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天骄无双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跟你走!】

第四百九十八章 【我跟你走!】

    第四百九十八章【我跟你走!】

    古乐是被人抬出来的。

    这位希洛最信任的内务大臣,帝都闻名的剑术高手,此刻看上去模样实在是有些凄惨。因为之前那次拦截厮杀,古乐险些逃掉一次,被抓回来之后,看守他的郁金香家武士就没对他客气,结结实实的教训了他几下。

    加上古乐被刺伤了腿脚,现在身上缠绕着厚厚的绷带。脸色在火把的映衬之下,也显得很是苍白。

    今晚在水上,军队组织了第二次拦截和追捕,终于靠着封锁水面,和征集来的十多条船,将那条大船拦在了水面上。

    一番围攻激战,军队组织了火攻,甚至不惜投放了几枚火弹,将船上引发了大火。

    郁金香家的武士虽然还想抵抗,但眼看大势已去,终于才按照了胡克临走之前交待的话,干脆放弃了抵抗。

    古乐被人从船舱里救了出来之后,在搜索了全船,没有发现胡克和迪克森,还有那个郁金香家的总管费欧娜,古乐心中又急又怒。他这次吃了这么大一个亏,哪里肯就这么放弃?

    他立刻判断出来,这三人肯定是中途下船逃跑了,于是就下令把军队撒了出去四处追捕。

    古乐更是心中憋了一口气,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更是亲自带着人出来追捕。

    追了半夜时间——在这漆黑的夜晚要想在这么大一片区域,找到三个人,又没有什么明显的线索,谈何容易?

    古乐原本心中也渐渐的不抱多少期望了。

    可没想到,这世界上真的就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古乐带着的两队人,偏偏就这么巧,好死不死的也朝着这片树林来了。他只是按照本能,派了一队骑兵迂回绕过了树林往前搜索,然后自己带着人在树林里缓缓穿行——倒不是为了搜捕。其实只是队伍里的人搜捕了大半夜,又累又渴,带着人进树林里是为了寻找水源,找水喝的。

    可没想到,居然真的在这树林里,把目标给围住了!

    这种事情和意外,也只能说是人品问题了。

    或者说……当真是迪克森这个家伙霉运冲天?

    ……

    …………

    “胡克先生。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古乐瞧着眼前的胡克,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恼恨来。他一向自负得很,之前那些年,在帝都也是长袖善舞,是诸多豪门的座上客,自己又是一身顶尖的武技。剑术高强,从来也不曾吃过这么大的亏啊!

    而希洛上位之后,他身为大功臣,更是被偎依内务大臣的权力,可谓是皇帝希洛最最信任的身边人——他原本和希洛就是私交极好的朋友。从这一点来说,希洛心中对他的亲近,还远在阿克尔等人之上!

    这么一个位高权重的人。却栽在了胡克等人手里。而且自己中途逃跑的时候,眼看就已经要成功了,却被这家伙在水里抓了回来……这种耻辱,他岂能轻易释怀?!

    胡克手里握着刀,也知道今天无法善了,咬牙冷笑一声:“古乐,不用说废话了,今天既然落在了这里。无非就是厮杀一场,不过要我胡克大爷束手就擒,却没这么容易。”

    “你放心,我不杀你。”古乐哼了一声:“你们三个我都不会杀,但是回去之后,你给我的恩赐,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

    只要把这三人抓了回去。落在牢房之中,以内务高手那些手段,还不是想怎么炮制就怎么炮制。

    顿了顿,古乐的眼神瞧向了费欧娜:“费欧娜小姐。你还要顽抗么?不如乖乖投降了,也少吃些苦头。”

    费欧娜面色苍白,叹了口气:“古乐,你赢了!”

    古乐哼了一声,这个时候,天空之中,有两个身穿红色袍子的宫廷魔法师也落在了地上,就站在了古乐的身边。

    “都抓起来吧!”古乐一摆手,一群士兵如狼似虎就扑了上去。

    胡克还试图抵抗,迪克森却轻轻的按住了他的手臂,对他摇了摇头,低声道:“别白费力气,老师知道了会想法子救我们的。”

    古乐冷笑:“你是说达令陈么?你放心,他不会知道你们落在我手里的。纵然将来知道了,到时候也晚了。”

    说着,那些士兵已经冲到了三人面前,先打掉了胡克手里的武器,然后将三个按在了地上,拿出绳索来就要绑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砰砰几声,站在胡克身边的几个士兵身子陡然就飞了出去,重重跌在了人群之中!

    然后是迪克森和费欧娜,身边的几个士兵也惊呼着,身子仿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给弹了出去。

    这一个变故发生得太突然了!

    官兵之中发出了一阵惊呼,古乐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飘进了自己的耳朵里。

    “古乐,我现在就知道了,你说怎么办呢?”

    就看见胡克身边,地下忽然就冒上来了一个身影,轻轻松松的站在了三人中间。

    陈道临一张脸上似笑非笑,随手把胡克拽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迪克森,摇头:“闯祸精……胡克真的没说错你。”

    胡克和迪克森都是大喜,迪克森被说了两句,倒也没什么神色变化,惊呼一声,就跳了起来:“老师!”

    “叫什么叫,回去慢慢收拾你。”陈道临撇撇嘴。看了一眼费欧娜,眼神则有些躲闪古怪起来。

    费欧娜瞪着陈道临,张了张嘴,表情就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达令,达令陈!”

    古乐身子一震,不可思议的盯着站在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你……你……”

    “你是想问我,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陈道临苦笑:“说起来,倒是要感谢你的手下,我本来要坐船离开这里了,结果半路上被你的手下拦截了下来。要征用我的船,说是要抓捕绑架了你的匪徒,我这才好奇心起,跑来看看,却没想到事情原来这么有趣。”

    古乐的一颗心,顿时就沉到了谷底!

    陈道临忽然出现在了这里,古乐就明白……今晚自己想抓人。那根本是想都不用想了!

    帝都之中,只有寥寥几个核心人物才知道,这位达令陈如今实力已经晋级为了圣阶!

    一个圣阶高手有多厉害?

    对于这一点,恐怕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罗兰帝国之中,就没几个人比古乐更了解的了——他自己的老师就是圣阶高手!

    一个圣阶高手。若是横下心来要对抗官方的话,那绝对可以造成非常非常可怕的破坏性!

    就算有千军万马在手,也挡不住一个圣阶高手要做什么事情。

    简单的来说:一个圣阶高手,要凭借一己之力对抗千军万马,或许也是做不到。

    但是千军万马,想挡住或者杀死一个圣阶高手,那也是根本不可能。

    实力上的巨大差距造成了圣阶高手占据了绝对主动权。他想打就可以打,打不过,就可以随时一走,然后找机会再来打你。

    无论是搞破坏,或者是暗杀……圣阶高手都可以做到极致!

    此刻,就凭借自己身边带着的这两队人……只怕连给人家塞牙缝也做不到。

    至于古乐自己,更不会认为自己能对抗陈道临——即便他自己也是高阶。

    可是高阶对上圣阶,那绝对就是找死。

    政变当夜。这一点已经充分的展示过了。当时已经站在高阶顶峰的帕宁,面对身为圣阶的先帝马尔希,一个照面就被斩断了手臂!

    这几乎就是直接碾压!!毫无任何悬念!

    ……

    古乐盯着陈道临,脸色就变得极难看,目光也闪烁不停。

    陈道临却悠悠在在的,先看了看身边的三个人,然后很随意的拿出了一些水来。分给了三个人喝了一些。又看了看胡克身上的一些伤——倒是伤得不重,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

    陈道临随手弹出了一团乳白色的光芒,没入了胡克的身体之中。这一个治疗术施展开来之后,胡克顿时就感觉到了身子轻快了许多。

    做完了这些。陈道临才回头看了古乐一眼:“怎么说?老朋友,你是想打一场再走呢?还是现在就走?”

    古乐咬了咬牙,盯着陈道临,忽然大声道:“达令陈,我只问你一句话!我的老师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杀死的!”

    “我?”陈道临想了想,却摇摇头:“我不是推卸责任,更不是怕你记恨我。但是……他的确不是我杀的,准确的说,是老天杀的他。我当时正在一个关键的时刻,他主动跳出来,帮我挡了一个劫难。嗯,我这么说,你或许不懂。但总之,我的确没有亲手杀他。不过,要说他是因为我而死的,倒也可以这么算。”

    古乐身子一颤,深深的看了陈道临一眼:“好,我……我记住你这几句话了!”

    “记住了?那就走吧,我就不送了。”陈道临淡淡道:“古乐,我不杀你,因为我们两人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仇恨。而且……卡门院上的心愿是亲手杀了你,所以,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留给卡门院长亲手完成心愿比较好。”

    古乐哈哈一笑:“卡门若想要我的命,只管来找我就是了!”

    “这我不管。”陈道临摆摆手,忽然古怪一笑:“其实……我今晚跑过来,本来还是听说你被人抓了,我想来看看,如果顺手的话,顺便救你一下,毕竟,当初在去西北的路上,我被你抓住之后,你对我还算很客气,你的老师差点弄死了我,你也都极力的护着我和我的女人。这一点,我还是承你的情的。”

    “咱们立场不同,倒也不用这么算。”古乐摇头:“当初在帝都的那一点交情,大家都忘了吧。达令陈,如今你是圣阶高手,但是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不是一个人逞英雄的世界。”

    陈道临笑而不语。

    古乐深深吸了口气,一摆手:“列队,走!”

    古乐倒是一个杀伐决断的人,说走就走,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

    很快周围的军兵全部都退了去,就连那两个宫廷魔法师也飞快离去。

    等这些人都离开之后,费欧娜才忽然长长的出了口气,身子一软,伸手扶住了身边的一棵树,缓缓了靠在了上面,额头满是汗水,看了一眼陈道临:“达令先生,谢谢你。”

    “不用谢我。”陈道临却苦笑道:“那个……说起来,我总也欠你们郁金香家一点人情。”

    “达令先生,我还有一些部下,都被古乐抓了……”

    费欧娜一开口,陈道临就立刻摇头:“我不是三头六臂,我能护住的人有限。要我现在去帮你把人都救出来,不现实。除非我大开杀戒。可是……费欧娜小姐,我貌似没有必要这么做吧?我和皇室彻底撕破脸,对我有什么好处?”

    顿了顿,陈道临淡淡道:“被抓住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护卫武士,希洛那个家伙虽然讨厌,但是做事情没这么小气,不会太为难这些普通的护卫士兵的。你们郁金香家和皇室交涉一番,要回这些人,也不会太难就是了。”

    费欧娜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随即陈道临笑道:“走吧,我的队伍就在前面……嗯,天色快亮了,他们估计也不会等我。我们顺着澜沧江往东走,他们会在下一个村镇等我们去回合。”

    费欧娜犹豫了一下:“那,我……”

    陈道临抓了抓头发:“你?”

    “我……我必须回西北!”费欧娜正色道:“所以,能不能请你……”

    “不能!”陈道临立刻摇头拒绝:“我没时间护送你回西北。如果要我派人护送你的话……我不认为古乐会放弃在中途抓捕你,我不会派我的人去冒险!至于你,费欧娜小姐,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现在就跟着我,我去东边去办事,等我办完了事情,我回西北的时候顺道把你一起带回去,你跟在我身边,自然是安全的。如果你不肯的话……那么你可以现在就掉头,自己一个人往西去,去西北还是去哪里,都是你的自由。”

    费欧娜脸色变得很难看!

    一个人回西北?

    几千里的路,至少要走上个把月!!

    自己孤身一个女人?不算上路上可能会遇到的什么劫匪强盗之类的……自己一个女人,能躲开官兵的通缉吗?几千里路啊!

    费欧娜用力咬了咬嘴唇:“我跟你走!”

    `

    【国庆长假来临了!祝大家假期愉快啊~~~~

    此外,今天是我老婆生日,更了这章,我就要出去陪老婆过两人世界啦~~】

    `

    `