只是一个把草原人引狼入室,关门打狗的剪羊毛的计划,那么郁金香家为什么会要隐瞒着帝都……甚至连先帝都隐瞒住了?做了两年的战争准备,还在草原上培养出了一支骑兵?

    这里面唯一的关键之处就在于,他们没道理连先帝都隐瞒的。”

    “所以……”

    “所以,我人为郁金香家是想造反,或者说。他们打算做的事情,是一件连先帝都不可能同意的事情,所以那个女人就干脆先斩后奏了。”帕宁苦笑:“为了帝国着想,我宁愿希望是后者!因为如果是前者的话……郁金香家真的造反了,那么对于这个帝国而言,绝对是末日!”

    “末日?”斯潘冷笑:“也许只是对于皇室的末日吧。我认为……郁金香家坐了天下。也未必就没什么不好。”

    帕宁忽然苦笑,他深深的看了斯潘一眼:“郁金香家……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么?嘿嘿!”

    ……

    …………

    船在缓缓的靠岸,船员已经放下了木板,横在了船和码头之间。

    陈道临领着自己的几个弟子,还有费欧娜一起下了船。

    胡克毕竟是走南闯北惯了的人,跑去了码头上,片刻之后。就雇来了两辆马车。

    这里已经是帝国东部,若是往北走上两百多公里,就是李斯特家族的老巢。

    而往东南风方向,坐马车走上小半天,就会抵达一个小镇子,那里就是弗里茨家族的领地。

    码头上龙蛇混杂,但是陈道临等人一看就身份不凡,还有胡克这种一身彪悍气息的人做护卫。自然也没有人敢来惹事。

    两辆马车虽然都是货车改装的,但是好在够宽敞,陈道临倒也不在乎享受不享受的问题,第一个跳上了马车,然后看了一眼费欧娜:“你还跟着我们?”

    费欧娜横了陈道临一眼,淡淡道:“反正我也很久没有见到弗里茨总督了,这次正好拜访一下也是不错的。”

    迪克森听了。轻轻碰了碰胡克的肩膀,压低声音道:“看……我们老师果然不凡,这就又勾住了一个。”

    胡克瞪了迪克森一眼,却上去主动和车夫坐在了一起。

    陈道临却已经招呼着另外几个年轻的弟子上了马车。

    马车一共有两辆。不过第二辆却是用来装货的。

    几个人不明白陈道临的用意——身为魔法师,出门在外,哪里需要什么货车装货?

    别说是陈道临自己了,就算是迪克森和麦昆莎莎这些年轻人,手里都有自己的储物戒指之类的装备,尽可以把自己的东西放进去。

    陈道临却也没多说,先带着众人,在这码头所在的城镇之中逛了半天。

    这城镇在澜沧江江畔,又依托一个码头,自然是比那些内陆城市要繁华得多。

    又水路的来往运输贸易,城市之中,倒也不少各地的货物。

    陈道临带着人在这城镇之中逛了半天,居然大肆挥霍,买了许多东西。

    南洋的珍珠,香料。北方冰封森林里走私来的魔兽的魔角,皮毛。西北弄来的上等的牛皮羊皮制品,还有一些南方出产的绸缎之类的。

    最后陈道临还在一家武器铺子,买了二十多柄刀剑武器。

    这样的举动,就更加叫人看不懂了。

    如果说这是陈道临上门探望弗里茨总督,所采买的礼物……却也说不通啊。

    这些东西……不是太贵重了,而是……太普通了!

    不论是什么珍珠,香料,魔兽皮毛,牛羊皮,绸缎……

    在普通人看来自然都是昂贵的好东西。

    但弗里茨总督是谁?他可是在东海纽霍芬行省当了十多年土皇帝的人!就算他当官不贪,立身颇正,但是在东海那个富饶的地方当了十多年封疆大吏,什么东西没见过?

    况且他自己原本就出身贵族,家中也有产业,家族的产业靠着他在东海当土皇帝,这十多年来,也赚下了金山银山。这些普通的货色,送去给他当礼物,就未免太过轻了一些。

    而且……二十多柄刀剑武器?这又是什么意思?

    虽然陈道临在武器铺里买的都是人家店里的上等货色。

    但是,弗里茨总督这种级别的高官家中,谁没有一批护卫武士?哪里还会缺这么些武器?

    就连费欧娜都想不明白了,坐在马车上,忍不住靠近了陈道临,低声道:“你买那些礼物,还勉强可以说是送给弗里茨的上门礼物,可……这些刀剑,都是普通货色,你买来做什么?”

    陈道临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你觉得,刀剑这东西是用来做什么?”

    “杀人。”费欧娜毫不犹豫道。

    “除了杀人呢?”

    费欧娜想了想:“壮胆?”

    陈道临笑了:“错……刀剑是用来砍东西的。”

    “砍东西?”费欧娜瞪大了眼睛看着陈道临。

    “斩断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