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断】

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断】

    第四百九十九章【推断】

    天亮的时候,陈道临等人在往东的一个小镇子上和他的三个弟子汇合了。

    让陈道临有些意外的是,他没有见到那些教会的人,听莎莎说,那些教会的人已经先走一步。陈道临略想了一想,就大概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经过昨晚这么一件事情,教会可谓是大丢颜面,堂堂的光明神殿高层人物的船,被一些普通的中层军官说抢就抢,丝毫不给半点面子。

    而且,关于出海的事情,其实陈道临该说的也已经和他们说了,也没有什么需要再交待的了。

    加上脸上无光,这些教会的人实在不愿意在这里再耽误时间,还是早早的去东南沿海去筹备出海的船队大事了。

    不过这些教会的人倒也还算是做得很上路,还是留下了两个教会里的管事,给陈道临又安排了一条船。

    反正教会的产业遍布天下,这些年来,虽然权势渐渐衰退,但是说起来产业来,却毫无疑问还是顶尖的存在。恐怕就算是庞贝商会这样的顶尖一流商团,都没有教会有钱。

    教会的人,就在镇子往东的另外一个小码头,又租用了一条中型的船只,负责运载陈道临等人继续沿着澜沧江往东而行。

    陈道临自然不会拒绝教会的讨好。

    一行人在镇子里稍微做了短暂的休息,吃饱喝足后,就重新去了码头上船,然后顺流而下,继续往东。

    陈道临也曾经问过费欧娜,为什么会跑到帝都来。但是这个女人却嘴巴很紧,不肯明说,直说是来办理一些家族之中的事务。陈道临虽然心中也有些好奇,但这毕竟是郁金香家的事情。和自己没太大关系,既然别人不肯说,他也就不问了。

    倒是在船上的时候,陈道临正扶栏而立,随意看着周围的江面上的风景,却冷不防后面费欧娜走了过来。

    费欧娜看了看左右没有什么人,陈道临的那几个弟子和手下都不在左右。这个女人神色有些古怪,压低了声音,就问了一句:“达令法师,请你务必救救我的那些手下吧。”

    陈道临转过身来,看着这个女人。费欧娜面色有些焦急,眼神更是流露出几分哀求的味道:“我知道……上次你路过楼兰城。我对你有些不客气。对你逼迫也有些紧,你心中一定很恼恨我,是不是?”

    陈道临皱眉,摇了摇头:“没有。”

    “一定有的。”费欧娜苦笑:“达令法师,我这里向您郑重道歉,可以么?你若是心里还有气的话,等回到西北。我再当众向您致歉,你就算要我当众下跪也可以……只是,这些手下都是家族里忠诚的护卫武士,我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古乐抓去。”

    陈道临淡淡道:“你们公爵大人一言九鼎,以她在帝国的地位,只要发一句话,希洛放人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又何必来求我?”

    费欧娜有些焦急:“可那就晚了!我们这一来一去。等我回到西北,也不知道要过上几个月时间,再等公爵大人派人去交涉的话,只怕等到明年,这些人也救不回来!我这次大大的得罪了古乐,他……他身为内务大臣,内务府之中手段诸多。尤其是对于囚犯,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折磨的手段,我,我担心……”

    “古乐还不至于那么小气。”陈道临摇摇头:“若是昨天。你们三个落在他手里,他或许会好好的整治你们一番。但是那些普通的护卫军兵,他不会为难的。”

    “你……你就是不肯出手帮忙,是不是?”费欧娜身子一颤。

    陈道临皱眉看着这个女人,语气有些古怪:“费欧娜小姐,这不是小事,而且,我和希洛的关系更是紧张。我若是应下你这个要求,不知道要费多少手脚。你觉得我有必要答应你么?我又不欠你郁金香家什么。”

    顿了顿,陈道临淡淡一笑:“就算是……我从前曾经得罪过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费欧娜的脸一红。

    陈道临却故作没看见,继续道:“可这次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回吧,前面的事情,总也算是扯平了。”

    费欧娜面色涨红,忽然就脱口而出:“可……可你就要和我们公爵大家结婚了,总也算是半个郁金香家的人吧,你就忍心坐视不理?!”

    陈道临一呆,脸色一变,心中一阵恼怒,大声道:“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娶你们家公爵了!”

    顿了顿,他脑子顿时想起了那天自己和杜微微两人的那番荒唐事,忍不住老脸一红,摇头道:“你……你不要胡说八道!没这种事情!”

    说着,陈道临掉头就走,仿佛逃窜一般,飞快的跑进了自己的船舱里去。

    甲板的远处,几个年轻人正站在那儿,远远的看着船头发生的一切。

    “迪克森师兄,你说,老师在和那个女人说些什么?你耳力最好,听到了什么?”

    莎莎眼神诡异的问着。

    迪克森眼珠转了转,看了看身边的这几个年轻人,麦昆和卢修斯也是一脸的好奇。

    迪克森苦笑道:“这个……风太大,我也没听太仔细,就听见那个女人好像说什么,‘要结婚’,可是老师却反驳她‘胡说八道’……呃,好像就是这样了。”

    另外三个年轻人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八卦的表情来。

    莎莎更是惊呼了一声:“老,老师……他……哇!老师真是太厉害了!这个费欧娜,当初在帝都艳名远播,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打她主意而不得,却没想到居然被咱们老师俘虏了?”

    “是啊,她主动向老师求婚?老师却都不肯啊……”麦昆也摸了摸下巴。

    迪克森眼珠乱转,低声笑道:“你们不懂……你们才跟随老师几天啊!老师这人别瞧看上去不声不响的,其实泡妞可是极有手段的!别的不说,等这次回去西北你们就知道了,家里还有两位师母呢!”

    ……

    ……

    这一路上,就再也没有什么波折了。

    帝都方面也没有再来找麻烦。显然,无论是古乐也好。还是希洛也好,都很顾忌如今的陈道临,明知道费欧娜就在陈道临的身边,也没有再派人来追捕。

    费欧娜倒是又求了陈道临几次,陈道临却只是不肯答应——他如今急着要去救卢修斯的父亲弗里茨总督,哪里有时间跑回帝都去做这些事情?

    况且陈道临心中很明白,那些郁金香家的武士最多就是被囚禁一段时间而已。不会出什么大的意外。

    路途之中,在路过一个小城码头的时候,船停了下来休整补充给养的时候,费欧娜倒是进城去了一趟。

    这里有郁金香家工坊的一个商会据点——希洛虽然和郁金香家关系紧张,但是毕竟没有真的彻底撕破脸,而郁金香家工坊的生意遍布天下。希洛也没有敢做出全部查封的激烈手段。

    费欧娜去了这里的家族商会据点,亮明身份之后,就把消息传了出去,用家族的特殊渠道,将事情消息传去了西北,请公爵大人出面来营救那些被抓捕的人。

    陈道临原本以为这个女人就此会离开自己,让这里的郁金香家的据点组织人护送她秘密返回西北。

    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去了一趟后,居然又跑回了码头上船回来了。

    看着陈道临疑惑的眼神,费欧娜淡淡道:“我不是胆小怕死。只是这里的据点虽然也有些人手,但是要想护送我回到西北,只怕未必安全。万一中途又被抓住的话,他们护不住我。我……我不怕死,但是我知道家族太多机密,绝不能被抓住。所以。我只好跟着你了。”

    陈道临点点头,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跟着我同行……倒没什么不可以的。不过……你要交伙食费才行。”

    费欧娜哼了一声:“达令法师,你就总是喜欢开这种玩笑吗?你明明是一个聪明人,却偏偏总喜欢装疯卖傻。”

    陈道临摸了摸鼻子:“咦?我这个毛病居然也被你看出来了。”

    费欧娜盯着陈道临好久,忽然低声道:“达令法师,我们家公爵无论是容貌还是家世,遍寻天下都找不到第二个!我身为女人。都对她心服口服!这样的出色女子,主动要嫁给你,你却为什么不动心?”

    陈道临讪讪一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要再装傻了!”费欧娜咬了咬嘴唇:“公爵大人一直都非常欣赏你,你到西北之后。她明里暗里帮了你多少,你心知肚明!她如此看重你,甚至不惜下嫁给你……对你用心如此,你就真的一点不动心吗?”

    陈道临想了想,摇摇头。

    费欧娜面色难看:“你到底觉得她哪一点不好?她不够美丽吗?”

    陈道临叹了口气:“她当然生得极美的。我生平见过的女子,论容貌几乎没几个能比得上她。”

    “那难道是她家世还不够好?”

    陈道临失笑:“堂堂郁金香公爵,这样的家世,就算是皇帝之女也远远不如。论家世,身为女人,她可谓是天下第一!”

    “难道是她不够聪慧?”费欧娜怒道。

    “她如果还不算聪明的话,那么全世界人都是傻瓜了。”陈道临叹息:“我对她的智慧,心服口服。”

    “那……那你到底哪点瞧不上她?!”费欧娜大怒。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想了半天,抬起眼皮来看了看费欧娜:“那个……她胸不够大。”

    费欧娜纵然心中想过无数理由,却也没想到陈道临嘴巴里会说出这么一句无耻之极的话来。

    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在装疯卖傻,可身为郁金香家的忠臣,这种主辱臣死的思维,顿时让费欧娜被激怒了!

    她大怒喝道:“达令陈!你怎么可以如此言语折辱我家公爵大人!!她,她……怎么还不够大!!”

    陈道临撇撇嘴,伸出一只爪子指着面前这个女人:“你就比她大啊。”

    费欧娜怒不可遏,抬起手来就一巴掌甩了过去,陈道临身子一闪,就瞬间退开。

    费欧娜气得满脸涨红,却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狠狠跺脚,转身就走回了船舱去了。

    陈道临看着她的背影,也是愁眉苦脸。

    说实话,在杜微微离开之后,他立刻就决定跑到帝都来一趟……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根据鲁高留下的话来,探访一下皇宫里的那个机密。

    可仔细说来的话,也未必就没有要躲开杜微微逼婚的因素。

    继续留在西北的话。万一杜微微真的派来千军万马杀到自己的领地门口,逼自己去结婚?自己还能真的和郁金香家大打出手不成?

    陈道临刚才故意说这些无耻的言辞,心中倒也存了一个念头:但愿回去之后,费欧娜把这些话原封不动的告诉杜微微,让杜微微认定自己是一个好色无耻的小人……最好就这么认定自己,然后千万别再逼自己结婚了!

    ……

    躲在远处船舱后的甲板上。几个年轻人挤成一团,正在侧耳偷听。

    迪克森叹了口气:“我们的老师真是男人典范啊!”

    “迪克森师兄,你听到什么了?快说快说啊!”

    迪克森面色古怪:“我……就听到了最后一句,老师……好像是夸奖费欧娜小姐的胸很大。”

    ……

    ……

    急促尖锐的哨声从远而来。

    数骑骏马疾驰在大路上,然后一路靠近了努林行省的首府木兰城。

    守城的军兵看清了来人,纷纷就让开道路,任凭这几骑飞驰进城而去!

    这一行数骑马踏长街。一直冲到了城中的总督府门口。

    斯潘翻身下马。

    他已经累得几乎站都站不稳了,连续坐了几天船,上岸之后又马不停蹄的往回赶,路上累死了两匹好马。

    若不是自己还有一些武技的底子,恐怕也是挨不住。

    看见是这位斯潘大人回来了,总督府的守卫哪里敢阻拦,任凭斯潘一路冲了进去。

    斯潘冲进了总督府里的理事大厅,就看见了帕宁正站在那儿。对着墙壁上的一幅巨大的西北军事地图发呆。

    帕宁回头,看着斯潘,眼看斯潘灰头土脸,风尘仆仆,整个人更是瘦了一圈,就有些动容:“回来了?”

    “回来了!”斯潘目光闪动,看了看左右那些帕宁的属下副官。

    帕宁摆摆手。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然后一指大厅后面的自己的书房:“进去说!”

    斯潘深深吸了口气,也不客气,当先就走了进去。

    帕宁落在后面。还亲自把房门关上了。

    “事情办妥了?”帕宁关上门,才转过身来,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办妥了。”斯潘点点头,目光有些阴沉。

    帕宁皱眉,看着斯潘,忽然苦笑道:“看来……宰相大人一定是从我的问题之中猜出了些什么?”

    斯潘咬了咬牙:“帕宁……这件事情,你到底有多大的把握?”

    “没有把握。”帕宁淡淡道:“我要得到答案,然后才可以印证出来结论。在我没有得到答案之前,我没有任何把握可以断定我的猜测。”

    “好!你要的答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斯潘深深吸了口气,然后他盯着帕宁的眼睛:“我父亲查到了你要的具体的数字!

    你的第一个问题,去年和今年,帝国通过郁金香家从西北采购的战马的数量……今年比去年少了一半!郁金香家给的理由是,因为草原上出现了局势不稳,所以战马这种战略物资就弄的少了些,但是牛羊牲畜的数量就多了些。所以总数字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帝都的那些家伙,并没有太重视。”

    帕宁点点头:“第二个问题呢?”

    “第二个问题关于关于赋税。郁金香家去年和今年上缴的赋税总额并没有明显的变化,但是……交割的财赋的品类却出现了一些变化。总的来说,钱币多了,物资少了。郁金香家之前给帝都的说法是,因为西北遇到灾害,粮食减产,所以用钱币来补足了粮食的缺口。”

    帕宁冷笑:“所以,帝都的那些家伙,也没有重视?”

    斯潘面色铁青:“第三个问题……你要我打听的……的确,在几个月前,有草原人去帝都秘密觐见了希洛陛下。你一定已经猜到了!就是草原上的那个‘白王’!这件事情,我父亲原本不知道,也是后来才知道的。而且,希洛对郁金香家的西北独立师正式下手,包括了调两个雷神之鞭的师团进入努林行省,也都是在‘白王’和希洛见面之后发生的事情。”

    帕宁沉默了。

    他不再说什么,而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帕宁,你说话啊!”斯潘咬牙切齿:“你说话啊!你要的答案我给你了!现在,你说出你的结论吧!!”

    帕宁惨然一笑:“还用我说么?斯潘,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宰相大人一定也猜到了吧!你都已经有了答案,何必再问我!!”

    斯潘身子一震,他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

    “也就是说……郁金香家,早在去年……早在希洛篡位政变的一年之前……就已经开始做战争准备了!是这样吗?”

    听了斯潘的话,帕宁摇头:“你说的还不准确。”

    这位西北军事总长,哈哈一笑,只是笑声也有些惨然:“准确的说……在两年前,郁金香家就已经开始做战争准备了!而且……这一切,是在瞒着帝都中央的前提下进行的!你听清楚了!不仅仅是瞒着希洛陛下……就连先帝马尔希陛下在位的时候……郁金香家就已经悄悄这么做了,而且还是瞒着先帝的!”

    斯潘瞪大了眼睛。

    “我再告诉你一个我的发现吧。”帕宁苦笑:“我上一次去郁金香家,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细节……郁金香家有一支骑兵……这些骑兵,应该都是罗兰人,但是,他们的所有的习惯,都是像足了草原人的骑兵习惯。”

    “这……这是什么意思?”

    帕宁冷冷道:“你要明白,一支军队的习惯,都是需要长时间才能养成的……而且,习惯的养成,一定是在特定的环境之中才会形成!既然一支骑兵的习惯很像草原人……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支骑兵曾经很长时间的生活在草原上!”

    “所以……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很简单,郁金香家的兵力绝不是我们看到的这么一些。他们很可能拥有一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的军队,这支军队一支隐藏在草原上,或者说,是在草原上培养出来的!而现在……那位女公爵,已经把这支军队从草原上调集回来了——这是我觉得唯一合理的推断。”

    斯潘面色巨变:“郁金香家……难道……想造反?!”

    ``

    ``

    【我有一本老书《天火燎原》,已经全本写完了。之前没有在网上连载过,只走了实体出版。

    现在我把这本书,在我的微-信上放送出来给大家看,全本,免费放送!

    有兴趣想看的,就请加我的微-信吧。

    我的微-信号:tw8182

    或者直接搜索“跳舞”,也能找到我~~

    大家放心,这本书是我已经早就写完的,所以不会影响天骄无双的更新~~

    想看的,就加我微`信吧!加了就能看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